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6章 好友之谊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84
  第1226章 好友之谊

    剑气的鸣啸,一时间甚至于将阴阳本源流转变化带来的雄浑气机都压制下来,代表着世界诞生之处,衍化一切诸法的力量盘旋呼啸,每一次的转动都带来无量光和无量法,黑发道人站在这一方浩瀚磅礴的元气洪流的中央,袖袍微微拂动。

    四柄剑落下,纵横交错,这恐怖的阴阳之劫就被硬生生的封锁起来,就像是被无数的锁链锁住的恐怖凶兽,就连元气洪流的鸣啸都带着了一种有气无力的感觉,而空间则是被这恐怖的剑阵直接锁定。

    卫渊一步落下,在这巨大的阴阳本源本相之上,竟然激荡起来一圈一圈的涟漪,散发着白色的光芒,朝着四面八方激荡而去,而道人双手背负身后,黑发垂落,神态安然平和。

    “阴阳两仪,镇压万方。”

    无论十方内外,阴阳两仪,还是说四象八卦。

    水火,时间,生死。

    一切概念,全部镇压!

    霸道无匹!

    我即元始天尊,诸法生灭,镇压一切。

    后土看着那边踏足阴阳两仪,周围剑气环绕的身影,还有那目光流转之际,神色平和却又带着睥睨霸道的视线,呢喃道:“这,这是……”

    西皇嗓音平淡清冷:“诛仙剑阵。”

    “似乎是人间界一本话本故事书里面的东西,这家伙没有读过几本书,懒得取名,直接拿来用了,但是虽然如此,杀伤力却很恐怖……”

    后土为自己的朋友说话,嗓音柔和道:“渊的战力素来很强。”

    西皇挑了挑眉,淡淡道:

    “足以一己之力匹敌至少四位同阶道果层次的那种吗?”

    后土柔和温婉的面容似乎有了一瞬间的迟疑和茫然。

    她似乎完全无法将这个所谓‘能够一己之力战胜四位道果’的存在,和自己记忆里面,说着最喜人间红尘,有着一手好厨艺和陶艺,想要创造机关人却手笨的好友联系起来。

    西皇看着那边的身影,淡淡道:“或许,四位道果都算是小觑了。”

    “毕竟,就只是那四柄剑,每一柄都是以道果雏形做基底的啊。”

    “能够驾驭这样的四柄剑,以其实力,十大巅峰血染裳却也不是一句空话了,即便是面对大劫的根基,万物的本源,或许也可以做到强行以剑阵将其短暂镇压封印,以求未来的彻底化解之法。”

    四柄道果级别神兵?!!

    即便是后土这样的性格,都在一瞬间感觉到了自己的心底泛起了一层层的涟漪,而后看着那边的黑发道人,忽而低声慨叹一声,嗓音温柔:“这样看来,这些年他也受了不少的苦啊。”

    ……

    此时此刻,在于此地,卫渊以自身之剑阵和根基强行压制着大劫的雏形,这并非是简单的事情,就连后土都必须抱着和这大劫耗死的觉悟,以自身根基和自己的真灵道果化作封印,方才将阴阳的轮转聚合起来。

    但是这大劫却终究还是在剑阵的威能之下不断地收缩,被压制。

    而在同一时间——

    大荒·朝歌城。

    “【命运】的特性是为操控,而命运操控众生所用的‘线’,则是心中的诸多杂念杂想,曾经哪怕是胡思乱想过的念头,都不曾彻底消失,都还潜藏在我们的命格之上,而【命运】的道果,就可以利用这些残留的念头操控每一个人。”

    “不知不觉,毫无痕迹。”

    “唯独无思无想,才有可能彻底地抵抗住如此的侵蚀。”

    一身白衣的诸葛武侯坐在椅子上,嗓音平缓将整合出来东西说出来,欲要让这里的人间方术高手们,集合才智,尽可能地创造出一种可以收摄神魂的法门,用来最大程度上地将命运的干扰压低到最低。

    事情结束之后,大羿搀扶诸葛武侯去休息,压低声音道:“这似乎很难。”

    少年武侯叹道:“是很难,但是也需要做啊。”

    “否则的话,人间界多的是杂念多的人,要是都被控制住,化作那【命运】所操控的一环,到时候我们要如何自处啊,又能如何自处?”

    少年武侯叹息,而后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大羿垂眸站在旁边,并不言语。

    自从之前诸葛武侯尝试剥离自身魂魄,以隔绝诸多神魔天机手段的干涉之时,他的身躯就开始有些变差了,之后涉及到的事情越来越多,修行的时间不够而对神魂的损耗越多,只能靠着饮食来弥补身躯的亏损,但是多少支撑得住。

    但是之前少年武侯重铸轩辕剑之后,身躯就仿佛还是抵达了某个临界点,每况日下。

    尽管说少年掩饰得很好。

    但是曾经作为人族第一战神的大羿还是闻到了血腥味道。

    他咳出鲜血了。

    少年武侯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着道:“无妨,无妨。”

    “亮,自有安排。”

    忽而外面精卫鸟的声音出来,似乎是有些惊讶,道:“稍等……”

    “师叔,外面有客人来访。”

    “他说,他叫做温侯。”

    ……

    吕布的忽然来访,让诸葛武侯和大羿都稍有些诧异,但是很快的,武侯压下了身上的伤势,他的修为还在,而身上的伤势,也并不只是说根基亏损或者过度劳累这般简单。

    很快便迎了那位温侯吕布进来,此刻吕凤仙气焰非凡,顾盼生辉。

    身穿一身简单的现代装束,但是那种三国时代猛将的气息却仍旧是强势霸道。

    两方见礼之后,吕凤仙抬眸看了看那边的诸葛武侯,笑了笑,道:“看起来,武侯你的身子又开始不好了,其实我刚刚看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了,你这样的人,只是看起来温和,心里面比谁都要桀骜狂妄,你怎么可能只是老老实实地做谋划呢?”

