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 南方朱雀!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50
  第1194章 南方朱雀!

    归墟是一个严密的组织,或者说是在那种漫长的时间冲刷之下,自然而然变得严密起来的组织,最底层是归墟的行走们,而归墟行走也分为了好几个等级,而最高层次的是类似于执事一样的身份,执事是负责统率寻常归墟行走的。

    而再往上是镇守,是坐镇某一个世界的强大的归墟成员,每一员都具备有神话的范畴里面,被称之为山神或者河神这个位格的强大力量,一刀劈碎瀑布,抬手凿穿山脉,肉身扛飞弹,铁拳碎机甲是常规操作。

    镇守们靠着各自占据的世界级别来确认自己的级别,家底越丰富的,实力往往就会越发强大,那么在镇守当中的排名也就更高,这个过程叫做【登天梯】,而天梯的最顶端,也就是整个归墟在归墟霸主之下,真正意义上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存在。

    四大镇守。

    以四灵为名号,而其名号,遥指着周天星域,就仿佛在归墟霸主的设计之中,等到了一切尘埃落定的最后,东海这大壑才会是诸天万界,大荒山海的中心,而四大归墟镇守也将会化作东方青龙,北方玄武一般,统率一个方向上所有世界的存在,而那个时候四灵将会拱卫着潜藏在东海之下的归墟大壑。

    而归墟霸主就会在那个时候,双手叠放在自己的长剑剑柄上面,拄着那墨色的剑,双目深沉而平静地俯瞰诸天万界的强者臣服于自己的面前,臣服于自己的脚下。

    这是何等霸道的一幕,何等壮观的一幕。

    但是这个伟大蓝图还没有彻底实现的时候就已经崩塌了。

    就像是南北朝事情,建立了一座城池叫做统万城的赫连勃勃,他也站在这城池之上远远王者中原的方向,拄着自己有草原风格的弯刀,豪迈地像是每一个英雄人物那样不可一世地喊出‘以一统万,统一万国’的宣言。

    然后他的对手是那个曾经焚烧了珈蓝道场,马踏山寺的北魏太武皇帝。

    于是统万城就无了。

    归墟也就是类似的轨迹,现在只是个蛰伏起来的状态,而卫渊此刻堪称心潮澎湃,战意勃勃,立刻地给麒麟传讯,让祂把朱雀邀请到人间界来‘做客’,他现在说满心里面想着等解决掉归墟的事情,然后去把后土救回来,就去履行和珏的约定——

    这一次,在涂山氏也该论到他主动了。

    伟大而骄傲的归墟霸主啊,请你为了我的未来而稍微牺牲一下吧。

    我会怀念你的。

    等我大婚的时候,给你上香,放心,那一天的头香都是你的!

    卫渊伸出手摸了摸脸颊,刚刚少女嘴唇的触感仍旧还残留着些许,他看着天边的晨曦,伸了个懒腰,忽然间就精神抖擞,看了看隐隐约约传来早课诵经声音的龙虎山天师府,天边紫气蔓延,大笑一声,没有过去天师府,而是一步踏出,袖袍兜满了风雪,朝着博物馆方向而去了。

    而黑猫类在老天师的怀里看着风雪落尽。

    看着大日重新升起,金色的晨曦流光落在岩壁上的白雪上,映照得如同一只抖动鳞甲的龙,等到了太阳升起来,祂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

    站起来,抖落了黑色毛发上面的落雪,眼眸明亮地像是两颗宝石,先是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然后才给老天师的头发舔了舔,最后看了看天师身前引魂香,看到这一根引魂香仍旧还在不紧不慢地燃烧着,剩下的长度还可以够很长很长的时间。

    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尾巴微微翘起来,呈现出一个非常柔软的S形,前爪抓住地面,然后伸了个懒腰。

    打了个哈欠,开始了每一日日常的巡查龙虎山,祂还在几百年前,江南道有一个道人骑乘青龙进入了皇宫杀死嘉靖的年代就在龙虎山了,这几百年下来,看着一个个小道士进山,小道士变成了老道士,老道士最后埋到了土地里面,没有办法再用瘦骨嶙峋的手掌给祂挠痒痒。

