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2章 誓‘诛’元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94
  第1182章 誓‘诛’元始

    龙虎山上,一柄金色长枪裹挟着磅礴霸道的气机,就这么直勾勾地朝着伏羲的眉心穿刺过来,这一枪的时机把握实在是妙到了巅毫,展现出了出枪之人对于和伏羲作战的丰富经验。

    精准地把握住了伏羲即将见到娲皇的时候,就会出现的一瞬间的心境破绽。

    然后趁着这个破绽,一枪叉过去!!!

    狠狠地叉!

    插爆!

    伏羲怪叫一声,身躯后仰,在千钧一发之迹避开了这霸道凌厉,气势之强几乎不逊色于当年昆仑西皇的一记长枪,可是未曾想到那个少女竟然手掌一松,让那柄金色长枪的枪身如游龙一般地从她的掌心里滑过。

    这一把枪已经用了很久,她熟悉这枪的每一寸,在枪尾划过掌心的时候,猛然抓住了这枪的枪尾,火神祝融亲自铸造的神兵将所有的能量都吸收,猛烈地停滞,枪的尾部没有丝毫的震颤,但是枪锋却爆发出了一阵如猛兽嘶吼般的鸣响。

    卫元君拧腰,像是一只蛟龙晃动着祂的爪牙,而长枪猛地扫过虚空,连神兵材质的枪身都在这剧烈的运转之下呈现出一种触目惊心的弧度,而这蓄满了怒气和力量的枪,以极为精准的尺度,重重地轮砸在了伏羲的腰杆子上。

    在旁边的无支祁和忽老爷子甚至于清晰地看到了伏羲脸上的微笑从得意洋洋变成了凝固。

    在听到一声清脆无比的咔嚓声音之后,肉眼可见的涟漪直接荡开。

    下一秒钟,伏羲的身子直接被挑飞起来,而后少女右手握着长枪枪尾,猛地一拧一松,伏羲直接就像是被棍子挑飞的蛇一样,搜一下飞出去不知道飞到了多远的地方,而身穿白衣,外面罩着淡蓝色道袍,黑发用木簪子竖起的少女则是神色清冷的模样。

    直接被击飞出去的伏羲呈现抛物线从天而坠,嘴角咳血。

    可恶,失策了……

    这小丫头怎么变小了?

    之前少说一米七,西皇的枪法都得变招了用,多少丧失了一些原本的威能。

    这变成十四岁的样子,西王母的枪法倒是使出来刚好。

    卫元君的神色清冷,只是看到无支祁,和忽帝老爷子的时候,那张千年不化的冰冷面容还是柔软下来,眸光清亮,神色温软,那柄击飞了伏羲的神兵回来,在手中转了一圈,背负身后,左手在前,微微一礼,道:“两位,是来找娲皇……”

    卫元君的动作微微一滞。

    属于道果层次的庞大神识随时随地笼罩着龙虎山,可以说,在不周山离开之后,极擅战斗的卫元君才是庇护人间界,以及两位娲皇的最重要力量,她此刻清晰无比地感知到,在厢房里面的娲皇手指翻动一卷道藏,抬眸看过来。

    ‘盯——’

    卫元君很明显继承了某位博物馆馆主不擅长应付娲皇的特性。

    声音顿了顿,道:“奶奶的吗?”

    “是,我们是来找娲皇的。”说这句话的是忽老爷子。

    “卫渊呢?卫渊在哪里?!我是来揍他的!”毫无疑问是无支祁。

    然后两个人的脚步都停滞住。

    大脑似乎终于察觉到了那个词的意思。

    嗯?奶奶?

    无支祁和忽帝对视一眼,齐齐陷入了呆滞:“谁???”

