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0章 三宝玉如意!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34
  第1190章 三宝玉如意!

    “补偿,当然没有问题。”

    “阿娲,我既然让你改变了原本的想法和主意,那么我就应该给你付出补偿……”伏羲的声音戛然而止,像是骑士单膝跪地庄严宣誓的时候发现自己前面的根本不是自己的宣誓对象,而是一只正在跳着桑巴舞的兔八哥,或者说汤姆猫什么的。

    伏羲的眼神微微发直,然后僵硬地转动脖子,看向旁边的卫渊,连嗓音都下意识提高了个几度:“给他?!!凭什么?!”

    “我让阿娲你改变了主意啊,我应该给你才对吧?!”

    “给他,我不服气!”

    娲皇现在就像是个正常的现代人一样打扮,脚上穿着帆布鞋,简简单单的棒球衫,头发梳着高马尾,戴着一副银色的眼镜,鬓角的碎发用发夹夹起来,和穿着道袍的白发娲皇不一样,现在的少女就像是那种,在篮球场旁边走过,就会引来篮球场上男孩子全部注意力的模样。

    但是当她认真的看着你的时候,就连伏羲这样的超级大变态都不得不把自己的声音慢慢变小,娲皇端着茶,让那袅袅热气升起来,道:“毕竟阿兄你是要占阿渊的位置啊,这个补偿给他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这,说是这样说没错的……”

    伏羲不甘心地咕哝着。

    但是,但是我唯独不想要给卫渊啊!

    看到卫渊得到好处,比我自己丢了宝贝都难受。

    伏羲觉得自己不能够总是这么顺着娲皇,自己总要展现出些许的,来自于兄长的威严!

    对,我可是兄长,要展现一下家庭地位!

    总是这样的话,往后要是每次遇到事情,卫渊那个臭小子就来找阿娲,那我岂不是拿他半点办法都没有了?伏羲仿佛已经看到,往后的某个岁月里面,卫渊那个臭小子藏在了阿娲的背后,然后探出脑袋来朝着自己,满脸嘲笑,而自己偏偏拿他没有法子。

    不行!不行!

    此风不可长!

    于是伏羲拿出了当年转战浊世不败的豪勇,拿出了曾经硬抗不周山而不倒的意志,抬起头来,这一瞬间,他莫名觉得血脉贲张,一股股暖流在体内流转着,让祂越发地有勇气,这个瞬间,他不是一个人,每个时间线上的伏羲和他同在!所有的天机之主和他同在!

    他,要上了!

    伏羲抬起头,像是英雄踏上战场,道:“那个,阿娲,我觉得这件事情……”

    娲皇看着伏羲,哪怕是平光眼镜都遮不住那双明亮的眸子,她歪了歪头,一缕碎发柔软得滑落,嗓音似乎稍微拉长了些,带着了些许隐没的撒娇意味,道:“阿兄不同意吗?”

    少女歪了下头,所有时间线的所有伏羲就兵荒马乱溃不成军一败涂地就差双手合十虔诚地看着这一幅画面,然后把这一幅画面的每一秒每一帧都刻录在自己的DNA里面,时时刻刻地拿出来欣赏一番。

    伏羲的嘴巴比起脑子更快,道:“不,我是说,我在考虑给卫渊什么补偿。”

    “好外甥,好外甥!”

    “得好好补偿一下啊哈哈哈!”

    伏羲在下一秒钟就恨不得把这一秒钟的自己给掐死!

    然后直接抛尸沉了黄浦江。

    但是这话已经说出去了,而且伏羲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了那边的卫渊手里掏出一个手机,就这么笔直握着,像是握着一把剑似的,咔嚓咔嚓咔嚓地对着自己就是个十六连拍,然后才打开了录像模式。

    手机的摄像头就对着伏羲自己,而卫渊的脸上还带着愉悦的微笑。

    经典,太经典了,涂山氏面对这样情况的经典操作。

    那么涂山氏的这个传统是从哪里开始的呢?

