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2章 南山之竹,真君子也!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84
  第1202章 南山之竹,真君子也!

    “是董仲舒啊……”

    不知道第几次,麒麟叹息,他和玄武被封锁在了阵法里面,即便是有浩然正气这样的手段,却也没有办法彻底地改变和扭转掉归墟之主留下的血痕祭祀之阵,脚下的纹路犹如活物一般扭曲着,释放出令人作呕的恶意,看得时间长了甚至于会有神魂都离散了的错觉。

    玄武忍不住抬了抬眸,嗓音低沉:“董仲舒,我知道,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看上去,那是你们儒家的中流砥柱。”

    “是儒教,不是儒家。”

    性格古板的麒麟提醒道。

    教和家,有着显而易见却又极为泾渭分明的巨大差别。

    他对于这些名词非常地看重和在意。

    祂又想起了归墟之主最后的那一句‘麒麟师弟’,忍不住头疼起来,这句话的意思是,【董仲舒】只是一个之后的化名和身份,归墟之主的那一缕残魂似乎也是转世,又或者是曾经夺舍,总之也曾经是夫子的三千弟子之一。

    而后在漫长的时间里面,并不曾死去,看着天下的乱世,而后选择了蛰伏起来,而后,直到汉武帝刘彻出现,他也看到了机会,至于是什么样的机会,现在的麒麟一斤不能够去想,也猜不出来,或许是看准了炎黄那时候的龙脉气机,也或许是神州的气运,这或许可以解释汉武帝刘彻晚年的癫狂和暴戾。

    年轻时期的气焰已经被剥夺,器宇轩昂的君王失去了命格,就像是一个人变成了残缺的状态,只能够拄着拐杖行走。

    但是,儒家的三千弟子之一么?

    会是谁呢?

    麒麟叹了口气。

    忽然有些许明白,自己为什么可以死宅在归墟的核心之处几千年都不出去,知道了为什么归墟之主可以那么轻而易举地找到自己,以及为什么自己每一次都可以在归墟宝库当中,寻找到复苏夫子残魂所必须要的天材地宝。

    里面有不少都极为珍贵,不比这一次归墟之主下血本召集诱惑诸多强者现身时的宝物差。

    而自己每一次都可以恰到好处地得到这些宝物。

    经历过大变之后,底蕴和根基已经无法和上古之时相比的归墟宝库,想要拿出这么多的小众而珍惜的至宝,一次可以说是巧合,两次也可以说是运气很好,那么三次和四次呢?过于巧合,其实也就是一种必然。

    “是还对夫子当年的教导之恩有着感念之情吗?”

    麒麟忍不住叹息着。

    神色复杂到了极限。

    玄武皱了皱眉,道:

    “儒家,儒教?这样看来,你并不认可董仲舒是你们的一员了?”

    麒麟活动了下脖子,反驳道:“这并不是说认可不认可的问题。”

    “董仲舒是一个治国的能臣,但是对于儒来说,却不是很好的了,诚然他确实是让儒教在之后的声望越来越重,但是那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好事,你本来是生长在森林之中的参天大树,却有人要将你砍伐下来,斩去你身上的枝叶,烧毁掉你的树叶,而后掘断了在大地之下的树根。”

    “用来做一个珍贵而有趣的玩物,一个用来鞭笞天下号令九州的依仗。”

    “能够放在最尊贵之人手边,故而得以享受到全天下之人的注视和憧憬的目光,那么这对于当初的树木来说,是一件好事吗?但是我觉得,若是树木本身有心的话,他们一定是渴望着曾经在森林之中,接受大日普照,风和雨露的日子吧。”

    玄武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个忽然像是变了个人的麒麟,道:“至少,那也是儒家。”

    麒麟脸上的神色越发复杂,笑了一声:

    “森林里面的树木看到别人来砍伐自己的时候,是不是也会这么安慰一句。”

    “不用担心,至少斧头的木柄还是我们自己人?”

