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7章 当珏知道订婚真相时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65
  第1187章 当珏知道订婚真相时

    博物馆里面,仍旧是往日的氛围。

    这一家原本是民俗博物馆的地方,此刻被暖暖的灯光照亮了,有着古朴木纹的柜子上面放着一件件蕴藏着某些历史故事的物件,在那种暖黄色的灯光下面像是镀上了岁月本身特有的那种涂层,让人会下意识放轻脚步。

    夫子坐在那个蓝色沙发上面,神色和煦地和自己的记名弟子之一,来自于昆仑的天女闲聊。

    夫子本身是非常善于闲谈的人,否则的话,也不会到处游走天下,还在各地都拥有了盛大的名望,很多人忽略了夫子当年游历天下的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夫子生活在春秋列国的年间,在他的时代里,那个横空而出的帝王还没有出现。

    奋六世之余烈,鞭笞天下这样的事情,既然有了前面六代君王的积累。

    那么继承者只要不是脑子有包的说出何不食肉糜的家伙,基本上都可以按部就班地完成任务,但是完成这个秦王的责任之后,仍旧开创性地做出了【书同文车同轨天下一国】这样事情的始皇帝,就彻底地踏过了秦王这个身份的上限。

    具备有极端偶然性地出现了这样一尊君王。

    而往前几百年的夫子时代,就是书不同文,车不同轨,十里不同音。

    能够在那个时代,在一个个彼此敌视,文化,语言都绝对不相通的时代到处乱跑,还受到了各个国家的尊重或者戒备,顺便还把不同国家的弟子收起来一起教导,这除了有强大的力量,交流能力和学识的要求绝对远远超过所有人的预测。

    夫子曾经可以用各个地方的不同语言去和乡人们交流,完美地像是当地人。

    和珏的闲聊,轻而易举地创造出了祥和的氛围。

    这就导致了情商很低的直性子麒麟有些无法适应现在的氛围。

    聊了片刻,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把牛逼plus的渊师兄棺材本都花没了的麒麟忽而一拍额头,决定自己还是跑去联系朱雀吧,带着真诚的微笑拱手道:“还没有恭喜呢,虽然说之后也会去涂山氏,但是今日见到了天女,还是要恭喜贺喜啊。”

    “恭喜?”珏怔了一下。

    她这一段时间里面都是在归墟之中活动,或者执行任务,也或者是推演复盘如何在最关键的时候对归墟霸主复仇,尽管说是和青龙联手,而整个归墟的大阵也是属于三姐瑶姬的,但是归墟霸主仍旧占据有更大的优势。

    这样的强者是从上古年间一直存活到了现在这个时代的,实力强大,是和无支祁,和金乌一样,虽然只是道果层次下的第一阶梯,但是却能够和道果境的强者战斗这个级别的实力,这自然不是说他们能够胜过道果,可至少那种差距不会是碾压级别的。

    这一段时间为了扳倒归墟而努力,让珏对于周围其余事情的感知能力明显下降了一个层次,她只是知道,过一段时间,要去涂山氏参加禹王和涂山女娇的婚礼,所以现在对于麒麟这个忽然没头没脑的道贺多少不大明白。

    当即温声笑着道:“要贺喜的话,应该是要去涂山氏里面贺喜才对。”

    “涂山氏,为什么要去涂山氏贺喜?”

    信任儒家君子刚直不阿这一条道路的麒麟疑惑不解,而后自然而然地道:

    “明明是渊师兄和天女你的正式订婚宴席。”

    “那么我当然要对你道贺了啊。”

    在麒麟不假思索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夫子刚刚把自己的视线从手里面的茶盏上收回来,而伏特加娘娘本来用笔支撑着脸颊走神,一下打滑,粉红色的墨汁在白皙清秀的脸上晕开一道弧度,就像是春天盛开了花朵的草原上,漂浮起来的一个个彩色的泡泡。

    而一直到这个时候,她的脸上都是那种凝固着的尴尬和呆滞的。

    开明刚刚推开门就感知到了这种尴尬凝固又带着点旖旎的气氛,一切都好像恰到好处,就是正主不在,导致这种旖旎很快地发酵成了一种隐藏起来的惊喜被某个没有脑子活该补课的家伙给提前掀开的尴尬,而这种尴尬还在飞快蔓延。

    不过就算是正主在的话,那个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剑气凌厉每一剑都会干脆利落直斩向要害的道果强者肯定会变得扭捏而迟疑,最终肯定又是不了了知,开明‘阅读’着自己转世身的记忆,对于大概的情况有了了解。

    ‘所以说,最适合推进他们感情的时机,最好是他们两个人不在一起的时候。’

    水鬼的记忆如是说。

    开明则是不抱有任何希望。

    按照他对于眼前少女的理解来看。

    这个实力已经算得上相当不错的昆仑第二代西皇,接下来有可能有三种变化。

    第一种是直接大脑过载,面容涨红结结巴巴什么都说不出来。

    第二种,就是还记得在别人面前维持住昆仑天女应该有的格调和气质,维持住昆仑西皇应该有的位格,优雅,要优雅,但是大脑里面空空如也,什么反应都是本能。

    第三种——

    那当然就是大脑直接过载,一头栽倒地晕过去了。

    时间终究会流动,可惜噎鸣或者石夷不在这里,没有办法用他们的小拇指动一动,扮演一下漫画里面白金之星的时间凝滞权能,所以那个少女还是理解了这一句话的含义,然后眨了眨眼睛。

