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8章 伏羲要当户主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74
  第1188章 伏羲要当户主

    金色的长枪,那代表着的其实是最高规格凝聚的力量,而这精纯无比的力量此刻正飞速朝着卫渊眉心穿刺过去,力量凝聚到了极致,比起真实存在的物质更为让人觉得这才是真的,卫渊看到那一柄长枪的造型极端古朴。

    上面有着古老而玄妙的纹路,散发着神圣威严却又带着杀气的流光。

    精致玄妙的简直像是某种艺术品。

    带着极端煞气的艺术品。

    当年刺穿耶稣的如果是这一柄枪的话,那么估计也就没有之后的故事了,而卫渊面对着这一枪,反倒是莫名有种惆怅感,尤其是想到自己去过的那个未来,那个拉着自己的手的幼年卫元君,那种惆怅感就更扎心了。

    就像是本来该是贴心小棉袄的乖女儿忽然就变成了黑心棉或者说是反过来穿的软猬甲。

    扎心凉,心飞扬。

    总觉得会不会往后这丫头给我带回来一个杀马特。

    只要是能够让老爹难受的法子,就会让我很开心.JPG。

    叛逆期来得太早了点吧。

    道人无奈,而那柄虽然气势强烈,但是其实没有半点杀气的玄奇神兵已经近在眼前,强烈的气浪让卫渊的发梢朝着后面摆动,而后他抬起手,手掌修长有力,轻描淡写地将一握,这柄带着恐怖金风的神兵长枪就被他握住手中。

    垂下来的道袍衣摆微微朝着后面扬了下,而后那磅礴的气劲就散去了。

    刷一下,卫渊眼前出现了道果层次的金母元君。

    眼下被娲皇化作了十三四岁模样,但是因为是人和神的混血,导致了她眼下仍旧还是粉雕玉琢的模样,头发用素净的发带系好,穿着蓝色和白色的道袍,罗袜外套着薄底快靴,放到网络上,大概会引起一阵你又在骗我生女儿的哀嚎。

    以及某些会惹来元始天尊怒火的‘岳父在上’‘姐姐贴贴’之类的话。

    逆着阳光,看着自己那天下无敌的父亲,卫元君墨色的眸子里面像是燃烧起两簇火来。

    凌空抽身,一脚直接踩在了神兵的枪尾上。

    道果层次的肉体力量,哪怕是没有过全力出手,但是仍旧不可小觑,是轻而易举就做到撕山裂海,只是这一枪下去,她却看到自己的老爹眉头都不变一下,她手掌里的兵器,可是火神祝融亲自淬炼,在浊世数千年间所向无敌,不知道洞穿多少妖魔。

    哪怕是和西王母的九龙吞天枪比都不逊色。

    此刻竟然没能割破卫渊的手心,枪锋和手掌擦过,只留下了艰涩的手感和迸射出来的火花,除此之外,连一点血皮都没破,而后当卫渊用力握紧了手中的枪刃,那种忽然如同海洋汹涌炸开一般的力量让卫元君的脸色一下浮现出惊愕的神色来。

    这一个刹那,她几乎幻视自己眼前的不是卫渊,而是年少时候和自己对练枪法的不周山阿爷倒影,这种恐怖到了无与伦比的力量,以及那种近乎让人要窒息了似的强大压迫感,纯粹靠着力量做到这一点的,在卫元君的记忆里面,就只有不周山!

    可恶……

    他,他怎么做到的?

    卫元君被那种巨大无比的力量直接甩得飞开,黑色的发丝扬起,她的眼睛很大,此刻的脸上还有些许的婴儿肥,但是气质却是冷锐无比,像是坐在庚金之道的终点,而后俯瞰着下方万千神魔的女王,两种迥异的气质让她脸上的震惊更为明显。

    就在这个时候,卫渊忽然感觉到了周身的空间凝固住了。

    就好像是整个空间本身,被一个个铁圈儿给箍起来了似的,连带着这个空间里面的所有一切都不能在动,而后卫渊的袖袍,发丝,都朝着上面扬起来,一股绝强大的压迫力也是从天而降,巨大的力量扑打在了地面上,而后反弹上来,化作了纯粹力量激发出来的,恐怖至极的气焰巨柱。

    卫渊就被‘锁’在这个气焰巨柱里面。

    而后一只巨大的猴子拿着一根巨大无比的铁棒从天而降。

    那铁棒巨大地,如果非要践行铁棒磨成针,恐怕得要在地球最高峰上面才适合去摩。

    而手持这么大一个凶器,那猴子脸上的神色也是嚣张恣意到了极限,放声狂笑着道:

    “哈哈哈哈,卫渊,你也有今天,我今天就要你死!!!”