    玄武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应。

    这个看上去清俊但是有几分木讷的书生一反常态地言辞犀利起来。

    似乎只有在遇到夫子,以及师兄子路和渊的时候,会变成一个只知道摇旗呐喊大声助威,喊着夫子牛逼,渊师兄牛逼话的晚辈,而他自己分开来的时候,就会成为言辞犀利,口齿如刀的儒家弟子,正坐于此,闭了闭眼,道:

    “毕竟,是董仲舒的儒,先剿灭评定了,九世之仇尤可报也的公羊儒。”

    “先秦之时夫子的训导,还有那么多人积累出来的道理,‘君无道,弃之’,‘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堂堂的风骨,最后却变成了‘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为主流的奴性,堂堂大丈夫的血性散去了,一开始似乎不会凸显出来,但是慢慢的就会越来越严重。”

    “先是大复仇的理念被抛弃,而后是读书人的桀骜风骨被扔下来,因为天地君亲师。”

    “最后儒家要文雅,翩翩公子,故而连驾驶战车的技术和射箭,剑法都被扔掉。”

    “崩溃就是从这里开始了的,在两千多年前的汉朝,儒家就像是一辆古朴巍峨的青铜战车,而前面的道路有两个,一个是遵循着‘九世之仇尤可报也’,血气方刚,儒家风骨的公羊儒,另外一个是‘天人合一,为帝王驱使’的董仲舒,亦或者说兼容并蓄,就像是当年的儒家。”

    “罢黜百家,里面有多少是儒家的弟子呢?”

    “独尊儒术,堂堂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念,只是帝王手中的术而已。”

    “独尊的只是皇帝需要的兵器而已。”

    麒麟脸上的悲怆浓郁,“一斑窥豹,一叶落,而知天下秋。”

    “从那天开始,儒家就已经被掘断了根系,不管是后来有多少人赞叹这一棵树木是多么地高大,多么地壮观,用各种花瓣来装点它,儒家这一棵树已经是会命中注定地走向那一条倾倒,衰亡,腐烂的道路。”

    “现在的人们对于‘三思而后行’的接受度,远比最初的‘再思即可’要高。”

    “夫子的理念,以直报怨;可太多人想着是息事宁人。”

    “难怪那时候我被归墟之主发现,他也知道,如果我还在人间界的话,一定要一铁锤干爆他的脑壳儿。”

    玄武看着悲怆的麒麟忽而又咬牙切齿起来,无奈摇头一笑,道:

    “但是,你的师兄算是君子么?”

    “当然!”

    在提起自己师兄的时候,麒麟的眼眸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挺了挺胸膛。

    “我家师兄,南山之竹,那可是超级大君子!”

    “两个字,牛逼!”

    “三个词,巨牛逼!”

    “五个字的话就是,牛逼都炸了!”

    玄武忍不住失笑,回忆那位的作风,忍不住感慨道:“夫子当真如此说过?”

    “自然!”

    麒麟挺胸抬头,神色庄严道:“夫子言,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又言,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意思就是说,君子就是那种不多逼逼直接上手干的人!”

    “又说,君子就是先动手,打完了再说话的人!”

    玄武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这样沉稳安静的性格,又在这样的处境下,竟然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麒麟叹了口气,似乎是在因为眼前的家伙不懂得幽默而遗憾,而后小声逼逼道:“这可不是假话,你翻开论语,一定能够找得到的,你说什么?太通俗了?夫子可不会在意这个东西。”

    “他可是收过那么多弟子的,一个东西他能够让世家贵族出来的听懂,也能够让喂猪杀鸡的人听懂,这样才是夫子。”

    “可惜啊,要是师兄还在这里。”

    “一定不会多逼逼的,一定会先把那家伙砍了以后,再说话。”

    麒麟抬起头看着天,想着。

    君子啊!

    南山之竹,讷于言而敏于行!

    砍了他丫的!

    再在那丫的坟前写一篇檄文骂得他狗血淋头!可谓君子乎?

    君子也!

