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3章 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87
  第1223章 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卫渊看着眼前的柔美女子,一时间几乎有种恍惚的感觉,恍然如梦一般。但是很快,这位拥有着和后土一般无二容貌的女子就微笑着开口询问道:“这位客人,是从外部来的吗?”

    “我似乎从没有见过你。”

    “是迷路了吗?”

    身后的伏特加娘娘悄声咕哝着:“当然不是迷路了啊。”

    “来这里,就是为了带走你!”

    当然,她只是在悄声地咕哝着,而卫渊现在还感觉到自己的肩膀稍微有些发麻,毫无疑问刚刚拍他肩膀的力量,绝对不可能是属于伏特加娘娘的,他看向前面的后土,用哪怕渣蛇见到都要叹为观止的微笑表情道:

    “是啊,我们两人是东土之国来此,是为了找寻一个好友。”

    “找好友吗?”

    后土没有生疑,仔细询问道:“我在这里已经住了不短的时间,你要找的好友是什么模样,如果说真的在我们这里的话,我或许知道也说不定。”

    卫渊看着她,微笑道:“是一位貌美温和的女子,眼睛很大,素来喜欢穿浅色的衣服,脾气也很好,任何人找到她,她都不会吝啬于出手帮忙,嗓音温和,也就如你一般高,鹅蛋脸,有及腰的长发。”

    容貌类似于后土的女子沉吟了许久,遗憾着摇了摇头,带着歉意道:

    “不好意思。”

    “你描述的这个人,我真的没有什么印象。”

    连卫渊背后的伏特加娘娘都忍不住心里面嘀咕,这道士描述的人,分明就是你啊,姑娘你对于你自己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什么自觉的吗?

    【后土】又邀请道:“不过我们这里素来和外面隔绝,也很少有什么客人上门,难得你们来到这里,还请在这里稍微坐一会儿,喝一杯茶聊一聊,我也想要知道外面的风景,我再去询问一下其他的朋友,或许也有人曾经见过你要找的人。”

    卫渊点了点头,被眼前的女子邀请坐在这里。

    视线则是落在这里这个屋子的背后,看到了先前女子口中唱诵曲调之时拜的存在,那只是一块古朴的岩石,上面似乎还沾染着泥土的痕迹,没有散发出半点的灵性,似乎也不是什么天材地宝之流,无论怎么看,那只是再寻常不过的石头。

    就像是人间农村家中用来压腌菜用的大青石。

    卫渊询问:“这是什么?”

    ‘后土’噙着温和的微笑回答:“这青石是这镇子的祖物灵宝,传说之中,就是这一块青石庇护着整个城镇,得以让整个镇子在古老的时代里面存活下来,并且躲避过了外界的诸神征伐,凶兽乱潮,哪怕是再大的乱事都无法冲击到这里的平和生活。”

    “所以,这里的百姓和居民都将这一块巨石供奉祭祀起来。”

    “其实巨石本身是没有什么玄妙法门的,但是也算是对于过去那个蛮荒时代和先民们的怀念和祭祀。”

    一边回答,一边已经开始沏茶,茶香很清浅平淡,但是却又让人怀念。

    卫渊看到这里面的茶,竟然是当年在上古之时,在那个他和后土,和浑天一同论道的小院落里面,自己栽种出来的异种,因为其实是机缘巧合之下的产物,某种程度上也沾染了三名顶尖修士论道之时的浸润,算是除玉虚宫之外再也没有的特产。

    茶香不算是最为顶尖,但是也颇具备特色。

    卫渊已经习惯了这一种茶的香气,所以甲一一直到现在还在玉虚宫中种着。

    平日里博物馆的茶也是这一种。

    但是卫渊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里看到这一种茶,心中生出波澜,道:“这是……”

    后土微笑道:“这是我的好友栽种出来的茶。”

    “我们都很喜欢。”

    “只是我那好友已经离开这里好几年的时间了,也不知道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不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啊。”

