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5章 剑镇阴阳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03
  第1225章 剑镇阴阳

    伴随着卫渊的落笔,纯粹的金色因果席卷汇聚,直接撼动冲击在这一颗巨大无比的青石之上,而后令卫渊写出来的【后土皇地祇】这五个大字也沾染上了纯粹的金色光芒,逐渐闪烁,逐渐明亮起来。

    虚空之中隐隐约约传出了无数低声念诵的声音。

    这是在漫长岁月当中无数世界生灵对于大地之德的信仰和供奉祭祀,此刻全部被卫渊以因果联系到了这里,如果有后土此刻的状态,是自我真灵沉入了无止境的梦境之中,无法自我醒来。

    而卫渊所做的事情,则是以因果化作一条绳索,系在后土的身上。

    既然受到了外力的影响,无法自我醒来,那么我就同样也以外力令后土复苏即可,但是如此的话,恐怕是一定会和那导致后土沉睡不醒的力量发生冲突的,但是到时会,就要看彼此双方谁的手段更硬了。

    卫渊双手结印,口中平淡低语:“天地未分,混而为一;二仪初判,阴阳定位故清气腾而为阳天,浊气降而为阴地。为阳天者,五太相传,五天定位,上施日月,参差玄象。为阴地者,五黄相乘,五气凝结,负载江海山林屋宇。故曰天阳地阴。”

    所念诵的正是最初的《后土皇地祇》祷文。

    以因果之力传递而出,整个小镇都笼罩入一种仿佛时间凝固般的昏黄之中,那些行走在大地上的行人们脸上的神色都凝固住,无论是笑意,还是说怒目圆睁,都停止了一切活动,仿佛栩栩如生的雕像。

    而下一刻,眼前青石浮现出了丝丝缕缕的灵性。

    整个小镇当中的所有居民都忽而复苏过来,他们不像是之前那样和善可亲,或者说展现出后土记忆中的风貌,而是化作了一个个漆黑的不成型体的状态,如同梦魇一般朝着整个小镇的最中心处扑过去。

    疯狂,暴虐,展现出了一种绝非是梦境中造物应该有的力量水准。

    “果然是有另一块力量在影响和干扰她。”

    “这个梦境与其说是梦境,更像是一个牢笼,而这个最中央的神庙就是最核心的区域。”

    西皇嗓音清冷平淡,右手一握,纯粹金行之力汇聚而成的长枪迸发出一阵犹如龙吟般的枪鸣,而后迈步上前,掌中之枪横拦,挡在了神庙之中,前方则是那不知是何种跟脚,竟能够让后土沉睡之物的力量驱动的梦中生灵。

    此刻已经尽数失去了原本的人形,如同是噩梦般的异兽,化作浪潮朝着此地袭来,西皇剑眉微压,眸子冷意,冷淡道:“果然是不通灵性的蠢物。”

    “来此找死。”

    长枪之上,已经有丝丝缕缕的气机汇聚纠缠,散发出极端暴戾强大之力。

    汇聚风暴,延伸煞气,展现天之五厉五残的冰冷霸道。

    忽而西皇的动作微微一顿,讶异抬眸。

    在她的背后,丝丝缕缕的灵性化作了烟气从青石之上升腾起来。

    卫渊正对着前面的巨大青石,也就背对着神庙入口处疯狂了一般的异兽。

    黑发垂落道袍,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聚合,而后朝着前面伸出去,而后丝丝缕缕的灵性就被他以自己的手指牵引,卫渊左手虚扶着剑,右手捻起灵性,而后神色平淡遥远,平平斩出。

    那一缕灵性蔓延出去,旋即越发激荡,几如剑气横空,一瞬掠过世界。

    激荡起水中涟漪,雾中之花。

    “梦影雾花,尽是虚空,因心想念动,方化生幻境。”

    “不如,尽皆舍去。”

    平淡的声音之中,那些不惧西皇锋芒,不惧怕死生的梦中之人动作凝固住了,而后散去了先前的浑浊之气,最后脸上浮现出了如梦方醒之色,一一地化作光尘散去了,西皇抬眉,缓缓将手中的长枪收起,转过身来看着身穿青色道袍的道人背对着她,黑发如墨,周围有无数的光尘起伏游动,玄之又玄。

    西皇道:“道家的手段?”

