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9章 你叫了这个名字!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50
  第1199章 你叫了这个名字!

    “呼呼,这样就可以了,托那位天机之主的福,整个归墟的天机大阵现在已经彻底扭转了原本的运转轨迹,原本是无论何时都以归墟之主为第一保护的核心的,而现在,这一座阵法已经改变了底层的运转逻辑。”

    “如果说这一座天机阵法是一个人的话,那么就像是被夺舍了一样。”

    “夺舍之后,性情大变,虽然看上去仍旧还是原来的那个‘人’,原来的那个阵法,但是内部的‘灵魂’已经彻底变化了,不再钟情于原本的青梅竹马,而是钟情于新的黄毛,咳嗯,这样看来,也是别有滋味的赛博牛头人题材嘛。”

    “哦豁,万物皆可NTR。”

    “实在是太妙了。”

    昆仑山第三天女瑶姬坐在那里认真思考着,要不要再趁着没有脱离归墟。

    再狠狠地从归墟之主那里赚一笔。

    而后委托给伏特加娘娘,再给自己画一个什么的。

    她带着那种看上去就很乖乖仔好学生的黑框眼镜,一只手撑着脸颊,有点婴儿肥,黑发懒洋洋地洒落下来,打着卷儿的披落在肩膀上,身材的丰腴就算是那种松散的线衣都没有办法完全地遮掩住,一侧的毛衣滑下来,露出了光滑的肩膀,和浅蓝色的吊带。

    啪!

    苍龙面不改色地伸出手一记手刀打在瑶姬的头顶,让她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然后伸出手把瑶姬的衣服整理了下。

    一整个动作都没有去看瑶姬,冷峻的面容上没有半点表情,道:“说人话。”

    瑶姬捂着自己的额头,咕哝了两句,然后道:“就是说,现在这个归墟之主引以为傲,在整个大荒山海的领域内,几乎已经和周天星辰大阵和昆仑山海大阵齐平的超巨型天机大阵,已经彻彻底底地背叛了归墟之主。”

    “在他仪式的关键时刻,整个大阵的核心将会直接地转移到了珏的身上。”

    “然后归墟之主就会一脸‘欸?我是谁?我天机大阵呢?我那么大一个天机大阵呢?’的表情,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底直接换了主人,而他自己的进阶仪式也会彻底失去最重要的部分,然后直接失败。”

    瑶姬展开双臂,一副表情夸张的模样,归墟之主这一次的任务,似乎是没有任何的问题和波折了,真正会站在归墟那边的,或许是白虎,当然,也有归墟之主的那些心腹,比如说有在外面看守着这一次任务传说之阵的护卫,比如说那些在归墟之中知道归墟之主真正身份的铁卫。

    其中卫渊曾有一次隐藏身份,来到这里的时候,负责接引他的那个老者也在其中。

    再联系上这次任务之后开启兑换的诸多天材地宝。

    毫无疑问,归墟之主这一次是真的赔上了棺材本啊。

    不单单是棺材本,就连已经做好的棺材都劈开来,卖了木头和铁钉,这样可以看得出来这一次归墟之主是有多大的决心,才让这个数千年被暴力殴打到了近乎于死亡之后,就变得抠抠搜搜的霸主重新有了当年豪掷一方的风采。

    瑶姬磨了磨牙齿。

    这次新增的兑换宝物,连她都不知道!

    她都!不!知!道!

    她可是整个归墟天机阵法的真正阵灵,足以掌控着整个天机阵法百分之百的运转,这是一个足以笼罩诸天万界,在天机阵法范围之大这一个角度上,甚至于比起天帝那边都还要更强的超级阵法,她可以知道遥远的某个世界里面,一个少年是如何跟自己心爱的姑娘表白的。

    甚至于可以检测到那个少女当时的心跳是多少。

    却看不破归墟之主偷偷藏起来的小金库!

    可恶……

    在偷藏小金库这一点,我瑶姬认可你为最强,在我作为天机阵法之灵几千年的岁月里面,在没有比你更能藏东西的对手了!

