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7章 大秦,始皇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00
  第1177章 大秦,始皇

    “大秦……”

    哪怕不去查看,不必动用神识,这两个字所附带的情报就在下一个瞬间出现在了帝俊的身前,这是一个出现还不算是太久的国家,与其说是国家,不如说,这是一个围绕着某个理念而出现的巨大的战争机器。

    在不算长的时间里面,以战养战,具备有极为精良的装备,以及令天下震动的战术能力。

    而原本的大荒诸多国家和部族,则是已经习惯了在神灵残留的威能之下作威作福,习惯了垄断整个大荒大部分生灵的生产力,卡死了那些生灵的修行进阶道路,借此膨胀自我,这会让他们对于自己统治范围内的人族和其余种族,有极为强大的控制能力。

    毕竟,就连提升实力的通道都被垄断了。

    想要进阶,就需要卖命。

    不去把自己的一身武力和实力都‘交’出去,也就无法得到晋升的空间。

    亦如人间界的两晋门阀时代。

    而这样的结构,在那一支具备极高凝聚力的军队面前,就被摧枯拉朽地推倒下来了,毕竟始皇帝还存在着的大秦军队,还是以武安君为统帅,再加上来自于人间界‘朝歌城超凡兵器研究所’不小心遗失了的大批次实验性超凡兵器。

    结局就是大秦的版图正在飞速地扩张。

    甚至于存在有,大荒站在这些国度背后的神灵血裔们战死的情况。

    这一段时间,诸神其实已经以各种方法,上报给了神庭,希望天帝出手惩治这些胆敢对神族血脉出手的凡人,但是都被帝俊无视了,事实上,这些东西根本就不会出现在帝俊的眼前,哪怕是之前,他之所以将大荒统一,也只是为了防止诸神无意义的内耗。

    这样会削弱清世的力量和底蕴,导致清浊两界失去平衡。

    会带来浊世力量的入侵,以及非常多没有必要的伤亡。

    至于其他?

    在天帝的眼中,神灵不会比起凡人多高贵,他看得到神灵的恶,也看得到人族的恶,于是方可以平等对待之,也不会插手以自己的意志凌驾于众生之上,大秦吞并诸国,只要不掀起层层的乱事,他不觉得有什么。

    只是有些东西,天帝眼底终究还是泛起了些许的涟漪——

    【秦军战队之一,有石夷的气息】。

    “石夷……么?”

    天帝垂眸呢喃,眼底波澜并不为人所知。

    ……

    咔嚓!

    巨大地夸张的钢铁兵器被打开来,里面散发出了灵气被彻底压榨到了极限之后出现的焦灼味道,被风一卷,登时消散开来,里面的灵石渣滓都摔下来,被收集起来,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感慨道:“这【朝歌城】系列的兵器,可真的是越来越好用了啊。”

    “只要灵石储备足够,只需要少量的灵力作为引子,就可以引动灵石里面的力量,然后顺着兵器内部烙印的灵纹,爆发出相当于修行者全力的固定式法术,甚至于还可以有其他的法子,直接超功率运转。”

    “好东西,好东西啊。”

    “就是这个炮管子越来越大了。”

    他嘴里面是这样说的,但是摸着手里的巨大兵器,眼底里面分明是浓郁地散不开的喜悦。

    这兵器像是人间界的那种加特林,只是炮管又双叒叕被加大了许多。

    再加上整体的材料也不再是寻常的钢铁,而是对于灵气延展性传导性更好的新材料,相应的,其重量也就上去了,放在过去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用得了这个级别的兵器,但是现在却是大秦重装精锐部队的标配。

    加多到了十二根炮管,因为不同属性的灵气会在彼此之间发生巨大排斥的原因,大部分的大秦重装战士的装备上也就只有两种铭文,一种是单纯的爆破,是一种火焰属性的铭文纹路,激发出去之后,就像是一道赤色激光一般,具备有极为强大的贯穿性。

