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6章 天帝,始皇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72
  第1176章 天帝,始皇

    生死轮回之地的气机奔涌,代表着的是至纯之阳的生和最为纯粹的死这两种绝对相斥的力量之间的轮转和变化,玄妙无比,生死变化之时的声音,几有大道之韵味,让人忍不住沉迷其中,而此刻哪怕是大道的玄妙声音,都似压不下心中的巨大波澜。

    至少在白泽和开明眼中是这样的。

    他们瞅着那边拿着信笺的青衫龙女献,后者维持着这样的状态,已经有好一会儿了,自她拿到信笺,看了一眼之后,就始终保持着现在这样的状态,安静地看着那生死轮回的方向,怔怔地出神。

    开明肩膀撞了一下那边的白泽。

    压低声音道:“喂喂喂,这信上面,到底是写了什么啊?”

    “怎么这龙女献就只是看了一眼,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简直像是害了病一样。”

    白泽装死道:“我怎么知道?那怎么也是道果层次之下的第一阶梯,而且还是曾经的道果境界强者,哪怕是现在跌境了,那也不是我能够看破的啊。”

    “不知道不知道。”

    开明大怒,忍不住用手肘撞在了白泽的侧腹,道:“你不是明幽见远的吗?”

    “不是那种生而知之的吗?”

    “不是这天地之间任何事情,只要是被你看上一眼,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现在和我说不知道?”

    “闹呢?!”

    白泽大怒,却还是压低了声音反驳:“我又能怎样啊,那个可是曾经是道果层次的强人,我现在,我现在连我那个功体都不服我,我还能怎么办啊!”

    “现在尼玛我的功体天天都在我门外面盯着我,要不是你还在我都觉得我后背发凉了!”

    “再说你不是坐见十方吗?”

    “也是道果境界的,现在都不用十方内外了,人信笺就在你前面,你都看不到吗?”

    开明哑口无言:“我,我!”

    两个在认知之道上的绝对强者就缩在那里,你一下我一下地互相推搡着,都想要让对方来打破现在这个僵硬又尴尬的环境氛围,但是他们又都是谁都不肯开口,也不敢把声音闹得太大了让那边的青衫龙女察觉到。

    “好了,不要吵了。”

    清冷平淡的声音传来。

    于是互相推搡着的开明和白泽都齐齐地噤声了。

    眼观鼻鼻观心,老老实实的。

    他们看到青衫龙女仍旧站起来,右手握着那一封信件,抬起来,最后直接把这一封信抛飞,让那信件打着旋儿地落入了生死轮回的地方,最终,就像是被吹熄了的烛火一样,迸出了四散的昏黄色火光,然后消失不见。

    “欸?!这!”

    “卧槽……”

    白泽和开明齐齐地奔出去,伸出手,然后又下意识地收回来手。

    瞅了瞅那边的青衫龙女,又忍不住收回视线彼此对视一眼,都陷入了尴尬当中。

    青衫龙女献忽而轻笑一声,伸出手来,于是这一座深渊之中的生死之气忽然翻滚沸腾起来,而后那柄已经淬炼好了的神剑就爆发出了一阵阵的清越鸣啸声,旋即径直地撕裂了生死之气,破空而来。

    其色泽黑白交错,仿佛生死之轮回,阴阳二气相济。

    生死大事,变化阴阳,哪怕是那些在常人眼中早已经超脱在生死之外的诸神群仙,落入了这生死旋涡之中,也是陷落于此,不得超脱的,剑气纠缠如丝线,却又霸道暴戾地很,哪怕放在那里,就已经有一种变化轮转,吸纳人精气神的感觉,实在是一柄极端诡异的神剑。

    “你们将这剑送到卫渊那里去。”

    青衫龙女献屈指敲击了下剑身,让这一口神剑化作流光,直接飞落在了开明和白泽身前。

    开明白泽对视一眼,古怪道:“我们去送?”

    “我是说,你不去吗?”

    开明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知道自己露了馅。

    恨不得直接一巴掌打在自己嘴上,可是却迟迟没有动静,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青衫龙女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落寞的神色,淡淡道:“我是否要去,我会自己决定,但是此剑却该送回去了。”

    话音落下的时候,开明和白泽就已经看不到青衫龙女的身影,却是已经化作遁光离去。

    两个人看着眼前缓缓盘旋着的神剑,复杂叹息,好久都没有吭声。

    他们的实力和权能,想要看到信件的内容,当然是不难的。

    至于会不会忍住不看——

    或许会有谁能够忍受住这个好奇心不去看着信件上的内容。

    但是白泽和开明,绝对不在这个名单里面。

    之所以不愿意开口打破刚刚的窘境,也实在是因为那个环境和气氛,就连白泽这样的懒散性格,亦或者说是开明这样的极端乐子人都觉得浑身上下都难受得很,最后白泽拍了拍开明,道:“还是你把这把剑送回去吧。”

    开明迟疑:“我来?”

    白泽翻了个白眼,小心翼翼道:“我总觉得这边得要个人看着对吧。”

    “你又是昆仑天女的娘家人,这龙女天天看着你不烦都要被你惹得心里烦躁起来了,你还是快些离开这边儿吧。”

    “再说了,你的那九天门应该也是差不多修好了吧?”

