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0章 诸果之因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11
  第1180章 诸果之因

    随着卫渊的神识蔓延开来,这柄剑上的各种气机和因果在他的眼前一一地延展开来,最终彻底在卫渊的眼前展现出来,伴随着卫渊的意识落下,这些因果自然而然地向着过去延展,将过去的画面都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南海的波涛从上古时代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停歇过,而生者和死者现在循着这千百年不变的波涛重新来到了这里,然后在以剑斩出的裂隙当中进行变化,死者遗忘过去,而后褪去了人世间的大部分记忆和经历,只留下最后本真的一面。

    魂魄在这个过程中被洗刷去了大部分。

    剩下的纯粹而晶莹,自然是要比起一开始来到这里的时候更少,但是却也足够支撑着转世再来一次,生和死就在这里交汇,这是犹如阴阳二气具现化的画面,而就在这生死轮转的核心之处,一柄剑被淬炼出来。

    而后身穿青衫,气质清冷疏离的龙女握着剑:“我不要他知道这是我打造的。”

    “我要让他永远欠我的。”

    “永远忘不记我。”

    画面消散了。

    卫渊右手握着剑柄,这把长剑剑身横着展现在他的面前,完美地像是一件艺术品一样。

    长剑的剑鞘就放在桌子上,而剑身平滑如水一般,倒映着道人的眼瞳,他用自己的右手手指压在剑脊上,能够感觉到有如冰冷死亡般的触感,而在这冰冷的感觉当中,还有这一种灼热的火焰,像是生机,也像是那位龙女说出这句话时候的平和。

    开明已经坐在了旁边的编织藤椅上面,踩着有着快乐水专属配色的拖鞋,翘起二郎腿,然后弯下腰,从旁边的小冰箱里面翻找着水鬼的珍藏,最终找到了一瓶【冰糖葫芦味】的快乐水,这才打开瓶盖,把这带着些冰冷口感的快乐水一口气干了一半。

    然后肩膀耷拉下来,整个人就像是放了气的气球一样懒洋洋软塌塌地窝在了杀伐里面。

    莫名地有了一种大夏天里被拉着出去加班,好不容易回家之后灌了一瓶冰镇快乐水然后瘫软下去的放松感和愉快感,打了个嗝儿,道:

    “总之,不管你是怎么猜测到的,这把剑,是谁铸造的,我肯定不能说的。”

    开明崽又从旁边的柜子里面拿了个吸管,伸进玻璃可乐瓶里面,然后用后槽牙把吸管咬瘪,慢悠悠懒洋洋地吸着气。

    至于因果权能能不能察觉到什么?

    尽管说开明和白泽没有对这件事情进行个大会商讨一下,但是他们都是多少年的老油条了,只是扫一眼就知道彼此肚子里转的什么念头,现在这件事情,就是哪怕他们知道卫渊能看出来,哪怕是青衫龙女献也知道他们知道卫渊看得出来,他们都得装作不知道。

    麻烦太大了。

    太大了啊。

    谁沾谁傻逼。

    卫渊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了好一会儿之后,道:“这把剑,叫什么名字?”

    开明挠了挠头,道:“我也不知道。”

    “大概是要你去取名吧?”

    “生死轮回,哪怕是神灵,只要没有到达掌握神话概念这个层次,就也是摆脱不了的,一旦陷身其中,绝对难以脱身,索性就叫做陷仙剑好了?”

    卫渊握着剑,不置可否,最后道:“就叫做轮回吧。”

    这柄剑是以生死轮回的道果雏形为基础淬炼出来的,取这个名字当然是没有问题的。

    开明崽撇了撇嘴:“你既然没打算要听我的意见,问我做什么?!”