    一次又一次,祂的世界就在这一座山。

    这里面的一草一木,祂都熟悉,包括哪里的果子特别甜,哪儿的花朵会特别香都知道。

    当黑猫类走到了一个山洞旁边的时候,突然顿住了下。

    而后祂的毛发都炸开来,眼睛瞪得溜圆,然后爪子一用力,像是一道击出的弩箭一样地窜到了山洞里面,片刻后,一阵疑惑惊讶到了极限的喵呜声音,直接把早起捕食捉虫的山雀都惊得蒲扇翅膀飞起来,惊疑不定。

    而黑猫类比起外面的山雀还要惊疑不定。

    奇了怪了。

    当真是奇了怪了。

    黑猫类摇头晃脑,满脸疑惑。

    老道士还在睡觉,怎么这藏起来的烈酒,忽然就少了一坛呢?

    难道昨天夜里,有谁偷偷喝酒了么?

    不应该啊……

    祂舔了舔爪子,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只是鼻子闻了闻,闻到了大白兔奶糖的甜香味道,于是伸出猫爪,在旁边邀月亭一侧的石碑的背面刻录文字——

    【今日,龙虎山失踪烈酒一坛。】

    ……

    卫渊赶回到了博物馆里面,还没有进入的时候就已经感知到了那种炽热霸道的火焰之力,熊熊燃烧,却又和大日金乌的太阳之火截然不同,有种莫名的宏大感觉,南方朱雀,四灵之一,而且还是四灵当中在战斗和守备方面都颇为均衡的类型。

    哪怕是隔着屋子里设置的禁制,卫渊也能够感知到那种汹涌磅礴的热浪。

    卫渊心中重新思考了下自己要如何去说服南方朱雀,最好是说服,而且可以拉拢其作为人间界战力之一而存在,最最迫不得已的情况,才是先将其镇住,而后以胎化易形来变化外貌,借用朱雀一缕气息,踏入归墟之中。

    卫渊心里面把麒麟给出的朱雀的性格,爱好,以及忌讳什么都记录在脑海里面。

    然后才推开门,只是让他惊讶的是,朱雀并不在客厅,这或许是代表着朱雀被招待在了静室内,但是重点是,麒麟本身也在客厅,卫渊神色古怪地抬眸看了看那股磅礴真火气息存在的方位,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在这里?”

    “我当然要在这里啊?”

    麒麟看上去似乎比起卫渊更加地摸不着头脑,道:

    “我不在这里的话,怎么给渊师兄你提醒啊?”

    “提醒?”

    卫渊皱了皱眉,指了指那股灼热之气所在的方位,道:“你在这里的话,那么那朱雀现在难道是一个人在静室里面?”

    “哦哦,渊师兄你是担心你的那些珍藏是吗?哈哈,不用担心不用担心的。”

    “朱雀又不是白虎那种性格阴晴不定的家伙,不会在这个时候大破坏的。”

    麒麟了然地摆了摆手,道:“况且也不是独自在那里。”

    “夫子也在呢。”

    卫渊更是一顿。

    “夫子?”

    麒麟很郑重地点头:“是的,这样是为什么我要让祂来到这里的原因,渊师兄,你让祂来这里,应该也是为了说服祂的对吗?虽然说短期目标来看,是为了得到祂的身份,进入归墟,而后破坏归墟之主的进阶仪式。”

    “但是从长时间来看,多一个朋友总要比起多一个敌人更好,若是能够将其策反的话,就相当于人间界的高位战斗能力又增加了一员,而对归墟作战可能存在的漏洞也将会减少一环,两相叠加的话,便是成倍的好处。”

    麒麟的腰杆挺得笔直,神色庄严而认真,就像是当年在夫子的门下做考核时候一样。

    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卫渊有种吐血的冲动。

    “但是,渊师兄,你具备有说服朱雀反水的能力么?”