    白泽的脸上难得浮现出了些许郑重的神色,道:“九天门是你的证道法宝,也具备有坐见十方的特性,加上卫渊的因果权能,理论上只是在十方内外的生灵,都能够被他找到才是,上一次失败了,大概是因为只有一座天门。”

    “现在你既然把九天门彻底修好了,还是赶快回去,让他把后土给找回来吧。”

    “后土是大地之德。”

    “现在老不周已经复苏了,假如后土也回归的话,那么清世基本就属于是稳了,打起来的时候,咱们在后面也安全点。”

    开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叹息着答应下来。

    当然不是白泽的话语说服了他。

    事实上让开明崽选择离开的只有一个理由——

    没办法,他出身于昆仑。

    白泽说的虽然有点扯,青衫龙女献性格清冷。

    至少是在面对某个陶匠水沟子之外的所有人都很清冷平淡。

    这样的人是大概率不会迁怒于人的,但是问题是这位清冷平淡的青衫龙女献,还有一个本是半身后来又分开来的兄长,是在某种程度上,绝对不会比伏羲手软的,胸怀宽广绝对不会记仇的烛九阴。

    青衫龙女献不会迁怒于人。

    可是烛照九幽之龙可不认得你站谁。

    搞不好直接照打不误。

    溜了溜了。

    开明叹了口气,最后还是袖袍一扫,把那柄隐隐然有着【生死轮回,陷尽众生】意境的神剑收入袖袍,然后同样消失不见,哪怕是此刻的白泽都看不到祂的踪迹,白泽拍了拍脸,斟酌了好一会儿,还是朝着那边的青衫龙女献走去。

    但是没有考得太近。

    这个时候,总该是让她自己去做决定的。

    但是,是最后释然,放下,相忘于江湖呢?

    还是说直接抢婚——

    白泽嘴角抽了抽。

    啊,这件事情看都看不透,头疼,头疼啊。

    ……

    卫渊前去见到天帝,和天帝讲述了天魔一脉的安置方法,希望能够在大荒中寻找一处地方,让天魔一脉得以休养生息,融入清世之中,而帝俊也参与了那一战,对于卫渊的要求自然应允不疑。

    只是也看出了卫渊的体魄得到了相当程度的提升。

    于是自然是以让天魔一脉生存在清世需要元始天尊担保的名头,和卫渊打了一场。

    也是纯粹的肉身拳脚切磋。

    最后天帝似是颇为满意,神色虽然仍旧是清冷平淡,却也多出了些许表情。

    “如此,总算有了那【浮黎玉虚元始天尊】的几分气象。”

    “不差。”

    “加之以因果之道,未来未必会比那浮黎玉虚功体差了。”

    卫渊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只觉得刚刚和天帝打架时候的拳脚都反震地疼痛。

    只能说不愧是天帝,果然是涉猎各类领域,哪怕是肉身,都是星辰不灭体魄,从坚硬程度上来说,几乎仅次于老不周山这个层次,而力量上,则是因为群星万象之力的加持,没有那么纯粹的霸道,却多出了忽强忽弱,变化莫测的韵味。

    闻言神色微有变化,而后感慨道:“浮黎玉虚,果然,你还记得当时的事情。”

    天帝淡淡道:“自然如此。”

    “等你真正抵达那个层次,你我再战一次。”

    天帝转过身,一步步走回群星万象的高度。

    卫渊忽而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

    “之后我有订婚,和昆仑的珏,帝俊你要是有时间的话,要不要来喝一杯酒?”

    天帝脚步顿了顿,平淡道:“若有闲暇。”

    “会的。”

    旋即就已经化作了无数的星光,消散离去,倒是连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似的,卫渊摇头失笑,大声道:“那我到时候就等着你了?不管你来不来,总会给你准备一杯酒的。”

    声音远远传出,也没能得到回应,自然是带着夫子,麒麟回归清世人间界。

    天帝仍旧端坐于清浊之间的位置上,事实上,他对于天魔众来到清气之世生存,并没有什么反应,在这星穹笼罩大地之上的漫长岁月里面,他始终都是以大道无情,却又至情至性的方式,平等得俯瞰着大地上的一切。

    也唯独是涉及到浊世的时候才会出手。

    他认可善和恶是平等的东西,也可以平视一切众生。

    大荒之中既有恶神,也有善神,而放在遥远漫长的时间里面,这些都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天魔众,他也只是划了一处小世界,让这个天性就擅长针对真灵层次攻击的种族在这个小世界当中,繁衍生息。

    大荒之中的各类种族,彼此之间也多有征伐,这些天帝往日是不在意的。

    他不会以外力来操控这些种族本身的发展,也不会因为个人的喜怒而降下惩罚。

    而今日为了安置天魔,遍览诸天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了异常。

    大荒之中,有许许多多的小邦国,这些小国的国主,或者是英雄的后裔,或许是具备了神灵的血脉而更为强大,就这样在大荒之中一代一代存续了下来,而现在,竟已经有大片大片的小国消失不见。

    而在大荒的国谱卷轴之中。

    突兀地多出了大片大片连在了一起的土地。

    天帝语气平和,念出了这些土地所共有的名字:

    “【大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