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7章 两封口信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22
  第1217章 两封口信

    归墟之中——

    珏和瑶姬正在清点着整个归墟的宝物,对于瑶姬来说,不需要占有这些宝物,单纯是去弄清楚这些东西有多少就已经是极为开心的事情了,一边清点一边心满意足地道:“太好了,现在整个归墟都是我们的了。”

    “像是以前的话,我还要偷偷地给瞒着归墟之主那个大傻子稍稍扣一点经费下来,但是现在的话,就可以光明正大啦!珏啊珏,你是肯定不会怪姐姐的吧?”

    “你会养姐姐的吧?!”

    “对吧对吧?!”

    女子穿着稍微宽松的线衫,胸前柔美,而后像是撒娇一般地抱着珏的手臂摇来摇去的,少女理所当然地点头答应,嗓音温软道:“我当然会养姐姐你的啊。”

    瑶姬眸子一下子亮起来,“好耶!!!”

    然后少女补充了一句,道:“不过,我可不会做归墟之主。”

    “所以这一点没有办法帮你了。”

    “欸???”

    瑶姬一呆,而后拍着胸脯道:“没关系啦!”

    “我知道我知道,珏你一直不喜欢这些东西。”

    “你不管的话,那肯定就是元始天尊咯。”

    “没关系没关系,总而言之是妹夫,都是一家人,我也会帮他的。”

    元始天尊贫穷无比,这个小道消息,作为曾经三大势力之一的归墟天机阵法的阵法之灵,瑶姬当然是有所耳闻的,虽然说一下子得到了归墟这么大的遗产,但是,但是,贫穷的元始天尊,自然是没有多少管账的经验的。

    这样的话,稍微稍微地克扣上一点点。

    肯定就不会被发现的嘛!

    洒洒水啦!

    美滋滋美滋滋。

    但是很快的,一道青色的火线从远处飞来,而后在东海之上盘旋一周,似乎是在迟疑是在踟蹰,最终还是身形一敛,撞入了东海之中,而后迅速地抵达了归墟之中,最终手持一物,高声道:“玉虚宫元始天尊门下,炎帝女精卫,来此传法旨。”

    精卫,炎帝之女。

    在南海之战之后,卫渊曾经指点过她的修行,修行的法门其实某种程度上算是卫渊之前自悟的法门,但是其本身的功体根基,则是来自于【后土】当时为其所成就的。

    毕竟精卫其实是后土代替卫渊收下的弟子。

    带着精纯道门气机力量的流光飞入到了整个归墟诸天万界之中,而后似乎永远都在吞噬和盘旋的巨大东海之壑就此展开来,少女精卫顺着这一条道路,一路被牵引到了珏和瑶姬所在的方位。

    她是炎帝最疼爱的小女儿,而眼前的瑶姬,本来就是炎帝的大女儿。

    是死后为昆仑西皇所救。

    于是精卫就陷入了某种困局。

    她也没有想到,竟然还会遇到自己的姐姐,在一开始的欣喜之后,三人都进入了某种沉默之中,身穿青色长裙,上着白色衣物的垂髫少女看了看自己的姐姐,又看了看自己的师娘,而后又意识到了自己的师娘也要叫自己的姐姐是姐姐。

    少女陷入了沉默和尴尬之中。

    瑶姬可不管这个,一下把这个好久都没能够见面的小妹给报到怀里面,让精卫险些就要窒息过去,对于少女的困惑是一点都不在意,漫不经心地道:“这算是什么啊,就各论各的嘛,你叫我姐姐,叫珏是师娘也都好。”

    “嗯……不过这样的话,珏岂不是又要高我一个辈分似的?”

    瑶姬陷入沉思。

    最后直接放弃了思考。

    “不管啦!”

    “来,女娃,让姐姐来好好看看你,这几天过得怎么样啊。”

    瑶姬抱着精卫,她和这个最小的妹妹感情素来很好,只是当年她先陨落,而后在被西皇王母娘娘重塑神魂的时候,精卫也‘失踪’了,这一番姐妹重逢相遇,却是已经迟了足足数千年的时间。

    好一会儿之后,瑶姬终于是记起来还有正事,打了个哈欠,道:

    “不过,精卫你这一次来是有什么事?”

    “说是,奉你的老师元始天尊的命令?什么命令法旨?”

    青衣少女的神色微微一正,而后稍微有些不好意思道:“其实,算是师尊的法旨,但是写这一封法旨的,其实是武侯师叔啦,当时师尊好像是给小师叔留下了很多空白的法旨,师叔有什么想要说的就直接写就可以了。”

    “诺,就是这一封。”

    她伸出左手,在袖口一点。

    而后一道流光从袖袍里面飞出来,越来越大,直接化作了一本帖子,交给了前面的瑶姬,瑶姬满心以为是元始天尊要托付给自己整个归墟,嘛,归墟如此之大,自己稍微稍微地克扣下来一点点,落到手里面就是好大的一份儿了。

    脸上还带着笑意将整个帖子打开,只是视线扫过去,脸上的神色就微微一滞。

    “瑶姬天女,久闻大名,因渊之托付,今日之后,归墟大小事宜便交你我所执掌,到时候需瑶姬天女,不吝赐教。”

    “诸葛·孔明。”

    诸葛孔明要来搞内政?

