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8章 元始天尊,一夜暴富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32
  第1208章 元始天尊,一夜暴富

    珏的气息和脚步声音,几乎已经烙印到卫渊的神魂里面了,他是不会忘记也不会听错的,现在珏都已经回来了,他只好暂且地将自己的注意力收回来,只是一个动念,眼前的屋子就彻底恢复到了之前。

    只是还是因为【命运】的话而微微皱眉。

    【命运】是很麻烦的家伙。

    尤其是祂的最后一句话——【小心浊世大尊】。

    卫渊当然是要小心浊世大尊,这几乎是一句废话般的提醒。

    清浊两界的厮杀,这基本是已经是明面上作为大劫之中一部分组成成分的事情了,那是必然会在未来发生的事情,而此刻因浊世之基的死亡,而重新捡起当年心境的浊世大尊,也是一尊毫无疑问的强敌!

    但是这句话被命运说出来就会很诡异。

    是要相信他?

    但是那可能会导致——卫渊阻止了浊世大尊的某个行为,但是却让【命运】从中摄取到了最大的利益。

    但是如果说以这一步为基础,不去阻止。

    那也可能是【命运】所期待的事情,可能祂就期待卫渊会因为忌惮祂而采取了这样的行动。

    卫渊揉着眉心,觉得绕得荒。

    他不是很擅长处理这样的事情。

    【命运】,是很强大,但是给卫渊的感觉,就像是踩了一块口香糖,直接黏在了鞋底上,走到哪儿都会被这个家伙给盯上追上,而且【命运】,似乎是和伏羲一样且更为恶劣的性格啊。

    至于命运的提议?

    卫渊简直是嗤之以鼻。

    那句茨威格曾经说过的话,就已经把命运这个权能的特性很清楚地说出来了,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虽然说这个作家自然不会是什么实力极为高超强大的超凡修行者,但是命运本就如此。

    况且——

    如果说炎黄要仰仗别人的鼻息才能成就第一的话,那么也不再是炎黄了啊。

    而神州的神话永远是在反抗,但是卫渊若是选择了走向【命运】描绘的未来,那么不就是本身也化作了那些在炎黄神话当中,被诛杀和讨伐的邪神和恶神了么?

    至于征讨四方的始皇帝——

    并不需要命运的垂怜。

    他自己就足以做到。

    卫渊将道果收起来,感知到了珏已经走到了这里,已经在和伏特加娘娘他们打了招呼之后,问过了卫渊的方向,然后朝着卫渊在的静室这里走来。

    少女换回来了常服,浅色的针织衫,下着长裙,穿着高帮的帆布鞋,黑发垂落在后面,怀里面抱着两本书,看上去像是刚刚从图书馆回来,或者说,刚刚从书店买了点东西。

    站在门口,心里还是有些迟疑和不能确定的。

    她总觉得,刚刚遇到的‘朱雀’,是卫渊假扮的。

    至于理由?

    没有理由,几乎是直觉一般的感觉,尤其是此刻回忆之前的经历,那种第一次见面就相见如故的奇妙感应,以及朱雀的突然出现,竟然可以直接一招将强大无比的归墟之主击败。

    ‘朱雀’说是那是因为得到了‘元始天尊’赐下的法宝和力量。

    那些归墟行走们是相信了的。

    但是珏自小就在道果境界当中都算是神通广大,最是擅长杀伐的昆仑西皇身边,再加上自身此刻的实力也不算弱,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得到,那个状态下的【归墟之主】,绝对不是所谓的赐予一道力量就可以诛杀的。

    那时候的‘朱雀’,已经给她王母娘娘出手时的感觉。

    再加上出招之时若隐若现的因果之力。

    这样叠加下来,出手的究竟是谁似乎已经极为明显了,珏举起手,迟疑了下,还是敲了下门,过了两个呼吸,卫渊才吱呀一声地打开门来,穿着一身居家服饰,踩着拖鞋,一只手里面还拿着一本书,似乎刚刚还在读书。

    “渊,你刚刚在读书吗?”

    珏自己也是抱着两本书,往里面看了看。

    “是啊,读书。”

    指拎着剑去砍命运的脖子。

    卫渊噙着笑意点了点头,指了指屋子里面,里面仍旧还是干净整洁,不存在命运被差点砍了脖子之后飞溅出来的金色鲜血,也没有了刚刚落在手上,写着猩红文字的手信。

    阳光透过窗户流淌进来,屋子里面温暖干燥,卫渊让珏进来,然后去给珏倒了一杯茶,递给少女,顺势把她手里面的书接过来,放在了书架上,道:“进货回来了吗?”

    他主动开始提起这件事情。

    躲是都不掉的。

    这个卫渊自己也知道。

    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主动出击。

    不过这也确实是很有效果,让思考着该如何开口询问,让心中始终还存在疑惑的珏思路稍微顿了顿,而卫渊坐在了对面,喝了口茶,珏双手环绕着手中的杯盏,茶的暖意和香气,让她的心神逐渐安宁缓和了下来。

    少女捧着茶,看着卫渊,也坦然道:

    “所以,渊你是知道归墟之事的?”