    女子柔美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丝寂寥的情绪。

    卫渊端起茶,茶香入口清苦,但是却真是无比,正是当年自己栽种的茶树,只是当年被困在了小世界当中不得脱离,没有多少口腹之欲时勉为其难拿过来当做代餐的茶,此刻竟然是难得的怀念。

    卫渊听完后土所说的话,道:“他叫什么名字。”

    后土噙着微笑道:“他叫做元。”

    道人手中的茶杯里面泛起了层层的涟漪。

    他看了一眼那边的伏特加娘娘。

    这个面容清秀的画师少女褪去了昆仑神王的清冷高渺,此刻双手撑着下巴,满脸冒着桃花花地看着眼前温柔美丽的后土,似乎正在发花痴。

    这个家伙,指望不上啊。

    卫渊眼角抽了抽。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压压惊。

    但是,基本他可以确认了一点情况,那就是眼前的女子就是后土,后者说,至少是和后土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的,否则的话,是不可能知道当年他在上古时期所用的名字的。

    更不会有这样的茶。

    但是,这里到底是哪里?!

    卫渊伸出手按着眉心,脑海中一个个画面浮现出来——浊世的妖魔,浓郁而强烈,几乎是无处不在的大地之力,和后土面容一模一样但是却没有对于卫渊记忆,至少说是没能认出卫渊的女子,一个奇异的小镇。

    一盏茶喝完,卫渊暂且起身告辞,想要离开这里,去外面的小镇打探一下情报。

    他总不能就直接把现在这个女子给带走,靠着九天门强行回归。

    那个虽然说不是不能做到。

    但是卫渊现在还没有搞清楚这个古怪的小镇是什么情况,眼前的后土又是什么情况,假设现在的女子是处于,绝对不能够离开这个小镇的状态,而他卫渊又强行将她带出去,岂不是害了她?

    打听一下情报。

    不过,这里的百姓都是居住于这里的,却又要从何处打探消息?

    我本梦中人,怎知梦外事?

    缘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不过如此。

    卫渊叹了口气,往外走的时候,视线余光注意到了一名高大的身影缓步走来,自然而然地让开来,和这位男子擦肩而过,而后耳畔就传来了温和而熟悉的声音,笑着道:“【后】,我听说今日城北徐公家的小子,想要向你提亲?”

    “呵,这小子,当真是胆量包天了啊哈哈……”

    卫渊的脚步一顿。

    缓缓转过身来,看到和自己擦肩而过,走入到了背后古朴庙宇当中的身影。

    那是身材高大,肩膀宽阔的男子,看上去像是三十余岁的模样,穿着一身深灰色的宽松衣物,黑发用同色的布绳系好搭在背后,神色温和,仿佛是能够容纳一切般的从容不迫。

    卫渊的声音都有些迟疑:

    “浑天……”

    眼前之人,正是曾经最强之辈,也是之后踏破最终关隘,成就超脱之身之后的浑天,是浑沌,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说,祂已经身陨,只剩下了少数留存于世的思念还在,在浑天死前‘观测’到的特殊节点之时出现,拨动命格,改变困境。

    “哦?这位小兄弟和小姑娘,似乎是有些陌生啊。”

    “哈哈,是新的客人么?”

    后土噙着微笑介绍道:“这位是渊先生,据他介绍是一位在外游行的博学家,陶匠,以及难得一见的美食家。”

    “这位是他的同伴,一位笔法很厉害的画师姑娘。”

    “哦?竟然是难得好厨艺的啊,啊哈哈哈,我记得,【元】的厨艺似乎也很是不错啊。”

    浑天大笑起来。

    是卫渊都没有见到过的豪爽姿态。

    毕竟在他的记忆里面,混天始终是那种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的从容,强大的力量,以及无可匹敌的心境,让祂对于一切的局面都似乎能够做到八风不动,一切尽在掌握,自然也不会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但是既然称呼卫渊为元,看来也不是真正的浑天。

    卫渊和伏特加娘娘仍旧客客气气招呼一声,而后寒暄几句,往外走去,尝试探索这里,只是整座小镇似乎也只是一处寻常地方,并没有什么特殊,若非要说的话,那就是整个小镇的建筑风格非常地驳杂,并不统一。

