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2章 千载重逢,亦如当年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39
  第1222章 千载重逢,亦如当年

    一处仿佛彻彻底底地和外界隔绝的小镇,来往之人也给卫渊一种特殊的熟悉之感,而那站在道路中央的柔美女子,毫无疑问就是卫渊所熟悉的【后土】,只是卫渊在初见好友的欣喜之后,就陷入了一个一个的疑惑之中。

    这里是哪里?

    后土为什么会在这里?

    而后土安然无恙的话,为什么不去回到大荒山海?

    或者说至少给他们传一个平安的口信?

    后土安然无恙,以其实力和对于大地之道的理解,从此地传递出消息应该不是什么问题才对——毕竟卫渊就是靠着开明崽的九天门之力才抵达了这里,而开明本身的实力,其实是道果层次的常态化水准。

    弱于共工,西王母。

    而以后土之力,哪怕是没有九天门的辅助,做到这一步要花费些时间,但是终究也是可以做到的,但是在这几千年的时间里面,外界却是没能够收到任何一个传讯,后土几乎是始终处于失去联系的状态。

    究竟是遭遇了什么,再联系先前伏特加娘娘和西皇的异状,此地肯定是有巨大的问题,卫渊心中念头转动,朝着前面的柔美女子大步走去。

    伏特加娘娘从最初的茫然之后,就化作了紧接着的呆滞,反应过来之后,用力拉住了卫渊的手臂,口中叫道:“喂喂喂,馆主你都已经要订婚了,不要去打扰别人的求婚啊,所谓是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啊,冷静,冷静!”

    卫渊脚步定下来。

    因为那柔美女子站在那里摇了摇头,而后似乎说了什么,先前的那青年男子就变得垂头丧气,而后满脸遗憾地退下来,而卫渊又走了一步,走进了小镇的范围,微微抬眸,感知到了极为浓郁的大地的气息,正要开口的时候,背后忽而传来了清冷的声音:

    “是大地之力。”

    “后土的力量。”

    卫渊眸子微微收缩,而后猛地转过头,看到刚刚伸出手拉着自己的伏特加娘娘收回了视线,仍旧还是先前的模样,但是气质却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巨大变化,那张清秀的脸庞带着了一种清冷殊丽之感,给人仿佛昆仑山巅白雪般的气质。

    哪怕是五官相同,容貌一样,甚至于穿着相同的衣服,都不会有人把她和伏特加娘娘认错的。

    昆仑,西皇!

    卫渊压下了自己心中的情绪波动,只是平和道:“你记起来了?”

    西皇微笑着看着卫渊,然后自然地松开了伏特加娘娘刚刚抓住卫渊的手臂,抬手拈起一缕鬓角的长发,道:“不曾忘却,何谈记起?”

    淡淡道:“只是在平时,总是‘她’的意识占据主位。”

    “而‘我’始终是在沉睡着而已。”

    “亦或者说,大部分的时间内我都只是处于沉睡之状态,而没有彻底地复苏过来。”她只是简单地解释了一句,却没有继续深入解释下去,看着前面的方位,道:“所以,你知道这里笼罩着的大地之力,是什么情况吗?”

    “女婿?”

    “咳咳咳咳咳!”

    先前还维持着自己元始天尊平静和淡然的卫渊差一点就被这个问题给直接呛死。

    然后看到旁边的西皇负手而立,神态缥缈清冷,只是嘴角一缕意味深长的微笑,歪了下头,玩味道:“怎么,难道说你不愿意被我叫做女婿吗?”

    “还是说你打算做别家快婿?”

    “要是那样的话,要不要现在先打一架?”

    卫渊努力平复心情,道:“只是稍微有点没有想到。”

    而后看着这一座古色古香的小镇,感知到那浓郁无比的大地之力,道:“这里和后土的力量根基脱不了关系,甚至于有可能就是后土创造出来的世界,这个世界本身蔓延出来的因果,也是由后土创造出来的小镇逐渐滋长的。”

    “或许是打算靠着这样。”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积累因果,最终和这里的大地之力联合,形成一个我也无法将其忽略的因果锚点,然后让我发现这里,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后】虽然说看上去安然无恙,但是恐怕也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西皇微微颔首:“嗯,确实是,分析地不错,有点道理。”

    卫渊抬眸看着她,“那你是……”

    “我?”

    西皇神色清冷平淡:“我曾经造访过这里。”

    “当然,那只是机缘巧合,来到这里之后,遭遇过追杀,尽管我也做了些布置,那帮家伙终究还是追逐着我的气息来到这里,而最后我不得不在这个小镇之外数百里,将那些追来的神魔都诛杀掉,而我自己,也受到了重伤……”

    卫渊颔首。

    这些东西,他从刚刚看到的那些画面里面也能够猜测出来。

    恐怖狰狞的凶兽尸骨,以及那霸道凶煞,连骸骨之中的精华都被彻底湮灭掉的可怖攻击,毫无疑问是震怒状态之下西皇的手笔,只是卫渊一直没有听到西皇接下来的讲述,忍不住开口询问:

    “那么,接下来呢?”

    “你的敌人是谁?又是如何回去人间,如何定锚了博物馆?”

    “又是因为什么变化成了我们所熟知的画师的?”

    西皇定定看着前面的卫渊,然后移开视线。

    神色平淡道:“不知道。”

    卫渊皱了皱眉,思索一番,道:“因为之前的伤势,所以短暂失去了记忆?”

