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7章 盏茶时间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21
  第1227章 盏茶时间

    温和的声音,清亮的眼神,以及那仿佛毫无威胁的语调以及神色,就好像真的只是寻常人家,邀请路过之人,且饮一杯清茶似的,但是那怀揣着必杀之心,复仇之志踏足于此的浊世大尊却停下了脚步。

    追随着祂的浊世战将心中不解,但是却也不敢造次。

    虽然说那敌人就在眼前,却也只是老老实实止住脚步,不再多言。

    浊世大尊看着眼前的浑天之躯,眼底浮现出一种怅然之感,复杂道:“原来如此……只是梦中之影,如梦似幻一般的梦中泡影,并非真实,却又因为故人对你的思念而短暂在此地出现。”

    “浑天啊浑天,未曾想到,我会以这样的方式再见到你。”

    祂看了看远处。

    此刻诛仙剑阵正在彻底展开威能,硬生生地将阴阳两仪的本源变化给压制下来,哪怕是那名实力根本不足以参与此事的浊世战将,都能够看得出来,此刻的元始天尊心力尽数都放在了剑阵和封印之上,无暇他顾,乃是出手击破之的最佳时机。

    祂忍不住低声开口道:“大尊!”

    浊世大尊似才从见到浑天的惊愕之中回过神来,那张曾经雍容霸道素有心机的脸上浮现出了平淡之色,被属下的浊世战将提醒,却并没有去出手,反倒是走入到了这个院子里面,一层封印将这个院落和外面的梦境世界,以及遥远之处的阴阳轮转隔绝开来。

    浊世战将不敢置信,急切道:“大尊?!”

    浊世大尊神色平和看着眼前的宿敌,平淡道:“无妨。”

    “让他们一盏茶的时间。”

    浊世精锐战将心中犹自不甘和担忧:“可是,若是让他们跑了……”

    “跑了,那便跑了。”

    浊世大尊神色淡然,道:

    “能够再和中央之帝喝一杯茶的话,那么纵然是放他们走又如何?”

    !!!!

    浊世战将因为得知眼前男子身份而神色骤变的时候,浊世大尊已经落座,平静地坐在了浑天对面的青色石头上面,两个人中间是一张边缘棱角并不如何整齐的石桌子,后面有一汪池塘,池塘的边缘是大小不一的鹅卵石,一侧还斜出一枝寒梅。

    石桌之上有两盏清茶,茶香袅袅。

    看上去就像是那种很寻常的,有着生活气息的院落。

    浊世之尊端详着前面的男子,而后伸出手,手指轻轻抚摸着并不如何光滑的杯盏,嗓音平淡道:“许久不见了啊,浑天。”

    身着灰袍的浑天噙着笑意道:“看来我们认识。”

    “确实如此。”

    “非但是认识,可以说是相识许久。”

    “但是,却也是许久没有一起再坐在一起饮茶了。”

    浊世的尊者自语,似乎在回答道:

    “一盏茶,无妨。”

    而后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端起茶杯,平淡饮茶,茶香清苦而悠远,并不像是梦境之中的滋味,而浑天同样微笑着饮茶,两人就只是坐在这一处院落之中,看着风景如昔,看着梅花落下入池塘,凝聚安详。

    ……

    卫渊‘看到’了浊世大尊。

    亦或者说,根本就不需要他去看到,现在这个阶段的浊世大尊,已经和过去的他截然不同,不再是畏首畏尾,也不再遮掩自己的气息,在他出现在这里的同时,那种张狂霸道,却又纵横无双的气魄就已经冲天而起。

    如同火焰一般,肆意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

    卫渊此刻正在以自身的诛仙剑阵,强行去镇压流转变化,汹涌如同浪潮般的世界本源,尝试将这一处阴阳之气彻底封印起来,以防止其爆发,而后再去寻找机会,将其彻底地封印起来,将这一处所谓的大劫化解掉。

    浊世大尊此刻的出现,可谓是要命般的时间节点。

    卫渊自己,倒是不惧,此刻有着太一混元之躯,堪称金刚不坏,又有自身的诛仙四剑护身,哪怕是浊世大尊也难以轻易击败他,不过现在的卫渊倒是彻底知道了原本时间线的走向——

    浊世恐怕也来人了。

    不过那个时间线出现的,恐怕是浊世之基。

    卫渊想到那个自甘赴死的浊世强者,心中慨叹,虽然是雄杰,但是若有再来一次的机会,卫渊绝对要更加全力以赴地将其诛杀,不给其留下后手的机会才是,此刻心念一动,周围剑鸣登时大作。

    右手五指微屈,朝着下面按压下来,嗓音清冷道:

    “去!”

    磅礴的剑意同时间爆发出来,如同洪流奔涌一般地冲击,阴阳流转之气瞬间被压制住,与此同时,根本不需要多说什么,西皇已经一把抓住了旁边的后土,两人瞬间遁去,同一时间,尝试以昆仑之力,自此地开启九天门。

    然后靠着卫渊之前留下的因果,直接回归。

    等到回到了人间界,那么自然就相当于是进入了群星万象的庇佑之中,是进入了天帝帝俊的视线里面,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浊世大尊也不要想轻举妄动,壮阔的九天门出现。

    巨大而古朴的青铜巨门,每一座门上面都密密麻麻布满了玄妙之纹路。

    仿佛诸天万界的一切大道都在这一座巨大的青铜门上面写尽了。

    西皇一只手提着长枪,一只手直接揽住了后土的腰肢。

    而后对于这开明心疼至极,好不容易才修好的神兵毫不客气。

    直接一脚踢上去。

    先前被拆了至少两次的九天门轰隆隆展开,无数的流光在门中交织,化作了一座不知道通往何处的光幕,西皇和卫渊知道,这一座天门的对面就是人间,而后西皇一把抓住了后土,便要朝着门内踏入。

    忽而一道灼热霸道的火焰气息从天而降。

    与此同时还有张狂到了极致的大笑声:“哈哈哈哈,西皇?!!”

