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0章 尊重朋友的意愿和为朋友复仇是两件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18
  第1230章 尊重朋友的意愿和为朋友复仇是两件事

    “浑天!!!”

    此刻仍旧还是年轻全盛状态的倏帝和忽帝看着那灰袍男子立于阁楼之上,看到祂逐渐消散无形,哪怕祂们都知道,现在这样是浑天自己所愿意的结局,却也还是下意识地踏步上前,下意识伸出手想要搀扶住他。

    但是却终于还是没有搀扶。

    只能眼睁睁看着浑天最后以酣畅淋漓之战后,放声大笑之后,从容散去。

    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哪怕只是梦境之中,倏忽两位古之大帝眼底还是浮现出了极为浓郁的悲怆之色,而卫渊手中的剑自始至终都没有递出,因为他最后看到浑天的目光,明白这是他自己的决定。

    他的传说从纵横寰宇不败而开始。

    最终也将会以和浊世的最强者酣战一场,大笑而去。

    如此方才可以称得上一句,不负此生。

    浊世大尊和浑天之战,余波许久之后方才散去,浊世大尊的神色逐渐从那种激昂之中恢复过来,神色越发地沉静,越发地安然,却并无过去之时,放言妄称,‘我已败天,谁能败我’的傲慢霸道。

    黑发垂落,注视着浑天离去之身姿,静默了许久,拱手一礼,缓慢而悠长地吐出一口气:“好走。”

    “走好。”

    倏帝呆呆地看着浑天离去,看着阁楼尽数崩塌,看着梦境散去,眼眶发红,鼻子发酸。

    可是他转过身去,看到忽帝同样的模样,却忽然大怒起来,一拍手打在了忽的背上,然后大怒道:“没出息的家伙,哭什么哭啊!”

    “梦境已经碎了,后土那丫头也被救出去了,有重新恢复全盛的机会。”

    “没有必要再因为这个该死的大劫而留在这里,没有必要再因为这个梦境而死在这里,浑天也如他所希望的那样,不是作为梦境的一部分,悄无声息地散去,既然是世界中央之帝,天下最强,那自然活着的时候要做一番大事情,死的时候也要轰轰烈烈。”

    “这才对得起他的名号!”

    “是好事,是好事,你哭个屁啊!”

    忽帝却是越发难受起来,道:“可是,我们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啊。”

    这是梦境。

    梦醒过来的时候,他们也会散去。

    再见不到浑天,也见不到醒来的后土。

    只要一想到这些东西,他就觉得心里面难受得厉害。

    浊世大尊嗓音平和沉静,而后环顾周围,道:“此番虽然未曾彻底拦截阻拦后土,但是却也足以,能够再度和浑天一战,已经要比起拿下后土和西皇,更加地有价值,是十倍乃至于百倍有价值的事情。”

    “如此,我来此也不算是遗憾了。”

    “至于你们。”

    浊世大尊眸光扫过前方,看到了梦境之中的倏忽二帝,而后那冷淡的眸子又重新收回来了,里面甚至于没有丝毫的涟漪,道:“你们两个,没有浑天那样的位格,能够勉强靠着这数千年梦境的底蕴,存在到现在,已经是很难的事情。”

    “夏虫不可语冰。”

    “待得梦境散去,尔等也自然消亡,这些时间,就算是本座赐予你们的。”

    浊世大尊看着那边的卫渊,黑发道人此刻的手中其实已经握住了一柄剑,那是青萍剑,是最符合浑天之气的剑器,显而易见,刚刚卫渊是打算要强行出手的,若非是浑天心意已决,这柄剑就会以绝对的方式凿穿浊世大尊的背后。

    和浑天一前一后,彼此联手。

    到时候哪怕是浊世大尊,也不要想得了几分便宜。

    但是卫渊尊重浑天的意愿。

    浊世大尊的气息已经恢复过来,祂的眸子扫过卫渊,言简意赅道:

    “你方才没有出手,很好。”

    “是懂得这一战意义的。”

    “但是,方才的浑天本身并没有残留太多的力量,和其在同等层次力量之下放手一搏,也算是吾的心愿,方才的情况下,哪怕是你出手,也不会有什么效果,反倒只是会破坏掉浑天的遗愿而已。”

    浊世大尊的视线扫过被卫渊以剑阵镇压的阴阳本源大劫。

    这是代表着衍化万物法则的那最初的本源,是根本之气息,此刻以一种缓慢而厚重,宏大恢宏的方式缓缓旋转,若是彻底失去制衡,那么阴阳二气将会直接地横扫过诸天万界,带来最底层层次上的毁灭性结果。

    而现在,这大劫就被镇压着。

    被剑阵死死镇压着。

    浊世大尊眼底都闪过一丝赞赏之色,嗓音漠然平和道:“之前你曾经和我交手,但是那一次,是借助了超过四种道果之力,借助了陆吾的秩序,以及帝俊的星光,这许多种的力量汇聚在一起,方才可以和我一战。”

    “我本来以为,你想要成长到彻底有资格和我一战的时间还需要千年。”

    “但是现在看来,是我小觑了你。”

    浊世大尊黑发垂落下来,曾经在那一战之中损毁的左臂,以浊世的昆仑墟所重新淬炼而成,一只手握着兵刃,眼底从容,在终于了却了一桩心愿,以自己此刻的状态,堂堂正正地和浑天倾力一搏之后。

    浊世大尊原本的气息气质开始沉淀下来,变得厚重,从容。

    以及隐隐超脱,并非是简单道果层次的味道。

    那种真正意义上的上古枭雄,一方霸主之气魄徐徐地展开来。

    浊世大尊看着卫渊此刻镇压着的阴阳大劫。

    没有如同旁边的浊世火神火灼,以及秩序之神所想象的那样出手,没有趁着这个往后可能再也找不到的绝佳机会一口气重创眼前的元始天尊,反倒是后退了一步,未曾出手。

    “这一次,不杀你,不动手。”