    “只是之前你是涉及到了天下炎黄的气运变迁,妄逆天命,故而被反噬。”

    “这一次又是什么原因?”

    “无论是什么原因,你最好把身子养好,否则的话,那个家伙恐怕是要发疯。”

    少年武侯咳嗽数声,微笑着道:“有劳温侯挂念了。”

    “不过,这一次温侯来此地找亮,恐怕不是专程为了来和亮寒暄的吧?”

    吕凤仙脸上的神色凝重下来,他嗓音沉厚道:“之前卫渊曾经和我约定,让我打入到浊世大尊的背后,而后趁其不备,而后两人联手,前后交击,重创那浊世大尊……”

    “原本的浊世大尊,性格自傲又愚蠢,刚愎自用,比起董卓那头肥猪都来得过分,我有七成以上的把握做到这一点,但是这一次我却发现,浊世大尊变了。”

    吕凤仙的神色凝重:“不知道他究竟是经历了什么。”

    “但是祂似乎不再是过去那个祂。”

    “甚至于,我觉得他可能已经发现我了。”

    ……

    浊世——

    一道身影迅速地前行,掠过了层层的关隘,最终找到了浊世大尊,在浊世之基死后,浊世大尊一改这万年来的颓唐,转而重新回到曾经那种苦修,宁静,平淡如水的心境状态当中。

    不再居住于具备有层层防备,且极端奢华的行宫之中。

    而是苦修之所。

    那位浊世的战将飞速掠来,先是极为恭敬地半跪于地,拱手一礼道:“大尊,浊世之基大人先前布置在‘那个地方’的暗子被人触动了!”

    “先前大人就已经预料到了可能会有谁直接屏蔽天机和因果。”

    “所以采用了其他的手段,只要那边我们安排下的暗子遇到了不测,那么立刻就会在浊世的魂灯之中有所映照,我们看到出招之人乃是一位使用长枪的女子,而且位格似乎极为重,只是闪过一丝画面,用作于接受信息的巨型法阵就已经彻底湮灭。”

    浊世战将激动禀报。

    浊世大尊缓缓睁开双眼,眼底仿佛有无数世界的生灭,无数法则的碰撞纠缠,自语道:“……使用长枪的女子,金母元君?亦或者说,西皇。”

    “无论如何,终究是落网了。”

    那位浊世战将正要开口说自己愿意收网。

    就看到了浊世大尊起身,嗓音平淡道:“走吧,带路。”

    浊世战将惊愕,而后便惊喜失声道:“大尊,您,您打算要亲自出手吗?”

    “这,这等事情,如何使得?”

    “有浊世之基大人先前留下来的准备,只需要我们就可以处理了!”

    浊世大尊嗓音平淡道:“不必多言了。”

    他转过身看着浊世,心中自语:

    “既然是你最后布置下的,那么我也自然要帮你完成……”

    “看着吧。”

    当浊世大尊踏破空间,直接循着先前浊世之基留下的后手,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卫渊正在镇压阴阳的本源,而浊世大尊才刚刚踏足,就感觉到了锋锐无比的剑气,以一种让人神魂都震颤的方式迸发,冲天而起,似乎要撕裂一切,让祂瞳孔微微收缩。

    以诛仙四剑,镇压阴阳本源。

    卫渊面对的,乃是世界的根基,万法的基础,但是此刻竟然硬生生被那狂暴如浪涛,却又玄妙若真法般的剑阵硬生生地压制,使得原本已经近乎于要爆发的阴阳本源被逐渐控制住。

    “……好手段。”

    浊世大尊视线平淡,落在那边的卫渊身上。

    双目幽深,眼前仿佛又闪过了浊世之基被清世高手围杀致死的画面。

    迈步往前,就要强行自外界,打破那诛仙剑阵。

    破了这道人的念想,而后再借助反震之力瞬间掠去,将此刻状态最差的后土击杀,掠走西皇。

    就在这个时候,忽而耳畔传来一声轻响。

    就像是水开之后,以滚水沏茶,水冲茶起,在杯子里面盘旋。

    但是周围的氛围刹那间发生了巨大变化。

    像是从整个世界里面剥离出来,一处是阴阳流转,剑气冲天,另一侧则是茶香四溢,一片静好,浊世大尊抬起来的手缓缓放下,转过身,看到那边一位灰袍男子正在沏茶,黑发也不束起,只是垂落在背后,面容神色温和宁静。

    浊世大尊神色微沉,心中自语,念出了那个名字。

    浑天。

    灰袍男子沏好茶之后,将茶壶轻轻放下。

    在这小院里面,微笑着伸出手,眼神温和清亮:

    “还请阁下止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