    卫渊道:“是。”

    “我担心你,又因为我自己的气息,归墟之主实在是太熟悉了,所以我只好让麒麟再找到朱雀,然后将一道因果之力交给了朱雀,让她在关键时候出手。”

    卫渊先是说了一遍珏知道的‘真相’。

    然后又为了加强可信度,继续补充道:“不过,如果说事情到了必须要出手解决的时候,我也可以靠着在朱雀身上留下的烙印,立刻出现在你们在的位置,然后亲自出手解决归墟之主。”

    “不过,看来没有到这一步。”

    卫渊拍了拍旁边的青萍剑。

    珏看到卫渊手里的剑,想了想,而逐渐接受了卫渊的解释,这几千年来积累下来的经历,让珏对于卫渊有着天然的信任,她喝了口茶,然后带着笑意道:“原来是这样……”

    “我几乎以为,当时候出手的‘朱雀妹妹’,是阿渊你变化的呢。”

    卫渊面不改色道:“那怎么可能?”

    珏也似乎是觉得自己刚刚的想法太离谱了,脸上浮现出不好意思的红晕颜色,结结巴巴道:“我,我只是忽然想到了而已……”

    少女面容通红。

    现在回过神来,似乎也是觉得自己刚刚的想法不太靠谱。

    元始天尊,怎么可能会去化形为朱雀那样的娇小少女的?!

    这根本就不可能啊!

    珏啊珏,你到底是在想什么啊。

    珏手掌轻轻按在胸前,深吸了口气,然后又慢慢呼出来,面容微红,然后又想到自己和朱雀的关系,强行地转移话题,道:“不过,这样说来,也是要该找个时间去感谢一下朱雀妹妹才是,我感觉我和她,应该很合得来……”

    “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很奇妙。”

    “而且我总有种感觉,阿渊你或许也会和朱雀很投缘呢。”

    卫渊的脸色微僵。

    珏你的直接是否有些强得过头了?

    而后立刻控制住神色,没有表露出异色地点头笑道:“也是,这一次归墟之主的事情上,也是她帮了很大的忙,本来就应该要好好感谢一下她的。”

    ……提前对好情报!

    这样的话,就可以瞒得过眼前的少女了。

    还真是,说出一个谎言,就需要成千上百的谎言来把这个谎言给圆回来啊。

    卫渊心中苦笑叹息,不过看到眼前少女已经把‘朱雀’和他区分开来,还是有种卸下重担,松了口气的感觉,珏而后微皱黛眉,道:“不过,渊你为什么要让朱雀那样说话?”

    珏说的是,卫渊化身‘朱雀’,而后借助当时的大势推珏做归墟之主的事情,少女毫无疑问并没有占据归墟,并且自立为一方势力之主的欲望和野心,而就算是原本那条,珏成为了归墟之主的时间线。

    也是为了靠着归墟诸天万界核心的特性,寻找卫渊未死的证据。

    不过当时的环境,卫渊也没有其他的选择,麒麟并不靠谱,而苍龙又受到了重伤,当时候除去了他伪装变化的‘朱雀’,也就只剩下了全盛时期的最后一位归墟镇守‘貔貅’,能够镇得住当时的局面。

    不至于让当时的归墟彻底地乱起来——

    毕竟,当时归墟之主已死。

    而归墟行走们又都是归墟之主这几千年来养蛊一般地养出来的属下,性格之上必然是以利益为先,道果虽然不在了,但是整个归墟体系本身都是架构完整,足以引得诸多强者厮杀流血的超级大势力。

    更不必说,归墟之主在此之前取出来的诸多重宝!

    那可是连道果境之下第一阶梯这个层级的高手都会心动不已而现身的宝物!

    只要想想就知道,如果当时不能够将局势立刻控制住,恐怕隔天整个归墟就会乱成一锅粥,诸多清世强者彼此之间打来打去,把整片东海大壑的局势都搞得纷乱,而局势纷乱又代表着对于浊世的可乘之机。

    以及——

    以及【命运】。

    卫渊回忆起来刚刚【命运】离去之前留下的信笺,那基本代表着,在卫渊和旁边少女订婚的时候,那个神出鬼没,谁也不知道手段是有多诡异莫测的【命运】也会出现在那里……

    真的是,阴魂不散。

    卫渊将自己对于当时局势的判断,再稍微改变了下视角,就好像是提前已经预测到了这样的局势,当时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只好如此,珏点了点头,展颜笑道:“我来归墟,也只是想要借用诸天万界的体系,寻找王母娘娘的痕迹。”

    “现在先帮忙稳定好局势,等到了局势稳定之后,我就可以卸下这所谓归墟之主的职责来,况且,诸天万界这样大的优势,可能得要武侯这样的人,才能够彻底地发挥出整个归墟的优势来吧。”

    “唔……或者说,始皇帝?”

    卫渊嘴角抽了抽,其实只是以之前归墟之主对于归墟的运用,就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一方雄主了,而若是换到了阿亮和始皇帝,那么岂不是说,在诸葛武侯的眼光战略之下,大秦的铁骑踏遍了诸天万界的每一处角落?

    先秦?

    不不不——

    是仙秦!

    而且以卫渊对他们的了解,这一幕不是有可能会发生,而是一定会发生的。

    珏喝了口茶,忽而眨了眨眼睛,道:“不过,我其实是进货了。”

    “而且进货完成了。”

    “是,进货了……”

    卫渊忍俊不禁,下意识回答。

    而后声音微顿,似乎意识到了自己之前忽略的东西。

    珏放下了茶盏,手掌握拳抵着下巴,轻轻咳嗽一声,目不斜视认认真真的模样,一本正经道:“所以说,强大但是贫穷的元始天尊。”

    “要去归墟之主几千年的珍藏里面看看嘛?”

    她眼里面都带着暖暖的笑意,轻轻展开双手:“虽然说一定会将这个位置交出去,但是至少在现在,我还是归墟之主,所以,财运被削了也没有关系的。”

    “嗯,我养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