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5章 为了‘母亲’!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04
  第1205章 为了‘母亲’!

    “大劫,娲皇?”

    巨大的流转着的阴阳气息将卫渊和伏羲罩住。

    其余人的感知当中,就完全无法感知和观测到了眼前的两人。

    除非境界抵达了道果层次,并且在于阴阳之道的力量感悟上面,比起此刻的伏羲更为高深,更为不可测度,才有可能勘破这一层神通,听到卫渊和伏羲的交谈。

    卫渊抬眸看向眼前的伏羲,看到后者一身归墟之中的执事服,看上去俊美而优雅,毫无疑问,可怜的归墟之主就一直在伏羲的指掌之中,一直到死都沉浸在自己狂妄的幻想之中。

    伏羲似乎是很可靠,至少现在表现出来很可靠。

    但是这种可靠却又给人一种极端危险的感觉。

    你不知道,这种可靠,是否真的是如同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般值得信赖——至少在归墟之主的眼中,之前伏羲所伪装的那个老者,也是无比可靠的心腹。

    所以最后当归墟之主发现自己一直信赖的存在,其实是最大的幕后黑手的时候,那种心境的震动和崩塌,简直是巨大无比,无法抵御。

    轻而易举地将归墟之主当时的心境给搅乱了。

    这样玩弄人心的手法,卫渊不是第一次见了。

    上一个拥有这样行事风格的人,那叫做命运,而当时被命运坑了的强者叫做浊世的雷尊,此刻伏羲展现出来的风格和气息,和当时候的命运几乎是一般无二。

    “什么事情,居然要你这么谨慎。”

    伏羲懒洋洋道:“自然是重要的事情。”

    “卫渊你来的时候,看到了那个阴阳交换的异相了吗?”

    卫渊神色微顿,回忆起来自己来到这里的时候,所见到的那个,仿佛代表着世界的本源,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之法的概念性存在,哪怕是道果都会受到其部分干涉。

    伏羲道:“这就是大劫之中的天地劫。”

    “天地劫?”

    “是。”

    伏羲伸出手,手掌白皙袖长,微微旋转,周围的元气朝着他的手掌汇聚而来,最终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虚无的阴阳太极两仪之相,两仪缓缓盘旋,将天地之中,阴阳交换的至理展现得淋漓尽致,玄之又玄,奥妙万方。

    “世界的万物规则都在阴阳两种基础概念之上展开。”

    “而当这个世界的基础发生了偏斜,那么就会产生更为巨大也更为致命性的冲击性变化,将会带来超过人类观测到上限的地震,永远都不停歇的洪水,风暴,雷霆,还有足以焚毁世界的烈焰。”

    “一切的灾难都会逐步上演,直到最后同时地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里面爆发,到时候除去了本身实力抵达一定程度上的神灵,其余的生灵都会在这一场浩瀚的灾难当中死去,魂飞魄散。”

    “这就是所谓的灾劫。”

    “当然,只是灾劫的一部分。”

    伏羲一只手托举着阴阳的轮转,蛇瞳幽深,淡淡道:“但是,这一处大劫其实不能算是真正的【大劫】,只能够算是前菜,死去的只是生灵,而不是世界。”

    “直到最后,整个世界都会崩塌,因为地水风火,包括雷霆雨露。”

    “这些全部都是在阴阳的基础上存在的。当阴阳湮灭坍塌,也就代表着整个世界最终都会化作尘埃,消散不见,而最终,可能只有道果层次之下第一阶梯之中的顶尖强者,以及道果本身可以存活下去。”

    “不管是你博物馆的那些人,还是说你的故人,都会在这个灾难当中死去,所谓的诸葛武侯,始皇嬴政,或者说苍龙,四灵,都有可能在这一个灾劫里面陨落。”

    “哪怕是天帝,也只是能够在灾劫之后,重新开辟世界。”

    “不能够本身的抹去灾劫。”

    “卫渊,你觉得,这灾劫要如何解决?”

    伏羲看向卫渊,似笑非笑。

    卫渊回忆自己曾经见到过的壮阔画面,那阴阳轮转,世界生化的本源,陷入沉吟之中,诸多道果都会受到那个代表着世界本源之力的干涉,尝试将其扭曲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他忽而想到自己的剑道力量,并不在道果的范畴之内,却又隐隐具备有道果层次的锋芒和锐气,但是以此剑,能否斩断阴阳也不确定,况且就算是斩下又能够怎么样?

    那是整个世界规则的源头。

    将其斩破也只能够带来一连串的法则崩塌,以及世界的毁灭。

    而后卫渊想到了伏羲刚刚的凝重的神色,以及,他一定要在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里面和卫渊说话,忽而反应过来:“……娲皇?”