    伏羲嘴角抽了抽,这个时候他不仅仅想要掐死前一会儿的自己,还想要把过去把手段传授给涂山氏的自己也给直接解决掉,当时候的嘴巴怎么就这么欠啊,怎么就创造出了涂山氏这个族裔?

    最后伏羲叹了口气。

    这个舅舅至少还有最后的底线,他没有说出那柄铸造的剑,第一个原因,则是这剑还没有铸造好,是打算用来当做最后大婚之时的礼物,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时候提起这把剑的话,卫渊那小子肯定知道自己把圆觉和地藏啪嗒啪嗒捏在一起的事情。

    于是无可奈何的伏羲抬起手,道:“真的是,便宜你个臭小子了。”

    他五指握合,天地人三气忽然汇聚而来,磅礴而纯粹,天之气浩渺风流,而大地厚重,人之道行走于其间,三者呈现出苍青色,昏黄色,以及明亮炽烈如火焰一样的颜色,巨大的压迫性让所有人都产生一种窒息般的感觉,而天地的中心,就是此刻站在那里的白衣道人伏羲。

    伏羲右手托举在前,天地人三才之气汇聚于此,而后疯狂地旋转着。

    伏羲双瞳幽深明亮,像是夜色当中最为灿烂的火光,这个时候终于展现出了属于道果层次第一阶梯的恐怖气势,压迫地众人隐隐有些难受,唯独卫渊娲皇不受到影响,而伏羲嗓音平淡道:“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

    “三宝皆得,则万事顺遂心愿,可称如意。”

    “此物乃我‘偶然’所得。”

    “路过一山,山神主动‘赠送’于我。”

    “后来又有诸多奇遇,我曾经将其洗练淬炼数次,天三才,地三才,人三才。”

    “天地人又是三宝,故而称之为,三宝玉如意。”

    “今日既然阿娲开了口,此物,就送与你,做个补偿吧!”

    五指握合,一柄碧绿色的如意出现在伏羲的掌心,通体青翠的明净流光在周围流转着,任何人都可以感知到这一件玉如意的强大和珍贵,那明净的流光在几百年前修建的木质屋子里面明暗交错起伏着,让人感觉到这件保护似乎本身是会呼吸的。

    伏羲握住玉如意,而后袖袍一甩,让这件宝物朝着卫渊飞过去,而他自己则是很酷地转过头去不去看,这样会表现得很有那种高人的气度,但是事实上是哪怕是伏羲都觉得肉疼得要死,担心自己再看一眼就会忍不住地扑过去把这宝贝抢回来。

    这个原本可是他为了自己太上道德天尊这个马甲而准备的!

    哪怕是伏羲这种渣天渣地渣得九天十地都害怕了的家伙,宝库里面也没有多少比起这东西更具备分量的了,一下就要少去了一件,怎么可能不肉疼?

    可恶,结果现在便宜了卫渊这个臭小子。

    卫渊看着掌心中的如意,微微垂眸,就已经感知到了这一宝物的效果,可以放出风,火,雷去攻击,火焰之高温,足以媲美祝融常态下放出的火焰,具备的御风之力,足以一瞬间吹熄一刻星辰内部的火焰,若是卫渊愿意的话,持拿此物,可以让整个人间都化作西伯利亚。

    到时候大家一起种土豆。

    早上土豆泥,中午土豆通心粉加炒土豆丝,晚上吃早上和中午吃剩下的。

    零食只有炸土豆条。

    到时候英国佬即将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美食发源地。

    至于为什么,那自然是因为他们的人民已经习惯了一天三顿少不了的土豆。

    卫渊心里面给自己开了个冷玩笑,右手握着这个珍贵的法宝,左手手指抚摸着玉柄,缓缓划过,除此之外,这里面还有各种各样的法术模型,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电闪雷鸣,甚至于从锅子里面变出一份地道的川味麻辣锅火锅,都只是动动手指的功夫。

    总而言之,十分方便用来人前显圣装逼。

    卫渊看着那边‘孤高’的伏羲背影,嘴角抽了抽,似乎知道这件根基底蕴了不得的法宝,为什么会被人加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功能。

    他无视了这些用来人前显圣的能力,专心感知了下这宝物最初的特性。

    神通极强大!

