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7章 归墟进货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49
  第1197章 归墟进货

    卫渊又一次地来到了归墟的总部,这是存在于神代东海最深处的核心区域,一个幽深而深邃的旋涡,卫渊这一次是和麒麟一起进入了归墟的总部当中的,跨越过水流盘旋涌动的极限,在无数蓝色盘旋着的光里面,进入了连通着诸天万界的特殊区域。

    有穿着法宝驾驭雷霆的看守镇守在了入口的附近。

    归墟的大阵具备有空间的特性,可以容纳数百万人同时在内部进行情报的交换,任务的接取和提交而不显得拥挤,今日则是显得尤其空旷,能够参与这一次归墟之主进阶仪式的全部都是最顶尖的归墟行走,是归墟这么数千年来积累的家底。

    卫渊和麒麟亮出了归墟四大镇守的令牌。

    那位显露出颇为强大气息,已经超越凡俗抵达神这个领域的守护者恭恭敬敬道:

    “恭迎二位镇守大人。”

    “请往里面走。”

    麒麟只是懒洋洋地摆了摆手,清俊书生的模样,就连法宝都是一卷巨大的竹简。

    君子风度,读书育人,怎么能够如莽夫一般打打杀杀的?

    那你的书卷怎么样用的?

    卷起来砸人。

    即答!

    而卫渊则是垂眸,褐色的眸子里面金红色的火光似乎一刻都不曾停止过,然后按照朱雀的习惯,嗓音平淡而柔美,道:“退下吧,我……”

    卫渊的声音顿了顿,按照朱雀的口癖回答:

    “咱知道了。”

    前面的麒麟忽而忍不住笑出声,然后立刻后知后觉地捂住嘴,肩膀剧烈地抖动着。

    连脸都胀得通红。

    卫渊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

    冷静……冷静。

    自家师弟,自家的,冷静……此刻卫渊的外面披着风衣,偏红色的中长发,一种泛着铁一样冷色的面甲覆盖住了他的下半张脸,露出了光洁的额头,还有琥珀一样的眼睛,背后背着一把如凤凰羽毛一样的兵器,看上去是能够迷倒一大批女孩子的帅气女生。

    本该如此的。

    这是朱雀原本的风格,南方之鸟,天之四灵。

    丹凤鸣兮,与彼高岗,梧桐生兮,与彼朝阳。

    鬼知道这样的存在怎么会变成捧着奶茶做着美甲,会玩ins,在大大小小的社交平台开通账户的潮流美少女,要是知道朱雀麒麟这么不靠谱,当初的天地自然如果有自我的意识,会不会后悔自己当年的选择?

    卫渊胡思乱想着,维持着冷峻中性美少女的人设。

    事实上他风衣下面并不是其余人所认为的娇柔身躯,而是一拳头直接干爆掉归墟之主的强悍力量,如果不是担心归墟之主狗急乱跳墙地把对于清浊两界都珍贵无比的道果毁掉,或者说直接拆解掉的话,卫渊或许早就已经一剑诛杀了他。

    嗯……这一次的参与者,数目不算是多,但是也有数百。

    每一个都拥有相当强大的力量层次。

    卫渊扫视着整个大阵范围内的面孔,而后他的视线微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四灵之一,北帝俞强原本的分身,后来又被赋予了新的命格和名字,领受了人间界天庭符箓大阵的玉书,也就此成为了传说中的北极真武荡魔大帝,道果之下第一阶梯的标志性角色之一。

    具备有极为强大的防御能力和再生能力,四灵之中,可能仅次于苍龙。

    虽然说之前玄武有进入归墟之中,成为归墟行走的经历。

    但是这样一个任务,你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这一次任务,对外的说法是最高级别的探索任务,成功之后的所有参与者都会获得大量的积分奖励,并且开放了更高层次的兑换目录,里面有很多的珍奇品,最高甚至于是可以对道果层次之下第一阶梯都有效果的。”

    “这导致了归墟潜藏起来的顶尖高手都出现了。”

