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1章 枭雄之死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26
  第1211章 枭雄之死

    【命运】,是现在最为难缠的敌手,某种程度上来说,祂的棘手程度不比浊世大尊要来得差,甚至于还要有所超过。

    按照天帝的说法,那是怀揣着纯粹大愿,但是却以最为恶劣疯狂的方式去实现这一大愿的疯子。

    同时间游离于清浊两界面之中,曾经引动清气之世全部的强者对其出手,死后仍旧不曾彻底陨落,留有河图洛书之后手,而河图洛书被伏羲彻底粉碎封印之后,竟然还能够靠着布局重新复苏,有渐渐干涉现世的迹象。

    连浊世大尊,在和卫渊有过深仇大恨的情况下,哪怕是和卫渊联手也要诛杀【命运】,就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个疯子,一个具备有狂热理想和不择手段的暴君般的存在。

    毫无顾忌,毫无遮掩,并且,这家伙还具备有最难以防备的权能。

    以及立足于整个世界顶端的力量!

    这样的存在,致命的弱点,卫渊忽而感觉得到,手中的信笺分量忽而就沉重了起来,这就像是归墟之主以自己的性命为赌注和筹码换来的情报,他微微吸了口气,眸子落下,继续看下去——

    “【命运】,号称掌控一切。”

    “但是祂却不能够让自己胜利,这是一个悖论。”

    “他更不曾阻止浑天的超脱,这是第二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代表着,他的境界是绝对在浑天之下,不曾超脱。”

    “而第一个悖论则是代表着,【命运】的权能有着界限,而界限的边缘就是他的弱点之所在。”

    “我看着我自己的记录,看着我在自己没有掌控和感应之时所做出来的事情,当这些事情单个地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我是没有多少印象的,但是当这千年间每一件我被命运干扰控制之时做出的决定全部都排列在一起的时候,被隐藏起来的东西就排列清晰地展现在了我面前。”

    “我发现了——”

    “这些事情,无论是癫狂之时的决定,还是疯狂愤怒时候的决定,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这些念头都曾经在我的脑海中闪过,是我曾经考虑过的事情,是纷飞过的无数念头当中的一个。”

    “只是我的理智克制住了,我自己知道这些行为是不对的。”

    “所以没有打算实行它们。”

    “一个可能是巧合。”

    “但是当这千年间所有的事情都符合这个规律的时候,这就不再是巧合,而是命运的界限,是他的弱点,那就是,哪怕是所谓的【命运】,只要还没有踏足超脱,就只是能够‘操控’,而不能‘凭空捏造’!”

    “而操控,需要的是‘被操控的对象’。”

    “也就是说,至少应该是被操控之人脑海中曾经想过的事情。”

    卫渊几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内心剧烈无比的情绪起伏,他捏着这一张信笺的手指一瞬间用力,这短短的文字,几乎瞬间掀开了【命运】权能的特性,错了,所有人都猜错了!

    就像是元始天尊强大的是剑术而不是因果。

    【命运】的权能也绝不是之前所有人预想的那样!

    卫渊几乎是立刻地掀过了这一页,看向下面的内容,而后瞳孔骤然收缩,许久后,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这一页的内容重新变得笔迹清晰起来,笔锋理智而冷淡,仿佛可以透过这些文字看得到书写者当时候的状态。

    冷淡而理智,就像是正在做着研究。

    “以我自身做的尝试,得出结论如下。”

    “【命运】拆分——”

    “其中,天机作为窥测未来。”

    “因果,以因来改变果,借此拨动未来。”

    “命运,操控众生的思想,哪怕是一瞬间的想法,并以此来拨动众生的轨迹,巨大化为诸天万界一切众生都在指掌,来【拼凑】出自己锚定的命运。”

    “其中天机是第一权能借以观测,因果是对于无念之物的操控和大范围的干涉,命运本身是对于思想的掌控,是掌控无数众生,让无数众生自然而然做出某个行为,并且以这无数的行为拼凑出命运的方式。”

    “换言之,此刻的【命运】,应该叫做【操控】。”

    “他故意自称命运。”

    “从名字开始,就是陷阱。”

    “因为表现方式太过于类似,之前所有人都被蒙蔽。”

    “河图洛书总会引出各种灾劫,并非是未来有问题,它的权能底层核心,不是预测出未来,而是其操控众生的轨迹,然后去实现其所说出的未来,而不去管这个未来的实现方法多么扭曲!”