    ……

    “所以说,你是娲皇的孙女。”

    “那你爹是……”

    片刻后,无支祁,忽老爷子坐在了龙虎山的待客的地方,而卫元君语气冷淡,轻描淡写地解释了一些话,让无支祁和忽老爷子都陷入了沉默,他们看了看卫元君,又看了看那边神色温柔的娲皇,觉得自己的大脑不大够用,而最后这个问题,卫元君也没有回答。

    只是摇了摇头,道:“不可说。”

    “不可说么?”

    化作了青年模样的无支祁盯着那边的卫元君,看着那一双幽深地如同深渊的眼眸,无支祁的眼底似乎有两簇金色的火苗在升腾着,最后收回视线,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

    旋即就真的不在询问卫元君的来历,不去询问她的父母,只是闲谈些其他的事情。

    只是后来忽老爷子才察觉,这个猴子可能是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卫元君的真身。

    而当他询问猴子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无支祁回答道:“当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

    忽老爷子讶异:“是因为道果的境界吗?”

    “并不是,她既是金母元君,哪怕是掠夺而来的道果,实力底蕴在祝融共工之下,但是也是进阶道果数千年之久,根基稳固,再有娲皇之帮助,我想要一眼看穿她的跟脚,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忽老爷子更加不理解:“那你是怎么发现的?”

    无支祁喝了口茶,幽幽地道:

    “当时第一面,我看着她的眼睛的第一秒,就莫名有种拎起桌子上的陶罐砸过去的冲动。”

    “就那时候,我就知道,事情不对了。”

    而在这龙虎山的待客厅里面,众人闲谈些事情,气氛至少是和睦的,面对着娲皇这样的存在,哪怕是桀骜如无支祁都需要收敛锋芒,至于忽帝,忽帝的辈分,哪怕是对于娲皇来说都属于是长辈,是古之大帝,而忽帝对娲皇的印象也特别好。

    只是鼻青脸肿的伏羲是谁都不管。

    直接当没有这个人。

    “阿娲,我说……”

    “哦哦,原来如此啊,倒是长见识了。”

    “咳咳,我是说啊,阿娲……”

    “元君渴了么?要不要喝点茶?”

    伏羲几次三番的插话都被打断,众人直接无视之,只有那白发黑衣,双瞳大而幽深的少女娲皇,似乎是看到垂头丧气的伏羲实在是太过于可怜,给他倒了一杯茶,然后就看到伏羲抱着茶杯,开始考虑要不要直接把这茶杯带回太清净大赤天保存起来的笑容。

    白发娲皇:“……”

    蹭蹭蹭直接地躲在了娲皇的背后。

    娲皇拍了拍这个‘妹妹’的手背,无可奈何地瞪了自己的兄长一眼,然后看向那边喝茶的忽老爷子,道:“忽老前辈这一次来的时候,只有自己吗?”

    忽正在大口吃着桌子上的点心。

    是说话,这么长时间里面,因为卫渊那个臭小子乱来,搞得他老人家胖得和一座山似的,就算是有些馋嘴,也不能多吃东西,现在终于是瘦了下来,可是能够好好得过过嘴瘾了,闻言用凉茶把最里面的点心送了下去,擦了擦嘴,道:“倒也不是只有我们。”

    “还有一个小和尚,不过现在那个小家伙说,好不容易来到人间一趟,说是要在人间界多转一转,看看这后世风光什么的。”

    少年释迦来到人间之后就和无支祁以及忽老爷子短暂分离。

    说是要在人世间游历一番,忽可是知道这个小子的真身的,自佛前三愿,回归命运之后,少年释迦身上的时间似乎是开始回归正常,他也拥有了曾经的心境,他心通在手,在人世间生活也不会遇到什么困难,至于有谁想要对他不利——

    比如说人间某个混混把释迦摩尼打劫了什么的。

    那可就是幸甚至哉了。

    合该庆贺。

    西天极乐世界怕不是又得要多一个罗汉了。

    这个担心简直就像是人间那个平台上的问题,假如夫子来到现代被一个混混打劫了一样,多少是有些杞人忧天了,所以在无支祁把一张信用卡直接豪横地交给了少年释迦之后,他们两个就很痛快地放释迦去人间游历了。

    至于信用卡哪里来的?

