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5章 诸事皆毕,天尊大婚当启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38
  第1175章 诸事皆毕,天尊大婚当启

    先天八卦之火,又是以阴阳二气相济,伏羲施展出来的这一手段本就已经足够霸道,寻常的神兵几乎是一个瞬间就会被化作齑粉,而眼下却煅烧了相当长的时间,本来觉得很快解决,最后硬生生是煅烧了三十六日功夫,连伏羲都感觉到了些许的吃力,这才终于得以功成。

    元气波动化作涟漪层层叠叠朝着外面蔓延开来。

    无支祁扬天狂吼咆哮,其功体已经被彻底淬炼成浑沌一体,怒吼的声音就仿佛是雷鸣,一抬手,纯粹的气机和力量就朝着四面八方翻涌而去,搅动四海,看得忽老爷子都呆滞住,少年释迦则是没有这些驳杂的心情,只是忍不住地感慨道:“好厉害!”

    伏羲大笑起来道:“哈哈哈哈,那是自然,这可是本座亲自淬炼出来的。”

    “经历过我这先天八卦混元一气炉的淬炼,哪怕是草木一样弱小的身子,也能够达到堪比金铁的程度,这个可不是寻常的手段,越是根基深厚的,得到的好处就越是巨大,哼哼,这猴子方才支撑了那么久的时间,想来也是得了不少的好处。”

    这一下,哪怕是卫渊那家伙,也要吃个大苦头!

    伏羲心满意足,看着那边放声咆哮,挥舞拳脚,只是劲气的挥舞就引动风暴的无支祁,满意地道:“铜头铁臂,金刚不坏。”

    “力能扛山,外力不能伤及分毫,是所谓混元初玄体魄,金刚不坏之身。”

    “很好,很好,呼哈哈哈哈哈,臭小子啊臭小子,我看你拿什么和我斗!拿什么和我斗啊!”

    ……

    卫渊收功。

    伴随着悠长的呼吸,周身的气机以一种绵绵若丝的方式重新回归身躯,卫渊握了握拳,感觉到了强大无比的力量,几乎是一重又一重地涌动上来,不再是功体那种虚无缥缈的感觉,也不是之前需要运用不周山老伯功体反馈之力时的感觉。

    而是真正的力量,真正的肉身之躯。

    仿佛没有上限般的力量,以及被彻底激发到了极限的根基和底蕴。

    卫渊在这清浊间隙之地演练了一趟拳脚,是最为基础的招式,若是往日的他演练起来,这拳脚必然是凌厉轻灵,其中夹杂着锐气森森,明明手中没有兵器,但是却如手中持拿神剑一般,而现在不同,沉重雄浑,大开大合,沉浑的劲气拳风几乎化作了一层层的山脉般,然后朝着前方堂堂正正压制下来。

    这个感觉……

    卫渊心中一动。

    青萍剑忽然出鞘,卫渊握住青萍剑,演练剑法,先是寻常时候的轻灵锐利,忽而一变,变得直来直去,或者横斩,或者竖劈,简单直接,却又势如千钧,雄浑磅礴地让人心悸不已,单纯只是抬手出剑的动作就已经搅动出狂风,挥剑就嫌弃风暴,袖袍震动的声音犹如雷霆。

    不周山本来还很是担心。

    也就是他的境界极为高,感觉到了卫渊刚刚虽然处于奇异状态,但是本身的根基非但是没有降低,还有相当程度的提升,这才没有出手以自身的底蕴帮助卫渊,而是站在一旁,静待其变化,眼下看到卫渊的招式,也立刻看出了卫渊的根基变化强大了许多。

    他之前其实不是很喜欢卫渊的功体。

    过于玄妙的法门,在最是不喜欢花里胡哨的老不周山看来,这就是走了邪道了。

    这不纯啊!

    肯定是被伏羲那个家伙给影响了,有伤咱们老不周山一脉的门面!

    现在看到卫渊的一招一式,无不是根基雄浑,力量强大地不可一世,眼眸大亮,只看得心中畅快,老不周山的性格就是那种看到有趣的事情,就有点按捺不住的,当下手痒,大笑几声,道:“臭小子,小心了!”

    “让老头子我来试试你的成色!”

