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8章 他走向他的巅峰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23
  第1198章 他走向他的巅峰

    “归墟的阵法已经打开了,归墟霸主似乎已经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这是一场豪赌。”

    “几千年的苦心孤诣,所求的只是一个突破的契机,如果说突破了的话,那么就代表着这个世界上将会再度地多出一位道果层次的尊者,而由于归墟这个地方本身的特性,这位新出现的道果境界强者,也必然是那种游离于清世和浊世之间的特殊存在。”

    “再加上诸天万界的体系。”

    “这会是一位,一瞬间就具备有道果层次中间位格的实力,以及势力的规模上堪比大荒和山海,而潜力上更是要比这两者还要超出的,绝对强者,其对于清世和浊世的平衡究竟会倒向何方,有着堪称举足轻重的作用。”

    朱雀正在一笔一划一板一眼地写着作战报告书。

    如果说现在看她的模样的话,那么完全没有人会把现在这个她和之前那个自拍地很开心的小姑娘联系在一起,那种一板一眼的气质,还有文字里面充斥着规程化的东西,应该是属于某个编制里面的风格,而且还是老油条的风格。

    朱雀把笔搁下。

    在等待回应的时候,打算开始玩一局消消乐,在玩过了许许多多的游戏之后,这种简单又有趣的东西变成了她的最爱,而如果有谁敢删除掉她几千关的消消乐存档,她可以当场和那个家伙玩命。

    但是很可惜,游戏才开始,回应就已经来了。

    金色的文字在刚刚的报告后面续写着问题——

    “原来如此。”

    “但是你为什么在这里。”

    言简意赅,直戳要害。

    朱雀心中羞愧又羞愧,自己竟然奢望于能够瞒得过那位,难道说是最近的‘QQNeNe好喝到咩噗茶’喝得太多,沉浸于人间界慵懒舒适的氛围里面,都变得更加天真起来了吗,只好老老实实道:“是麒麟的一个师兄,叫做卫渊的……”

    她老老实实都说了。

    本来以为会得到惩罚,但是金色的文字只是迟滞了下,她可以想象得到对面那位沉吟。

    而后竟然浮现出了让她做梦都不敢这么做的文字——

    ‘既如此,也可。’

    欸欸欸?

    那位,竟然是这样好说话的性格吗?

    朱雀都惊呆了,旋即禀报道:“除去了那位麒麟的师兄之外,麒麟自然也不会是归墟之主那边的,另外青龙,就我的查探,似乎和归墟之主之间,也有着近乎于不可调节的巨大矛盾,这一次恐怕也不会站在那边。”

    “而貔貅进入归墟之后,也和青龙关系很好,几乎是立刻就形成了类似于结盟的状态。”

    “所以我怀疑貔貅也时时刻刻盯着归墟之主的后心,打算随时抽出刀子来上那么一下,毕竟有时候就算是没有什么心思,看到对面的姿势摆得实在是太好也会有点忍不住的,就像是虽然一点都不渴,但是路过奶茶店的时候总想要买点什么一样。”

    朱雀以自己可以理解,或者说,小凤凰凤祀羽也可以理解的比喻方式,非常恰当地描述着自己眼里面貔貅和归墟的关系,而后微微皱眉,想到一个身影,道:“所以现在,唯一棘手的,就是归墟之主本身,以及白虎,白虎是很强的那种实力。”

    “而且性格很老辣,像是一个已经有过多少年狩猎经验的猫科动物一样。”

    “老辣,冷静,而且很有耐心,非常难以对付的一个对手。”

    朱雀闭着眼睛,在认真思考和回忆着这几千年里面和白虎的接触,神色凝重,给出了自己的判断,道:“如果说,在实力类似的情况下,彼此对敌的话,我甚至于觉得,白虎的心机和手腕,还要在归墟之主本身之上,是可以杀死祂的那种。”

    “归墟之主,不是白虎的对手,但是现在看起来,白虎很有可能是属于归墟的。”

    “这个可能是唯一的变数了。”

    朱雀认真地给出了自己的判断,神色庄严,气质冷静而理智,如果可以忽略她挑染过的头发的话,那么这或许能够更加符合现在这样严肃的氛围——为了成功躲避掉饕餮的追索,她一狠心,把自己的头发染成了五颜六色的斑斓状态。

