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章 西皇的后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03
  第1220章 西皇的后手

    伏特加娘娘模模糊糊走入了九天门之内,而下一秒钟开明就已经冲了上去,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几乎是被震得目瞪口呆,下意识脱口而出:“卧槽?!你看到了吗?!那是大姐头啊卧槽!”

    “卫渊你有在听我说吗?”

    “她她她,她就是大姐头?!”

    开明情急之下,说话的声音都有些结巴,伸出手按住卫渊的肩膀,用力摇晃着,显而易见眼前发生的事情,对他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以及苦苦追寻多年的身影,就这么在眼前出现了,而且还是一同生活了不知道多久。

    这对他来说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点,按着卫渊肩膀的手掌都不自觉用力。

    只是五指发力却感觉到手掌下的身躯坚硬如铁,不单单没有什么表示自我情绪的能力,反倒还是让自己的手指都被搞得生疼生疼的。

    卫渊看了看难得出现这么大情绪起伏的开明,不动声色把他手震开,点了点头,道:“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你冷静点。”

    “所以说,伏特加娘娘就是昆仑西皇是吗?”

    “但是她平时为什么不展露出真容的?”

    卫渊伸出手按揉眉心,回忆刚刚发生的那些画面,猜测可能是【坐见十方】和【因果之力】两种效果同时汇聚在了伏特加娘娘的身上,这才让她在那短暂的时间里面,展现出来了独属于【西皇】的特性。

    换句话来说,伏特加娘娘是西皇,但是西皇却不只是伏特加娘娘。

    那位博物馆的画师,只能够说是部分的西皇。

    卫渊看着眼前的九天门,道:“西皇进入九天门会发生什么?”

    开明皱起眉头,道:“理论上来说,大姐头会抵达和她目前来说因果最重的地方,这个地方理论上应该是昆仑山,但是又因为你之前以【因果】锚定调试过我的九天门,所以说这个区域恐怕不会在昆仑和大荒之中。”

    他叹了口气,看着眼前的九天门:

    “所以说,我现在也都不知道,大姐头她到了那里……”

    “只是知道,这必然是和她的因果极为重的地方。”

    因果很重的地方……

    卫渊揉着眉心,想了想,而后从怀里取出了一枚铜板,上面黄灿灿一片,有着极为玄妙的大道纹路,只是看一眼都仿佛要被这纹路给把精气神都要吸走了似的,卫渊的手指抵住这枚铜板,微微用力,将铜板朝着上面抛起。

    “西皇是主动进入九天门的。”

    开明嘴角抽了抽:“你你你,你就算是这个时候了,也不该直接抛铜板吧?”

    卫渊言简意赅道:“我是因果之主。”

    开明没话说,虽然说他几乎下意识就要吐槽一句你因果这么好,你为什么还是这么穷啊!但是为了大姐头的安危,祂还是硬生生地把自己的这句话给吞到了肚子里面,憋着一口气看着卫渊。

    这也是卫渊自己开发出来的法门。

    甚至于只有他自己能够运用的,最不讲道理的法子。

    万物皆存续于因果之中。

    既然说自己硬生生去想的话,容易想错问题,那么就索性不想了,直接靠着因果判定对错,嗯,这个是直接循着世界根基和本源的法则,询问世界万古之间联系的高层次神通。

    只是展现的方式稍微有些朴素了点,嗯,是朴素了一点点。

    卫渊手中的原·落宝金钱落在手中,是正面。

    代表着伏特加娘娘进入到九天门中并不是一个巧合,而是她部分复苏之后,自己选择踏入了那里,而导致她部分复苏的原因……

    卫渊下意识看着手中的长枪。

    亦或者说,是自己的女儿卫元君,因为担心自己踏入这一次劫难之中再度身陨,所以分出来的道果之气,金母元君乃是在伏羲的指点之下,来到这个时间线之前数万年,并且在西皇成名之时,在浊世掠夺了对应道果的存在。

    庚金道果!

    卫渊和开明都意识到了一点,他们齐齐看向卫渊手中这柄神兵的尾部龙珠处,刚刚的开明说了一句,这龙珠当中蕴含有浊世庚金道果的八成气机,看起来,却并非一开始就是八成气机。

    卫渊缓声道:“剩下的两成气息,恐怕是被西皇无声无息带走了。”

    “能够在我们两个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带走部分的庚金道果。”

    “昆仑西皇虽然说始终被称为是杀伐无双的道果,但是看起来,我们所有人都看错了她……她对于道果的掌控超过所有人的预料。”

    卫渊沉思,按着眉心。

    忽而对于西王母的化身,那个画师少女会出现在博物馆当中有着某种近乎于直觉的感觉——她在尘封自己记忆之时,也或者说是重伤之下不得不真灵沉睡的时候,已经‘看到’了今日将会发生的事情。

    也就是说,那个时期的西王母其实是知道了金母元君的真实身份。

    或者说,是部分猜测得知。

    然后在当时自身遭遇灾劫的时候,不得不选择暂且沉睡,以待未来……

    也就是说,自己这一世注定会来到这个博物馆。

    卫渊忽而回忆起来之前看到的记忆画面,自己并非是卫家亲生的孩子,而是西皇将自己抱来,然后送到了卫老爷子那边,当时西皇还报了大宋年代卫渊弹指弹哭西王母的‘仇’。

    那么自己这一世的父母究竟是谁?