    他声音顿了顿,而后给出了回答:“显而易见,你并不具备。”

    “你只具备了把朱雀打得头破血流然后糊满了泥巴扔到三昧真火里面去做成叫花鸡的能力。”

    “而渊师兄你都做不到,那么我就肯定更做不到了。”

    “但是,夫子是可以的!”

    麒麟的双眼亮起来,道:“子贡师兄那样使得天下五国各有变化的计策,已经是极为高妙,但是和后世的纵横家放在一起,也并不显得突兀,都是借助以大势,能言善辩,三寸不烂之舌在各个势力之间游走,不过只是巧计罢了。”

    “而夫子的说服却是温和醇厚,他堂堂正正,没有运用半点的技巧却又真诚无比,像是在讲述真正中正的道理。”

    “我们去劝说那就是刀光斧影,是让朱雀反水。”

    “但是夫子出马,那就直接是弃暗投明啊!”

    麒麟对于卫渊还只是牛逼,而对于夫子简直可以说是狂热了。

    而从子贡当年的经历来看,夫子自然拥有着极为杰出的交涉技能。

    卫渊看了看屋子,道:“进去多久了?”

    麒麟得意洋洋地伸出手比划了一下,道:“已经两个时辰了,现在就算原本对于归墟霸主非常忠诚的,估计都得要怀疑一下自己的立场了,更何况朱雀也未必就对归墟霸主真的那么服从。”

    卫渊嘴角抽了抽。

    忽然觉得归墟之主何其倒霉,简直是需要上几炷香的倒霉催。

    不过重伤转世重修,自然会失去对于属下的掌控力。

    而后麒麟忽然迟疑道:“不过,渊师兄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或许伪装成朱雀真的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啊,其实你换成我,就可以了。”

    卫渊摇了摇头:“能够多一个后手,就多稳定一份,道果的价值足够冒险。”

    麒麟感慨一声,道:“师兄,牛逼!!!”

    卫渊已经习惯麒麟这样一惊一乍的模样,忽而想起了一件事情,伸出手拍了拍麒麟的肩膀,道:“不过,告诉珏是要订婚的,是你小子吧?”麒麟不以为意,理所当然地点头道:“是啊,我看到了嫂子,当然要先给嫂子祝贺一下了。”

    祂注意到卫渊脸上的表情,微微一顿。

    恍然大悟道:“啊这……”

    “这个现在还是不能说的东西吗?”

    卫渊抬手扶额,忽而打了个响指,虚空中元气化作了一个个黄巾力士。

    面无表情道:“叉出去!”

    两个膀大腰圆的黄巾力士非常手熟且经验丰富地把麒麟叉了出去。

    而卫渊敲了敲门,在得到夫子的允诺之后推开门,带着温和笑意,而这个时候麒麟的声音仿佛还在他耳畔回荡着:“师兄,真的不合适,你要不要重新玄一个?”

    “渊师兄,牛逼!!!”

    卫渊视线微凝,看着夫子对面正坐着的身影。

    看着那身影约莫一米六多些,穿着红色的外套,里面是露出衬衫领的毛衣,酒红色和浅灰色的格子错落分布,穿着蓝色百褶裙,露出黑色的小皮鞋和白色的短袜,面对着夫子,却还是认真端坐着,手掌笼在外套里面,只露出了十跟手指。

    十个手指的指甲都是不同的图案美甲,双手十指稍微交叉,呵出一口白气,就好像她体内的温度比起现在这开满了空调的室内还有热得多似的。

    听到了动静,抬眸转而看过去,一双褐色的眸子里面升腾起两缕火焰。

    卫渊的面容凝固住。

    “朱雀……?”

    眼前这个少女点头:“是咱,就是你要见咱的?”

    卫渊脸上的微笑仿佛出现了类似钢铁生锈粉碎般的吱呀声音。

    耳畔仿佛听到了麒麟声嘶力竭的高呼:“渊师兄,牛逼!!!”

    “牛逼!!!”

    而屋子里仍旧是安静,安静了好一会儿。

    “朱雀,是女孩子啊。”

    “嗯?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