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4章 后土皇地祇,还不速速醒来?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97
  第1224章 后土皇地祇,还不速速醒来?

    浑天口中说出的话,让卫渊和西皇的动作都微微顿了一下。

    卫渊甚至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昆仑西皇,西皇的神色平淡冷静,但是那一双剑眉微微皱起,显而易见,现在发生的事情,也已经超过了这位昆仑之主对这一方世界的认知和掌控。

    一个基于【后土】的梦境诞生出来的一切生灵。

    乃至于这个梦境本身,都是趋向于延续自身存在的。

    也就是说,是希望后土能够永久地沉睡下去,让自身能够尽可能长地存活下去的,这个是最底层的逻辑,他们的一切行动都是基于这个逻辑而完成的才对,而哪怕是【浑天】,也只是梦境之中诞生的浑天。

    不可能超过于这个逻辑才是。

    更不必说,【后土】的这个梦境,还不是那么简单的梦境,显而易见是有一种位格极高的至宝影响干扰到了她,让这个梦境极为地沉,极为真实,连她自己都陷入了这个梦境之中,不可自拔。

    而这样的情况下,【浑天】竟然还有自己的意识?

    不但是有自己的意识,甚至于还能够违背作为梦境之中存在造物的本能,找到了卫渊和西皇这两个外来者,希望他们能够打破这个梦境,让后土真灵苏醒,让她回到真正的现实世界当中。

    这样的事情太过于匪夷所思。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和浑天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卫渊竟然觉得有一种理所当然,本来就该如此的感觉。

    卫渊一时间不能够准确判断眼前发生的事情,究竟是那件影响到了【后土】的至宝在发挥效果,故意蒙骗他们,还是说,就是因为【浑天】自身的境界实在是太过于高深恐怖,纵然身陨,残留的一丝思念都不是任何手段可以掌控和影响的。

    卫渊看着眼前微笑着的灰衣男子,道:“浑天?”

    “你知道我们是谁?”

    他故意在询问。

    而灰袍男子也带着笑意摇了摇头,道:“不,我不认识你们。”

    “或许你们会认识我的样子,但是需要弄清楚的一点是,我和你们认识的这个人,并非是一体的,我只是在这个梦境的世界当中,由【后】她自己的梦境创造组合出来的存在。”

    “若说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那么大概是,我这张脸代表着的存在,大概是最强大的。”

    “强大到了哪怕是在梦境之中,哪怕是后土在沉睡中的潜意识,都觉得,‘我’应该做到超脱,‘我’是和其余存在不同的,可以解构出这个世界的基础存在法则。”

    “所以我能够知道这里是梦。”

    “也知道这个梦正在不断地损耗着后土的精气神,再这样下去的话,她永远都无法醒来,会一直沉睡在这个虚幻的梦境之中,和死亡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而找到你们,则是因为,除去了你们之外,其余众生都是这梦中之物,梦中的生灵,自然是会被局限于这梦境之中,又要如何令后土苏醒过来,回到那个本该属于她的真实世界呢?”

    卫渊自语道:“……因为后土潜意识里面觉得浑天应该做到超脱,可以看穿世界的一切隐秘,所以哪怕是在梦境之中,也已然延续了这个特性吗?”

    神色温和的灰袍男子洒脱一笑:“按照那离开的【元】的说法。”

    “这个叫做人设。”

    “是让人从人群之中脱颖而出的东西。”

    “可不能变。”

    于是卫渊的神色微凝。

    而旁边的西昆仑西皇则是忍不住嘴角微微勾了勾。

    这个梦境之中的浑天邀请卫渊和西皇前往他的住处暂且一聚,而他所沏的茶同样是卫渊当年因为过于物资匮乏,在上古论道之地栽种的茶树,毕竟口感相对而言实在是一般地很,也就只有卫渊他们喝得时间太长久,所以有些习惯。

    “所以说,你是要让我们把后土唤醒。”

    卫渊放下手中的茶杯,斟酌着道:“这件事情很没有那么简单。”

