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2章 斗!战!胜!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11631
  第1172章 斗!战!胜!

    被伏羲亲自淬炼出来的兵器被足以搅动四海的恐怖力量舞动,而后猛烈得抽击过来,狂暴的风暴,流转的激流,以最为单纯的力量,就已经化作了汹涌磅礴的狂暴力量,诸神耳畔隐隐然几乎听到了波涛怒吼的声音,皮肤感觉到了水流环绕的湿润感觉。

    周围俨然已经成为了天地骤变之后的厮杀场,抬手就让天地震动,出招就令四海翻腾。

    这毫无疑问已经超过了曾经的无支祁。

    超过了无支祁应该有的层次。

    战意加持之下的无支祁挥舞着手中的金箍棒,一招比起一招更加气势磅礴,一招比一招更恢弘,放下了来这里的目的,放下了过往天帝传说的感慨,放下了对于天帝之威的隐隐惊惧,而是只剩下了满腔的战意,在这样战意的激发之下,实力也最大程度地发挥出来。

    甚至于是超越极限地爆发出来。

    诸神都心中惊惧不已,甚至于一个一个地后退,不是他们不想要凑近了去看,而是这战斗的余波实在是太过于恐怖,若是靠得近了,搞不好会被那余波给直接席卷进战场之中,若是被那棍棒砸一下,少说得折断一身的筋骨,而要是不小心被天帝星光擦了下,就会直接死了。

    于是他们只好一退再退。

    退了不知道多少里地。

    先退三千里,又退八千里。

    哪怕是神灵的神识庞大,在那虚空之中,只能看到了一层一层的元气潮汐,不断起伏,根本就看不到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现在的战局是怎么样的。

    就算是有那些眼力极为强大,甚至于可以站在大荒里面,俯瞰三千世界的神灵,其视线和神识也已经被那种变得越来越浓郁的元气所彻底遮蔽,最终什么都看不到,一个个都心中焦急想要看清楚战况,却又无能为力。

    唯独此刻被天帝庇护在背后的撑天之神重,才能够看到这触目惊心让人心惊肉跳的战斗。

    无支祁的棍棒招式已经是浑然天成,招式霸道地到了极限,连连强攻。

    以重的认识来看,就算是那几位不擅长战斗的道果境界,都会选择不和这个猴子硬拼的。

    而若是道果层次下的第一阶梯。

    那么基本全部都会被无支祁的招式压制住!

    而面对这样的招式,帝俊只是轻描淡写地出手,一只手背负身后,另一只手或者化掌,或者出拳,就已经将无支祁的招式抵御住,但是即便如此,那种激荡的狂风,以及喷薄而出的元气,仍旧还是让重都忍不住心中战栗。

    既有对天帝力量的狂热追随感,却也有对于无支祁这个不入山海不在大荒的淮水祸君。

    实力竟然已经如此强大的震撼。

    重的双目死死地看着这交锋的双方,心中波涛汹涌,几乎是不曾停下来过,忍不住在心中孑然叹息,这是何等的力量,这又是何等的强大,如此的大战,就算是不能够说是当世最强之战,那也至少算是数得上数的了,而这一场大战,所见尽数都是激流奔走,元气横空。

    山海诸神虽然众多。

    但是能够亲眼旁观,亲眼看到这一场大战的,恐怕也就只有自己了啊。

    虽是惊心动魄,但是也不失为一桩造化。

    只是撑天之神重却是不知道,就在此刻祂的【上空】,亦或者说无宗无上之处,仍旧还有另外一人正在旁观这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卫渊自身藏于虚空之中,甚至于并非是在大荒之地,他现在还在之前的困住杀死了浊世之基的清浊间隙之中。

    除去了他之外,不周山老伯,夫子,麒麟也都在。

    甚至于还有那许多的天魔众。

    天魔一脉毫无疑问和卫渊有着冥冥中的因果,纵然干卫渊自己也不知道这因果在何处,但是这因果的存在是毋庸置疑的,而就算是退了一万步,不去寻找这潜藏的因果,就只是卫渊诛杀浊世之基这一战当中,天魔众帮助卫渊,让他们短暂休息的帮助。

