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1章 元始开天,我判阴阳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71
  第1231章 元始开天,我判阴阳

    诛仙剑阵堂堂展开,四柄神剑流转变化,但是却没有彻底展开,道人右手的剑指微微抬起,锋芒之气在那里流转变化,却未曾彻底吞吐出来,含而不露,鬓角两缕黑发垂落微动:“方才你和浑天才打完。”

    “可要给你留下些调息回气的时间?”

    倏忽二帝只觉得头皮发麻。

    清气之世这几千年来,怎么又多出了这样疯狂的后生崽?

    “调息吗?”

    “和你打,还用不着调息。”

    浊世大尊嘴角微微勾起,伸出手抓住了背后的大氅,手掌用力,整个大氅忽然就哗啦地燃烧起汹涌澎湃的烈焰来,像是逆举起了火光,要焚尽整个世界的一切,而后猛地朝着前面抛飞出来,在虚空中就猛地散开,化作越发汹涌咆哮的烈焰。

    卫渊剑指并起,微微朝着前面斩下。

    诛仙剑阵流转,最终化作了汹涌到了极限的剑气洪流,直接将那翻卷着落下的火焰给撕碎,黑色的火焰翻卷着顺着剑气蔓延开,然后生生将整个剑气吞没,浊世大尊已经靠近过来,右手握紧了拳头,朝着眼前的卫渊狠狠地砸下来。

    仿佛整个世界以此地为核心开始轮转。

    诸天万界,森罗万象都在掌中,都在以拳锋为中心点,疯狂地旋转着。

    于是阴阳颠倒,万物失去了原本的秩序,一切的颜色退去,声音不再入耳,仿佛代表着真正的毁灭,以及万物的终结,卫渊的神色不变,手中多出了另一柄剑,这是来自于天帝亲自淬炼的神兵,象征着天穹浩渺的力量,名为青萍。

    卫渊掌中的剑以一种极为玄妙凌厉的方式朝着前方的浊世大尊劈斩下来。

    浊世大尊神色不变,抬手一拳强行砸出,无数元气层层叠叠地压缩在一起,几乎是瞬间就重重地砸在了卫渊掌中青萍剑的剑锋之上,狂暴的气焰在下一刻炸开,而后仿佛万斤巨石砸入汪洋之中,气浪汇聚成涟漪疯狂朝着四面八方崩开。

    倏忽二帝想要往前看,但是面对着这样的阵仗,也是面色骤变,不得不后退。

    而在另外一侧的方向上,浊世的火神火灼和浊世的秩序之神同样暴退。

    此刻双方虽然距离都不远,彼此却没有动手的心思,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牢牢地放在了此刻正在以肉眼几乎难以捕捉到的速度,以及无比狂暴的气势交手的两道身影之上,每一拳每一剑的交锋都已经妙到了巅峰,每一瞬间的招式都仿佛契合最根本的大道。

    这是最为纯粹的招式的碰撞!

    也是最强之力的交锋!

    轰!!!

    拳和剑再度碰撞在一起,青萍剑似乎都不堪重负,爆发出了一阵阵刺耳的鸣啸声音,卫渊右手握着青萍剑,左手并指成剑指的模样,猛地扫过,剩余的三柄剑齐齐地鸣啸起来,而后以截然不同的运转方式,结成剑阵,攻向浊世大尊。

    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

    兼三才而两之,故《易》六画而成卦。

    诛仙剑阵·化而三才。

    剑气瞬间变得充斥着某种难以言喻的秩序之感。

    浊世大尊立于无数的剑气撕扯之中,袖袍翻卷,一拳一拳将这剑阵爆发出来的威能打碎,仿佛这已经彻底展开的诛仙剑阵也并非是他的对手,非但不是对手,甚至于连阻拦住他都极为困难似的。

    一拳砸落,剑气纷飞。

    但是旋即无数的剑气汇聚而来,重新化作剑阵。

    更有前面的黑发道人持剑而来,招招凌厉。

    只是浊世大尊却仿佛丝毫都不在意。

    这足以镇压斩杀道果层次强者的诛仙剑阵,就仿佛只是他今日的又一个战果。

    只是他今日击溃浑天之后,再度得到的收获。

    剑鸣高昂,气机锐利地让人完全无法靠近,而浊世大尊声音仍旧沉静,没有往日的狂傲,没有曾经的恣意嚣张,但是这种沉静,却反而更有一种说不出的厚重之感,如同一柄神剑,经历过无数的淬炼之后,终于凸显出了那种从容不迫的锋芒。

    “天道,地道,没有想到,你居然将人也放入其中。”