    “由此延伸,或许并不曾有大劫,而是命运锚定了大劫,而后拼凑出了大劫;这和命运之前的行为相符合,引动大劫,淹没一切世界众生,故而众生平等。”

    “无生则无死,无垢则无净,无增则无减。”

    “若无大盗,则无圣人。”

    “是以为,【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卫渊吐息,神色凝重起来,眼前信笺之中记录的东西,如果说披露出去的话,恐怕会直接引起轩然大波,因为这些东西实在是太过于恐怖,【命运】根本不是【命运】,而是【操控】。

    唯独三者合一,才可以展现出仿佛【命运】一般的权能展现。

    河图洛书根本不能够推测未来。

    而是——

    命运固定了结局,任何人看河图洛书,都会看到有【大劫】。

    而观测河图洛书的人越多,就相当于更多人进入了命运的视野,这会导致命运可以操控的生灵也越来越多,就越发地会将所有人多引导向大劫的方向。

    甚至于——

    如果不是浑天插手的话。

    也会有另一个存在去得到因果之力,而后,【命运】恐怕会直接在因果之主的身上复苏,而后再从被浊世大尊打成重伤的伏羲身上重新掠夺天机,以更为强大的姿态,重新回归这个世界。

    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网络,无形的线条从命运的手指上垂落下来,而后笼罩了整个世界,所有人的战斗和厮杀都在这里面,这一次巨大的布局,从上古之年的围杀似乎就已经开始了,最终不断蔓延下来。

    烛九阴之子鼓,大秦徐福,伏羲受难,桃花源,大唐昆仑劫,归墟之主被侵蚀,因果之主复苏,大唐之时卫渊接触河图洛书被锚定,而此刻命运已经近战到最后一步。

    纠缠【因果之主】,尝试占据其躯壳,而后同时拥有因果和命运。

    甚至于,共工怒撞不周山是否也和命运有关?

    共工怒撞不周山会导致最终不周山沉睡和娲皇的陨落,而娲皇之陨又会导致唯一一个意识到了河图洛书有问题的伏羲发狂杀入了浊世,和浊世大尊的大战导致伏羲纵然是能活下来,也深受重创,近乎于被封印。

    而后便是伏羲拆分封印的河图洛书次第解开了封印。

    命运的锚点归来,逐步复苏。

    从一开始到现在的一切经历,终于严丝合缝地契合在了一起,而【命运】这个似乎始终表现没有那么强势的存在,也展现出了其嬉笑怒骂之下的真容。

    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气来,然后慢慢收摄自身的心神,继续看向下一页信笺,这已经是,整个信笺的最后部分了,接下来这一部分的文字显而易见是过去所写的,甚至于可能是数百年前的记录。

    “这只是我的猜测,但是如果我的猜测确定的话,那么无心无念就可以直接无视命运的操控,甚至于,可以反过来利用命运,并且可以借此猜测出命运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接下来我会尝试控制自己的念头。”

    “我会欺骗自己,会去想象部分虚假的想法,而这些念头想法,可能会成为命运操控着我的‘线’,但是也会是命运的漏洞证明,若是确实如此的话,则可以发现‘命运’的逻辑错误。”

    “第一——我将会自我构筑想法,归墟破败,宝物离散。”

    “第二——我会深恨当年杀死我的道人,并且变得急躁冒进,想要杀死他,不顾一切的代价,包括部分和浊世联手。”

    “第三——我会突破进阶,以【诸天万界,无处不在】为基础,而不是【诸天万界,众生劫灭】。”

    “第四——我会舍弃一切尊严和自我。”

    “第五——我会暴露【大劫】的征兆,以此来为我踏足道果而争取时间。”

    “如果说我身死的时候,五点有超过两点符合,那么就代表着我的推测全部正常,【命运】并非【命运】,而是【操控】,只需要斩心中之念,即可以破去最初的侵蚀。”

    “交给智者,足以以此为诱饵,诱杀命运!”