    “西内!!!”

    而后以一种超越音速不知道多少的恐怖速度直接把卫渊用棍子砸下去,狠狠地砸在了大地上,地面巨大的震动之后,层层波涛般的气浪朝着四面八方涌动翻卷着过去,而无支祁双手死死抓住这棍子,以保证能够全面且均匀地砸下去。

    还用力拿着棍子往下面压了压。

    脸上带着狂笑:“哼,哼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啊卫渊!”

    “SURPRISE MOTHER FU……”

    无支祁口无遮拦地放声大笑,但是最后这一具从诸多莽夫那里学来的口头禅还没有说完,就被一股力量直接塞住了嘴巴,而后还没完,那股力量直接把无支祁给推飞出去,在地上翻滚了好几下,头晕眼花的,抬头看见前面出现了一名白衣道人,做全力出拳状,而后猛地抬起头,怒目圆睁。

    伏羲咬牙切齿道:“住嘴!臭猴子!”

    无支祁恼怒:“你又在抽什么疯?不是说好了联手对付这家伙么?”

    伏羲道:“你骂卫渊,我很满意,但是你要是牵连到阿娲,我就很不高兴了。”

    他声音顿了顿,震声强调道:“不准牵连阿娲!!!”

    无支祁捂着自己的头爬起来。

    刚刚那个mother直接刺激到了伏羲的反射神经。

    无支祁龇牙咧嘴,换个人胆敢这样对他的话,早就已经被一棍子砸过去或者一拳拍脸了,但是伏羲不行,他的兵器都是伏羲给铸造的,而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伏羲的话,他就算是不死,也得要重伤个几百年,反倒是被卫渊取笑。

    所以面对伏羲的‘攻击’,无支祁只好忍了。

    然后反手取出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装着粗盐的陶罐子,狞笑着凑过去:“卫渊啊卫渊,你也没想到你……”嗓音戛然而止,他抬起棍子,金箍棒下面并没有预料里面正在以剑气抵抗棍棒砸下的卫渊,就在无支祁和卫元君寻找的时候。

    那边的伏羲歪了下头,极为失望愤怒地砸了下嘴。

    “啧!”

    而后无支祁和金母元君才反应过来,猛地转过头去。

    从远处吹来的风让道袍的下摆晃动,龙虎山的山门处,本来该要被他们两个联手打得一阵狼狈,吃了个大大下马威的卫渊,就站在那里,哪里有半点受伤的趋势,无支祁不忿地将手里的陶罐砸在了地上,而后让旁边的兵器散发灵光,变回到原本的大小。

    卫元君同样收回了手中的神兵。

    对于没能插爆自己父亲的脑袋表示了非常的遗憾。

    但是看了看那边懊恼的无支祁和伏羲,不知为何,微微抬了抬光洁的下巴,心底古怪地浮现出一种骄傲的情绪来,就仿佛是小时候的孩子们,总是觉得父亲是无所不能的,而看到那个身影确实证明了自己希望的时候,那种骄傲就会塞满了孩子们并不大的心脏。

    只是卫元君已经不是孩子了啊。

    她想着。

    她已经独自在浊世之中活过了万年的岁月,在没有人,没有太阳和星辰的时代里面,一个在现代世界长大的孩子就像是个离群索居的苦修士一样,背负着不能告知于旁人的重要使命,用最为蠢笨的方式熬过了漫长的岁月,她的内心早该是坚硬如铁的。

    一定是元始天尊的因果在发挥效果。

    卫元君似乎找到了理由,她把自己内心软弱的东西一下拔出来然后干脆利落地斩除去了。

    而卫渊已经踏上了这个来过不知道多少次了的道门山脉,然后展开双臂,和前面瘦下来的老爷子一个熊抱,上上下下打量了下忽帝,而后带着诚挚的表情,大笑着道:“老爷子,你瘦了啊!”

    一句话,七个字!

    直接把忽帝心里面对这个狐狸崽的些许怨念给打消了。

    让老爷子眉开眼笑地问哪儿瘦了?哪儿瘦了?

