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9章 九天门内,昆仑劫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63
  第1219章 九天门内,昆仑劫

    始皇帝的言语平和而从容,‘抓住了’诸天万界的生灵,便是拥有了天下,而他,也要开辟创造出,那种独属于人族的浩浩大世,独属于人类的灿烂伟大的国度,大秦的战士已经抵达了归墟之中。

    石夷也在其中,听到了始皇帝的话语,垂了垂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最终他抬起头,看着那自始至终都不曾变过的君王,忽而明白,自己的大愿和眼前君王的大愿,在最后的时候,终究会有一个冲突的地方,到了那个时候,自己是否是会朝着眼前的君王拔出兵器,亦或者说,自己也成为他口中那个群体的一份子?

    一只有点冰凉的手掌拉了拉他的手。

    面容英武但是基本上没有什么表情起伏的石夷垂眸,看到了大秦随军医官·钦原鸟,毕竟原著里面,最初的卫馆主对于她先祖的描述就是长得很像蜜蜂的鸟儿,所以说触类旁通,懂得些许的针灸之术,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然后就赖在了大秦军中不走了。

    至于此刻的始皇帝,在知道女子修行之后也可有巨大力量之后,根本不在意此事,甚至于饶有兴趣,让钦原鸟着手组建一只女子军队,眼光明亮的少女悄悄道:“不用担心,始皇帝陛下的人,可能范畴还会变得扩大的。”

    “嗯,大概,因为从历史上来看,即便是对于那些起兵反抗他的六国贵族。”

    “他也没有蛮横压迫,斩尽杀绝的。”

    钦原似乎一眼就看出来了石夷心中的担忧——

    祂既希望于能够辅佐这位英武豪迈的雄主去开辟一个前所未有,诸天万界平等的世界,又担心于这位雄主有朝一日,得偿所愿之后,没有对手,没有新的道路,会发生变化,不像是现在这样的雄姿英发,而变成一尊暴君。

    是的。

    石夷从不曾怀疑,始皇帝能否做到他所说的一切。

    钦原小声道:“反正不管怎么样,到时候我会陪着你的。”

    “嗯?”

    石夷似乎没有听清楚,下意识地垂了垂眸子,嗯了一声,那张面容英武沉静,眸子安静地像是西北天域从来都不曾经变过的壮阔天空,让钦原下意识地移开目光,脚尖点了点地,道:“没,没有什么啊……”

    “就是,就是有点担心你。”

    钦原鸟脑子一转就找到了一个理由,面不改色心不跳地道:

    “始皇帝陛下要是再继续这样的话,一定是会触及到原本的大荒诸神的根本利益,始皇帝想要开辟一个大地之上绝对一同的国度,而天帝则是在天穹之上,大荒的诸神分割大荒的大地。”

    “我记得当年的天帝为了让他们臣服,避免强压之下的太多流血事件,曾经给过他们一个允诺,签订下了契约,一旦凑集了一定数目的神血部族信物,是可以让天帝出手庇护他们的。”

    “到时候,你夹在中间,或许会难受……”

    石夷的眼底闪过一丝的波澜,却是仍旧面无表情,没有多少的情绪起伏,道:

    “无妨,这……也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

    即便,那一日当真会来。

    他没有按照往日的性格,将后面那一句也说出来,只是自然而谈地将这半句话隐藏了下来,钦原没有察觉到他的变化,只是笑嘻嘻地用手指拨拉着石夷的手掌,石夷沉默了下,反手将少女的手掌抓在手心。

    压低了声音,低沉而平静:“不要闹了。”

    钦原脸色一呆,而后几乎是肉眼可见的,那一张清秀元气的面容几乎是瞬间地涨红一片,蓬松蓬松的短发上面甚至于冒出烟来,直接大脑CPU过载,细弱蚊蝇地道:“哦……哦……”

    ……

    龙虎山上。

    穿着浅色衣衫,明明做了简单发髻,外貌上看上去只是十六七岁模样的娲皇双手轻轻垂落,看着遥远方向的云雾缭绕,神色温雅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在客房里面的伏羲走出来,看着自己的妹妹,眼底的神色复杂。

    最后似乎还是下定了决心,用力握了握手掌。

    抱歉了阿娲……

    我绝不能,不能……

    在龙虎山最高峰的地方,张若素仍旧还在双目紧闭着,那一炷引魂香不紧不慢地升腾,黑猫类安然地趴在他的膝盖上,尾巴微微晃动着,似乎是隐隐有所感觉,黑猫类抬起头望向远方。