    瑶姬脸上的神色几乎是一瞬间就凝固住了。

    她几乎是隐隐约约已经听到了咔嚓咔嚓的碎裂声音。

    那是什么碎了的声音?

    是梦啊!是我的梦啊!

    瑶姬几乎是要含着两大包眼泪哭出来了。

    呜呜呜呜,原本还打算要稍稍地,克扣归墟万界流转的一点点东西的,可是,可是,现在管理归墟内政的家伙直接从强大,但是贫穷的元始天尊,变成了炎黄五千年历史上内政后勤的全方位顶级人才。

    那是能够管理内政发挥到了以一州之地硬顶住九州之地的恐怖怪才。

    这家伙,这家伙……

    想要在这家伙手底下偷偷地攒出自己的小金库。

    那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做梦,做梦都不敢这么想啊!

    我的梦,碎了……

    呜呜呜,卫渊,元始天尊,还有诸葛武侯,这些家伙是要把整个归墟诸天万界当做是自己的钱包和粮库的嘛?

    瑶姬摇晃了下,哭丧着脸做出了抬手捧心状,满脸惆怅,精卫并不知道自己这位许久没有见过的姐姐已经成为了精通摸鱼和公费约稿的超级社会人,已经不再是自己印象里面那个,病弱但是却又温柔可亲的文静美人。

    故而有些不解自己的姐姐为什么会这么地惆怅。

    只是又取出了另外一份墨色为底,赤色龙纹,嚣张霸道到了极限的卷轴,道:

    “另外,武侯师叔让我去了一趟大秦的地方。”

    “而后找到一位叫做嬴政的人,从他那里拿来了这个卷轴,也来送到这里。”

    “嬴政?!!”

    瑶姬的神色微微凝滞,下意识地惊呼出声:

    “他是来做什么的?”

    “这个,这个就是所谓的圣旨吗?竟然是黑色的,不过好像也是正常,毕竟大秦的时代似乎是水德,确确实实就是黑色的,唔,不过,这位人间的始皇帝,到底是会写什么呢?”

    “唔,难道说,归墟这么大,他也要来分一杯羹汤?”

    “不是没有可能啊。”

    “打赢了土地,打下了土地,就一定要把这个土地占据为自己所拥有的,呜呜呜,人间的君王确实都是这个样子,贪得无厌又充满了勃勃欲望的样子,可是,这不是我的小金库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吗?”

    “不过你觉得会做什么,你知道吗?”

    她看去旁边的苍龙。

    苍龙的伤势被卫渊治愈过了,本身的气机已经基本上稳定下来,没有什么问题,只是面色多少还是有些苍白,所谓的道果之境,基本都属于是全方位对于低于这个层次的修行者的碾压。

    哪怕是卫渊这样的,以战斗和剑术杀伐而成名的道果境界强者。

    其治愈之力,也要比起作为东方四灵之一的甲乙木青龙更强。

    至于其如何疗伤?

    那当然是直接掐灭【受伤】这一个因果。

    理论上而言,卫渊几乎可以处理掉整个世界上九成九的伤势问题。

    只需要将这个伤势概念化,然后以剑术之力斩断这个伤势和伤者之间的因果,既然没有了因,那么自然也就没有了伤势这个果,那么伤势就直接在概念和法则层次上痊愈了。

    不过这个手段也有其极大的局限性,那就是涉及到类似于天地,命运,人道这些特殊力量留下的痕迹,没有那么地有效果,而苍龙本身,曾经有一世是人间界的周穆王,也曾经和当时代为王母的瑶姬有过一段情缘。

    或者是因为龙气原因,之后转世再度为楚王,又和当时作为巫山神女的瑶姬有过巫山云雨之缘。

    两度成为王者的经历,所以瑶姬才会询问他。

    苍龙沉吟了下,道:“大概是要开辟新的领地吧,也可以将百姓和贵族分封过去,让他们代替君王镇守边疆,还有将诸天万界的诸多宝物都送回来,以满足君王的欲望吧。”

    “遴选美人,寻找宝玉,天下的天材地宝,尽数都汇聚到一人之躯上。”

    “这便是君王的特权。”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也或许,会是开辟大秦铁骑征战诸天万界的开始和要求,毕竟,那是曾经开辟大一统时代的皇者,征伐之心应该从未曾老去才是。”

    “啧啧啧,君王的特权呢。”

    瑶姬有些不喜欢地撇了撇嘴,而后漫不经心地打开了手中的卷轴,道:“不过嘛,也是正常,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反之,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而君王,正是所有人族里面的欲望最大的人。”

    “始皇帝,也肯定就是所有皇帝里面欲望最大的了。”

    “啧,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君王到底是会说些什么……”

    她展开整个卷轴,视线扫过。

    而后脸上那种不喜之色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