    麒麟拿着新的兑换目录。

    “真的是,一点都不像是眼前那么抠抠搜搜。”

    “这次归墟之主,大方得让人害怕。”

    “大方得像是连棺材本都已经拿出来了啊。”

    卫渊瞅了一眼。

    或许是因为归墟之主这一次是真的决定,不再拖延不再迟疑,哪怕是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在所不惜,反正这一次要么是他踏足了道果层次,一步登天,要不然就是自己身死魂灭,而不管是哪一种结果,这些在任何世界里面都足以被称呼为天材地宝的好东西也是都用不着了。

    于是他很豪迈地把所有的宝物都彰显出来。

    事实证明,归墟不是穷了,是抠了。

    这些兑换名录上面的东西之珍贵,就连卫渊看了都要倒抽一口冷气,可以看得出归墟之主是付出了多大的决心,就像是一块一块带着血腥气味的鲜肉,一口气地倒进了深海里面,血腥味道翻滚,方圆一百里的鲨鱼都会闻着味儿地游过来。

    整个归墟的强者们,哪怕是已经做到了一方世界的霸主,在某个小世界里面自号道祖,呼风唤雨的级别,都忍受不住那种强烈的诱惑,重新披上了铠甲,提起了兵器,磨快了刃口。

    想要得到,就需付出,这是归墟的信条。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任务的难度和危险性。

    但是所有人都像是眼睛都泛红了的赌徒,没有半点的犹豫和迟疑。

    难怪玄武也会选择参与这一次的任务。

    卫渊了然。

    “啊哈哈哈哈哈,麒麟老弟,朱雀老妹儿,你们来了?!”

    远远地听到了一个爽朗的笑声。

    而后身材雄伟,肩膀宽阔,扛着一把开山大斧头的壮汉就朝着这边走过来,身上盈满了一种森然冰冷的锋利感觉,这是最为纯粹的金行气息,天之四灵,白虎,他一双眸子扫过麒麟,而后落在了‘朱雀’的身上,眼眸亮起。

    哗啦一下松开战斧,而后朝着朱雀展开双臂拥抱过去:“啊哈哈哈。”

    “朱雀老妹啊,好久不见。”

    “今儿这打扮,可真飒啊,可惜,我还是喜欢看你穿着小裙子的样子。”

    “够靓!”

    卫渊嘴角抽了抽。

    什么情况,火克金,白虎这家伙是疯了吗?

    还是说LSP上了身?

    等一下,朱雀自己面对这样的夸奖会是什么反应,可是无论如何,卫渊都不打算让这个浑身散发着一股一周没有洗过脸没有洗过澡的浓郁发酵味道的壮汉靠近自己,右手抬起,铮然炽热的气息猛烈地逸散开来。

    而后那柄如凤凰羽毛一样的刀直接撕裂出了仿佛焚山煮海般的气焰,直指着白虎的鼻尖。

    卫渊用朱雀那种柔美的声色冷淡道:

    “滚!”

    “……”

    白虎的双手抬起,微笑着示意自己没有什么敌意,而后一步一步地往后退去。

    这个不是怂了,只是从心之旅。

    因为出手的不只是朱雀,还有另外一柄剑器出鞘了三寸,就有氤氲而起的寒意像是冰霜一样地蔓延开来,白虎退后数步,大笑着道:“啊哈哈哈,只是开个玩笑,两位也没必要这么大反应不是吗?”

    “你说是不是?貔貅老妹?”

    卫渊的视线微微抬起,顺着剑的气息看过去。

    脸上带着貔貅面具的少女一身红色的劲装,黑发用金环束成了高马尾,垂落下来,琥珀色的眸子生辉,右手按在了剑柄上,沉默不言,却又自有一股冷冰冰的寒意锁定了那边的白虎,就算是后者已经退后了,却仍旧没有把手从剑柄上放下来。

    维持着那样一掌仿佛随时都会出剑斩下对面狗头的感觉。

    直到一道声音沙哑响起:“好了,任务还没有开始,你们怎么就窝里斗起来了?”