    还在最终的战斗当中,靠着天魔一脉的至宝,成功拦截了接近一半的浊世之基战部,卫渊他们就不能够放着他们不去管,只是如何安置这天魔一族,也实在是一种棘手的事情。

    而卫渊正在思考着这些事情,那边无支祁已经和天帝打起来,卫渊不得不一点真灵垂落,去看着此刻的战场,与此同时,一点流光变化莫测,青萍剑就盘旋在身边,时时鸣啸不已,发出强烈的锋锐之气。

    却是已经做好了,天帝帝俊打得太过于顺手,太过于专注,完全忽略了和卫渊之前的约定,一点手都没有留,直接将无支祁打成重伤乃至于濒死的级别,若是真的到了那一步,哪怕是拼着无支祁那家伙恼怒和天帝的战意爆发,卫渊都得要以一剑将这战局分开。

    要他此刻胜过全盛的天帝很难。

    但是在战斗之时一剑分开战局,将天帝的攻击引导开,却也不是绝对无法做到的事情。

    当然,至于之后,天帝会不会直接顺势和卫渊自己大战一场,这却是没有那么个心力去管了,只是按照现在的局势来说,帝俊确实是没有彻底爆发出全盛之力量,一招一式,却也是以防御接招为主,复又抬手,按住了无支祁的一棍,劲气气机已经暴走。

    天帝手掌修长有力,按在长棍之上,并不移动分毫。

    而后抬眸。

    清冷平淡,看了一眼卫渊所在的位置。

    似乎淡淡的颔首。

    而后就自然有磅礴巨大的力量,将无支祁击退。

    好一场大战,天帝觉得战斗地差不多了,气机猛地提升起来,而在距此遥远的安全区域,诸神都面容出现担忧迟滞,因为这一场大战,竟然持续了如此之久的时间?!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场战斗,以诸神的时间感来说也不算是持续了多么长。

    但是和无支祁战斗的,那可是天帝啊!

    所向无敌,镇压大荒数万年的绝对强者!

    堪称清浊两界当中,这个时代的最强,毫无争议的最强。

    往日天帝和谁战斗,基本都是迅速地解决战斗,哪里会有今日这样的变化,不单单没有能够立刻地将敌人解决,反倒是还被拉扯进入了纠缠之中,元气交锋仍旧是极为地汹涌磅礴,让人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

    没有人对天帝的强大有所怀疑,他们只是惊惧于,无支祁竟然已经如此强大了么?

    噎鸣微微皱眉。

    无支祁的强度——

    不应该抵达这个程度才是。

    而在噎鸣对面站立着的,正是神色清冷的天帝之子大日金乌。

    南海一战,大日金乌不顾一切,消耗本源,自内而外地照破了浊世气息的封锁,于此对浊世的围杀之计打出巨大的破绽,让浊世强者们的实力都受到了极大的削弱,在那之后,他将赵公明找回来,带到了大荒之中,而自身则是开始休养。

    此刻底蕴虽然没有能全部恢复,但是也不再是之前那种重伤的状态。

    父亲天帝的战斗他自然是要来掠阵的。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他在浊世攻杀南海之战当中消耗太大的话。

    那么现在抵挡在无支祁面前的,按礼说应该是他才是,只是看着看着,大日金乌就微微皱眉——眼前的状态不对劲,他在南海之战时,也曾经看到出场的无支祁,亲眼见到了无支祁的战斗姿态,确实极为强大。

    以非道果之境,逆伐浊世水神!

    并且将其击杀之。

    这样的战绩,不可谓不强大了。

    大日金乌虽然性格高傲,但是却也极为尊重强者,然而无支祁之实力就算是要击败浊世的水神,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也就是说这两人的实力其实可以算是势均力敌,无支祁能够获胜也是因为他的战意强大,能够将十成的实力发挥出十二成乃至于十三成,是天生的战神。

    也就是说浊世水神的根基底蕴在无支祁之上。

    可哪怕是全盛之时的浊世水神,在天帝面前,又岂能活得过三招?!