    “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

    “一来,后土的根基和底蕴无比雄厚,究竟是什么外界的干扰,能够让她一次沉睡就足足沉睡了数千年这么漫长,其中甚至于没有苏醒过来,没能察觉到异样,干扰她的麻烦显而易见很不简单。”

    “毕竟后土哪怕是在大荒山海之中,也是少有的顶尖强者。”

    “可能不擅长攻伐,但是她的根基雄浑程度,却是少有人能够及得上的。”

    “而二来,后土现在究竟是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卫渊视线看向远处,这里是一座稍微高些的阁楼,据说浑天还有两位邻居,是一胖一瘦的老爷子,只是现在出门了,没有回来,卫渊自然是知道那就是倏忽二帝,现在从高处看去,也能够看得到身穿浅色衣衫的后土行走于街道之上,微笑着和众人打招呼。

    神色温雅,亦如当年。

    卫渊沉默了下,喝了口清茶,补充道:

    “如果说,现在的后土是一点真灵,或者说重伤之下不得不以沉睡的方式来温养伤势,滋养魂魄,我现在将她唤醒,会不会反倒是给她带来伤害,比如说让她功体受损,或者说让她直接昏迷重创。”

    “你又要让我如何相信于你。”

    昆仑西皇微微抬眸。

    看着卫渊,欲言又止。

    似乎是觉得眼前的家伙和自己记忆里面那个遇到事情不要慌,先莽一波儿再说的陶匠已经不同,最后摇了摇头,慢慢喝茶。

    无论如何,儿孙自有儿孙福,珏若是和他成了,那自然是他们的事情。

    浑天微微颔首,道:“你果然是后土在现世世界当中的好友。”

    “考虑的倒是周全,我们之前那位离开这里的好友【元】,就没有你这么理智了啊,他大概遇到事情会不管不顾,靠着自己的本心直接去做,这样的话虽然说很有效率,也不会被迷惑,但是偶尔也有被干扰和欺瞒利用的可能。”

    “你这样倒是很好,非常好。”

    浑天噙着微笑颔首。

    脸上的神色坦然平和得恰到好处,让卫渊都不能确定这家伙究竟是知道了自己的真身,还是真的在感慨那个离开的‘元’。

    【浑天】没有让他有太长的时间去想,反手取出一物轻轻推过去,道:“你们能够来到这里,应该是有着足够强大的力量,自然也会有足够的分辨力,看了这些,应该就可以确认究竟可不可以让后土醒过来了。”

    西皇抢先一步拿到手中,庞大无比的神识扫过。

    而后微微沉吟,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最终她还是叹了口气,把手里的玉石配饰扔给了卫渊。

    卫渊握着这一枚玉佩,【浑天】语气宽和道:“后土的性格非常温柔,没有谁会不喜欢她,她平等地对待着每一位朋友,而且是真的将这些朋友记在了自己的心里,每每外出回来,都会带着礼物。”

    “这是她曾经给我的礼物,我以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超脱之力,将我观测到的东西全部注入其中,使用它,你也可以以一种超脱的方式去看这个世界的根基和本源。”

    卫渊颔首,明白了刚刚西皇抢先一步的目的。

    现在的状态下,卫渊的战斗力凌驾于西皇之上,假如说这个玉佩真的有问题的话,那么至少现在两人之中更强的那个可以完全保存自己的战斗力,他握着手中的玉佩,神识进入其中。

    下一个刹那,整个世界都在他的‘视野’当中发生了翻天覆地一般的变化。

    一切都变得透明起来。

    透明而空虚,仿佛一场永不消逝的梦境,或者说吹出来的泡泡。

    不管是这仿佛无数种风格的建筑拼接起来的城市也好,还是说行走在其中的生灵也罢,都没有能够摆脱这种虚无之感,而在这个繁华小镇当中,唯一的真实和厚重就是那带着微笑和所有人打招呼的后土。

    后土的精神意志非常地凝聚。

    与其说是她存在于这个梦境世界,倒不如说是这个梦境世界依存于她而存在,这也就意味着,后土为主,而这个世界则是辅,让后土苏醒,这个梦境世界也就不复存在了,对于后土本身则是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卫渊将玉佩放下来。

    轻轻地放在桌子上。

    他看向前面微笑着的灰袍男子,还是忍不住地道:

    “这个梦境破碎的话,你会怎么样?既然是超脱的话,你也能够离开梦境而独立存在吗?”