    而一根则是镂刻了疗愈铭文。

    乃是涂山氏的特产。

    特殊情况下朝着战友来一枪,纯粹的元气会短暂性地将伤口封印住。

    至于有些极为极端的家伙,则是十二根炮管子,每一根上面的铭文都不一样。

    因为元气实在是太过于复杂,战斗的时候往往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下一发子弹发出去的是什么类型的法术,故而号称【赌狗加特林】,冒蓝火的那种。

    但是或许赌狗就和复读一样,就是人的秉性。

    喜欢这一款大火力,超威猛但是有可能给敌方加持buff的赌狗加特林的,还有不少。

    而至于为什么,人间界短暂时间就可以开发出这个级别的不讲道理的东西,除去了本身的学科基础构架之外,自然还有了些许特殊的力量加持,已经返回了大荒的石夷平静地看着手中的装备和信笺,随意将东西放下来——

    他用了自身的时间概念,在朝歌城下布下了时间感拉长的特殊权能。

    在那里面的时间流速将会被加速。

    属于一旦被打破的话,时间的乱流将会彻底爆发,威力足以将整个朝歌城和附近的所有东西全部都化作齑粉,在里面的人过去数十年,外面才只是过去了一年,那些科学工作者愿意踏入其中进行研究,所以才让现在朝歌城的超凡兵器发展地尤其迅速。

    当然,时间加速,也就代表着自己的寿命也会消耗。

    或许外面只是过去了一年。

    在这个特殊的时间加速区域内的人就已经过去了几十年。

    进入的时候是年轻人,出来的时候鬓角就已经见到了白发。

    但是即便是如此,仍旧有许多的科学研究着愿意踏足其中,忘我地进行地研究。

    甚至于有些年级不小的研究者就死在了这个地方。

    当然,他们并非是消耗寿数,在他们的感官之中,自己也是从事着自己一辈子的事业,度过了数十年,乃至于是百年的生命,但是在如此漫长的时间当中,只是进行研究,无法和外界的世界进行联系,也绝不能说这不是付出和牺牲。

    “人世间总有些纯粹的人。”

    “人间的存续并非是侥幸,即便偶有些问题,只要如此的人还在,就总还有希望。”

    石夷若有所思,不必转过头,也能够听到那种甲胄在行走的时候发出碰撞的声音,闻到血腥的味道,转过身的时候,果然看到了白起,这位大秦的顶尖战将浑身一股血煞之气,现在的大秦军队的甲胄也发生了变化。

    除去了防御刀剑劈砍的部分古典甲胄之外,内部又增加了现代吸纳动能材料编织的内衬。

    脚上穿着多功能战靴。

    战盔兜鍪下,还附加了具备有夜视仪,以及情报搜集能力的护目镜。

    看上去具备有中式古典和现代战场糅合起来的复杂美感和冲击力。

    你就算不相信诸葛武侯的战斗力。

    你也要相信诸葛武侯的审美。

    石夷的声音平淡:“大战结束了?”

    白起将战盔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道:“始皇帝陛下亲自将军,岂有不胜利之理?”

    石夷微微颔首,语气平和道:“嬴政同志,确实具备有很强大的个人魅力。”

    这个称呼让白起的额角微微抽了下。

    一手按剑,面无表情道:“自然是如此,但是你也不该如此直忽陛下名号。”

    石夷言语冷淡道:“就连他自己都不在意。”

    “天下一国之愿,分于诸人众生共享之,是可谓同志同愿。”

    白起缓声道:“君辱臣死,不如是。”

    石夷看着刚刚从战场上下来,哪怕不是故意如此都浑身杀气乱冒的白起,淡淡道:

    “那好吧,毕竟也是人族先祖,这里那么多人,总不能直接称呼祖先的名讳。”

    “就叫做始皇同志。”

    白起似乎勉强可以接受这一次的称呼,点了点头,各退一步,提起桌子上的茶壶往一侧的杯子里面倒茶,然后大口喝了好几杯,这是最新培育出来的灵茶,主要是为了洗练人间那些已经成年,经脉骸骨都固化的人的体质,以提升他们的根基和对灵气感应程度的。

    除此之外,基于炎黄的某个被动。

    这个东西的味道也相当好喝。

    即便是单纯以饮料来看,也是极为出色的。

    石夷道:“这一次的战果如何?”