    瑶姬咬牙切齿地用某个著名民工漫里标志性角色的台词喊着。

    曾经在归墟里面不断进货,为归墟之主的贫穷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天女,发现自己竟然数不出多少次地从真正的宝库上面得意洋洋地飘过去,自以为得到了真正的宝物,却又对那些足以引得道果层次的强者都趋之如骛的巨大宝物视若无睹,现在只要想一想,就觉得心痛。

    被青龙屈指在额头敲了一下才老实下来,俊朗而冷酷的青龙道:“你怎么如此财迷?”

    瑶姬咕哝道:“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拿到那些宝贝啊,然后就可以给你用了。”

    “你就不用那么被动。”

    她几乎是理所当然地说出这样的话来,而后青龙的神色一怔,似乎是有些不习惯如此安静的氛围,看着眼前眸光低垂的女子,心中也隐隐地柔软下来,就好像是昆仑山上的女儿家总是会倾心于某个时代的豪雄英雄,这位上古时代的武神也沉默将自己的心动潜藏。

    “开始推衍整个天机阵法的主体吧。”

    “不要等到需要你的时候却掉了链子。”

    “哦。”

    瑶姬看着转过身,手持利剑的苍龙,吐了吐舌头:“木头。”

    这一招,果然有用呢。

    记下来记下来。

    之后教给小妹。

    不知道归墟之主的进阶仪式是以怎么样的,那么数百人都在东海大壑里面,每一个都是一方世界里面难得的强者,都能够移山填海,但是在这一次的巨大阵法展开之后,所有人都被非常错落地随即分配出去,哪怕是瑶姬也和此刻伪装成了貔貅的珏分开来。

    ‘希望小妹能够一切平安……’

    瑶姬这样想着,加紧时间地推演着此刻的归墟大阵,足以连通诸天万界的庞大阵法被激发了,像是燃烧起来的火炭,所有的阵法节点都刹那之间亮起来,像是一片蓝色的海洋,就环绕在瑶姬的身边,伴随着她的指尖而轻轻地旋转着,跃动着。

    最终庞大无比的数据流变更,将天机阵法庇护着的对象从那位归墟霸主转化成了貔貅。

    位格·变迁!

    这决定了一枚道果的走向!

    哼哼,妹夫啊,这就当做是昆仑的嫁妆了。

    以一枚道果作为嫁妆的话,世界上再没有这样奢侈和大手笔的事情了吧?

    所以你一定要对珏好好的。

    瑶姬的眸子安静而幽深,容纳了所有的阵法变化。

    归墟之主,你输定了。

    ……

    铮然的鸣啸声音,巨大的兵刃几乎是有整个天穹那么大,巨大到了几乎能够看得清楚兵器和斧刃之上细密而精致的纹路,而后在庞大的法力催动下,轰然砸落下来,在大地上留下了触目惊心的痕迹。

    归墟之中堪称实力和底蕴都极为强大的一尊古老者口吐鲜血,跪倒在地。

    他不敢置信地抬起头,看到了巨大的战斧之上,一名神色阴翳的青年,穿着广袖的黑袍,平静地站立着,在他的脚下,巨大的阵法纹路在流动着,盘旋着,几乎像是活过来一样。

    “归墟之主……”

    被重创的男子不敢置信地看着那青年。

    几乎是立刻的,他就已经想清楚了一切,也在同一时间感知到自己身上的元气飞速逸散,他的脸上迟滞,苦笑了下,浮现出一种悲怆和解脱之感——作为早早就已经进入了轮回序列的强者,他在这数千年间一次一次地在不同的世界里面战斗。

    一起进入归墟的朋友们早就已经死去了,最后的他几乎如一个行尸走肉一样。

    这样在无数的世界和勾心斗角的任务里挣扎出来的存在,自然不可能是归墟说什么,他就都相信什么的纯良性格,说实话,归墟的培养模式,几乎相当于是在养蛊,无数的世界里面,寻找到那些有资质,有潜力的人,然后强行地将他们带出来。