    灰袍男子笑着道:

    “哈哈哈,这个超脱也只是仅仅在这个梦境之中超脱而已。”

    “梦境散去,所谓超脱也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而已,自然是会消散的。”

    西皇微微抬眸,嗓音清冷道:“也就是说,你不惜自己消散也要唤醒后土?”

    “为什么?”

    灰袍男子微笑着端着茶,喝了一口,自然而然地回答道:

    “因为我是后土的好友。”

    “是浑天。”

    “既然是好友,自然也会保护自己的好友。”

    “会希望自己的朋友能够过得更好,能够真正意义上的安全,不是吗?”

    他放下茶盏起身,而后微笑着开了个玩笑,道:

    “这,也算是梦境之中的人设罢?”

    ……

    一盏茶之后,卫渊和西皇离开了浑天的小楼,而浑天也表示自己今日还要去工作,也没有办法招待他们,虽然说不能理解假如这个世界即将伴随着后土梦境的醒来而消失,浑天为何还要去做哪些日常的事情,但是既是浑天,这样也似是他会做的事情。

    卫渊和西皇站在小镇中央的古朴神庙之前。

    经历过了因果的探测,梦境的核心之处就在这里,就在那一块巨大而朴素的青石之上,而现在的后土正在小镇的街道上散步行走,神色温和,西皇眸子散发淡淡的金光,道:“她看起来很开心。”

    “是……”

    “但是这是一场梦境,是虚幻的梦境。”

    卫渊回答,声音顿了顿,又道:“能够让道果境界沉睡不醒的东西,浑天也说这东西正在消耗后土的生命力,虚幻的美好之梦也是时候醒过来了。”

    西皇点了点头,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她嗓音清冷道:

    “说好,我只懂得战斗,至少现在的我只能战斗,没有办法做其他的。”

    卫渊摇了摇头,道:“按照正常方式是无法唤醒后土的。”

    “那么只有想办法用外力让她醒来了。”

    “外力?”

    “嗯……外力,就像是我们来到这里的方法一样。”

    “一个人如果说睡得很沉的话,是很难自己清醒过来的,就算是设定了闹钟或者说有习惯,都没有办法苏醒,这个时候一般只有别人推一把,才能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来,虽然说这件事情涉及到的位格很高,但是原理也就是这样。”

    赤着双足,气质清绝的少女西皇抱着枪,嗓音清冷:

    “但是想要用外力唤醒道果层次,可没有那么简单。”

    “元始天尊打算怎么做?”

    道人洒脱微笑道:“我?我自然是做不到的。”

    “我和你一样,只会拿起剑来劈人啊。”

    “唤醒后土的,另有他人。”

    卫渊伸出手,推开了古朴庙宇的大门,而后看到了那在这一座庙宇中央的巨大青石,而后一步步走去,看着这青石,道人一步步靠近,周围仿佛有庆云复现,上面流光溢彩,有一件件玄奇法宝浮现出来,簇拥着道人,卫渊嗓音低沉温和:

    “梦幻泡影,皆为虚幻,人间沉沦,不知归处。”

    “太上元始天尊敕令……”

    道人右手食指和中指并起,微微抬起。

    黑发垂落,双眸幽深。

    在青石上落笔。

    【后土皇地祇】。

    右手的手指抬起,仿佛有无数的幽深星光流转,道人口中低喝,如晨钟暮鼓:

    “何不,速速醒来?”

    笔锋落下,最后的文字上还流转着淡金色的光华,光华收敛,而后整个梦境世界忽而一切迟滞,旋即就仿佛遭遇到了无数人的唱诵声音无数人的思念和呼唤,开始剧烈无比的震颤起来!

    天地平静。

    万法寂灭。

    唯独道人平淡声音,回荡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