    ……

    瑶姬伸出手,掌控着整个天机巨大阵法的运转,无数的蓝色的流光盘旋起来,像是倒影入人间的星河,一切都在进展之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瑶姬却隐隐约约有着一种危机到来,山雨欲来风满楼般的压迫感。

    心中始终地不安,似乎是有些累了,她恍恍惚惚地闭了闭眼,就这么睡着了,梦中看到了当年天地崩塌,万物湮灭的恐怖画面,而后看到一重更比一重高的巨浪,朝着自己当头砸落下来。

    而后一把匕首直接刺穿了她的心脏。

    瑶姬低声地喊了一声,然后猛地睁开眼睛,面容一片苍白,喘息急促,她梦到的正是当年她陨落时候的画面,而苍龙听到了动静,看向她:“怎么了?”

    “没什么……”

    “我只是,做了个奇怪的梦。”

    瑶姬回答,而后挠了挠头,一脸那种动漫里面笨蛋美女学姐的表情:“啊呀,没有想到,这么久了竟然还能体验一个做梦的经验,哎嘿!”

    苍龙沉默了下,伸出手握住了瑶姬的手。

    温暖的触感让瑶姬的脸色一滞,面容有红晕浮现出来,而苍龙沉默了下,那双龙族特有的瞳孔安静而郑重:“无论这一次面临的是什么,放心,我都会和你一起的。”

    瑶姬的神色也温和下来,反手握住了苍龙的手:“嗯……”

    旖旎的氛围,就连周围的光都仿佛透露着一种像是梦幻般的味道,两人一时间无言,苍龙道:“对了,你做了什么梦?”

    瑶姬微笑:“春梦哦。”

    苍龙:“……”

    反手一个手刀重重劈斩在了眼前女子的额头,声音清脆!

    好听就是好头。

    苍龙都不知道是该生气恼怒,还是该气急败坏,亦或者说是无可奈何了,看着旁边这个少女,总觉得从一开始的时候,这家伙就是这样,总是不着调,也总是让人捉摸不透她的心里面究竟是在想些什么。

    就像是个谜一样。

    苍龙正色道:“什么时候了,还这样?!”

    瑶姬吐了吐舌头,继续开始推衍阵法,巨大的天机阵法成功地探测到了这个地方,而后一个个亮起来的光点浮现出来,这些光点里面,每一个光点,都代表着一个进入这里的归墟行走。

    瑶姬专注着这个工作,想要尽快地将珏找到。

    而苍龙握着剑端坐在旁边,闭目冥思,似乎是在等待着那注定将要到来的大战,而后他沉默了下,目不斜视,嘴唇开合道:“春梦……”

    “是和谁的?”

    瑶姬抬眸,眸子里面光华流转,笑意盈满,凑在苍龙耳畔。

    温润嘴唇轻轻咬了下祂的耳朵,嗓音里面像是藏了蜜糖:

    “你猜?”

    苍龙转过眸子,看到她的眼底都噙着笑意,面容不知为何微微发烫,正要开口,忽而眸子一缩,那种四灵之中唯一一位道果之下第一阶梯顶尖高手的气息猛地腾起,锐利锋芒。

    “退后!”

    瑶姬瞬间反应过来。

    毫无犹豫立刻后撤,而在同时,那巨大的天机阵法猛然大亮,而后忽而地,以更快的速度开始暗淡下来,一个一个,每一个都代表着一位足以有资格参与此次大战的强者,都是足以搬山填海般的强者。

    此刻就像是麦子一样飞快地倒下消失了。

    就好像是有一位藏在黑暗中的强者以狠辣的速度开始收割他们的性命一样,而从这些强者湮灭的轨迹来看,那个杀戮者,正在以极为恐怖的速度靠近这里!

    忽而,一道森然寒芒斩落下来。

    苍龙手中之剑猛地抬起,斩出!

    而后和那一道寒芒碰撞。

    杀机已至,这一场所谓进阶仪式的最后舞台,在这里搭建好。

    而这里,只有瑶姬和苍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