    卫渊笑了笑,道:“算是。”

    而伴随着整个梦境中其余生灵的散去,这种巨大的变化也没有就此停滞下来,而是继续蔓延到了整个小镇,最后就连卫渊和西皇的视线之中都出现了黑色的裂隙,方才停滞,卫渊听到了喘息的声音。

    身穿浅色衣裙的后土已经快步奔到了这一座神庙之中。

    在这个梦境中她仿佛并不是真实世界里面,那个近乎于无所不能的大地之母,就只是跑动了一小段距离,就已经有些气喘吁吁,只是此刻面露惊色,当看到卫渊和西皇的时候才稍微松了口气:“你们没事,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她稍微喘息了一下,而后又急促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小镇里面到处都出现了那种黑色的裂隙,镇子里面的百姓也突然就不见了,你们两个没事就好。”

    “现在呆在这个庙里面。”

    “我去找浑天大哥。”

    “他见多识广,本领也大,一定知道现在这是遇到了什么情况。”

    哪怕是这个时候,后土仍旧没有怀疑眼前这个,不知为何给她一种熟悉感觉的青年,仍旧还在关心其他人,说完之后转过身来,就只是这短短功夫,她方才跑过来的道路就已经彻底崩碎,消失不见。

    下方仿佛是那种无底之渊,透露出一种极为幽深黑暗的气息。

    那种阴冷幽深之感,哪怕是西皇和卫渊都能够感觉到隐隐的威胁之气。

    而另外也有区域,则是散发出一种灿若朝霞般的明亮气息,光明正大,纯粹温和,两种属性上截然不同的纯粹气机,竟然同时存在了这梦境中的小镇之下,卫渊微微皱眉,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这种格局,这种气息……

    难道说是……

    而后土看着前面不断坍塌,不断坠落的道路,已经至少十多步之外的道路,还有遥遥看去,整个小镇里面最为高大的三座阁楼,贝齿轻咬朱唇,吐口气,转过身退了好几步,而后竟然是微微提起裙摆,直接加速奔跑,打算一口气跳过那个越来越大的裂隙,跳到对面去。

    卫渊只好伸出手一下抓住后土的手臂,让本来在加速的女子一下停下来。

    道:“冷静,后土。”

    后土尝试挣脱卫渊的手掌,却完全没有效果,只好转过身来,那张柔和的面容绷紧了,道:“请,请您放开我。”

    “我还有朋友在那边。”

    “所以我必须要过去。”

    神色清冷,身材娇小的西皇似在叹息道:

    “果然是你,哪怕到现在都是这样一副有礼貌的样子。”

    “若是我的话,早已经一枪横扫过去了。”

    卫渊抬眸看着遥远的方向,看到周围正在坍塌和消失的梦境,道:“放心吧……他,他不会有事的,而那里,也不是你的归宿,不是你的家乡。”

    后土听得茫然:“你在说什么?”

    转过身来,却看到眼前道人抬起手,手指已经点在自己的眉心。

    刹那之间,仿佛周围的世界一下子变得极为遥远,又像是这周围的一切都只是虚幻,真实的记忆逐渐在自己的脑海当中浮现出来,这样极为玄妙的感觉,以及无数记忆如潮水般浮现出来的经历,让后土一刹那间有种恍惚。

    而下一刻,那些过去的事情就已经全部记起来。

    这本就是她的梦境。

    回忆起自己的梦境经历,自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柔美女子脸上的神色先是怔住,而后迟疑,最终看着眼前缓缓收回手指,噙着微笑的道人,眼底有不敢置信,有阔别许久,终于相逢的恍惚,呢喃道:

    “你是……”

    “渊?”

    黑发道人微笑回答:

    “一别几千年了啊,许久不见。”

    “我来找你了。”

    “后。”

    就像是当年承诺的那样。

    而在这个时候,巨大的波澜横扫过了整个梦境,梦境世界破碎,只剩下了些许的残骸,和先前夕阳之下平和静美的小镇,形成了极为刺目的对比,让卫渊一时间甚至于有一种,自己才是反派,是来破坏这里的美好生活的错觉。

    但是那种虚无的美好梦境,正在让后土进入到无止尽的沉睡之中。

    正在每时每刻地吞噬着后土的生机。

    就只因为这一点,卫渊就一定要将这个梦境给击碎,击破,而卫渊的眸子微垂,还是下意识地看向了先前浑天所在的小阁楼,现在这个小阁楼已经消失不见了,就像是平地楼阁,大地已经破碎,楼阁哪里还能够存续下来?