    自己和这个博物馆的【缘分】和【因果】,是不是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定下来了?卫渊微微皱眉,感觉到自己的面前,隐藏在过去的谜团正在缓缓地变得明晰起来。

    他手指抵着铜板,再度将其抛飞起来,因果流转:

    “西王母,是为了寻找到和自己过去相关联的事情。”

    “比如说,当年西王母遭遇劫难时遗留在外的东西。”

    铜板在空中旋转,落在卫渊的手掌掌心,同样是正。

    连开明都神色微凝,看着这个九天门,手掌微微握紧成拳——西王母当年究竟是为何陨落,堂堂昆仑山之主,整个大荒和山海之中,都是最为擅长杀伐之力的道果层次之一,竟然就在那种,连帝俊都无法察觉到的情况下陨落了。

    这甚至于让开明一度认为昆仑西皇的陨落和大荒天帝脱不了干系。

    否则的话,以天帝的察觉能力和实力,必然不会察觉不到西皇陨落之事。

    而以帝俊展现出来的性格,也绝对不会对西皇的遭遇袖手旁观,也因此,山海昆仑和大荒曾经在一段时间之中颇有敌意,而现在,开明已经苦苦追寻了千年的结果和隐秘就在眼前,让祂如何能够按捺地下,嗓音沙哑。

    “我也要走……”

    “我也要跟着一起去。”

    却被卫渊断然拒绝:“不行。”

    开明声音微微提高,语气里面都有着怒意:“为什么不行?!”

    “我的实力你应该知道!我一直在查大姐的事情你也该知道的!”

    卫渊回答:“就是知道,才不能让你去。”

    “你!!!为什么!”

    开明情绪奔走,怒声反对的时候,卫渊的右手已经按在了开明的肩膀上,巨大的力量几乎一瞬间就让开明的大脑思维瞬间空白,无数的因果纠缠盘旋,而诛仙剑阵隐隐欲要席卷而出,眼前的道人竟然仿佛天穹一般高大,嗓音平静,一字一顿:

    “因为我,比你强。”

    开明张了张口,整个人一下子就泄了气,踉跄后退了下,坐在了静室里面的床铺上,沙哑着声音道:“那……大姐头就交给你了。”

    “把她带回来。”

    “至少,也要弄清楚当年发生的事情。”

    卫渊点了点头,看着手中的落宝金钱,这一枚曾经暗算过浊世天机的玄奇法宝,承受了太过于沉重的因果,即便是现在没有被激发,也已经在卫渊的掌心里面不断地微微震颤鸣啸着,仿佛已经无法再继续承受重担。

    卫渊看了看天。

    然后第三次把手中的落宝金钱抛飞起来,道:

    “西皇的事情,和浊世以及命运有关。”

    落宝金钱似乎终于承受不住强加在它身上的因果。

    如果它有灵性的话,恐怕在听到这个问题的一瞬间就会直接晕厥过去。

    我怎么知道?!

    我只是一枚铜板儿啊!!!

    开明冷静下来:“你不怕被【命运】察觉和干扰吗?!”

    卫渊摇了摇头,伸出手指了指天,道:

    “【命运】现在,大概率根本没有闲心思关心这里。”

    他看着九天门,道:“开明,你在这里为我护法,我现在就去里面看看。”

    “放心,西皇我会救回来的。”

    “毕竟,救回来的话,订婚就会直接变成成亲了。”

    他开了个玩笑,而后一脚踏入到了九天门之中,而后伸出手,直接把握住了之前西皇残留下来的因果,五指次第握合,气机变化,已经是在九天门之中消失不见,而开明沉默,几乎下意识朝着九天门的方向抬起了脚。

    但是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收回了右脚。

    直接盘坐在了这静室之中,双目安然沉静,为此地护法。

    ……

    与此同时·大荒。

    群星万象之上。

    天帝自言自语,道:“却是你对西皇出手,又和浊世联手,难怪不知不觉。”

    “西皇也是桀骜的性格,自不会来求我帮忙。”

    “却是让我背了千年的黑锅啊,【命运】。”

    他语气平淡,旁边的命运却已经扭曲地不成样子,仿佛遭遇了凌迟之刑!

    浑身鲜血淋漓,几乎扭曲,两个手掌,脚掌,都被覆盖有灿烂星辉的凿子直接凿穿,又以一道道锁链直接锁住了琵琶骨,令【命运】不得脱身,也没有死去,天帝看着下方的人间和万界,淡淡道:“我不会杀你的。”

    “【命运】这样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被杀死呢?”

    “之前犯过的错,我也不会再犯,杀死你,只是让你‘回归’到真正的位置上不是吗?然后重新再来,那就不要死了。”

    “千年万年,我也寂寞。”

    “锁在这里,也不怕无聊。”

    【命运】的瞳孔剧烈收缩,猛地想要自杀,但是却根本无法做到,看到那边的天帝神色淡漠,压迫力竟比起群星万象还要恐怖,伸出手指了指下面的人间和万界,语气平淡:“你不是喜欢窥伺众生吗?命运。”

    “看吧。”

    “慢慢看。”

    ……

    循着因果踏破了九天门。

    没有多久,卫渊就发现自己进入到了一片熟悉的土地上。

    鼻尖,也忽而嗅到了惨烈的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