    像是在盛大的求婚仪式上,在游乐园的上空炸开的超级气球,不同颜色的彩带带着涌动开的颜色朝着四面八方地落下来,如果不是因为饕餮那家伙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吃的,朱雀甚至于想要给自己换一种香水。

    可是在她阐述完自己的发现之后。

    金色的文字却是顿住许久。

    而后非常平淡地落下笔触——

    ‘白虎,是昆仑的。’

    短短六个字,让朱雀的神色都凝固住了,就好像是留个沉重无比的巨锤打在她的脑袋里面,嗡嗡的,也像是六个巴掌,打在了她,哦不,是打在了归墟之主的脸上,四大镇守,全部都不是他自己的,全部都有反心?!!

    这世界上还有比起这个更加地糟糕更加倒霉的人么?!!

    朱雀都惊呆了。

    上一个这样的大组织,还得是要那一部已经长得让观众都觉得过分冗长的《名侦探柯南》,又称做是死神小学生,朱雀的一些打扮风格就是从里面学到的,还有另一部分知识则是来自于另一部《美少女战士》。

    不过,好歹柯南里面的黑衣人组织还有两个在干活儿的。

    这归墟是连所谓的‘酒厂’都不如了啊。

    东方青龙因为自己的青梅竹马瑶姬被归墟之主杀死而打算和祂玩命。

    貔貅也是打算瞅准了归墟之主的后腰子上刀。

    麒麟倾向于人族。

    白虎是昆仑陆吾的暗子。

    就连自己,也没有那么认真。

    朱雀忽然有点后悔起来了,如果自己没有在这里,如果说自己也能够在归墟里面,那么当一切的底牌掀开,当所有的手段都摆在了桌面上,那么归墟之主将会发现自己麾下的五大镇守,竟然全员二五仔,那会是怎么样微妙且精彩的表情?

    亏了啊,亏了!

    不过很快朱雀就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玩忽职守的时候,竟然被这位爷给发现了,不单单给发现了,现在还在和祂供述自己职业生涯巨大污点的时候走神了,走神的时候还在晃动着头上那五彩斑斓的黑般的头发。

    “这一次,暂且不追究你失责之事。”

    “但是也有新的任务交给你。”

    呼……不追究就好,不追究就好。

    除此之外,一切的任务,都要好好地完成,哪怕是拼上了天之四灵的名号!

    朱雀的眼前,用来回报工作进度的那一张A4纸上,金色的笔迹几乎是在流动着的,最后化作了一个极为精致绝美的饰品,极为柔和的金色,温润的珍珠,色泽上乘的玉石,那是一顶赤金色凤凰压顶的凤冠。

    “人间界的婚礼,似乎需要有特殊的服饰,你去寻找还能够做出这样首饰的匠人。”

    朱雀认出来了这是什么东西,凤冠霞帔,人间界炎黄族人婚礼的最高的饰品。

    而这一个有其特殊,这将会是纯粹的黄金,上百颗温润的珍珠,三十六种不同玉石装饰着的饰物,不提其将会蕴含的灵性,恐怕是真的会有百鸟朝凤般的气息,单纯看工艺,就连走线都是最纯的赤金,在和这样的东西比起来,无论是钻石还是说西方的戒指都将会瞬间黯然失色。

    朱雀结结巴巴道:“这,这是……”

    金色的文字轻描淡写:

    “有朋友似要订婚,做的礼物。”

    嗯??!

    能够让这一位亲自称呼为朋友?!!

    嘶呼——这天底下,有谁能够有这样大的脸面?难道说在我追剧的时候又发生了什么?

