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 天帝和命运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22
  第1215章 天帝和命运

    称呼为天尊的声音还没有彻底消失,还在虚空之中回荡着,气氛却隐隐已经有些僵硬下来,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极端尴尬的氛围,连星辰都似乎隐没了起来,群星在背后,而周围的空间越发幽深,越发昏沉。

    命运的神色隐隐迟滞,一点一点抬起头,看到了那边神色冷淡的天帝。

    时间氛围凝固。

    仿佛时空也随之停滞了下来。

    【命运】此刻仍旧是之前的那个装扮,婀娜的曲线,穿着灰色的长袍,内里则是纯白色的内搭,用一根宽着的蓝色长带,松松地将腰肢束起来,将腰肢拉出了一个极为触目惊心的弧度。

    美丽,诱惑。

    仿佛一切众生【命中注定】会一定爱上的存在。

    天帝眼神淡漠冷淡,微微颔首,嘴角微微勾起,平淡道:

    “可。”

    ?!!

    【命运】的脸都发黑了。

    而后面不改色,身子一晃,流光变化,旋即直接变化了模样,丰腴的身躯曲线也恢复正常,原本穿在身上显得极为诱惑的衣服自然而然地垂下来,变得平实正常,是那种正常的宽袍大袖,木簪束发的儒雅青年。

    伸出手抵着下巴,咳嗽了声,而后面不改色道:“原来是天帝啊。”

    “哈哈哈,我还以为是天尊的。”

    帝俊嗓音平淡,道:

    “看起来,很失望?”

    “不不不……这个倒是没有。”

    【命运】脸上笑意温醇而收敛,道:“只是讶异。”

    “没有想到,你们的关系如此之好,我还以为你和他会是敌人,因为以天帝的好战之心,见到如此的强者,自然会是欣喜不尽,而后日日找到他,和他在这世界之外好生厮杀,好生战斗一番吗?”

    天帝帝俊平淡道:“不错。”

    【命运】心中稍微有些讶异,没有想到眼前的天帝居然会同意自己的询问,居然会同意自己刚刚嘲讽的话语,于是神色温和儒雅,道:“哦?天帝觉得何处不错?”

    神色平淡的天帝抬眸,淡淡道:

    “身段不错。”

    【命运】脸上的笑意几乎是一刹那就消失不见。

    知道对方是在取笑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祂的神色稍显得凝滞阴沉下来,而后眸子扫过,看到了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的原因——河图洛书!卫渊竟然是将此物交给了帝俊,这是伏羲所说的?还是说已经暴露?!

    一瞬间命运的心底闪过了无数的念头。

    祂尝试去读取卫渊的‘命运’。

    但是此刻,一来,【命运】根本就是残缺之状态,根本不是全盛,而二来,卫渊此刻乃是混元之状态,是元始天尊,先前卫渊身上带着河图洛书,尚且还可以借助河图洛书的锚点特性,确定了卫渊的方位。

    而后再靠着这个锚点的方位来确定卫渊在哪里。

    但是现在,河图洛书根本就不在卫渊的手里。

    因为子归探索出来的情报,【命运】留在卫渊身上的痕迹,就这样轻描淡写就被祛除了,也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痕迹和锚点实在是太简单,也实在是太过于不起眼,才会成功,如果说是其他的手段,或许早就已经被卫渊察觉,而后被卫渊破去了。

    锚点被破了……

    也就是说,【情报】被知道了?!

    是谁?难道说是归墟之主……???

    【命运】的脑海中瞬间地闪过了许许多多的念头,祂脸上的笑意微冷,但是天帝忽而平淡开口:“看来我没有猜测错,这河图洛书,果然是你的后手,是你的手段。”

    帝俊的嗓音平静淡漠,将【命运】的思路打断。

    将祂几乎瞬间就敏锐察觉到了的答案,直接牵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为卫渊争取到了时间和机会。

    【命运】深深看着眼前的天帝,而后忽而微笑洒脱道:“只是往日倒是没有想到,天帝你居然还记得在下,呵……不知道是我在哪里得罪到天帝了么?”

    帝俊缓缓起身,黑发垂落在后,嗓音平静淡漠:“自然是想要一战。”

    【命运】脸上的笑意微凝,彻底睁开眼眸看着前面的天帝。

    看到背后沉浑幽暗的宇宙星空开始缓缓流转,给予一种极为雄浑幽深的感觉,而天帝被群星万象给簇拥在其中,似乎诸天万象,尽数都在眼前,即将以一种极端沉重的方式朝着自己的额头颠倒砸落下来。

    【命运】的瞳孔剧烈收缩。

    而后瞬间注意到了帝俊的左手还扣着河图洛书,心中急念闪过,似乎终于是找到了一个可行的机会,这或许是绝强的机会,元始天尊固然是一尊极为好的锚点,是可以被赋予‘善缘’的对象,但是眼前的帝俊,岂不更是完美的对象?!

    比起卫渊的实力更加强大。

    比起卫渊的势力和底蕴也更为丰厚。

    执掌了群星万象不知道多少万年,享有诸天万界第一强者的名号。

    立刻尝试以自身的神魂命格去撬动到河图洛书,去留下锚点,去留下痕迹!

    帝俊,你托大了!