    后面走上来的伏羲忍不住磨了磨牙齿。

    “真的是深山狐狸野,哪怕是这臭小子也和狐狸精似的蛊惑人心。”

    卫渊看了一眼刚刚无支祁,以及卫元君‘围杀’他的地方,两个道果层次的出手,哪怕只是带着切磋玩闹性质更多些,但是对于地球母亲来说都属于一场蹂躏,那就好像养了一只猛虎,然后你睡着了的时候,这只几百公斤的大猫想要和你来一次幼年游戏。

    举高高!

    然后从橱窗衣柜上面,朝着你的小肚子来了个大猫跳水踩奶式。

    要死的。

    当然,就算是这两个会这么胡来,龙虎山上的娲皇都会阻止的,忽老爷子哈哈大笑着一挥手,刚刚交手的那片‘世界’就像是一张塑料纸一样被撕下来,造成的那些触目惊心的恐怖痕迹瞬间消失不见,而那个‘塑料片’,则是被忽帝老爷子揉成一团,然后啪地一下拍在掌心。

    只是瞬间就消失不见。

    权能·【炼假成真】

    刚刚交手的那个世界只不过是一片虚假的时空,一个为了让他们玩闹一场的游戏场,而忽老爷子看着卫渊,抚须疑惑道:“虽然说我不觉得这两个小家伙能够赢过你,但是我还以为你会直接杀出来的,就像是以前那样。”

    他比划了个动作,是卫渊仗剑从北帝玄冥那里把娲皇带出来时的标志性动作。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卫渊笑了笑,而后道:

    “只是因果罢了。”

    “因果……”

    忽老爷子慢慢咀嚼着这两个字,像是从这两个字里面品尝出了无比的玄妙,脸上的神色凝重起来,点了点头,道:“不愧是元始天尊。”而就这个反应,就让伏羲翻了个白眼,无比确定肯定地觉得,忽帝肯定没听懂。

    不过下一秒钟,伏羲就失去了这种冷眼旁观世人的从容和高人气度。

    因为白发的小娲皇跑出来了,然后看到了卫渊,少女比起娲皇来说稍微苍白些,也几乎没有什么表情波动的面容上绽放开了一种,几乎可以说是人间最美丽的微笑,然后展开了双臂,迈开脚步,朝着卫渊这边跑过来。

    最后她很亲昵地抱住了卫渊。

    然后把自己的脸庞在卫渊的胳膊上蹭了蹭,白色的头发多少比起过去柔软光泽了些,温柔地垂落下来,让卫渊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局促,然后就是那种无奈的微笑,伸出手帮助白发娲皇整理了下发丝。

    而这个动作,再度击穿了伏羲。

    伏羲张了张口,觉得自己的心口好痛好痛,浑身的力量都被抽干了。

    痛,太痛了!

    当年在浊世被浊世大尊打得差点死在那里受的伤,都没现在这么重!

    无支祁走过伏羲旁边的时候不明所以。

    而卫元君则是撇了撇嘴,面无表情地退了一步,离自己这个犯病的老舅爷远了点。

    娲皇就在里面等着他们,白发的小娲皇抱着卫渊的手臂在前面走,伏羲从没有见到她脸上有这样丰富的情绪,没有听到她的语调里面有着这样的开心,听着娲皇讲述着这一段时间的经历,伏羲心里安慰着自己,其实也好,也好。

    小娲在给卫渊这个臭小子讲过去的事情。

    现在自己就在卫渊后面走着。

    四舍五入,那就是小娲在给自己聊天。

    不亏,不亏了啊呜呜呜……

    不亏!

    而后强行不亏的伏羲听到了那边的白发阿娲嗓音柔软道:“不过,姐姐说,这一次她的生日除了要和大家都见一见,也要做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她从老头儿那里拿到了户口本,只是现在户主还是空着呢。”

    她声音顿了顿,按着娲皇姐姐的吩咐道:

    “现在我们决定要不要让你来做户主呢。”

    “我当户主?不合适啊……”

    卫渊苦笑。

    而背后的伏羲脚步骤然凝滞。

    嗯??!阿娲,户口本?

    户主?!

    那怎么可以是卫渊这个臭小子?

    那必定是我啊!!!

    伏羲的眼中猛地燃烧起炽热的烈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