    在龙虎山上朝着外侧遥遥延伸出去的方位上,一棵老松树挺拔伫立,而在这一棵老松树之上,身穿蓝衣,看上去稍稍有些婴儿肥的少女卫元君安然站着,她的一双眸子扬起,望向远方,一只手轻轻拉着老松,另一只手则是斜持着神兵。

    终究是道果层次。

    而且还是作为因果之主的女儿而诞生在世界上的道果境界,之后更是被伏羲教导长大,对于这些因果推占卜算之术,自然是有许多的领会,此刻只是心中动念,就知道是那个关键的时间要来了。

    卫渊即将前往九天门内。

    ‘但是,似乎又是和往日不同了……’

    ‘驳杂混乱,平添了许许多多的变数。’

    ‘却是过去的劫难已经解开,而诸多因果天机却又盘旋不定,有可能重新组成心的定局……’

    卫元君的心境有些许的烦躁,不喜自语道:“可是,我管他去死。”

    “当年就是他自己在前面冲,自己以为自己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才导致了最后那样的解决,我才不管他,他死了最好!”

    迎客松猛地哗啦一震,而后挺直起来,卫元君自其上飘然而下,一步一步朝着自己的屋子那里走过去,可是才走了没有几步,脚步就越来越慢,最后索性气得一跺脚,右手拈着那一柄不逊色于西王母九龙吞天灾厉神枪的兵刃,只是随意一抛,便是气劲勃发。

    一瞬之间就洞穿虚空,化作一道金色流光,破空而去。

    卫元君徐徐吐出一口浊气,似乎是在说服自己,自言自语道:“我可不是为了帮你,只是因为不想要让娘亲伤心而已,对,就是这样……”

    “没错,没错。”

    她徐徐吐出一口气。

    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脚步变得轻快,朝着自己的屋子那里面走去,而娲皇不知何时已经转过眸子,垂眸看着那边的卫元君的背影,嘴角带着一丝丝笑意,长枪破空,横跨神州大地。

    在下面城市之中,红尘滚滚,人世繁华。

    一个穿着黑色僧衣的和尚愤怒地咆哮:“我说,今天不准吃冰淇淋!”

    “释迦你今天已经吃了十八根雪糕了!”

    “再这样下去你要变成释迦果了,给我安静点!”

    少年释迦摸了摸自己的肚皮,舔了舔嘴角:“那,那个蛋糕可以吗?!”

    黑衣道衍几乎佛心崩塌,咬牙切齿道:“那里面是动物奶油。”

    “不准吃!”

    “而且,你吃的东西太贵了!今天和我去做法赚钱!”

    少年释迦叹了口气:“是是是,可惜可惜,明明大圣说的,这张卡可以用很多的,之前竟然没有钱了,还做了三天刷盘子的。”

    黑衣道衍的眼角抽了抽,面无表情:“那张信用卡已经被你刷爆了。”

    “未曾想到,如来佛祖是如此大手大脚的人。”

    少年释迦稍微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小声逼逼道:

    “可是,明明大圣爷说是可以随便花的。”

    “不过我会努力挣钱,然后把这一张卡的欠款都给还回去的。”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

    “道衍小师傅我们这一次是要去做什么兼职?”

    道衍面无表情:“是一个风水局,家里面的主人觉得自己是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想要在家里布下一个局,很简单,将法器放在他家里,然后在门口贴个佛门帖子就好。”

    “哦……”释迦舔着自己手指上的冰淇淋,疑惑道:“门口的话,是家门口,还是单元楼门口,还是说小区门口?”

    明代人道衍回答:“自然是屋子门口。”

    少年释迦伸出手抵着下巴,道:“可是,我看现代有公摊面积,所以说,理论上楼道和电梯也是他们家的一部分吧?”

    道衍思绪微顿:“那就楼门口。”

    少年释迦想了想:

    “可是物业费和小区里面也有他的钱,那是不是得放在小区门口。”

    道衍:“……”

    少年版本的如来佛祖非常地有兴趣,道:“再说了,如果说这个房主的贷款还没有还完的话,那么这个房子还属于是他的吗?我们的法器什么的是该放到他的家里,还是说放在给他贷款的人家里?”

    道衍面无表情,脚步加快。

    最后忍不住地双手抬起捂住耳朵狂奔而去,后面少年释迦一路喋喋不休满脸好奇地发问,在一条条老街之上跑过:“道衍大师你真的不知道吗?”

    “要不要我们去问问大圣爷,大圣爷遍览文明,肯定知道!”

    “要不然的话,我们再去问问天尊?!”