    “卫渊,本座等你一千年。”

    “一千年后,等到你真正走到天下无双的时候,再和我争夺清浊。”

    浊世大尊转过身,在火神火灼和秩序之神的低呼声中大步离开,黑发垂落,眼眸沉静,背后大氅垂下,神色安然缓和,不动如山,他心中已经再也没有迟疑,再也没有不安,只是在这个时候,却又听到了细碎的剑鸣声音。

    一道剑光直接浮现出来,而后带着锋芒,直接落下。

    擦着浊世大尊鬓角的发梢,重重地劈斩下来,斩落在地面上。

    让这一方本来就开始破碎的梦境再度多出了些许的裂痕,不只是浊世火神火灼和秩序之神,就连梦境中倏忽二帝都迟滞住,看到了那边的黑发道人低垂着头,手中的神剑青萍斜斜持拿,剑锋抵着地面,仍旧还在细碎地鸣啸着。

    浊世大尊没有回头,只是平淡道:“看来,你是不打算接受我的好意了。”

    “好意?”

    道人忽而笑起来,道:“来到朋友的家中,打碎了这里,然后让另一位朋友就此死去,而后以这样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施舍给你所谓的未来一战,再带着胜利者的姿态转过身去离开,这个叫做好意吗?”

    恐怖的阴阳本源仍旧还在他的脚下汹涌地转动着。

    照理说,现在立于此地镇压大劫的卫渊是绝不可能动弹的。

    卫渊却微微抬了抬手指。

    呼啸着撕裂虚空的剑痕忽而就凝滞住,四柄剑同时浮现在虚空,原本被诛仙剑阵强行镇压住的阴阳轮转,重新开始加速流转,大劫仿佛就在此刻开始朝着命定的终局翻滚砸落下来。

    气机的变化升腾,道人袖袍微微翻卷。

    阴阳大劫在呼啸着,他低下头看着这大劫的根源,而后眼底闪过一丝丝的流光,是在刚刚的时候,他已经将这阴阳本源镇压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发现的问题,未必需要强行镇压的方式将其封禁,或者说,不只是这一种方法。

    他刚刚就在做这样的决定。

    这个时候,从利益上最好的选择就是,忍气吞声,短暂地得到了这一千年的喘息时间,然后再回去,去找到帝俊,再拉着帝俊,拉着不周山老伯一切,大家一起去浊世和浊世大尊狠狠地打上一架。

    大丈夫报仇十年不晚。

    不行的话,就十年之后再十年。

    但是卫渊却觉得,绝不肯如此。

    四柄剑同时地鸣啸起来,而整个天地都仿佛被一种说不出的锋芒之气充塞起来,卫渊右手抬起,食指和中指并起如剑指,一步走出,体内太上功体开始疯狂的运转,以诛仙四剑之阵,和自身的元始天尊,灵宝天尊两尊气机强行镇压住外面的大劫。

    原本的太上功体,加上以劫灭为核心的灵宝天尊功体,以因果为核心的元始天尊,恰好对应了外面正在爆发的大劫本源。

    阴阳轮转,存世之基,是为太上。

    卫渊不再以力抗衡,而是展开了夫子的浩然正气之法,周身窍穴开启。

    狂暴的大劫,阴阳的本源,被硬生生地吞噬进入体内!

    而后以混元金刚不坏之躯强行容纳。

    以元始和灵宝分流,吞吐气机,我即是劫灭。

    无比狂暴霸道的元气潮汐几乎是瞬间就席卷了整个梦境世界所在的方位,残留的世界刹那之间化作了齑粉,而后被潮汐吞没在内,化作巨大的风暴,就连其余诸神都有种被这暴风给硬生生拉扯过去的感觉。

    倏帝只是觉得头皮发麻,脱口而出:“疯了吗!!!”

    “这东西都敢吃?!!”

    卫渊道:“并非是疯狂。”

    “相反,我很理智。”

    “方才分出心和你战斗的时候,我才发现,并非一定要压制。”

    这一句话是面对着浊世大尊说的。

    踏——

    黑发道人迈步在虚空,仗着此刻的万劫不坏体魄,仗着阴阳变化之理,彻彻底底走出大劫的牵制,一步落下,没有动用权能,却也无数涟漪散开。

    众生法则,森罗万象托举着他。

    道袍翻卷,卫渊道:“方才不出手,是因为那是浑天的意志。”

    “他希望最后一战,倾尽全力,再无遗憾。”

    “与朋友交该如此啊。”

    第二步踏出,阴阳大劫轮转变化,诛仙四剑纵横交错,变化莫测,几乎充塞整个世界,让人感觉眉心疯狂跳动,喘不过气来,卫渊的嗓音安静:“而现在为朋友复仇。”

    “见到好友的仇敌,自然也该拔刃而战,弗与共天下也。”

    “与朋友交该如此啊。”

    不出手是为了好友,而此刻的出手同样是为了好友。

    第三步走出的时候。

    方才还在嘶吼咆哮的恐怖阴阳大劫瞬间凝住,阴阳仿佛凝滞住,再也没有丝毫的声音和涟漪,安静压抑地让人心中恐惧,诛仙四剑便安静立在身边,黑发道人左手背负身后,右手剑指立在身前,指着前方浊世大尊,鬓角两缕黑发微微拂动,微微颔首。

    “贫道,元始。”

    “为好友浑天复仇而来。”

    “尊下,请了。”

    剑气汹涌,气机森冷,阴阳大劫,环绕周身。

    浊世和清世顶尖战力的第二场大战。

    再度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