    气质清冷的西皇平静道:“差不多。”

    “我似乎是在鏖战之中受到了某种阴毒的神通,记忆逐渐化作碎片外流出来,此次也是感知到,这里能够收回我的部分记忆,让我的实力逐渐回归,我才来到了这里,只是看起来,这里和我印象里面千年前的时候,仍旧没有多少的变化。”

    卫渊颔首,而后想起来刚刚的事情:“你说之前有人追杀你。”

    “刚刚我看到你杀了不少的凶兽。”

    “难不成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当年追杀你的凶兽还零星活着?还在追着你?”

    西皇淡淡道:“并非如此。”

    “那些,是浊世的凶兽残魂。”

    “似乎封锁此地边界,故而为我所杀。”

    浊世……

    卫渊微微皱眉,忽然想起来,在原本的时间线里面,自己杀入此地之后,是遇到过浊世的安排的,但是现在看起来却没有遇到足以威胁到自己的力量,区区几只凶兽,尽管说也已经抵达了所谓的神灵关隘。

    但是对于此刻的卫渊来说,杀死那些凶兽也只不过是一动念的事情罢了。

    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在原本的时间线里面,有足够缜密的思维,以及强大的力量和防御力,能够阻拦下那个阶段的自己的,恐怕也只有浊世之基了,而现在,浊世之基也已经陨落,这个计划,也很大的可能被搁置了。

    但是也不能够放松警惕。

    不能够排除掉浊世之基还有其他的手段,可以通知到浊世大尊的可能性。

    卫渊沉吟,伸出手,因果汇聚而来化作了金色流光,最终他五指握合,伴随着清脆无比的破碎声音,此地的因果直接化作风暴席卷而过,硬生生地让卫渊和西皇来到此地的因果被抹去。

    这样的话,哪怕是浊世大尊这个层次的实力,足以和天帝比拟。

    想要察觉到卫渊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西皇平静看着他。

    卫渊解释道:“防止我们的痕迹被察觉。”

    “不要小看,虽然说我们的气息都收敛得很谨慎,但是敌人也不是吃素的。”

    西皇恍然地点了点头。

    卫渊有些无奈道:“说实话,我现在身上的麻烦很多,如果不小心一点的话,很容易惹来些麻烦。”比如命运啊,比如浊世大尊啊什么的……

    西皇看着他,而后嘴角微微勾起一缕微笑:

    “看来,天尊抢手得很。”

    卫渊嘴角抽了抽。

    啊这,西王母原来是这个性格的吗?

    还是说,现在的状态其实不是经过历练的西王母,而是上古西皇的状态?

    刚刚她似乎也没有意识到要抹去行踪和痕迹,上古之时,更是在负伤和被追杀的情况下,直接硬生生砍了三百里的神魔妖物。

    是没有想到其他法子?

    还是说本质上是个纯度还要超过禹的莽夫?

    卫渊忍不住在心里面吐槽,他似乎已经察觉到自己的丈母娘年少时的性格了。

    被女娇的前世欺负的冰山笨蛋大美人吗?

    而且是莽夫。

    所以,珏的天然呆是有确定遗传的。

    ……

    卫渊和西皇做好了心里准备,而后朝着这个小镇里面走去,听得到刚刚失败了的青年的懊恼声音,以及来往行人的谈笑声,叫卖声音,而在这个小镇的最中心,却是一座看上去颇为古朴庄严的庙宇。

    方才的柔美女子就走入了这个庙宇里面。

    能够听得到里面女子轻柔温软的嗓音,仿佛清泉流淌过石涧,让人的内心都不自觉地安宁下来,卫渊站在门口,看到里面女子的背影,穿着浅色的衣物,柔顺黑亮的头发垂落到腰间,用草绳轻轻地捆缚起来。

    【后土】。

    卫渊站在这里,看着眼前的好友,神色温和下来,就仿佛重新看到了曾经一起经历过的日子。

    背后的西皇双臂还抱着,靠着一侧的墙壁,并不说话。

    至于这样光明正大走进来,会不会被察觉。

    卫渊的因果流转变化,无声无息之时就已经剥离了其余人对于他的观测能力,不可见,不可知,这种被记录为玄之又玄的手段,对于元始天尊来说,只是这个位格和因果的基础运用法门。

    就在这个时候,背后忽而又传来了压抑着激动的声音。

    “喂喂喂,馆主馆主!”

    “这个腰细腿长头发还好漂亮的大姐姐是谁啊!”

    “你认识她吗?我可不可以给她画画啊,我想要给她画漫画可以吗!!!”

    卫渊有种抬手捂脸的冲动。

    背后的已经不再是西皇,而是伏特加娘娘了。

    我的亲丈母娘啊,您能不能关键时刻靠点谱?不要在这个时候玩下线啊!

    而背后的伏特加娘娘似乎是误解了卫渊的沉默,她立刻给出了作为本子画师的最高敬意和承诺,像是买黄牛票的老哥一样凑近了小声逼逼道——

    “放心放心,是全年龄健康本!”

    “这样的大美人姐姐,我只给她画百合本!轻百合,轻百合也可以!”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嘛!”

    她伸出手拍着卫渊的肩膀,但是却未曾想到,这轻轻一拍却是力大势沉,甚至于让卫渊都下意识踏前了半步,而就只是这半步,就恰好走入了这个古朴庄严的庙宇,脚步声不算是大,但是在这个庙宇里面却是听得非常清楚。

    那清澈柔软的颂唱声音一下地停止住。

    “是谁?”

    前面的女子从蒲团上起身,动作仍旧温软,转过身来,眸子看到了披着阳光站在门口的道人。

    仿佛过去岁月,不曾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