    大笑声中,已经迈步上来,抬手就是在大荒山海之中声名卓著的招式。

    一巴掌直接横扫过来。

    如果是往日的话,卫渊大概率会直接以剑破掌,亦或者说靠着因果的玄妙,就大部分的掌力全部分散开来,但是这次,卫渊却是有心尝试一下自己现在的肉身素质,直接纯粹运起气机,不避不退,直接一掌重重拍出,而后和老不周山的右掌碰撞在一起。

    巨大的气机碰撞之后,卫渊朝着后面步步后退,足足退了三步。

    就连手掌都在微微颤抖着,但是不周山的磅礴巨力却硬生生被他的身躯强行抗住了。

    就连不周山老伯都怔住,而后越发地欣喜,放声大笑道:“好好好!”

    “再来试试看这一招!”

    复又冲上前去,招式霸道无比,朝着卫渊翻砸下去。

    卫渊也是以翻天掌势相对,青萍剑鸣啸几声之后,直接被扔到了剑鞘之中,而后卫渊和不周山老伯,直接以拳掌对拳掌,近距离交锋,纯粹的力量,带来的纯粹的速度,每一招每一式都无比地纯粹无比地霸道。

    烛九阴装作专心致志地喝茶,但是注意力还是会被吸引过去,当看到卫渊已经能够和不周山近距离搏杀的时候,瞳孔微微收缩了下,尽管不周山在和卫渊战斗的时候,是一定会收敛着力道的,也尽管卫渊在和不周山的战斗当中,处于了绝对的下风。

    但是也只是落入下风,而不是被碾压。

    但是,卫渊所擅长的,却是剑术!

    以及他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因果。

    而一个不擅长肉身搏杀的家伙,此刻却已经靠着纯粹的肉身力量,在不动用权能和剑道的状态下,能够和不周山交手,这其中代表着的东西,让烛九阴都隐隐有些讶异,而后嘴角微微勾起,浮现出一丝冷淡的笑意。

    麒麟瞅了一眼,都被吓了一跳,下意识道:“你在笑什么?”

    烛九阴笑容收敛,喝了口茶,风轻云淡地道:“没有什么。”

    “我只是想到了开心的事情。”

    “开心的事情?”

    麒麟疑惑不解。

    而烛九阴看了一眼那边和不周山交锋的卫渊,已经猜测出了后者现在肉身强度如此夸张提升幅度的来历,微微垂眸,微笑自语。

    伏羲啊伏羲——

    你终于也有被自己坑了的一天啊。

    虽然说这件事和卫渊无关,但是这也确实是值得给他减去一页正字的好事。

    而卫渊和不周山老伯的交锋,以最终翻天掌势和不周山本身的全力一招碰撞结束,巨大的破坏性让整个大地都出现了撕裂,这一处清世和浊世的狭缝剧烈地震动起来,几乎就要立刻碎裂了一般,而交锋的结果,不周山自然是纹丝不动。

    而卫渊则是控制不住朝着后面退了好几步。

    每一步都深入大地,让大地出现了巨大的撕裂痕迹,右手都忍不住朝着后面微微扬起,残留的气机直接轰击在地面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痕迹,但是即便如此,卫渊仍旧是将这一招接了下来。

    要知道以不不周山的根基和力量。

    这清浊两世的无数高手里面,能够接下不周山一掌的,可以说是屈指可数。

    不周山神放声大笑:“好好好,不错,很是不错!”

    “看来你小子是又有奇遇啊,不过,这力量你倒是运用地如此纯熟。”

    “我还打算要帮你练练手,倒是没想到你这用的熟悉程度都快要赶上老夫了。”

    卫渊只是颔首称赞了一番不周山老伯,让老人家心中更是欢喜不尽,这才握住了青萍剑,青萍剑入手之后,那种力量之极的感觉和锐气锋芒自然而然地融合起来,而经历了刚刚和不周山老伯的交锋,卫渊也大概明白了自己现在的状态——

    这份便宜舅舅给自己的大礼包有多丰厚。

    融合了之前的全部根基,其中最重要的其实是来自于无支祁反馈,不周山老伯功体的反馈,以及浊世大尊的酬劳,这三者被淬炼轰击,隐隐然已经有了之前卫渊曾经抵达过的【浮黎玉虚元始天尊】功体的气象。