    “正式订婚……”

    珏的脑海里面似乎在解读这个名词,像是老式的上发条玩具里面的发条都已经生锈,咬合起来的机关上面慢慢都是锈迹,每转一下都能够听得到脑子里面传来的吱呀声音,而后回忆起卫渊和自己说起这件事情,说起涂山女娇和禹王要补一补当年的遗憾。

    就像是很多父母辈的人临到老来也要潮流一下,补一补婚纱照,或者说中式婚礼一样。

    说起这个的时候,卫渊满脸的吐槽,但是却也带着祝福的意思。

    ‘装得那么好……我都没能看出破绽来……’

    ‘难不成这是故意把自己的记忆给封印了么?’

    这一刹那的气氛凝固持续的时间不算是长,但是哪怕是在归墟里面死宅了足足几千年的麒麟,也能够察觉到不对劲,他的脸上出现了迟疑的神色,挠了挠头,稍微局促道:“啊这,难道说,难道说我记错了吗?还是说哪里出了问题?”

    “如果说记错了的话,很抱歉……”

    “不,没有。”

    温和的声音把麒麟道歉的话语打断了,眼前的少女穿着浅色的衣服,黑色的长发在暖色的灯光下面带着温暖的浅褐色,嗓音温和,眸子里面带着笑意,道:“确实是我们要订婚了。”

    “谢谢你,师弟。”

    “到时候还请再来涂山氏逛一逛。”

    “哈哈,我就说嘛,我肯定不可能记错了的。”

    麒麟松了口气,大笑着点了点头道:“当然,当然没有问题,涂山氏嘛,这样说来的话,那也算是渊师兄的本家嘛,就是涂山氏的家乡话太有名了点,一点都不像是狐狸叫就是了。”

    “到时候我就要真的改口叫师姐是嫂子了。”

    “嗯?等一下,天女你也曾经在老师的门下读书一段时间,所以也是我的世界。”

    “那么到时候,我是该叫师姐嫂子?还是该叫渊师兄姐夫?”

    秉性‘刚直’,特别特别崇拜南山之竹的麒麟陷入了沉思当中。

    而博物馆的众人都已经惊呆了。

    伏特加娘娘张大了嘴,握着画笔的手都在颤抖。

    开明的微笑凝固。

    而兵魂站在门口,沉思之后,抬起头,忽然劈手朝着开明崽脸上一巴掌,啪的一声。

    然后看着脸颊通红的开明幽幽地问道:

    “疼么?”

    开明咬牙切齿:“你说呢?”

    于是兵魂一只手托着下巴,沉思道:“看来,不是梦。”

    开明愣了一下,而后大怒:“你要确定是不是做梦,你不会打你自己吗?!”

    “你傻了么?打我自己的话,我会疼啊!”

    开明哽住。

    珏点了点头,嗓音温和得体地和夫子,还有麒麟寒暄,然后表示自己要去那边花店里面,再去取些花茶过来,然后她迈着脚步走到花店里面,把门关上,窗户内侧里面有着质地柔软的窗帘,像是云气坠下似得散乱开来。

    然后双目闭着,深且细缓地吸了口气,肩膀靠着墙壁慢慢地坐在花店前面的毯子上。

    修长的双腿并起来,额头轻轻地磕在了膝盖上,黑发垂落下来,几乎要到落在地面上的程度,然后好一会儿才吐出气来,呢喃道:“吓死我了……”

    她的耳廓都是红彤彤的。

    呆呆地在这里坐着,脑袋里面什么都不想,也什么都没法子去想,只是过去了好一会儿,少女心里面忽而升起来一种强烈的冲动,要去见卫渊,现在,立刻,马上就要去见到他,然后把这件事情,问清楚,问清楚!

    她抬起头来,胸膛的心跳声音,在以前来说就像是退堂鼓,但是今天却强烈得像是轩辕黄帝的战鼓,只要敲击一下,就能够震响八百里的抵御,而且一下一下敲击这一面鼓,效果是可以叠加的,最终八百里,一千六百里地一次一次地叠加下去。

    再怎么软弱的人听到这样的战鼓声音都会变得勇敢无比。

    龙虎山么……

    ……

    卫渊带着礼物和点心,来到了龙虎山上,其中那江山社稷图现在就放在他的袖口里面,点心更是增加了恒温效果,而且是直接运用了【因果循环】的能力,要知道,因果循环是可以直接将一个人困在某一段因果里面再也出不去的。

    堪称极为玄妙的存在。

    只要卫渊想要,甚至于可以把某个人的死亡和其生前某个时间节点或者因果联系起来。

    达成死亡回溯的特性,比如前些年的什么《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之类。

    也比如某些特殊不死身的超级英雄。

    只需要卫渊一个念头就可以制造出来,当然,这也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而现在,这个其实逼格高得离谱的权能,正在作用于【让娲皇的点心处于最佳口感状态】里面,满满的都是生活气息,而就在卫渊抵达龙虎山前的时候,忽而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敌意,而后,眉心刺痛。

    一柄金色的长枪忽而贯穿天地,直接从山巅之上飞射而来,直指卫渊眉心!

    所谓外甥像舅。

    此时此刻。

    恰如彼时彼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