    无支祁很豪横:“这个?都是卫渊办理的。”

    “这小和尚的一切花费,记在卫渊的账上!”

    至于饕餮,则是回来之后,迫不及待地自由泳去澳洲了。

    应该又要来一次召唤,然后自助烤肉。

    “两位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在这里先休息一段时间。”娲皇相邀。

    而无支祁的反应则是只有一个,缓声道:“卫渊也会来吗?”

    娲皇微笑道:“应该会来的。”

    无支祁斩钉截铁道:“好!那我在这儿呆着了!”

    哼,卫渊,算计我!

    我不把你打得满脸桃花开,你就不知道桃子为什么这么红!

    伏羲眼底复现一丝诡异的光。

    哼哼,乖外甥,等着吧。

    而另外一个座位上,容貌清冷的卫元君双眸微阖,有一缕精光流转变化。

    让继承了母亲容貌给人的柔软温和气质一下变得凌冽。

    下意识握了握枪,既然揍过了老舅爷,下一步就该揍父亲了。

    只有忽老爷子是真心开心,抚须大笑着道:“啊哈哈哈哈,许久没有见过渊这个小子了,这次一定要好好吃吃他的手艺!”

    ……

    人间界·江南道。

    一家有些复古的影碟店,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年少,约莫只有个十六七岁的样子,神色温和,扎着古朴的发髻,道:“我要找一些影片,有关如来佛祖的那种。”

    “哦?如来佛祖的是吧,有有有,这儿都有。”

    现在这种租碟片的店铺,几乎只是出自于自己的爱好才开着,难得有着客人上门,叼着烟的老板麻利地翻找出来了碟片递过去,道:“诺,这些基本都有如来佛祖出现,不过他大概也都只是做压轴的出场。”

    少年认真看了看这些影片的见解,道:“这些都不要。”

    老板摸不着头脑,疑惑道:“不要?那你要什么?”

    “请问施主,这里可有如来佛祖谈恋爱的那种?”

    “嗯?咳咳咳咳,啥,啥玩意儿?”

    店主险些被自己的烟给呛死,瞪大眼睛看着前面的少年沙弥:“小家伙你要什么?”

    少年认真道:“如来佛祖谈恋爱的那种。”

    店主嘴角抽了抽:“你,你没问题吧?看佛祖恋爱?”

    少年沙弥笑着道:“佛祖也只是个人,人就会有七情六欲,若说是断绝七情六欲的话,那么也是要提前拥有才是吧?所谓的僧人之死,是为圆寂,圆满诸德,寂灭诸恶,你看,连佛祖都觉得,想要寂灭诸恶,也就得到死的时候了,想要看他谈恋爱有什么嘛。”

    店主被饶得头疼,慢慢点头道:“好好好,你说的有道理,不过倒是有个东西符合。”

    他取出一沓碟片,道:“只要你能够忍受打斗动作都是重复播放的话,这个故事还是不错的,不单单佛祖转世谈恋爱,还有两个女主角,怎么样,足够了吧?”

    少年释迦看了一眼:“《西游记后传》?”

    然后看到封面上果然是有两个美丽女子,于是捧着这个东西美滋滋地跑去准备找个地方看,他对于这种以自己为主角的故事很有兴趣,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偷偷去看自己的同人的那种?

    他出门的时候,忽而脚步一顿,抬起头来。

    有人拦路。

    那是一名面容清俊的少年僧人。

    只是不知为何,透露出一种活过数百年的苍老感,以及,身穿一身的黑色僧衣。

    手里的僧钵里面是米粒,像是有超级强迫症一样,一粒一粒都码好了。

    强迫症患者看一眼,都直接心神畅通。

    想要向卫渊‘复仇’的黑衣僧,道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