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9章 诛仙剑阵的最后一柄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04
  第1179章 诛仙剑阵的最后一柄剑

    人间的帝王持剑,对着天空朗声发出了询问,开口之时气魄更是极大,虽然只是人类,但是展现出的睥睨之感,竟似是不比那位威压大荒多少岁月的天帝帝俊逊色,大秦的战士们心中被天帝之威压制而产生的本能的恐惧和敬畏消散了。

    帝俊神色平淡道:“人间的帝王,想要知道天?”

    始皇帝神色雍容:“天上俯瞰人间的神,可曾知晓何为人?”

    帝俊注视着这位扶着太阿剑的人间霸主,淡淡道:“上来一叙。”

    始皇帝抬手屏退了麾下因为担心而上前来的将士们,朗笑道:

    “既然是天帝有邀,岂能不来,我大秦有好剑,自然也有好酒!”

    始皇帝单手扶着剑,一只手提起大秦的烈酒,一步步走上星河所化的阶梯。

    在一位位大秦战士的注视之下,人间新的帝王踏上星河,和大荒这一片古老土地上代代相传的神话会面,在后来的记录当中,许许多多的人描述着帝登天和天帝论道的场景,但是这一日,却并没有第三个人能够旁听,也不知道这两位在神话和历史上雄才伟略的帝王到底谈论了些什么。

    而等到始皇帝一步步走下云端的时候,也没有谁能够从帝王的脸上看出丝毫的涟漪。

    不管是再怎么样心思灵巧的人,都不知道他和天帝之间是达成了共识,还是各持一端。

    只是他并没有停下自己征伐的脚步,大秦的铁骑仍旧不断地奔驰在这片大地之上,甚至于奔驰到了这世界之外的诸天万界里面,伴随着大风的高呼,将大秦的旗帜插在了不同的世界之巅,只是后人曾经想过,无论是天帝,还是说始皇,都绝不会是那种因为三言两句就放弃自己道路的人。

    他们只是会用行动来证明,证明自己是正确的。

    后世将这一次的帝王见面,看做是犹如春秋战国分界线一般的重要事件,甚至于有无数的小说,漫画,以及影像记录来描述人们心中这一次的会面,而对于此次的见面真正的内容,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理解。

    而无论如何,始皇帝在此之后兵锋更盛却是事实。

    至于那位曾经镇压了一个国度数千年岁月的神灵逢山,则只是因为这一次开端的注脚而被记录在了岁月当中,其肉身被煅烧,而真灵魂魄投入了人族在朝歌城中模仿先天八卦流转变化而铸造的巨大鼎炉当中淬炼融化,烧做灰烬。

    他因是被始皇帝亲自斩杀祭旗的第一个神灵而被历史铭记。

    除此之外。

    这位伟大的神灵,并没有在岁月上留下了更多的痕迹。

    ……

    “夫子,感觉怎么样?”

    卫渊看着恢复了肉身的夫子在活动身躯,关切询问,而夫子五指握合,单手扛起朝歌城常态化训练的最重杠铃,然后朝着上面一用力,抛飞起来,那重达了数吨的巨大杠铃直接朝着上面飞起了十多丈高,然后带着可怖的破空风声砸下来,被夫子单手抓住。

    舞动了几下,轻轻放在了旁边的地上,没有发出多少声音。

    旁边来这里训练的特种战士眼睛都瞪直了。

    老迈的夫子感慨道:“不错。”

    “虽然还不能够和我年轻时候的身体比,但是也可以。”

    “魂魄是真灵,肉身就是真灵居住着的屋子。”

    “我在外面飘飘荡荡了这么久的时间,现在终归是有身体了,这种血肉重新回来的感觉,呵……说实话,还不坏。”

    夫子笑着回应,而后一边往外面走一边道:“不过说起来,阿渊你要成亲,和你成婚的姑娘,是不是当初那个从昆仑山上下来的孩子?”

    卫渊道:“夫子还记得珏?”