    “要是真的这么有精神和杀气的话,待会儿到了目的地,再发泄出来。”

    这时候白虎才收回视线,打着哈哈道:“这话说的,咱们可没有打起来,就只是和朱雀妹子逗着玩儿呢,这样的妹子才够辣,才够味儿啊哈哈哈。”他自顾自地大笑着,而眼底却没有半点的浑浊,清净地很。

    是打算要提前先制造一些争端,然后再将水搞混,待会儿方便行动。

    不过,没有想到朱雀的性格也变了,变回去了那个性格炽烈的样子。

    哼,难道说是换人了?

    这样的念头在白虎的脑子里面转过一圈,而后被他打消掉了可能——这里可是归墟最核心的地方,你说可能会混进来一些低位的归墟行走,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听之任之的,但是你说堂堂四大镇守之一,就这么忽然被替换掉,则是绝对不可能的。

    看起来,平时那个样子只是朱雀对外的隐藏和掩饰了?

    哼,还是颇有些心机的。

    而卫渊迟疑了下,还是装作自己不认识珏,不认识貔貅一样微微点了点头,学着朱雀,语气柔美清冷道:

    “多谢。”

    “不用客气。”珏的声音温和柔软。

    卫渊索性就和麒麟顺势站在了珏和苍龙的位置附近,冷峻而持剑的镇守貔貅,只露出了两个眼睛和光洁额头的朱雀,以及看上去是个呆书生,事实上也确确实实就是个呆书生的麒麟,三大镇守凑到一起,十分地引人注目。

    安静等待巨大无比也复杂无比的天机阵法打开的时候,貔貅忽而道:

    “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

    ‘朱雀’脸上的表情被面具很好的收敛住了,道:“我之前一直在南方的世界里面执行任务,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貔貅你。”

    “是吗?那应该是我感觉错了。”

    珏回答,之后苍龙和瑶姬曾经提醒她,在这个时间点并不应该有特殊的行为而引起归墟霸主的特殊注意,而少女只是回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已经本能地出手了。

    就好像是,自己不能够对着那位往日没有见到过的朱雀袖手旁观似的。

    伴随着元气潮汐的磅礴流转,巨大无比的阵法开启了,归墟霸主站在另一个空间节点上,俯瞰着下面的巨大阵法,无数玄妙的文字组合在了一起,就像是远古时代,最为蛮荒的神话年间的巨大祭坛,祭坛上摆放着新鲜的血牲和祭品,献给古老的神祇,以得到所希望的未来。

    所有站在这巨大阵法上面的人,都是他的家底,是他数千年积累出来的高手,足以帮他完成目标。

    而祂伸出手,就仿佛能够轻而易举地攥取到其中的一切。

    “开始吧。”

    “这一次我一定要成功,【诸天万界,无处不在】,借此踏足到道果层次。”

    “然后去找当年的那个道人,复仇,复仇!”

    “用他当时对我用出来的招式,一下一下地将他打死!我要将他的尸体悬挂在太阳上面,一日一日地巡游在每一个世界的角落!让他被燃烧成灰烬,然后洒落在北海的潮汐。”

    归墟的霸主语气霸道地自语,像是卧薪尝胆之后的勾践,按着放在桌案上的名剑,望着遥远方向的敌人,无数次的午夜梦回,无数次的念念不忘,终究为了一雪前耻而后光耀天下,似乎终于要扬眉吐气。

    他拄着剑,环顾四方。

    吾之宿敌啊,你在何处,是在天之涯,亦或海之角!

    而在那个巨大阵法上面,他并不知道祂心心念念的宿敌就站在那里。

    “你其实不用这么郑重,只是举手之劳。”

    “那也要感谢你刚刚仗义出手。”

    “无妨的,若是愿意相识的话,不妨交给朋友。”

    “我当比你年长些许,你可以唤我一声姐姐无妨。”

    “那……貔貅姐姐?”

    “朱雀妹妹。”

    麒麟捂着嘴巴憋着狂笑,肩膀剧烈抖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