第1232章 剑破道心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87
  第1232章 剑破道心

    这是超越所有人认知极限的一剑,甚至于几乎已经不能够把它放入剑的范畴里面,面对着这样的一剑,哪怕是对浊世大尊充斥着无比自信的火灼和秩序都已经出现了迟疑和恐惧,不知道浊世大尊能不能抵抗住这堪称恐怖的一剑。

    那种对于大尊该是无敌的信心,出现了剧烈的动摇。

    倏忽二帝则是心中忽而升起了一丝希望。

    但是他们看着这一剑落下,看着浊世大尊眼底泛起了涟漪,而后终于不再是先前那种从容不迫,俯瞰万物的淡然,他身上的气机开始了剧烈无比的变化,猛烈地翻沸起来,而后猛地踏前一步,朝着那一剑撕扯过去。

    这代表着的,是演变到了最终阶段的万物法则。

    一根一根的法则线亮起,灿烂恢弘,让人的眼睛都要被晃瞎了似的,而后就连道果层次的浊世两位强者,以及倏帝和忽帝都只觉得眼前一花,那种剧烈的法则碰撞让祂们眼前所见,尽数都是一片惨白,不能见物,唯独耳畔听得到轰隆隆的轰鸣声音不绝于耳,从不曾停下来。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那种像是世界都要毁灭掉的恐怖气息才终于平复下来。

    他们睁开眼睛,而后呼吸都仿佛骤然凝滞,看到那仿佛要劈开浑沌的一剑散去了先前流转的光明和气机,周围残留的一根根法则线,几乎像是被冻结住了一样,仍旧还展露出法则所特有的特性,可以通过这些法则的侧面,看到万物的流转,烈焰,雷霆,暴虐的寒冰洪流。

    “被挡下来了……”

    整齐划一的呼出一口气的声音。

    只是倏忽二帝是忽而的遗憾懊恼叹惋,而火灼和秩序则是发自于内心的狂喜。

    浊世大尊的神色沉凝,也没有了先前的从容不迫,卫渊掌中四剑合一而成的剑器,剑锋几乎已经要抵着了浊世大尊的咽喉,但是被一层一层的法则拉扯住,最终也没有能够凿穿对面的神魂,最终剑器的力量耗尽了,像是被撕裂了一样散开来,化作了原本的四柄神兵,而后坠落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卫渊的右手渗出鲜血。

    那是太上混元万劫不灭的体魄,但是此刻却因为反震的力量而撕裂开来,浊世的尊者就在前面,但是前方跨越着的是不知道多少道空间汇聚而成的沟壑,哪怕只有一步之遥,却辽阔地像是能够容纳一整个星穹。

    浊世大尊像是跨越了一场绝对漫长的旅途,这是除去了浑天之外,对祂再度造成强烈威胁感的存在,但是这敌人的最强招式,终究未曾击败他,甚至于没有能够击伤他——周围的法则线便是铁证。

    那是浊世大尊方才防御的时候被这一剑劈斩开的根本招式。

    但是纵然是已经被劈开。

    残留的法则线仍旧锐利无比,堪比一切的神兵利器。

    哪怕卫渊的剑还能够再前斩一步,这些锋锐无比的法则线将会在下一刻刺穿卫渊的身躯,而现在,毫无疑问,此战已经落下了帷幕,倏帝咬紧牙关,而忽帝则是气得懊恼不已:“还是被他打破了心魔啊!!!”

    “心魔?!”

    浊世大尊微微侧眸,看着那边梦境之中的倏忽二帝,忽而笑起来,平淡道:

    “并非是心魔。”

    “只是遗憾。”

    “遗憾未能够再亲眼看到浑天一次。”

    他伸出手,先前和浑天战斗的时候,并没有用出来全部的力量,甚至于他始终都将自身所能够爆发出的力量上限压制到了和当时的浑天一个层次上,目的并非是为了战胜这个梦境之中的浑天。

    而是为了满足自己心中的遗憾而已。

    再度和浑天一战。

    同时,在那个时候,他也有种强烈的感觉,明白浑天也一直都在等待着自己,等待着以这样一场,足够配得上浑天位格的战斗,来作为自己的终局。

    只此而已,这是双方共同的意愿!