    可以说,如果有谁能支撑得起这件法宝的法力,那么几乎可以短暂发挥出道果境下第一阶梯最强的爆发力,而落在道果层次的人手中,那就是即便是和其余道果强者打起来都不会逊色的顶尖神兵。

    当然对于法力的消耗也极为巨大,这是卫渊所头疼的。

    不过还好,是这个东西很小,可以藏在袖子里面反手扣住。

    里面又自然而然附带了收敛气息的能力。

    然后就可以贴身近战的时候可以反手一下直接敲打在脑门上……

    卫渊思绪微顿,忽然想到了伏羲本身具备的【天机】道果,嘴角抽了抽:“所以说,这个如意原来的功能,就是趁着别人没发现这东西,抽冷子来一下是吧?”

    如此简单,直接,有效!

    如此地……文官始祖风格!

    卫渊握着这三宝玉如意,看了一眼娲皇,在后者微笑着颔首之后,卫渊才放心地把这一柄三宝玉如意收起来,他当然不担心伏羲做什么小动作,若是单纯只是伏羲送给卫渊的礼物,那么卫渊心底里怕不是得要提起个十七八个心脏,警惕性都点满了。

    但是这是娲皇开口替卫渊讨来的。

    所以就可以绝对放心。

    在这个情况下,伏羲送出来的,那都是绝对可靠绝对有用的好东西啊!

    伏羲手掌握拳,抵着下巴咳嗽了一声,道:“所以,那个什么,阿娲啊,兄长大人已经给果臭小……咳咳,我是说卫渊补偿了,你是不是也该履行承诺了?”而当娲皇取出了暗红色封皮的户口本,伏羲的面容就越发庄重起来,他看着这个户口本,就像是看着这个世界上最珍贵最宝贵的礼物。

    刚刚交出去的顶尖灵宝三宝玉如意就像是一阵灰尘一样,从他的脑海里面消失了。

    被‘格式化’了。

    伏羲接过了这个户口本,甚至于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而娲皇站起身来,她噙着笑意对卫渊点了点头,道:“阿渊你过来,我很喜欢你画的这一幅画,也很喜欢龙虎山的风景,你来,我们在外面走走,如果可以的话,你帮我画一幅画。”

    卫渊看了一眼捧着户口本说不出话来的伏羲,要是往日的话,伏羲肯定都已经要发癫了。

    但是现在,伏羲却呆呆的,像是那个成语里面木讷的雄鸡一样,像是这家家户户都有一本的东西,有着某种神奇的魔力,哪怕是道果层次的强者,都在这一瞬间停滞了大脑的思考和活动,每一个归属于伏羲的细胞都在全力地感受着这户口本的重量。

    卫渊摇了摇头,‘鄙夷’地看了一眼伏羲,然后快步走出去,跟在娲皇的身后。

    这个时候约莫已经是日落时候,夕阳西下,映照在道门的青砖瓦片上面很有些味道,达官贵人们曾经给龙虎山砸了不少的钱,往日只有皇宫贵胄们可以用的琉璃瓦此刻在阳光下就像是宝石一样流光溢彩,娲皇在前面走,最后站在一处扶手的地方,看着远处。

    她忽然笑起来:“阿渊有话要和我说?”

    卫渊摸了摸鼻子,莫名有种被说穿了心事的尴尬感觉,道:“这么明显吗?”

    娲皇转过身来,噙着温暖的笑意:“知子莫若父,这句话换一换也是可以的,没有比母亲更了解孩子心事的人了,更何况,阿渊你又不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

    “其实,您不必补充最后这句话的。”

    卫渊忍不住吐槽。

    回应他的是娲皇的笑声,而后娲皇抬手把被风吹散的鬓发整理会来,噙着笑意道:

    “想要问什么呢?问吧阿渊。”

    “我都会回答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