    老迈的夫子幽默道:“我教过了那么多的弟子,行走天下列国那么多年,有害怕我的,有敬畏我的,有不理解我的,也有嘲笑我的,那这兵器想要把我围杀在旷野上的,但是这见我一面,就被我吓得哇哇大哭起来的,这么多年也就只有这一个了,自然印象深刻。”

    “呵,说起来,你们当年的关系就很好。”

    “只是可惜,人寿百年,而神灵却是以千年甚至是万年来计算的。”

    “你们在那个时代,注定是她看着你垂垂老去,而她却仍旧还是最初那个模样。”

    “不过,阿渊你现在的修为和境界,也已经提升上来,和这位昆仑的天女,倒是恰好登对了。”

    “不过,她现在在何处,也不知道,还记不记得老夫这个便宜老师了。”

    卫渊道:“应该是还记得的。”

    毕竟,小时候的珏是真的性格清冷,没有多少情绪波动,简直像是昆仑山上千年不化的寒冰一样,而这样的珏却硬生生被夫子给吓哭了,这一桩经历,怕是少女能够记下一辈子,可能金母元君小时候都听过这样的故事。

    比方说你要是再不乖乖听话的话,夫子就要来了。

    卫渊想象那个小时候乖巧的金母元君被吓得缩在被子里,和现在这个冷淡肃杀的金母元君,神色古怪,该不会这小家伙也还害怕夫子吧?那夫子教导她会不会乖乖听话?思绪微顿,回答道:“珏的话,现在在归墟。”

    “哦??归墟,归墟我熟啊师兄,我熟的!”

    麒麟在旁边好一会儿都插不上话。

    作为最后才收入儒门中的弟子,其实麒麟根本就没有见到过珏,刚刚的话题,抓耳挠腮也是根本就插不上话题,现在发现有了自己可以聊的话,当即开口道:“渊师兄,你还不知道吧?师弟我现在,就正在归墟当中,做那归墟的四大镇守的麒麟。”

    “啊不对,现在是五大镇守了。”

    麒麟尴尬了下,然后就拍着胸脯保证道:“所以,归墟虽然说是有些危险,可是有我罩着嫂子,那是绝对安全的,这一点,渊师兄你就放心好了。”

    “这样吗?那倒是有劳麒麟你了。”

    卫渊笑着答应了一声。

    麒麟清俊儒雅的脸上当即浮现出了灿烂的笑容,道:“哎呀,渊师兄,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再说了,其实现在的归墟已经不像是当年那么危险了,那个归墟霸主当年被杀死一次之后,性格大变,现在一心想着的就是进阶道果层次。”

    “原本还想着扼要一步登天,不过现在倒是没有了那种念想,想着走诸天万界,无处不在的路子,形成空间层次的锚点,然后,靠着【归墟】这个特殊区域本身就具备的类似道果的道韵,踏足为道果层次。”

    “不过,在我看来,他这简直是痴人说梦。”

    麒麟道:“先不说,现在朱雀还在外面不知道哪里,光白虎,就不是个省油的灯。”

    “更不必说青龙,以及那个刚刚进来的貔貅。”

    “嘿,说起这个貔貅,可真的是个狠人,据传说她乃是个貌美的女子,却是带着面具,谁都不知道面具之下的真容,加入归墟其实没有多久,就已经连连立下大功,很快地做到了镇守这个层次上,不过嘛,这个镇守却是没有那么简单。”

    “一进来就就和青龙那边搭上了线,让原本至少表面上还算是稳定的归墟变得有点波动起来了,最近我也发现,就连归墟的天机大阵,都似乎因为他们的动作而出现了不少的变化,灵性大失,隐隐有大变将起。”

    “哼,果然是心思深沉,手段狠辣之辈,须得要小心。”

    “不过既是和归墟之主敌对,那么我倒是也愿意顺水推舟,帮助他们隐藏了这些许的波动,等到了过些时候,归墟霸主打算进阶道果层次,而青龙和貔貅发难,我再做那壁上观,来一次坐山观虎斗,做一做那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里的渔翁。”

    麒麟对于自己的一番操作,毫无疑问是极为得意的。

    再加上打算在师兄和夫子面前表现一下自己,说得那是滔滔不绝。

    尤其把貔貅,苍龙加强了形容,敌人不强大,如何能够彰显出自己的英明果绝?