    白起坐在旁边,神色微正,道:“这件事情正是要和你谈。”

    “是凶神,原本以为和先前击溃的那些国家一样,只是以诸神后裔为基础发展起来的国家,但是当我们击溃他们的王族的时候,在王族后宫当中修行的凶神就出现了,当时的事情比较急,我们别无他法。”

    石夷缓声道:“你们杀了他?”

    白起道:“还没有,只是废了,然后将他擒拿了。”

    他喝了茶,道:“在动手之时,那凶神嚣张得很,而即便是现在,他还是不甘心,一直吵闹着要见天帝,说是察觉到了你的气息,一定要将这件事情在帝俊的面前参你一本,看上去倒像是有恃无恐似的。”

    石夷沉默不答。

    白起注视着眼前的朋友,无论是他还是石夷都知道,只要他们的道路向前蔓延的话,就一定会迎来这一天的时候,众生平等的兵锋,终有一日将会直接指向了天上的诸神,只要未曾走到十大巅峰,化身规则的层次,终究还是生灵的范畴。

    石夷闭着眼睛,淡淡道:“他犯下的罪行,我也已经知道了。”

    “确实是法不容赦,这件事情,按照刑律即可。”

    ……

    “放开我,放开我!”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渺小的人族!”

    “老子乃是逢山,是当年大荒诸神之一,曾经拜在天帝的麾下,东征西讨,你们人族当年,也就是被老子们赶出大荒的,而今你们居然敢于对我出手?!”

    “呸!蝼蚁一般的东西,也敢对神要什么公平?!”

    “狂妄!”

    无数的大秦力士们,都身穿铠甲,双臂肌肉贲起,用力拉扯着一根根锁链,这些锁链都是用特殊的材料淬炼,可是即便是如此,合千百人的力量,想要束缚住眼前已经重创的家伙,竟然也是如此艰难。

    力士们双臂上的气力都已经到了极限,他们身上的甲胄,与其说是甲胄,甚至于应该说是特殊的战斗外骨骼,几乎已经是步战机甲这个层次,当驾驶者的个人素质已经强大到一定程度,机甲,战甲这种只存在于幻想当中的装备也就自然而然地出现了。

    只是修行者们穿着古代和现代结合的战铠,凭借着强大的体魄驱使灵石机甲。

    而后打着遥远过去的大秦战旗。

    束缚着只在传说中存在的魔神。

    这一幅幅画面对于部分来自人间的战士来说,实在太过于让人心神震荡。

    千百的甲胄,束缚一尊魔神。

    即便是被束缚,被恐怖的高压电流直接控制住,这魔神仍旧是不甘地嘶吼着,一双碧色的眸子横扫,如同电光雷霆一样让人心中恐惧不已,哪怕是千锤百炼的战士们都心中会恐惧,会失去意识,这导致了整个束缚都不是那般的完整,会不断地震荡晃动。

    他忽然咆哮起来,猛地一震,力量之强大直接将千百名身穿外骨骼机甲的大秦战士拉动!

    灵石和机甲的能源驱动到了极致都没有半点用处。

    “吾乃神灵!”

    “乃是和天地同寿的大神,怎么可能被你们这些人族所侮辱!”

    “给我,死来!!!”

    他放声咆哮起身,运起自身权能,气焰滔天而起,打算奋起最后的力量,趁着那个浑身冒着血光的将军不在,直接杀穿这一座城池,让这些人族为自己的陪葬,忽而却眼前一黑,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压下,让这尊强大的魔神直接身躯一晃,拳头砸不出去。

    一层层温和的玉色光芒缓缓流转着,化作了一枚玉玺,就这样悬浮于上空。

    镇得这魔神都不能乱动。

    前方,身穿墨色常服的始皇帝右手握着泰阿的剑柄,伸出左手,玉玺盘旋幻化落在掌心。

    大秦力士齐齐怒吼:“跪!”

    “跪!”

    “跪!!”

    轰!!!

    魔神不甘,被压得重重跪倒在地。

    那颗巨大狰狞,曾经吞噬生机无数的首级,重重磕在无数如蝼蚁般的人族面前。

    如梦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