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4章 归墟末路的开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23
  第1184章 归墟末路的开始

    卫渊并不知道在不算遥远的地方发生的事情,兵魂成功地把进入人间界游历的佛陀给带了一偏,让原本应该是我佛神魂游历大千,俯瞰过去未来这个玄妙经历直接一个大拐弯,简直像是一辆油罐车似得冒着污污污的尾气,朝着阴阳之间的大和谐狂奔而去。

    以及因为某些原因,卫馆主很快会发现自己的信用卡有被刷爆掉的趋势。

    他现在正在专心致志地去淬炼一桩异宝。

    打消了原本以命运遗留之物为基础的淬炼方法,转而运用了【炎黄概念】这种对于娲皇的亲和度为最高的材质,淬炼化作了一幅卷轴,而上面绘制的乃是神州的一幅名画,是北宋名家所绘制的千里江山图。

    画面细致入微,烟波浩渺。

    因为某些历史客观原因。

    以及大宋驴车战神赵光义的高潮表现。

    虽说是千里江山图,但是大多都只是南方山系,层峦起伏,极为柔美,卫渊又在其中加入了北方山的壮阔,小心翼翼地落笔下来,麒麟看着眼前展开来足足十多米的画卷,感慨赞叹道:“没有想到,渊师兄你居然还会画画。”

    “而且画画的技术如此高超!”

    “实在是,实在是……”

    麒麟一脸说了好几个实在是,最后似乎是发现自己的语言库里面,找不到可以形容自家师兄的言辞,于是胸膛一挺,右手一抬,举起了大拇指,然后大声喊道:“渊师兄,牛逼!!!”

    卫渊把手里的画笔放在旁边的笔架上,摇了摇头,道:

    “只是简单的技而已,你也能做到。”

    这句话倒是没有说假,对于这等层次的修行者来说,哪怕是千里江山图,清明上河图这种级别的名画,也只是看上一眼就可以轻而易举地重复出来,对于肉体的强大掌控能力,连以掌中的剑斩断流风都可以做到,操控肌肉,神魂扫过画卷,然后重复一次而已。

    并不算是困难的事情。

    但是他所能做的也只是重复而已。

    不过就只是这个重复,也已经是足以让一切画师都瞠目结舌。

    譬如现在的伏特加娘娘,就已经瞪大眼睛盯着卫渊画出来的卷轴死死盯了好一会儿,几乎要把自己的眼睛都要瞪出来,然后满脸惆怅而遗憾,带着一种古怪的视线看了看卫渊,然后举起大拇指,带着皮笑肉不笑的假笑道:“卫馆主,你的天赋很好……”

    “要不要和我一起来画漫画?!”

    “我们七三分成怎么样?可以赚钱哦!”

    在这个瞬间,卫渊必须要承认,自己可耻地迟疑了下。

    但是很快地义正严词的拒绝了。

    废话,夫子还在这里呢。

    要是被他老人家知道了,虽然说食色性也,但是夫子也说过,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指不定直接肌肉贲起,然后怒声询问卫渊,何为义,何为礼了。

    当即只是摇头无视之。

    卫渊的袖袍一扫,桌子上摆放着的诸多‘颜料’就齐齐地溃散开来,化作了一道道菁纯无比的剑气,在虚空中流转,那种清冷的锐气锋芒一瞬间盈满了这个博物馆里面,伏特加娘娘都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寒颤。

    眼底隐隐有些敬畏和感慨,看着那剑气如同洪流一样得汇聚起来,然后飞入了卫渊的袖袍里面,最后他的袖袍稍微鼓荡了一下,就像是吃饱了之后打了个饱嗝儿似的,将那磅礴雄浑的剑气洪流全部都消化了下去。

    而眼前的这一幅卷轴,也泛起了流转变化的金色流光。

    上面的大日,乃是炎黄之概念。

    而流转的河流,起伏的山峦,则是以天帝友情赞助的珍贵材料,其中各类珍品,卫渊自己是万万凑不出来的,也只有镇压清世不知道多少万年的帝俊,才可以这样眼睛都不眨一下地掏出来。

    至于其间盈满的气机,则全部都是汹涌磅礴的剑气。

    这一副卷轴,必要时刻完全可以认为是当今世上杀伐前三的元始天尊全力出手!