    “但是更妙的是,这三种本来并非是一体的力量,此刻竟然能够在你的剑阵之中达成平衡,运转不停,称得上一句妙品,若是先前的我,或许真的会在这一招上落败,会吃你这一剑阵的苦头。”

    “只是可惜,现在还差一些。”

    周围的气机呼啸地几乎已经有若实质,浊世大尊声音平静,却犹如天地之间在共鸣着,虽然自身的根基和气息强度并没有出现,那种一下子骤然提升的变化,但是自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意蕴在滋生着,在潜藏着,缓缓沉淀,缓缓积蓄。

    “今日,我不会杀你。”

    “等到一千年后,你或许还有资格和我一战。”

    浊世火神火灼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终于稍稍松了口气,与此同时心中有一种不知道是感慨还是心中怅然的感觉浮现出来,这种说不出的情绪让他的手掌都在微微颤抖,双目亮起,几乎有火焰在燃烧似的。

    “终于……终于回来了。”

    如此的风姿,如此的气度,才是祂所知道的浊世大尊!

    最强者!

    霸主,枭雄,无可匹敌的浊世领袖。

    阔别许久,浊世火神火灼抬起手臂,微微地垂下头来,呢喃自语:

    “属下火灼,恭迎大尊归来。”

    “我们,已经等得太久太久了。”

    而白发垂落,眉心有一点朱砂的忽帝脸色却很是难看,他双眼死死盯着前面,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卫渊和浊世大尊交锋的地方,看到他们两个不断地碰撞,掀起来的元气几如浪潮,可是透过这惊天动地般的外在,倏忽两个大帝却也看到了元气之下的‘东西’。

    “浊世大尊的气息,还在上升……”

    忽帝的话语几乎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

    倏帝同样脸色极为难看。

    祂们是浑天的好友,很明白这样的感觉是什么。

    打破心魔,再无顾虑,放眼望去,皆不是我之敌手,故而可以从容不迫,故而更是徐缓冷淡,这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绝世强者的心境,甚至于,伴随着这种心境的逐渐完善,浊世大尊的气息开始了奇异的变化,隐隐有着超脱之迹象。

    祂在破境!

    困住自己不知道多少年的心魔,自然是一桩灾劫,在那不可逾越的背影之下,自己的边界都仿佛已经被钉死了,不可跨过,也无法逾越,但是当此心魔终于被自己打破,终于走出来之后,便更可觉得天高地阔,无穷世界,再无阻碍。

    这是最强者的傲慢,是霸主枭雄的从容气度。

    先前因为心魔被困得越是长久越是严重。

    在打破心魔之后的顿悟便是越发畅快,越是磅礴,越是酣畅淋漓。

    但是最为让倏忽二帝都动容的,是此刻的浊世大尊非但没有因为打破心魔,再无阻碍而变得张狂自大,傲慢嚣张,反倒是更为地安宁平和,如同真正历练过的心境,那当真是从容不迫,徐徐而来的宗师气度。

    忽帝忍不住咬牙低语:“……要成就他了吗?”

    倏帝则是死死盯着交锋的两人。

    他忍不住忽而踏前半步,就要高喊出来,却被忽帝给一把拽住,道:“你要做什么?!!”

    此刻是黑发俊美青年模样的倏帝不耐烦地道:“还能是什么?!”

    “你看不出来吗?!”

    “自然是立刻让这个小子停下来!”

    祂死死地盯着那玄妙万分却也强大无比的诛仙剑阵,可以看得出来,这剑阵之强大,足以让祂可以做到以一己之力牵制住数倍于自己的同阶高手,甚至于当场斩杀道果层次的对手。

    但是此刻,越是强大的力量,便越是能够淬炼打磨浊世之尊的锋芒。

    越是难以测度的玄妙,越是有助于他那种从容不迫的巅峰心境!

    越是有助于浊世大尊从困住他数万年的地方走出来,让祂也一步一步,走向超脱,而此刻,浑天已经不再了,又还有谁能够牵制住他?

    倏帝忍不住怒道:“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这家伙在靠着那小子的剑阵来磨砺自己,他直接把这个小子当做了踏脚石和磨刀石啊!虽然我也不知道那个黑头发的臭小子是怎么做到,把阴阳大劫的本源都给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面,但是哪怕是用脚指头都能够猜得到。”

    “这种力量是不可能在这么快的时间里面就被他容纳和化解掉的。”

    “他在强撑着勉强自己和浊世大尊交手。”

    “这样的觉悟已经足够了,哪怕是浑天也肯定不肯让他为了自己的仇而不顾一切地和浊世大尊交手,更何况是抱着这种觉悟,最后反倒是帮助浊世大尊走出那一步,你不觉得更是憋屈了吗?!”