    扔到必死的世界里面去历练。

    让他们去得到奇遇,让他们见证世界的变迁。

    然后没过去几个世界,就让他们进入到一个只有一个人能够活着出来的惨烈厮杀场。

    于是过往耳鬓厮磨的情侣反目,生死托付的兄弟拔出了各自的兵器,将散发着铁青一般冰冷气息的兵器对准了彼此,而在血与肉建筑的角斗场的上方,归墟之主用冰冷的视线俯瞰着一切人情冷暖的凉薄,看着自己的蛊虫在这血与肉的战场上站起来,癫狂地嘶吼着。

    这样出来的人,是无论如何不可能信任归墟,甚至于不可能信任归墟的功法的。

    他修行过自己找到了正宗法门。

    是人间界失去传承的诸多法门流派,也确确实实地让祂走到了道果之下的第一阶梯,但是他仍旧在这个地方倒下来了,在踏入归墟的第一个时间,在他还弱小时候修行的第一门功法,就已经被打下了归墟的烙印,而这个烙印,哪怕是他之后转修了其余的法门,也再不可能去掉了。

    “……原来,如此。”

    “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活下来的机会,就已经被你当做弃子了。”

    “那你到底是把我们当时的决定,牺牲和付出都当做什么了啊!”

    他恍然地低语着,而后视线逐渐浑浊,功体崩溃,气息消散着死去,在自己的视线浑浊消散之前,他眼前仿佛又看到了数千年前死在自己手里的好友,看到了那个明艳大方的少女,笑容灿烂,他们约定彼此都不留手。

    但是最终那个少女只是用胸膛迎接他的剑,而后给了他一个柔软的拥抱。

    ‘活下去。’

    “可惜,可惜……”

    “我终究没有能履行约定啊。”

    男子笑了一声,眼底疲惫,而后化作了疯狂,像是当年那个初入此地的少年一样怒吼着朝着前面的敌人发动决死的冲锋,气焰浩大,却被一记简单却又威力可怖的横斩拦腰斩杀,而后崩溃化作了最为纯粹的元气。

    一尊直达了道果层次之下第一阶梯的强者,哪怕是在归墟这数千年的经营和积累里面,也绝对不算是多的,而这样一位强者的死去,再度让周围萦绕着的元气浓烈了几分。

    归墟之主深深地呼吸吐纳着,其本身的气息和根基正在以完全可以感知到的速度开始提升着,而后他的视线偏移,看到了那边的角落里面,玄武和麒麟被分在了一起,这也是卫渊自己之前的决定,是为了让自己人分散开来,好针对归墟之主。

    只是这一次,恰恰是这一个抉择,阴差阳错得保住了他们两人的性命。

    阴差阳错,恰到好处。

    归墟之主纵然是能够击溃这两人,但是面对着足以和石夷匹敌的防御,又有浩然正气盘旋周围,给玄武恢复气机,两尊道果之下第一阶梯里面只算是中等层次的人联手,此刻竟然发挥出了玄妙的作用和效果,就连归墟之主都未曾得手。

    归墟之主没有动手强攻,只是收回了视线,背后曾经接引过易容之后的卫渊进入归墟的老者道:“尊主……这两位,似乎不是很好解决。”

    “背后,都有很大的背景。”

    麒麟鼓足了气机给玄武恢复状态,扯着嗓子道:“对啊对啊对啊!”

    “你个归墟之主,你知道我背后是谁么?”

    “你知道我的师兄是谁吗?你知道我老师是谁吗?”

    麒麟就像是被欺负了的小学生一样,尝试把自己背后的靠山给搬出来。

    但是若是知道麒麟口中所说的名号究竟是谁,就知道这绝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

    归墟之主笑了下,淡淡道:

    “麒麟,西狩获麟之时拜入了人间界儒家门下。”

    “你的师兄,是元始天尊吧。”

    麒麟怔住,而后大喜。

    你叫了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