    遇到敌人只需将这卷轴祭出,而后里面的水波自然而然就会涌动出来,化作剑气洪流,与此同时将会激发因果特性,元始天尊将会在因果缔结的同时出现在这里,所以也算是一种【报警装置】。

    而如果将敌人直接罩入了这山河社稷图当中。

    则是会激发另一个特性,直接将伏羲召唤过来。

    敌人将会在山河社稷图的空间里面,和和蔼可亲的伏羲玩一场惊险而又刺激的密室逃脱。

    玩过得都说好。

    卫渊等到了这一幅卷轴气机逐渐收敛下去,流光和剑气都慢慢收敛,看上去就仿佛一副寻常不过的古画,这才将这卷轴收好,打算将这画卷当做礼物送给娲皇,当然,还有小娲皇的礼物,是一柄卫渊自己淬炼出来的剑器,其中孕育有一道卫渊自己的剑芒。

    爆发出来之后,同样相当于是卫渊的倾力一剑。

    卫渊把两件礼物都收起来,然后准备做些点心,一起送到龙虎山上去,而此刻的夫子正在那边,专心研究着现代的手机和科技,卫渊喊来麒麟帮忙打下手,麒麟自然是乐颠颠地过来,对于自己打下手这件事情,绝对没有半点的不乐意。

    “我都已经几千年没有吃过渊师兄你的手艺了。”

    “今儿可要让我吃个饱啊。”

    卫渊无奈地看着眼前的师弟,而后者乐呵呵地看着卫渊取出了一件件食材,眼睛都亮起来,一边帮忙一边道:“说起来,老师似乎对于那个直播,还有视频都很感兴趣。”

    “直播?视频?”

    卫渊讶异,没有想到老师竟然这么潮么?

    “是啊。”

    麒麟感慨,道:“因为老师觉得,往日的时候,知识封锁得太厉害了,先是有世家大户的门阀之见,寻常出身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学习知识,即便是老师想要改变这个现状,只靠着他一个人的力量也做不到太多。”

    “教导出来的学生也有限。”

    “而现在,有这样的技术,可以将一个人的声音传递到万里之外。”

    “同时让许许多多的人看到,听到,夫子说,这样就可以将自己的知识更大范围的传递出去,如此的话,想要学习的人有门路可以求学,而各种各样的知识也可以以更为具体的方式保留下来,真的是太好了。”

    “所以他在研究这些东西。”

    “打算之后讲述一些历史,以及儒家,还有易经和剑术。”

    “说儒家之上落满了灰尘,他要把这些灰尘尽数扫去才是。”

    夫子亲自讲述易经?!

    这可是古往今来多少修行者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卫渊都惊愕了。

    “不过,可能很多人不会在意吧。”

    “没关系,夫子说,哪怕一百个察觉到他的人,有一个认真听了,而一千个听了的人,能够有一个有所领悟,那么他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麒麟轻声道:“当年列国纷争,天下风起云涌,夫子仍旧能够周游天下,而今之世,更有这样方便的事情,夫子怎么可能会觉得懊恼或者失望?”

    “不过,夫子问过我一个问题……”

    麒麟的动作顿了顿。

    “现在人族有这样方便的工具,直播里面一定有各种各样的知识课题吧?”

    卫渊的神色缓缓凝固。

    麒麟站在旁边。

    两个师兄弟沉默了一会儿。

    “先不告诉老师?”

    “还是,还是先保密吧?”

    直播里面都是大能讲法,高人传道?

    老师您似乎还是对现在的人们抱有太高的希望了……

    女菩萨倒是有不少。

    两人神色古怪,还是决定先保密,不能够打破老师的幻想,不过老师的儒家一出,怕不是会和现在不少的所谓国学大师死磕,两人想了想,以夫子的性格,怕不是最后有一定概率发展到线下见面会。

    我拎着一把战斧,这个叫做德!

    还有一块板砖,这个叫做礼!

    自宋朝开始的所谓儒家,大多一个个病蔫蔫的,遇到夫子这样的猛男。

    麒麟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嘴角抽了抽,道:“不是,夫子会不会一个人溜达到老家。”

    “然后一个人把现在的那个什么衍圣公家族给挑了吧?”

    卫渊看了麒麟一眼,道:“把不会这两个字去掉。”

    他看着眼前的食材,头疼道:“以那个家族之后做的各种事情,夫子没有驾驭着青铜战车直接在衍圣公家宅里面杀个七进七出已经是很有克制了。”他们两个都知道夫子的脾气,那可是性烈如火,刀刀暴击。

    比如那句话,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要不要猜猜看为什么会有个‘人不知而不愠’的劝诫。

    当然是夫子对自己的劝解,别让不知道你不生气也是君子啊。

    别气别气。

    麒麟帮着卫渊做着点心,而后道:

    “对了说起来,渊师兄,你打算怎么解决归墟这件事情?”