    “至于你们所说的心境,我其实已经跨过来了。”

    浊世大尊双手平平展开,一股说不出的玄妙气机在他身上完成了,而被一道道锁链锁住的卫渊感受尤其之深,因为这气息的高度浩渺,仅次于浑天了,卫渊看着前方的鸿沟,自己最强的招式也已经在斩破浊世大尊的防御之后,彻底地溃散了。

    诛仙四剑短暂失去了灵性,被恐怖的反震震住,无法成阵。

    卫渊是剑客,最顶尖的剑客,他的一生几乎都在战斗当中度过,也很清楚这就已经代表着先前这场交锋的结局,也知道自己并不是浊世大尊的对手,就像是之前曾经和浊世大尊交手时候的判断,双方交锋的话,自己会死,而浊世之主会重伤。

    但是【胜负】和【生死】,并不是一回事。

    面对着即将放下诸多遗憾,心境大成的浊世大尊,剑客也只有一种选择而已。

    不能够让浊世大尊的心境抵达巅峰,不能够让这个大敌以自己为磨刀石走入世界,卫渊几乎是本能地做出了判断,心中并没有恐惧也没有愤怒亦或者不甘,只有着作为剑客应当有的最纯粹的内心。

    平静如水,水下为渊。

    垂落下来的手指微微动了动,锋芒的锐气再度浮现出来。

    而已经最终放下了自己的遗憾,可以从容接受自己输过,也以一场力战送别那个宿敌的浊世大尊抬眸。

    现在是他的气息抵达最巅峰处的时候。

    卫渊的行动,卫渊的动作,几乎是没有办法瞒得过他的。

    似乎是因为勘破了卫渊的招式,也似乎是因为自信,更是因为此刻从容平淡,俯瞰苍生的心境已经成就,故而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回避,浊世大尊的防御被上一剑斩碎,却没有立刻恢复,而是化作了一根根锋芒毕露的浊世法则线,盘旋在身边。

    只要卫渊敢乱动,这些法则线将会瞬间凿穿卫渊的身躯。

    万劫不坏,但是此刻乃是半步超脱于世间之人。

    浊世大尊的判断比起此刻的卫渊更强更迅速。

    法则线瞬间分流。

    绝大部分分化为了一股,而后那一股又化作了四份,如同一道道足以锁住重黎这般撑天之神的巨大锁链,只是瞬间就将此刻因为最强剑招被破而坠地的四柄神剑锁住,令其灵性被束缚,无法腾空,抢先一步破去卫渊剑招。

    而另外一部分则是汇聚而来,直接攻向卫渊的要害。

    卫渊的身躯已经动了。

    他没有去取那四柄神剑!

    所以速度更快了那一动念的时间。

    而这一动念就已经打破了浊世大尊的第一反应,因果瞬间蔓延开来,像是在星空之上架上了一座桥梁,两人之间的距离是无数的空间法则堆叠而成的,而现在,因果将空间遮蔽,将距离抹平。

    于是诸多法则褪去华彩流光。

    两人之间,不过三步。

    没有剑阵,没有那些极尽技巧之能事的剑招剑谱,此刻的卫渊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单纯地要阻止浊世大尊的气势进一步上涨,决不能让祂走到最极限的那一步,而心中的念头则引动了动作,抬起右手,虚握着剑,化作剑指。

    一切的剑招,在这漫长岁月里无数的招式仿佛在这一瞬间浮现在心中。

    而后又被他尽数地扔掉!

    前方是敌人。

    而手中无有剑器,虽然没有剑器,但是却又似乎握着了剑。

    无数的剑招散去,唯独只剩下了最初的剑客们握着剑做出的那个动作。

    浊世大尊看着卫渊,代表着浊世所有道果的特性在他的身边涌动着出现,简直就像是整个浊世的所有道果都拦在了卫渊的面前一样,与此同时,作为踏足巅峰的心境所必须的气焰,他没有退避,没有躲开。

    而是正面迎着卫渊而来。

    无数道果的变化流转演变出了不知道多少种毁天灭地般的神通,轰隆隆地砸落下来,卫渊掌中的剑或者前刺或者横斩,在最极限的情况下,是不会记得所谓的招式的,而最终还能够使出来的,就是烙印在心中的本能。

    浊世大尊也同样如此。

    在舍弃了剑术招式之后,眼前这个黑发的道人似乎更加地难缠起来,那剑的速度越发地快也越发地凌厉,纯粹的速度,纯粹的剑招,甚至于迅疾而冷锐到了就连祂都难以让浊世诸多道果发挥出极限作用的程度。

    但是浊世大尊却忽而感觉到了一种畅快的感觉。

    全神贯注,满心畅快的战斗着的感觉已经有些陌生了,不知道为什么,曾经长久地留在浊世最安全的地方,没有足够把握的情况下,从不肯出手的浊世大尊忽而明白了:

    “最后困住我自己的,其实并不是浑天,只是我自己罢了。”

    他彻底地明悟过来,而后,在浊世之基死去之后,很少再外露自身情绪的浊世大尊忽而放声大笑起来,他想起来数万年前的之,想到了那个曾经并不畏惧一切战斗的自己,简直就像是昨天一样,而这万年的岁月,就好像做了一场漫长的梦。

    重回现在,还能找回自己,却也不算是晚。

    前方就是敌人。

    “哈哈哈哈哈,好,来吧卫渊!”