    伏羲淡淡道:“不算是太蠢。”

    伏羲的嘴角微微扯动,似乎是在笑,但是眼底没有多少温度,自己回答道:“是,阿娲和我的联手权能,就是颠倒阴阳,但是你应该知道,这一次的大劫之中的天地劫难,来源是可以比拟世界本源崩塌的大变化。”

    “阿娲和我联手,理论上可以修补阴阳。”

    “但是……”

    “那也只是理论上。”

    伏羲面无表情:“理论上可以完成,但是实际上会对施术者的身躯造成多大的干扰,谁都不知道,但是暴动的世界本源可不是什么安全的东西,换句话说。”

    “和你们人间界那个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露事件对于一个没有多少安全防护的普通人的危险程度一样。”

    “我在这里,我不想要让帝俊他们知道,是因为我要你的承诺。”

    “帝俊对阿娲很纵容,但是一旦局面糟糕到需要阿娲出手的时候,他也不会说让阿娲退下来,当然也不会让阿娲独自顶上去,祂大概会选择陪着阿娲一起上。”

    “天帝可以说是宠爱阿娲了,但是祂更爱世界和苍生。”

    “烛九阴信奉的是神和世界的契约和义务。”

    “不周山撑天拄地,为世界奠定基础的秩序。”

    “他们哪怕是心中再不忍,阿娲提出要去解决阴阳轮转的气息,祂们纵然是再担心再痛惜,但是也会带着所谓的欣慰感念的目光送阿娲去赴死。”

    “但是阿娲和他们可不一样!”

    “阿娲才刚刚复苏,她的权能还没有完全恢复,她才刚刚醒过来,她还很虚弱!”

    面容俊美的伏羲语气开始有些暴躁,他抬起头看着诸神,又看着卫渊,竖瞳森然,金色的蛇瞳之中隐隐渗出些许的血丝,几乎是低怒着道:“阿娲已经为苍生补天而死过一次了!”

    “你懂吗?眉心被刺穿,手筋被挑断,死过一次!”

    “阿娲她……不欠你们苍生的!”

    “不管是世界毁灭还是洪水滔天,这一次,哪怕是帝俊和不周山的阻拦,我都不会让阿娲再知道这件事情,也不会让阿娲去做颠倒阴阳的仪式,卫渊,至少在这一点上,你和我是同样的吧?!”

    伏羲看着卫渊,语气森然:

    “牺牲阿娲,去拯救所谓的世界。”

    “那么这个世界。”

    “本身就没有被拯救和存在的必要!”

    在这一瞬间,素来表现得潇洒从容,亦正亦邪的伏羲脸上,浮现出了和寻常的人没有多少区别的疲惫的悲伤,他轻声道:“我决不能再眼睁睁看着我的妹妹第二次为了拯救世界而死在我的面前了。”

    “卫渊,你不这样觉得么?你应该要站在我这边!”

    是舍弃娲皇,还是说,舍弃这个世界大劫的雏形?

    眼前似乎是直接相斥的两个选择。

    而眼前的伏羲正在以卫渊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眼神看着自己,像是落水的人看到了唯一可能能够支撑起来自己的枯枝,似乎在努力地争取到同意。

    卫渊沉默,而后道:“这件事情,不能够让娲皇知道。”

    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气来,忽然明白了在那个未来里面,为什么娲皇会直接被伏羲直接锁起来,能够锁住强大如娲皇这个级别的‘锁住’,完全可以认为是先天八卦以及阴阳两仪范畴内的,最强的封印类无上神通。

    因为只要娲皇知道这个劫难,她恐怕会直接耍一个小手段。

    把自己的哥哥引开,或者说,强行踏入那个开始崩塌的阴阳本源之中,而后从容不迫地走向自己的死亡。

    在伏羲亮起的目光中,卫渊道:“娲皇已经补过一次天了,也陨落过一次,是她创造了人类,也是她补住了天的裂隙,现在总不能够还要让她去再为了世界去再次地赴死。”

    他按着剑,笑了笑:

    “啊,我们也该要让‘母亲’知道。”

    “孩子终归会长大的。”

    “我们并不是一个,每次灾难都靠着牺牲别人来苟延残喘的族裔啊。”

    ……

    卫渊和伏羲难得地在同一件事情上面达成了高度的一致,卫渊打算去找到阿亮,还有契,想办法如何在让娲皇不参与的情况下,可以化解掉这一次的灾劫,这将是巨大的困局。

    娲皇不能放弃,但是灾难也不可以视若无睹。

    伏羲揉了揉眉心,提议道:

    “或许,将后土找到的话,会有些帮助。”

    “毕竟是代表着大地承载万物的道果……”

    “对于稳固阴阳秩序,应该也有很大的作用。”

    卫渊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大劫几乎就近在眉睫。

    而后伸出手,丝丝缕缕金色的因果散去了,归墟之主的道果落在他的掌心,散发出玄妙的气运,卫渊看了两眼,没有立刻去查探这一枚道果,而是反手以因果丝线将其缠绕成一团。

    而后顺势地放入了袖袍之中。

    伏羲后退了两步,抬起头看了看高处,道:“那么,我先去应付了帝俊和不周山他们,你把这边的事情解决。”周围的阴阳气息消散了,而其余人的视线也开始恢复,却没能看到那位俊美的青年伏羲。

    只有带着面甲,发梢泛红。

    身高一米六出头,穿着风衣的四灵·朱雀。

    卫渊看到周围的人,以及那边走过来的苍龙,瑶姬,最重要的是,那身穿红色劲装的少女‘貔貅’已经手持战刀,站在了自己的面前,疑惑不解:

    “朱雀……妹妹?”

    卫渊的神色微凝,觉得袖袍里面的道果都有些烫手。

    变装成少女出来搞事情结果现在被未婚妻当场抓包,现在未婚妻就在前面该怎么破?急!!!

    要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