    “给我死!!!”

    炽烈的火焰,却是透露出暗红之色,仿佛能够直接将时间一切全部焚毁,而让这火焰燃烧起来的东西并非是寻常意义上的燃料,而是世界的内核,是概念和法则,是生命这个存在本身。

    西皇剑眉微敛,神色清冷。

    娇小少女揽着身材修长的后土,飘然后退,与此同时,右手之中长枪抬起。

    瞬间朝着前面爆刺。

    枪出如龙,枪刃薄而锋锐,形如龙牙,点在了火焰之中。

    白皙手掌微转,在递出长枪的同时,让这一柄神兵旋转,强劲的元气洪流几乎化作了一条狰狞可怖的神龙形象,长吟嘶吼,直接违背了火克金的基础规则,龙兽张牙舞爪,将那一团团毁天灭地的烈焰直接吞入口中,恣意张狂。

    而火焰汇聚成了一名身材高大,近乎于三米的壮汉,就连须发都呈现出一种焦红色的状态,给人一种时时刻刻都在燃烧的炽热疯狂之感,双瞳墨色,隐显火光,放声大笑道:“哈哈哈哈,不愧是西皇,手段泼辣,枪法惊绝,个子也矮。”

    “你真的有一米五吗?我怎么觉得只有一米四五。”

    后土能够明显感觉到揽着自己的西皇身子僵了一下。

    清冷平淡的眸子抬起:“……找死。”

    而那身影却不着急恋战,而是直接半跪于地,右手撑着地面,朗声道:

    “火灼,见过大尊!”

    “已按照吩咐,彻底引爆此地西侧和北侧的一切通道,空间和时间诸多法则,也已经被属下以火焰焦灼,哈哈哈啊,现在就混成一块儿了,现在不要说是想要顺着法则线走出去,就算是有人能够劈开焦灼的地方,也不要想要从这里出去!”

    “哪怕是具备有重新梳理空间法则线的力量。”

    “也需要至少一个时辰的时间!”

    浊世大尊微微颔首,仍旧饮茶。

    西皇清冷的神色隐有煞气,嗓音清冷平淡道:

    “区区浊世的火,也想要做我的对手?”

    她右手握着枪,枪锋和枪刃都在微微地鸣啸着,而后也不放下此刻极为虚弱的后土,直接朝着前面杀去,手中之枪锋芒毕露,长枪刺出去的时候,几乎都是指着浊世火神的要害。

    招招凌厉,步步杀机!

    丝毫不曾受到属性相克的干扰和影响。

    浊世火神虽然说方才说话很大声很嚣张。

    但是此刻面临着号称杀伐无双的西皇,仍旧是不敢有半点的放松警惕。

    火焰直接消散,避开了长枪的锋芒,而后双手各持一柄沉重宽厚的利刃,刃口宽度超过一米,撕扯席卷出了一层一层的血色刀芒,全力以赴地朝着西皇攻击,可是纵然他以有心算无意,再加上西皇远不是全盛,还要抱着后土,却也没有能占得便宜。

    反倒是很快就被西皇维持住局面。

    甚至于伴随着枪锋霸道,已经隐隐有被少女反攻过来的趋势。

    “只有这点手段。”

    “也敢挡在我面前么?”

    西皇嗓音冷淡,只一枪刺杀出去,一道一道仿佛能够撕裂魂魄般的金色寒芒自虚空之中浮现出来,而后伴随着这一枪刺出,纷纷汇聚而来,更壮声势,如同山海都要倒下来一般。

    天之五厉五残,只需一枪,便可令魂魄都散去,肉身湮灭。

    是上古之年赫赫有名的杀招。

    就在此刻,一道温润如玉的声音落下:

    “浊世大尊面下,不可以造次。”

    “无有凶厉残杀。”

    嗓音落下,却仿佛撬动了某种玄奇无比的力量,西皇掌中长枪却忽而感觉到了一股股巨大无比的阻碍之力,仿佛整个世界的秩序都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而且都在阻拦西皇这一枪的力量。

    让这刺出的一枪力量逐渐消散,逐渐迟缓,金色的气芒也如飞鸟般散去了。

    最终浊世火神火灼以双刀拦架挡住这一招,顺势后撤。

    西皇退步,抬起眸子,看到那边秩序仿佛凝固,仿佛无数的法则汇聚而来,化作了阶梯,排列在前,有衣着洒脱随意的青年步步而来,右手背负身后,左手横在身前,踩踏规则,神色潇洒,而后微微一拱手,笑意温醇:

    “西皇对我的权能特性应该并不陌生。”

    他微微挺直腰背,朗声道:“吾之力量为秩序,和陆吾相对应。”

    “奉浊世大尊之命,来此和诸位切磋。”

    “东方和南方的法则概念,已经被我破去,此刻他们察觉到不对,想要进入此地,也需要至少一个时辰的时间,在此之前,我们有足够的时间。”

    “诸位,请了。”

    卫渊镇压世界本源所化的阴阳之气,腾不出手。

    并非全盛的西皇持枪面临两尊浊世道果层次的强者,眉宇凌厉。

    而在那小院里面。

    浊世大尊把手里的茶杯放在了石桌上面,里面的茶已经被喝完了,他的神色平淡,右手握着刀柄,背后天穹之上一侧烈焰腾空一侧秩序森严,而他眼眸幽深,看着灰袍男子,道:“一盏茶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亦或者,要出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