    倏帝说完,不顾忽帝的阻拦,右手一握,胎化易形施展开来。

    身躯忽而就变得无比巨大,似乎是要头顶着天,脚踏着地。

    却是以胎化易形的权能,短暂地化作了撑天拄地的不周山功体,而后不顾自己会不会受伤,就要伸出那巨大的手掌,将那边交手的双方给分开来,可就在这个时候,虚空之中,却又有一股股热浪升腾起来。

    “倏,给本座住手!!!”

    “今日,决不允许你打搅到大尊!”

    黑红色的火焰化作了有若实质般的锁链。

    巨大的锁链直接锁在了倏帝的四肢,脖颈,还要腰上。

    炽热无比的高温瞬间膨胀到不知道比起烈日核心还要炎热多少倍的程度,倏帝怒声咆哮着伸出手握住锁链:“不要给我拦路,滚!!!”

    忽帝叹了一口气,看着旁边的浊世秩序。

    他摸了摸鼻子,道:“现在我说我不打,似乎也是不可能的了是吧?”

    只是忽帝抬起头瞥了那诛仙剑阵一眼,却看到那边的剑阵已经彻底展开,那果然称得上一句气象万千,浩瀚磅礴,但是浊世大尊行走于其间,却也同样是从容不迫,神色沉静,气息也在不断沉淀下来,每一挥拳,都比上一刻更加接近于无敌之气机,更接近于超脱的意蕴。

    仿佛眼前的诛仙剑阵,并非是为了诛杀他的绝杀招式。

    只不过是前来恭贺他踏足更高境界的贺礼一般。

    浊世大尊的声音沉静而平和。

    “今日我借你的剑阵,证我已然前路无敌。”

    “于你于我,都算是没有遗憾了。”

    而后眼前的卫渊却说出了让倏忽二帝都呆滞住的话:“这一剑阵名为诛仙,剑出就是为了染血的,今日你是第一个看到我剑阵全貌的人,虽然说这里面有三柄剑并非是最适合的,但是也可以一用,我很想要看看现在的你,血和过去又有什么不同。”

    “胜不得我,如何称得上是所谓无敌?”

    “方才交锋盏茶,我未杀你,你也何曾破阵。”

    浊世大尊平淡道:“那么,本座拭目以待。”

    抬手,像是邀请前面的道人出剑一般,但是同时也已经有更为沛然难当的劲气爆发出来,朝着眼前的卫渊击去,而卫渊却在这个时候松开了右手,手中的剑垂落下来——

    天剑青萍。

    地剑轮回。

    人道轩辕。

    以及最后的弃道之剑。

    域中四大,流转不息,犹如最初的万物浑沌,连时间都没有的时代。

    倏忽二帝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这是,浑天的力量?!”

    浊世大尊平淡道:“只是如此的话,终究只是拾他人牙慧,可惜。”

    他不是装模作样,而是真的觉得遗憾和可惜,而后从容地,震袖,出拳,几乎是娴熟地将诛仙剑阵曾经的绝杀招式破去,而在这个时候,那散开的剑气忽而汇聚,卫渊的气质忽而变得悠远苍茫,双眼之中仿佛映照着苍茫的万物。

    元始天尊,无宗无上!

    先前那种万物最初的浑沌气息还没有散去,化作剑气弥散在这一方世界,此刻被彻底激发,就连时间都仿佛变得迟滞起来,唯独那黑发道人越发高大,越发从容恢弘,立于世界的中心,像是比起这一方世界更加巨大。

    而后,锋芒诞生。

    我以世界为剑鞘,以浑沌的原初为盛放锋芒的器皿。

    出剑!

    在这一剑之前,万物都没有化生,一切都是最初的浑沌,时间没有意义,诸天万界都只是没有价值毫无意义的浑沌一片。

    这一剑之后,森罗万象徐徐展开,于是天空,大地,人间出现。

    绝对的真理劈斩一切,以原初的因赋予一切意义。

    天穹崩落,大地湮灭,万物万法皆在这一剑之下,被赋予了全新的意义,这已经不再是纯粹的剑术,而是凌驾于一切法则之上的存在,倏忽二帝几乎屏住了呼吸,和火灼,以及秩序的交锋也就此停止住。

    这一剑的恐怖,让他们都下意识心底浮现出一个想法。

    或许,或许这个家伙真的可以阻止浊世大尊的超脱。

    “【元始开天,我判阴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