    末了还有些意犹未尽,道:“不过说起来,师兄说嫂子现在也在归墟里面试炼。”

    “还不知道嫂子在归墟里面的代号是什么?也好让我关照一下。”

    卫渊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面不改色:“貔貅。”

    麒麟脸上的笑容凝固。

    “啊,是,是。”

    “我们刚刚是有提到貔貅的。”

    卫渊安静看着绷不住表情的麒麟,然后微笑道:

    “我是说,她的代号就是貔貅。”

    麒麟:“……”

    ……

    卫渊回到了博物馆里面,身后的麒麟仍旧还是一副垂头丧气的表情。

    让卫渊看得无奈,只是看了看屋子里面,发现珏不在,不单单是珏不在,就连白泽和水鬼都没有在,问过了画师伏特加娘娘之后,伏特加娘娘表示这两个死宅一起外出旅游了,卫渊讶异抬眸。

    伏特加娘娘一边埋头画画,一边道:“不过馆主你这一次出去又是做什么的?”

    “这一次出去时间可不算短。”

    她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头,看到了那边的麒麟,然后视线移动,看到了夫子。

    然后扎着马尾,气质空灵秀美的少女画师身子剧烈颤抖了下,然后蹭一下躲起来,面容惨白,扯着嗓子道:“鬼,鬼啊啊!!!呜呜呜呜,有鬼啊啊啊!!!”

    卫渊嘴角抽了抽:“……”

    你冷静点啊!

    你才是鬼啊!

    那边的夫子无奈苦笑。

    夫子面如蒙魌,而‘蒙魌’是被用来驱逐妖鬼的神像面具,其模样威严可怖,可想而知。

    力能叩城门之关,面如蒙魌,奔若矫兔,能够连射强弓,能够单手驾驭四匹马的青铜战车另外一只手挥舞着数百斤的神代战戈,勇服孟贲,这正是夫子之礼的基础。

    孟贲啊,那可是水行不避蛟龙,陆行不避虎狼,发怒吐气,声响动天的春秋第一力士。

    夫子之勇,连孟贲都要服气。

    卫渊和子路曾经一致认为,夫子之所以要讲述道理,其实是因为武力值已经天下第一所以觉得打架没有意思,所以才开始转而讲述道理的。

    片刻后,伏特加娘娘抱着画板,躲在距离夫子很远的距离之外,还在小声抽泣着,肩膀一动一动的,不过倒算是冷静下来,只是还不能靠近夫子,抬头看一眼都要被吓一大跳,然后屁股着地蹭蹭蹭朝着后面退去。

    卫渊好不容易安抚了她,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判断,原本卫渊以为,眼前的伏特加娘娘其实就是西王母,毕竟开明和陆吾都在了,这最后也有些秘密的伏特加娘娘,毫无疑问是有些问题的,最大的可能就是,博物馆三鬼,就是昆仑山三神。

    但是现在看看,就又开始不确定了。

    西王母怎么可能会被夫子吓哭了的?不可能,不可能……

    不过这一次涂山订婚的时候,让伏特加娘娘和昆仑的西王母念头见上一面。

    一切也都水落石出了。

    “你说,白泽和水鬼一块儿出门了?”

    “去哪儿了?”

    “好像是,南海?”

    “南海?”

    是去找祝融了吗?

    卫渊讶异,将这个念头短暂压下来,正好白泽不在,只好将夫子和麒麟短暂安置在那里,而后在沏茶的时候,卫渊感知到了前方的诸多法则忽而盘旋起来,而后齐齐地朝着内部塌陷,化作了一个幽深的通道,而后下一刻,水鬼的身影出现了。

    “水鬼?嗯?不是……”

    卫渊看着水鬼眼底的紫色流光:“开明?”

    “你来这里做什么?”

    开明先是下意识杠了一下,道:“怎么,没有事情就不能够来找你了吗?”

    当看到卫渊眼底的古怪目光,开明才反应过来,自己没事儿来找这个不单单揍过自己,还拆了自己老家,废了自己法宝,自己还得感谢他的家伙做什么?简直像是一个纯纯的大冤种。

    当即道:“是九天门已经修复好了。”

    “顺便,我要给你送一把剑。”

    开明怀里一柄剑,其中盘旋着生死的意志,除此之外,还有一股让卫渊尤其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卫渊挑了挑眉,伸出手接过了剑,伸出手拂过剑脊,感知到那股熟悉的气息,下意识道:“好剑,这剑是谁铸造的?”

    开明本来想说,但是却又因为之前答应了青衫龙女,于是没好气地道:“想知道吗?”

    “你猜啊。”

    卫渊挑了挑眉,道:“这是和人签下约定,不能说出来?”

    开明惊愕。

    而卫渊已经闭上眼睛,感应这剑上所附带的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