    “总要问你一下,让你有点参与感。”

    卫渊玩笑了一句,然后并指扫过这柄剑的剑身,轮回剑鸣啸一声,而后自然地化作了剑光,归于剑鞘之中,长剑的剑鞘之中,都仿佛有着阴阳之气,流转变化不定,呈现出一种极端奥妙之感。

    卫渊袖袍一扫,青萍剑同样落入一旁。

    现在卫渊手中的剑器,有着代表着天穹无尽的青萍剑,有着代表着大地轮回的轮回剑,除此之外,还有眉心的那一道剑痕所化的剑,若是再把长安剑算上的话,那么就可以算是四剑齐备,此刻虽然说长安剑在吕凤仙的手中,短暂时间没有办法拿回来运用。

    但是也可以向禹王那边借一借轩辕剑。

    短暂时间使用的话,也可以一战了。

    不过想起吕凤仙的时候,卫渊的眉头微微皱起——吕凤仙手持长安剑,原本是为了诛杀大尊之战的时候,从旁协助,但是那是过去的大尊,沉湎于过去的辉煌当中,不可自拔,又恐惧着浑天之威,其实已经算不得是豪杰,这样的大尊被吕凤仙背刺的概率很高。

    但是现在浊世之基以自身的死亡,唤醒了浊世的最强者大尊曾经的强者之心。

    现在的大尊,当真会被吕凤仙背刺吗?

    这一点,卫渊觉得概率已经极低了,但是当他在朝歌城之地,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少年武侯的时候,后者却是让他不必过于担心,不必过于着急,吕凤仙之事未必不可能实现,可当卫渊询问少年武侯有什么计策的时候。

    后者又是那一幅羽扇纶巾,山人自有妙计的模样。

    把卫渊气得不轻,直接在少年额头敲了两个暴击。

    可即便是这样,武侯也没有开口。

    只是说卫渊本身就属于【因果】这个概念和规则,而卫渊知道了武侯的计策的话,就相当于冥冥之中产生了因果层次的联系,那样的话,站在浊世之中,可以掌控诸多法则和概念的大尊,未必没有办法,直接通过因果的大道规则知道这些东西。

    而卫渊选择相信少年。

    所以长安剑仍旧只能够暂且留在吕凤仙那里,这一柄剑和卫渊心神相合,若是真的事情不对,只需要卫渊的心念一动,那么不管是隔了多么遥远的距离,这剑都可以在一瞬间破开空间,重新出现在卫渊的面前。

    “所以,剑都凑齐了吗?”

    开明崽看着卫渊身前旋转的两柄剑,感受到了里面所蕴含的强大力量,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复杂感慨的神色,他之前曾经见识过卫渊的诛仙剑阵,知道这一剑阵是多么的强大,足以让卫渊以一对多,而现在又多了神兵利器在手,此剑阵能发挥出的威能还要更强。

    重点是四剑凑齐之后展现出的绝杀之剑。

    现在去寻找后土,应该是不会陷落其中,然后被困住了吧。

    开明心中感慨,他其实也乐得看到卫渊变强,以卫渊和昆仑之间的关系,那一份因果和香火实在是太重了,就单单只是卫渊和珏的关系,卫渊就会去寻找失落的西王母,而能够困住西王母的困境,毫无疑问绝非寻常。

    卫渊的实力越是强大,就有着越大的概率去弄清楚昆仑当年发生的最后事情。

    弄清楚西王母现在的踪迹,并且成功地将西王母救回来。

    开明道:“所以,剑也送到了,你也收到了,至少对于那位的承诺我算是完成了。”

    “另外,九天门也已经修理好了,你要不要试试看?”

    “之前你只用了一座天门,没能够找到后土的踪迹,我看你现在的实力也越来越强了,现在用上我这九天门,或许有机会找到后土的痕迹呢?怎么样,我给你护法,要不要现在就尝试一下?”