    朱雀心中震动,但是还是按捺住了心里面的想法,道:

    “是,我一定将最好的匠人找到,您朋友的妻子将会拥有最好最灿烂的婚礼。”

    “帝君。”

    金色的文字就像是点燃的火焰一样,飞速地燃烧消失不见了,而直到那文字上的流光都散去了,而那一道真灵的气息也消失不见,才悄悄地抬起头来,松了口气,感觉到天帝的威压更加沉重了。

    《楚辞》——飞朱鸟使先驱兮,驾太一之象舆。

    朱鸟即为朱雀。

    而东皇太一,正是帝俊曾经在人间界行走之时用过的名号。

    归墟四大镇守之一——朱雀。

    所属势力——大荒。

    ……

    白虎手中的重型兵器劈斩下来,将前面的敌人击溃,巨大的战斧,沉重无比,又能够恰到好处地将白虎的西方庚金之气完美地运转发挥出来,任何敌人在他的面前都将会被摧枯拉朽一般地湮灭掉。

    之前的巨大阵法将所有人都传送到不同的位置,但是大体似乎都是在一处地方。

    白虎能够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和其余人的联系。

    似乎是处于同一处空间,但是却又有些微妙的变化,而祂恰到好处地和归墟之主到了一个地方,此刻正在手持兵器,表现出自己的忠诚之心,走在前面解决一个个拦路的敌人,忽而听到背后的归墟霸主开口:

    “看来,这一次果然只有我两人来到这里。”

    白虎微微抬眸,而后脸上露出爽朗的笑容:“啊,您说什么?”

    归墟霸主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不必在这里和我装傻了,貔貅他们有问题,你应该也猜到了吧?”

    白虎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下。

    归墟霸主感慨着道:“可惜啊,枉我对他们那么好,未曾想到这些人都背叛了我。”

    “现在我可以完全信任的只有你了。”

    “白虎,不要让我失望啊,等到了事情结束之后,你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白虎表面上爽朗大笑着道:“自然是愿意给尊主驱使!”

    心底里面则是嘀咕着念头,之前就不该给他打小报告,没有想到归墟霸主竟然如此生性多疑如此谨慎,这样的话,就只是自己未必能在这里干掉他,尊主啊尊主,你既然如此看重我的话。

    那么能不能问你借一下头颅来?

    我回去好和陆吾大尊应付一下,交个差什么的。

    白虎心里面想着,已经抵达了所传送之地的核心处,那里是一个阵法,应该也是归墟之主突破所需要的核心,白虎眸子微亮,大笑着道:“尊主,已经到……”嗓音戛然而止,白虎身躯猛地一颤,低下头来,看到一柄刺穿自己心口的神兵。

    出招之时竟然是半点涟漪不曾泄露出来,他感觉到自己的神魂,气机,都在以一种诡异的速度飞快地消失,忽而振奋力气,狂吼一声,猛地转过身来,手中的战斧裹挟无尽的金风撕扯,但是却被背后的归墟之主单手挡住。

    “昆仑,白虎。”

    “没有错吧?”

    归墟之主的眼底带着些许冷淡的意思,淡淡道:“毕竟归墟之地特殊,你们都想要插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抽出兵器,兵器上面有着足以侵蚀神魂,腐烂功体的奇毒,又以近乎于半步道果的层次出手,一瞬间破坏掉了白虎的功体。

    “你为了取信于我修行归墟的功法,但是可惜。”

    “你怎么可能用我创造的功法,来和我战斗?”

    两人鏖战,不过十数个回合,白虎就已经被击溃,跌坐在了地上,喘着粗气,最后他看到了下面的阵法,感知到自己的气血,力量都在以一种可怖的速度开始朝着阵法核心蔓延,而后那古朴的阵法纹路忽而微微亮起,像是被激发了真实的能力,朝着中心汇聚,隐隐自虚化实,衍化一玄妙之物。

    这是,献祭!

    所有踏入这里的人,本身就是归墟之主踏足更强所需的祭品?!

    他……!!!

    白虎最后看到归墟之主眸子微敛,里面几乎没有半点的涟漪,带着些讥讽地道:“你以为,我为何放任你们培养派系,为何放任你们渗透归墟呢?既然总是要杀的,那么杀别人给我培养的,自然是更方便些,杀没有感情的,也更顺手些。”

    “放心,所有人,都不会放过的。”

    “下去了,不必着急走。”

    他一剑斩下,四灵之一的白虎倒下,死不瞑目。

    而阵法被激发。

    归墟之主踏着血水朝着前面走去,就像是要抹去一切的失败,重归于曾经的王座。

    所有人,都是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