    “道衍大师,道衍大师你不要跑啊!你停一停,停一停!”

    “我很好奇!”

    “我真的很好奇!”

    道衍怒道:“住嘴!你住嘴啊!”

    “释迦摩尼,你给我从今天开始修行闭口禅!”

    “不到我准你开口,你就不准开口,你听到了没?!”

    “欸??可是,为什么啊?”

    而少年释迦在跑过这一条街道的时候,下意识抬起头看了一眼,而那一柄散发着极端凶杀灾厉之气的神兵洞穿虚空,重重坠下。

    博物馆的静室之中——

    卫渊睁开眼睛,道:“来了。”

    虚空之中,流光变化,锋锐无比的寒芒撕裂天穹,而后第四柄剑,彻彻底底蜕变完成之后的轩辕剑浮现在卫渊的手边,散发出的人道之气息,甚至于还要远远地超过曾经的轩辕剑,以及此刻手持于始皇帝手中的泰阿剑。

    四柄剑落入手中,卫渊只时心念一动,剑气流转变化,层层叠叠,四柄神兵汇聚为一,环绕于卫渊的神州,诛仙剑阵,彻彻底底的诛仙剑阵,终于就此完成,而卫渊看向前面的九天门。

    这是代表着坐见十方的最终权能。

    而且已经被因果所驱动,只需要踏入其中,就可以根据踏入者的因果和意念,寻找到因果最重的人,这当然就是常态化的运转,而卫渊本身有着对于因果的极高层次掌控,足以精准无比地寻扎到后土所在的因果。

    只是就在卫渊准备踏入其中的时候,忽而外面传来了轰隆隆的一声巨响。

    而后有一股强烈的凶杀之气散发出来,卫渊微微皱眉,只是瞬间就踏足因果出现在了这一股气机传来的方向,而在同时,开明也追了出来,追出来的开明看到卫渊站在那里,一柄散发强大杀气的神枪倒插在那里。

    开明下意识道:“这是……元君的枪?”

    卫渊的神色温和下来,点了点头:“是。”

    他伸出手,握住了这一柄长枪,而后稍微用力就将此枪拔出,神兵在手,其中被赋予的力量像是火焰一般流转着,这柄长枪都散发出一股股恐怖的力量,这是祝融亲自为卫元君铸造的神兵,像是一条游动着的龙,龙首张开嘴,吞出锋锐无比的枪刃。

    而枪身则如同游龙盘旋,尾部有一颗龙珠。

    此刻龙珠微微亮起,似乎孕育有霸道无比的力量。

    开明的神色怔住:“这是……道果。”

    “至少是道果八成的力量。”

    “是你女儿给的……”

    卫渊看到枪身之上还有一封信件,上面的文字冷硬无比:“借你的。”

    “要还!”

    开明崽伸出手抵着下巴,啧啧道:“这个不就是说,先给你用。”

    “要活着回来还给我吗?”

    “不对啊,你和珏都不是这样的性格,怎么,难道说卫渊你的性格里面还有傲娇这种属性的吗?唔,想想看大姐头倒是有这个性格,难道说这个就是传说中的隔代遗传?”开明的话音还没有落下来,就已经被卫渊调转长枪,用枪尾轻砸了一下。

    “住嘴吧。”

    开明看到卫渊的神色也缓和下来,只好感慨道:“黑棉袄也能够挡风啊。”

    “不错,不错。”

    “不过……”

    而就在这个时候,伏特加娘娘也听到了外面的声音,熬了好几个通宵的伏特加娘娘打着哈欠,道:“吵吵吵,你们在外面吵什么啊!”她模模糊糊直接推开了卫渊静室的门。

    不知为何,已经有过封禁手段的大门对于少女画师竟然像是没有任何价值。

    开了个门,里面竟然还有个门?!!

    昼夜颠倒作息严重不规律的画师少女几乎是不假思索,一脚踹过去。

    堂堂昆仑最为顶尖的至宝,九天门。

    简直就像是家里养的小土狗一样哗啦一下打开来。

    而后,少女画师赤着脚模模糊糊走了进去。

    因果之力猛地爆发,卫渊和开明此刻才察觉到了不对,猛地转过头去,恰好看到了伏特加娘娘打着哈欠进入了九天门,而后在下一刻,就径直地消失不见,卫渊和开明的瞳孔剧烈收缩——

    就在那无边浓郁,十方内外的因果之光中。

    开明和卫渊,分明看到了,踏入那里的不是伏特加娘娘。

    而是,昆仑西皇!

    “大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