    哪怕是知道,这只是梦境之中的浑天,卫渊心中还是浮现出惆怅之色。

    卫渊定了定神,道:“无论如何,现在要把你带出去,然后让神农鞭帮你疗伤,其实或许不用神农鞭的力量,毕竟娲皇现在也在外面……而且还是两位娲皇,他们现在都在人间界,不周山老伯也已经醒过来了,甲一也在,噎鸣也在。”

    卫渊的声音不自觉轻快,温和道:“现在人间发生了很多变化。”

    “等到回去之后,我再慢慢地给你讲。”

    他心中真的充斥着喜悦,因为朋友的回归,但是后土却没有如同往日那般地口中道一句好,那张温柔的面容脸上,在初见好友的欣喜之后,旋即便是一种无奈的苦涩之感。

    “渊,西皇,你不应该把我唤醒的……”

    卫渊怔住:“嗯???”

    西皇微微皱眉,不悦道:“你在说什么?”

    “若是不醒的话,你的生机和精气神都会被梦境抽走,那个时候,你就算是还活着,其实也已经和死去没有什么区别了。”

    后土轻声道:“我一人沉睡,至少是要比起祸及苍生更好些。”

    而卫渊已经知道了后土的梦境之中究竟潜藏着什么,也明白了另一条时间线上的未来,自己究竟面临着什么东西,难怪难怪,哪怕是那个时代执掌三剑的自己,最终也落得个那般下场——

    伴随着最后的梦境碎片剥落,整个梦境的真容也在卫渊他们面前展露开来。

    巨大的阴阳之气呈现在下方,以一种极端缓慢的方式正在缓缓盘旋,每一次的盘旋,都会带来大量的元气潮汐,其吞吐之气机的庞大程度,哪怕是道果层次都有可能被直接撑死!

    因为这里是一切的根源。

    是最初,是源头,是阴阳。

    是【浑沌】之后的【阴阳】,也是造化万物的奇点。

    是大劫!

    这数千年来大劫为何没有诞生,没有如【命运】引导的那样爆发出来,是因为后土察觉到了这大劫,最终选择了直接在这里,以自身的梦境和道果硬生生地将其压制住,但是浑天主动提醒卫渊他们要将后土唤醒,恐怕是这数千年来,即便是大地的根基也被消耗到了近乎于油尽灯枯。

    再不苏醒,就真的醒不过来了。

    而另一个命运轨迹上的卫渊,也一定在浑天的帮助下,成功让后土苏醒,但是那时候的他面对着眼前的恐怖灾劫,怕是绝无半点的法子了,而最终在浊世的大战之中以及那个未来里,也没有看到后土的踪影。

    也就是说,在那个未来,后土最终选择了献祭自己将此大劫再度封印千年。

    而卫渊断一臂离开了此地,却坠入了浊世之中,最终死于那里。

    这就是曾经的未来。

    ‘勇敢是值得珍惜的品质,但是过于鲁莽而给周围的人带来灾祸,便是愚蠢了。’

    后土吐气,身形偏转落在卫渊的身边,轻声道:“我和你一起对敌。”

    卫渊道:“不用了。”

    “这一次,我来解决。”

    后土急切:“渊!”

    卫渊却已开口:“西皇,后的身体现在还没有恢复,有劳了。”

    一股无形之风将后土拉得后退了一步,而后下一个,西皇右手已经抓住了后土,将她拉开,远离了此刻的风暴中心,而梦境封印破碎之后的阴阳轮转已经越发壮阔,后土道:“不行,此地太过于危险,就只是渊一个人,绝非对手。”

    西皇嗓音清冷,平淡道:“不必担心,若是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会出手。”

    后土怔住。

    道人独自立在了这巨大的阴阳轮转,世界本源之上,所散发的气息竟然丝毫不弱。

    卫渊周围剑气流转,伸出一只手,屈指轻轻叩击,朗声道:

    “青萍。”

    一柄仿佛长空般的长剑微微鸣啸浮现,散发出缥缈浩瀚之剑意。

    卫渊又屈指叩击虚空:

    “轩辕。”

    “轮回。”

    “大道。”

    伴随着一声声平静的声音,一道道剑光涌动复现,第一剑的时候仍旧还是一点寒芒流光横亘天穹,第二剑之时就已经划分出阴阳流转,旋即便是天地之间尽数充塞仿佛浩然正气般的剑气洪流。

    四剑现世,已成大阵。

    卫渊双手平平伸出,而后手腕翻转,五指下压,嗓音平淡:

    “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