    归墟霸主的事情自然要被解决掉,而且是尽快地将其解决,卫渊道:“这件事情,自然是需要你帮忙了。”麒麟大喜,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吧渊师兄,你说,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帮忙的,我肯定二话不说,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

    “不过归墟霸主这个层次的对手,师兄你完全可以当场把他轰杀吧?”

    “怎么不直接莽穿?!”

    你怎么比我还莽了?

    卫渊看了一眼麒麟,道:“道果。”

    “道果?”麒麟怔住,而后眸子瞪大。

    卫渊炖煮着汤,缓声道:“诸天万界,无所不在的道果,尽管只是下品的道路,那也是绝对强大的,现在恐怕只有归墟之主知道怎么样把他淬炼出来,清浊两界的大战不远了,归墟之主性格两面三刀,比起吕凤仙还过分,不能留,但是道果却不能不要。”

    麒麟道:“道果啊,是给嫂子的吗?”

    卫渊摇了摇头:“不,珏是有自己的道路的。”

    “那师兄你打算做什么?”

    卫渊的神色怔了下,脑海中莫名浮现出将轮回道果扔入了深渊淬剑,肩膀消瘦,神色清冷的青衫身影,甚至于有一种冲动,将这道果补偿给她,但是闭了闭眼,他道心的涟漪重新恢复,只是心中复杂自嘲。

    这一下,是真的忘不掉了。

    他道:

    “……道果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常人根本无法容纳,只有清世第一流的强者有可能借助这个契机突破,之后,我将会以玉虚元始的名义,以道果为赌注,在诸天万界和大荒山海之中做奖励,召集清世全部强者比武一次。”

    召集诸天万界,全部清世强者。

    而后大战!

    再从其中选拔出足以承载道果的强者?!

    麒麟怔住,已经从这三言两句里面感觉到了一种风波壮阔之感。

    脑海中下意识想着,能最终胜利得到道果的是谁?金乌,大羿?还是刑天,蚩尤?

    龙虎山的那个?

    亦或者说庚辰?女魃?

    石夷?

    噎鸣。

    还是说此刻奔驰于大荒,气吞万里如虎的始皇帝?

    麒麟脑海里面闪过一个个名字。

    而后意识到,自己的师兄已经有这样的实力,这样的声望,召集天下之英杰而战吗?斩归墟之主,以道果为酬,群雄并肩而起,在元始天尊的注视下开启一场大战,想一想那般画面,哪怕是麒麟都觉得心中壮阔,有话哽在喉咙里面,最终化作响亮的声音:

    “渊师兄,牛逼!!!”

    “这是不是就是【封神之战】?”

    “原来是这样的吗?!渊师兄,牛逼!牛逼plus!”

    “你屌爆了!!!”

    ???

    卫渊嘴角抽了抽。

    差一点拿起手里的擀面杖直接抡过去给麒麟来一次掌嘴。

    幸亏这家伙不是那种言出法随类型的概念,要不然简直可怕。

    卫渊摇了摇头,把这个事情抛在后面,道:

    “所以为了保证道果的完整性,以免归墟之主最后玉石俱焚,把道果直接粉碎掉,我需要问你借一个身份。”

    “身份?”

    麒麟反应过来:“哦哦,是要让我给你一个归墟行走身份是吧,小意思!”

    “不,不是。”

    卫渊摇了摇头,看着怔住的麒麟,露出微笑道:

    “不是归墟行走这个级别,我要的是你的身份。”

    “归墟四大镇守之一的麒麟。”

    “或者,你能把朱雀找来吗?”

    朱雀,目前来说最后还不能够确认会不会是叛徒二五仔的存在。

    麒麟迟疑了下,点了点头。

    “朱雀啊?我可以试试。”

    至于会不会失败,麒麟没有想过。

    元始天尊要镇压一个道果境下第一阶梯还不算强大的存在,怎么可能翻车?

    旋即又有一个念头浮现在心底,让麒麟的嘴角抽了抽。

    甚至于难得对归墟之主浮现出一丝怜悯。

    不过,貔貅是嫂子,如果朱雀也被顶替了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