    “但是伏羲需要戒备。”

    “天机执掌者和因果执掌者,这两个道果有可能成为命运复苏的核心。”

    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气,神色复杂。

    最后看到了信笺的结尾,文字笔触清淡而克制,他仿佛看到了当时的归墟之主落笔平淡从容,神色理智而冷峻:“而我的这五点预设也是在欺骗命运,我在赌他渴望编织的命运走向一定会用到这我五点。”

    “第一点成功,则可以将归墟诸天万界的底蕴和至宝留下来。”

    “无论如何是我归墟之底蕴,不可能交给区区命运,这是我最后留下的第一个礼物。”

    “第二点若成功,命运的存在必然被浊世大尊察觉,那是沉睡着的猛虎,他知道命运的危险性,这将会让祂同时面对清浊两界的高手围杀。”

    “第三点若是能够成功,那么可以保留西皇路线的进阶道果。”

    “西皇只是【天之五灾五厉】,若是踏足【诸天万界,众生劫灭】,则可以踏足道道果第一阶梯。”

    “我之大道,必不肯落后于人,纵然身死,但是大道不灭。”

    “哼,吞噬苍生而进阶,可笑,归墟之法,诸天万界。”

    “我的道路,本该是为诸天万界带来劫灭!是一切苍生的绝望而成就道果,炼化那些许归墟行走,又何足道之?!若是这一点都瞒过命运,则不过是可笑之物,不足为惧,当真相信我是打算炼化旁人的底蕴为道果。”

    “第三点成功的前提,是第四点成功。”

    “而最后一点,提前以大劫的线索来吸引目光,此事必然成功——”

    “因为我自己给命运提供的想法,根本没有选择,这就是他的局限。”

    “提前察觉到大劫的话,你们应该可以解决掉此劫。”

    “我之杀戮自是沉重无比,自负傲慢,不屑于所谓正道,昆仑西皇之陨和我相关,四大天女皆折在我之手中,庚辰为我所破,陆吾亦沉睡,而我归墟统帅诸天,也曾令无数世界劫灭,脚下自是白骨累累,怨魂无数。”

    “那又如何?!世上本来弱肉强食,若不杀伐,不成功业!”

    “我赢了命运,却不愿死在他手里,布局如此,也是为了死在你的手里,不必介怀,当年吾真灵沉睡,归墟也落在了梼杌的手里,我险些死在归墟,所以只好化身为人,在人间行走,遇见夫子之时,几乎饿死。”

    “是你给了我一碗粥,救了我的性命。”

    “我辈中人,是恩是仇都要算得清楚。”

    “死在你手里,是还你恩情,自此两不相欠。”

    “但你最好彻底杀死了我……”

    “否则待我归来,必然杀你!”

    “另外——”

    文字顿了顿,而后换了一种笔触,是卫渊非常非常熟悉的笔法,语气似乎也变得温润起来,仿佛故人微笑着和你最后一次的谈笑,当年桀骜的少年模样就浮现在了眼前。

    “师兄师兄,当年的粥很好吃啊。”

    “两千多年,诸天万界,再没有更好吃的了。”

    “还有,新婚快乐,大劫的消息,便是新婚礼物了。”

    “——弟,子归敬上。”

    子归当归,归则无归。

    当想起自己是归墟霸主的时候,那个桀骜的少年已经死去了。

    “那么……”

    最后的两个字,像是回答卫渊以剑贯穿子归头颅时候说的话。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