    自然没有真的抵达那么强大。

    毕竟那个功体可是隐隐有和天帝争天下第一之位的潜力。

    代表着的是不周山为核心的山神极限。

    甚至于需要以昆仑山神之躯为基地,抛弃了因果,转而融合了清世力之极限的不周山和浊世力之极限的浊世之基,才能够抵达的层次。

    其根基之雄厚,远远不是现在的卫渊所能够比拟的。

    但是尽管如此,此刻的功体却也具备有了之前那浮黎玉虚元始天尊功体的雏形,至少是有了些许气象,清浊合一,金刚不坏,也同时具备有强大的力量和防御,卫渊握拳,感知到此刻的功体特性,呼出一口气来。

    很好,或者说,比起之前的浮黎玉虚元始天尊时候还要更好些。

    那时候毕竟是承载了不周山老伯的力量,其实卫渊更像只是一个使用者而非是掌控者。

    虽然确实是力量横压一切,堪称宇内无双,但是总有种沉重之感,这是力量的极限,是山神之路走到极限的可能,却也代表了没有了更高一步的机会,而现在的功体,既具备了清浊合一的强大力量基础,又不曾失去因果这样玄妙无比的权能。

    虽然短时间内肯定没有办法展现出如浮黎玉虚状态时候的根基。

    但是上限却仿佛比起那时更高!

    肉身具备浮黎玉虚元始天尊的层次,强大无比,万劫不坏。

    天地灭而我不灭,万物陨而我不陨。

    而权能上则是保留了因果之道的玄妙莫测。

    甚至于有更进一步,涉猎命运长河的可能性。

    果然强大——

    而在卫渊感知自己此刻的力量之时,那边的烛九阴忽而开口,淡淡道:“看来眼下的麻烦,倒是已经结束了,接下来,你要做什么?”

    卫渊想了想,道:“自然是将这些天魔一脉安顿住。”

    他双瞳神光内蕴,看着遥远之处浊世当中的八百里花海,神色复杂,道:“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这也是最初的因果,既然承载了这样的因果,那我就绝对不可能袖手旁观,之后我会去找一找帝俊,或者昆仑,给他们找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烛九阴颔首,淡淡道:“也可以。”

    “既然如此,这里应该也用不到我了。”

    “那么我先回九幽了,还有些琐碎事情要处理。”

    “等到了你和西皇婚约的时候,【我】,会去的。”

    而后不等卫渊再开口,就已经消失不见,干脆利落。

    卫渊苦笑不已,而那边麒麟呆滞住,而后高声道:“唉唉哎??!”

    “渊师兄你要成亲了?!”

    “不是,渊师兄你现在才要成亲吗?!”

    “你这五千年里面难道……”

    麒麟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果·剥夺!

    麒麟的脑回路被因果权能短暂地直接化作了一个闭环回路,永远都在开口说出那句话之前回荡着,恼羞成怒的卫渊开始联系帝俊,联系昆仑。

    与此同时·九幽。

    烛九阴回到了自己的静室之中,烛照九幽之龙,也是九幽之主,自然积威深重,没有谁赶来打搅他,他沉默许久,而后散去了脸上的灰色雾气,露出了清冷如寒冰的眸子,眼前自然有如烛光将熄时的流光出现,编织成为了一封信件。

    这是卫渊的成婚请帖。

    【我】,会去的。

    烛九阴想着自己刚刚说的话,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袖袍一扫。

    这一封信件,就像是烛光被吹灭了一样消失了。

    而后顺着轨迹,出现在了青衫龙女献的身旁。

    不提他们之间本可以算是一体两面,哪怕之后分开,也是那种缘法极重的双胞胎的感觉,就只说烛九阴的道行,哪怕九幽和东海相隔极为遥远,对于他来说都不算是什么问题,而这个时候,青衫龙女本来站在了阴阳交界,轮回转生之地。

    身后有一座座镇住此地的青铜鼎,烟气袅袅笔直升腾,指引着生死的道路。

    旁边是白泽和开明。

    他们看着那柄剑逐渐淬炼成型。

    开明懊恼不已,这倒不是因为什么,只是因为觉得,用一个道果的雏形来淬剑实在是太浪费了点,但是现在长剑即将成功,再可惜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就在这个时候,虚空中无数的流光组合化作了一封信,落在了青衫龙女的身旁。

    “嗯?烛九阴的信?”

    献挑了挑眉,本来不想要去看的,但是既然是烛九阴专门送来。

    她还是伸出手,没有去立刻将耗费了三十六天罡之日淬炼好的神剑拿出来。

    而是将这信拆开来,看到了上面的文字。

    青衫龙女的动作骤然凝滞。

    周围指引生死的烟气忽而纷纷扰扰。

    乱如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