    而居民之中,除去了人族之外,也有其余各族。

    卫渊甚至于看到了一只黄鼠狼在和一只鸡勾肩搭背待会儿去喝酒。

    倒是不知道下酒菜是什么。

    天边忽然闪过一道金光,金光瞬间横贯整个小镇,掀起了许多人的惊呼声,最后落在了卫渊旁边画师少女的眉心,伏特加娘娘还在地喋喋不休地说,已经把刚刚那位温柔大姐姐烙印在了心里面。

    回去就画几个本子,永远地收藏起来什么的。

    正说到了兴头上,还没有怎么样,就被那金光直接没入脑海之中,声音戛然而止,而后眸子闭了闭,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昆仑西皇的清冷淡薄,卫渊揉了揉眉心,合着您老刚刚还真的是短暂的神魂外出了??

    可不可以提前打个招呼?

    要不然待会儿真的遇到什么情况上,自己招呼着西王母一块儿上。

    结果出来的却是伏特加娘娘。

    给老铁单走一个六!

    卫渊无奈道:“西皇方才是去了何处?”

    西皇淡淡道:“我方才游走此地,倒是有所收获。”

    “不过无妨。”

    “吾先看看方才你们的经历。”

    西皇闭目,回忆刚刚自己不在的时候,伏特加娘娘的记忆。

    然后看到了【温柔大姐姐】和【昆仑西XX】的百合本。

    各种百合本。

    西皇的脸色凝固。

    而后面不改色地把自己的记忆封印起来。

    本来是想要丢掉的,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有丢出去。

    面不改色道:“原来……如此。”

    “是后土和浑天吗?”

    西皇道:“不过,应该算是幸运,至少和你对应的【元】不在这里。”

    “或许是后土自己的记忆下意识地认为,元是会回来救她的,所以才没有你,否则的话,或许还要更麻烦和棘手一些。”

    卫渊眉头皱起来。

    西皇声音清冷,伸出手捻起鬓角的黑发,淡淡道:“是,如你所猜测的。”

    “我前度来此的时候,就已经有所感知,之后又来回探查,终于确定了先前心中的猜测,这里,并非是现实存在的世界,你来到这里,感知到了浓郁无比的大地之力,又有浑天和元的存在。”

    “这个小镇,这个因果不和外界相通,天机不可侵入,连星光都照射不进来。”

    “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是因为这里,乃是后土的梦境之中!”

    西皇的声音沉静,补充道:“而且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在尝试让后土沉睡地更加厉害,她应该是遭遇到了某种位格极高之物,所以我说,幸运的是代表着你的【元】并不在这里,否则的话,在后土梦中,那个【元】,可能相当强大。”

    “毕竟梦中的强大,只是取决于后土对于你们的认知。”

    卫渊微微颔首,旋即忽而觉得一阵头疼,那么这样来说的话,那对于后土亦师亦友的浑天,其强大之处,恐怕不会比真正的浑天差太多了——

    而这个时候,背后忽而传来了一阵阵鼓掌的声音,而后是温和的男子声音。

    “不错。”

    卫渊叹了口气。

    诛仙剑阵在背后若隐若现,这个声音他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熟悉到了只是听到一句话就能够反应过来的程度,而西皇手中也多出了一柄纯粹由金行元气汇聚的长枪,锋芒凌厉。

    他们背后,正是梦境中的【浑天】无声无息地靠近过来,站在那里。

    所有的梦境之中的存在,在西皇判定中,都会倾向于让后土沉睡更加严重,也就是说会阻止他们,而现在,上古中央之帝微笑着注视着他们,面对着若隐若现的锋芒,灰袍男子并不显得紧张亦或者展现敌意,微笑着摆了摆手,嗓音温和道:

    “无妨的。”

    “我来寻找你们,只是为了一件事情。”

    西皇语气冷淡:“何事?”

    灰袍男子噙着笑意,温和道:

    “希望你们,能够让她从这个漫长的梦境之中醒过来。”

    “回到真正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