    刹那之间,亦或者说,几乎是根本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命运】就已经突破到了天帝帝俊的身上,甚至于更进一步,卫渊的心神沉凝而聚合,仿佛如一,凌厉如剑,却又周游不虚,他根本没有把握突破。

    而此刻,尽然做到了比在卫渊身上之时更进一步的成果!

    哪怕是【命运】都感觉到心神一滞,而后升起了不敢置信的情绪。

    下一刻——

    【命运】心中升起的欣喜凝固住,这种不敢置信的情绪再度加叠了起来。

    一片汪洋!

    一片深邃的汪洋,甚至于不可以说是汪洋。

    这是星空!

    是无尽的星空,无上无下,无宗无上,恒古便存,长久不灭,而他就站在这里,下方是无尽的星空,上方同样也是无尽的星空,仿佛坠入了那种幽深无尽的宇宙之中,只觉得茫然。

    没有波澜,没有痕迹。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是禅宗的极高境界,但是却又如何有像是现在这样,犹如群星万象无尽宇宙,都囊括在我的胸中的境界来地宽阔霸道,一点命运的锚点根本不算是什么,而命运本身却又要如何才能够在这里留下锚点?!

    【命运】抬起头,此刻只是残留的一缕意识。

    看着前面复现在了自己内心世界当中的天帝。

    而即便是帝俊本身的意识出现在这里,都没有让群星万象出现了些许的涟漪,【命运】神色带着苦涩,看着眼前的帝俊,忽而问道:“为什么?”

    至于为什么指的是帝俊为什么会任由自己渗透入自己的意识海中。

    还是说天帝为何会有这样庞大可怖的心境。

    这样复杂的情绪,恐怕是此刻的【命运】自己都是不知道的。

    天帝背后黑发垂落,左手端着一杯茶,右手背负身后,眼眸幽深,面容俊美而冷淡,语气平淡道:

    “让你的。”

    下一刻,微微抬眸饮尽了杯中的茶,随意抛掷茶杯。

    宇宙星河,轰然而动!

    朝着那边失神的【命运】以无比恐怖霸道之气势碾压砸落下来!

    ……

    事情要在本来在双方的拉扯征战之中,占据绝对优势的卫馆主,忽而就被【CPU】自燃大户珏姑娘给反杀了开始,整个博物馆里都陷入了一种不敢相信的迟滞状态。

    画师伏特加娘娘拿着画笔在画板上一下一下地绘制着不知道什么东西。

    嘴里面呢喃着什么话。

    什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珏,珏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不应该,不应该啊。’

    而画板上绘制出来的东西,更是扭曲地让人看了都眼睛抽抽,扭曲盘旋,带着说不出来的迷茫和煞气,克苏鲁和黄衣之王这两位邪神如果存在的话,看了都要竖起大拇指说一声行家。

    兵魂老哥本来是打算要做一碗面的,只是把白糖当做了盐巴,把酱油当成了醋,而且连量都有些把握不住了,最后把搅拌均匀,每一根面条上都浸润满了汤汁的面往嘴巴里面一塞,整个人的脸都扭曲起来。

    水鬼则是不敢相信,抛弃了自己的快乐水。

    端起来了伏特加,仰起脖子,吨吨吨吨吨地往嘴巴里面灌。

    最后留下来的小纸人在桌子上,这里看看,那里看看,瑟瑟发抖中。

    这,这是怎么了?

    感觉大家都变了?

    它完全无法理解,到底是什么事情,竟然给了这些老员工如此巨大的心理冲击,而水鬼当场喝了一瓶酒之后,他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博物馆里面,走到了静室里面,好奇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奇怪啊,馆主怎么被反杀了呢?”

    “不应该,不应该啊……”

    “这是怎么回事?”

    忽而肩膀上被人轻轻拍了一下,水鬼吓了一大跳,完全忘记了自己就是鬼,脱口而出喊了一声:“卧槽有鬼啊啊啊啊!”直到他猛地一回过头,看到了背后的,正是满脸无可奈何之色的卫渊,这才是稍微松了口气。

    “呼……是馆主啊。”

    “你不要吓鬼啊,人吓唬鬼是真的会吓死鬼的。”

    他咕哝抱怨着。

    卫渊看着眼前的水鬼,忽而开口道:“开明。”

    “开明?开明在哪里?”

    “我怎么好像是听过这个名字?”

    水鬼下意识地回答,而后声音忽而一顿,停滞,而后他的眸子微微亮起了两缕紫金色的火焰般的光华,抬眸看着眼前的卫渊,伸出手摸着下巴,道:“你怎么连叫人都是用的这么粗糙的法门啊?”

    “就是拨动一下因果就把我喊过来?”

    “要是被水鬼知道了怎么办?”

    开明无奈地咕哝抱怨了两下,而后优雅地躬身一礼,语气夸张而离谱地道:“所以啊,您叫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元始天尊大老爷?”

    卫渊直接无视了这个家伙夸张搞怪的动作,只是道:“九天门呢?”

    开明崽翻了个白眼抱怨道:

    “九天门?当然是还在修啊!”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用九天门的手法是有多粗暴啊!再说了你现在又用九天门要找什么东西吗?你的财运这么差,找不到掉在地上的硬币的!”

    而后嗓音微顿,之后似乎是反应过来,脱口而出道:“九天门?!!”

    “你要去找后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