    卫渊反复斟酌了下,微微颔首,决定尝试一番——只是运转九天门的定位寻找之能,而不去直接将自己的真灵投入其中,应该不会有事,毕竟自身此刻的功体已经浑然如一,远比在之前金母元君经历的那个未来里面,寻找后土之踪迹时更为强大。

    再加上身边的神剑,以及开明的护法,未必还会落入陷阱之中,倒是可以尝试一二。

    真的遇到特殊情况,就直接一发诛仙剑阵,而后变化阵法,直接催动出【元始开天,我判阴阳】这一招绝对的杀招,直接投放入其中,普天之下,能够吃得下这一招的,不会超过三个人。

    见到卫渊点头答应,开明神色也逐渐郑重起来。

    没有了往日那种玩笑寻乐子的轻松。

    【后土】,可是大地之德。

    这样说,如果说伏羲是诸神之屑,娲皇是清世团宠的话,那么在好感度排名第二的就是后土。

    那是清世之中,人缘仅次于娲皇的存在,这样的人遇难,哪怕是开明也是愿意帮忙的,而且,开明的心底多少也是掺杂了一丝自己的想法,存了帮助后土,留下善缘,然后往后希望后土可以帮助祂寻找西王母的念头。

    这也是他为何如此卖力帮忙的原因。

    没有之一。

    修复完整的九天门出现在虚空之中。

    几乎是肉眼可见的,无数的法则丝线从虚空之中凸显出来,其中有代表着方位的,有代表着生死的,也有代表着时间的,极为地复杂,散发出强大玄妙之感,却又尽数地被九天门这一桩昆仑异宝所震住。

    “要我来帮你吗?”

    开明好心地提醒。

    毕竟这是一桩极为考验使用者技巧的法宝,不是那种粗暴的东西,一个不小心或者疏忽的话,是完全没有办法运用的,而在卫渊之前展现出来的那种行为来看,这位元始天尊有着极为丰富的,单手拆了这顶尖神兵法宝的能力,但是却没有把这玩意儿用出花来的玄妙。

    可是开明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就戛然而止。

    他瞪大眼睛,看着卫渊伸出手,五指轻轻握合,而后无数需要被九天门齐齐发力才能够镇压住的法则乱流就瞬间朝着他的身边涌动过来,而后在道人轻轻踏出一步之后,这十方内外的纷乱法则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天门一座一座环绕在卫渊的身边。

    而法则正如同水波一般地在他的手掌之下流转着,无比地顺从,就仿佛被不周山镇压一样,让开明看得怔怔失神,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九座连他都需要些许功夫的昆仑至宝轰的一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全部打开!

    而后以卫渊为中心,金色的仿佛晨曦一般的因果瞬间就蔓延出来。

    顺着九座天门代表着的诸多法则朝着过去,现在,未来,四方,生死这十方概念蔓延过去,这是连开明自己都无法做到的使用方法,因果和九天门的结合,但凡是十方之内,和这道人有因果的东西,都会瞬间给予反馈。

    开明看着那平静垂眸的道人,感慨道:

    “现在看来,真的有几分诸果之因的味道了。”

    不过,这也是得要我的坐见十方帮忙,需要我的九天门把十方概念牵引果来。

    你才能做到这一点。

    要是没有了九天门,就算是现在的你也没法做到这【诸果之因】的。

    开明崽在心里面不服输地补充了一句,旋即忽然想到,这个家伙该不会在这一次寻找后土里面吃到了甜头,然后直接把九天门拿走不还了吧?!!

    开明脑海中几乎已经浮现出了画面,浮现出卫渊把天门往袖口里面一塞的动作。

    然后理直气壮道:“什么叫做拿走?”

    “抢?你污蔑我”

    “文官的事情能叫抢吗?是借!”

    正在此刻,忽而周围的元气亮起,法则变化莫测,开明从自己的胡思乱想当中回过神来,心中一惊:“这是,有反应了!找到后土了吗?卫渊!”

    他声音里面带着欣喜,而后他神色一滞。

    因为亮起来的法则不只一处!

    一层层的浮光流转变化,缠绕在那镇压十方法则,隐隐然有了诸果之因气度的卫渊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