    就如同往日那样酣畅淋漓的战斗,他放出如胜利证明般的长啸,无数的法则线瞬间交错,直接贯穿了卫渊的身躯,鲜血猛地洒落出来,但是胜利却没有在这个时候到来。

    卫渊就好像感觉不到那种几乎洞穿魂魄般的痛苦。

    感觉不到被撕裂身躯般的折磨。

    反倒是以一种更为凶悍的方式猛地拉近了距离。

    第二次,浊世大尊在面对这个敌人的时候采取了错误的判断,而往日用来推测的天机全部都被因果这种概念所暂时抵消,伴随着鲜血的猛地散出,剑气的锋芒在眼前流转,哪怕是浊世的尊者都忍不住低语:

    “……真是荒唐的人啊。”

    这一句话里面难得没有愤怒和杀机存在。

    卫渊的剑指已经抵着了浊世大尊的身躯,但是就像是刚刚卫渊避开法则线刺穿要害时候的动作一样,浊世大尊也同样地抬起手臂,哪怕是万劫不坏的身躯,在最顶尖的剑客面前,也并非是不可攻破的屏障。

    鲜血和冰冷的寒霜同时炸开。

    倏忽二帝,火灼以及秩序之神同时地瞳孔收缩,面色骤变。

    浊世大尊的左臂再度地被撕裂了下来。

    那在浊世之基战死后,浊世大尊以昆仑墟为基础淬炼而出的手臂之上浮现出了无数的碎裂痕迹,而后伴随着细密连绵的破碎声音消散,那种踏足巅峰,几乎要走向超脱的气机硬生生地止住了。

    然后并非是只有祂负伤了。

    卫渊的右手剑指斜指着地面,而左臂之上,被至少超过七种浊世道果侵蚀,金刚不坏的身躯,面临着当世之强仅次于曾经浑天的强者以半步超脱之境攻击,也已经坏死,只是即便如此,浊世道果竟然无法侵蚀他身躯其他部分。

    彼此互换一臂。

    浊世大尊那种放眼四下再无敌手的心境破去。

    无论他是否承认,自己终究还是在气息攀升到最巅峰的时候,被人硬生生地斩去了手臂,而且是第三次被同一个人斩下了同一条手臂,原本已经完美的心境刹那之间出现狰狞的裂痕,而剑客看着那心境似乎复杂的浊世大尊,道:

    “我曾经说过,我还活着,你的手臂就不能接回去。”

    “接一次,我斩一次。”

    “虽然说这一次也同样狼狈,但是我的诺言,始终有效。”

    浊世大尊注视着眼前的黑发道人,他的一条手臂已经彻底坏死,就那样垂下来,道袍上沾染了鲜血,微微拂动着,却像是一座山一样——

    这座山横亘在自己的心中。

    原本放下了对自己的执着,放下了对过往的不甘,在和浑天尽可能倾力一搏之后,彻底平坦下来的心境,再度出现了一座阻碍。

    若是不能够搬离这一个阻碍,那么仍旧无法彻彻底底地走到超脱。

    无法超越此刻的境界。

    浊世大尊看着眼前黑发道人神色平淡的模样,看到他的右手仍旧剑指,微微颔首:“虽然说我很想要现在就杀死你,但是杀死现在的你,对于我的心境也没有任何的帮助了。”

    “在浑天之后,你是我真正认可的第二个敌人。”

    “所以,下一次再见面的时候,我们两个就要彻底地分出生死了。”

    “元始天尊……不,卫渊啊。”

    “事不过三,下一次,我会来亲自和你一战。”

    浊世大尊摇头离去了,将自己的后背直接暴露出来,但是卫渊始终没有出剑,浊世的火神火灼和秩序之神沉默了下,朝着那也同样废去了一臂的剑客拱手行礼,方才离开。

    先前的剑阵纠缠耗费的时间不算是短暂,但是最后的两剑交锋却是极为地简单迅速,几乎是连一动念的时间都没有,倏忽二帝此刻方才如梦初醒一般地迎上前去,放声大笑着:“哈哈哈哈,好小子,好小子啊!”

    “竟然能够和浊世大尊这个怪物一换一。”

    “你叫什么名字啊。”

    “是叫做卫渊是吗?!啊?!!小子你怎么了!”

    强行容纳了阴阳大劫,一剑斩破浊世大尊道心,和走向超脱的浊世大尊一臂换一臂的卫渊徐徐呼出一口气,在此刻,似乎终于控制不住体内的阴阳本源,两股相斥的力量,开始了疯狂暴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