    有问题——

    大日金乌的眉头逐渐锁起来。

    还不等到他仔细去想,大战之处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忽而天地之间一切光华都收敛了下来,群星之光起落,天地瞬间就化作了一片幽暗空洞,而后有一颗一颗星辰自虚无之中凸显出来,缓缓旋转,大放光芒,微微一顿,就给人一种万物沉寂镇压一切的大恐怖。

    而后,竟然是就这样浩荡旁边,朝着下面砸下来!

    一整片星空直接沉重地砸下来!

    恐怖无比的压迫感让诸神不得不继续后退,空间连绵不绝得破碎,而后这一片空旷悠远的星空猛地压制下来,流光溢彩,变化莫测,无数的光华猛地迸射出来,让整个大荒都陷入了灿烂恢弘的神代景色之中,哪怕是诸神都感觉到气血被压迫着不断奔走,感觉到耳朵里的刺痛。

    如果不是天帝出手,将自己招式的破坏性和杀伤力都全部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单纯这一招的余波,就足以完成灭世这个成就。

    而即便是已经收敛了其力量,这一招的存在,仍旧让大地,元气,海域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大地开裂,元气涌动翻滚,而神代的四海,明明还没有被星辰砸落下来。

    就已经被巨大的元气压迫,出现了巨大无比的凹陷深坑。

    绝对的力量,超乎寻常的大恐怖,旁观这一战的诸神都忍不住感觉到一股窒息感,他们下意识地把自己替换到了无支祁的位置上,下意识去想,如果是自己去面对这样的一招该怎么办,最终只是心中惊惧不已。

    忽而听到了无支祁的放声大笑:“好好好!”

    “这样才对,来得好,来得好!”

    而在这个圆形的巨大凹陷之中,一道道的水流盘旋流转,仿佛蛟龙一般。

    星辰落下,水化蛟龙,盘旋在无支祁的身边,嘶吼低吟,而后千百条蛟龙长吟着朝着上面飞去,托住了整个星辰的砸落!

    蛟龙托天!

    而后无支祁放声大笑,其周身毛发耸立,隐隐已经沾染了鲜血,气势却是非但不降,反倒是一涨再涨,涨到了无以复加之地步,而后右手握紧,猛然发力,将手中的如意金箍棒猛地砸在地面,而后摇身一晃,手中的兵器猛地就变大,竟然有了上撑着天,下拄着地的雄浑气象。

    轰!!!

    伴随着一阵阵几乎要让大地摇晃起来的巨大力量波动。

    那一片砸落下来的群星万象,竟然硬生生被顶住!

    而后无支祁发生大笑着拔地而起,一脚重重踏在了支撑起一片星空的兵器之上,直接让那一片天空都剧烈晃动,而后身躯一晃,如同离弦之箭般疯狂加速,抬手一抓,万象森罗化作长棍,竟然对于施展出如此威能的天帝逆而讨伐,气焰如虹,让人目眩神迷。

    他怎么敢?!

    他竟然敢!

    诸神都说不出话来。

    好像是大脑都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能够站在远处,眼睁睁看着无支祁疯狂掠近,从大地之上奔杀到苍穹,连忽帝都瞪大眼睛失神,此刻无支祁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已经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这种狂妄却又炽烈的战意!是敢于对天拔刀的勇武!

    巨大的轰鸣声音连绵不绝,直搅动得九天云气尽数溃散,让一切万物都被其震撼,许久之后,大战结束,无支祁落在地上,双臂血脉贲张,就连那一双足以担山赶月般的臂膀都微微颤抖着,可见方才之战,实在是已经抵达了极限。

    他的脸上满是斗战到酣畅淋漓之时的那种畅快感。

    放声大笑。

    于大战核心之处,天帝拂袖扫过了云气,而后抬眸,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卫渊的方向。

    然后伸出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又变成了两根,两根又变成了三根。

    【打三次】

    满脸松了口气微笑的卫渊:“???”

    嗯???!

    还可以这样?!

    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一招了?!

    可是看了那边的无支祁一眼,卫渊嘴角抽了抽,勉强伸出手,然后比划一下两根手指。

    【两次,不能再多了!】

    天帝漫不经心点了点头:“可。”

    正在讨价还价的卫馆主脸色一滞,反应过来——

    糟!亏了!

    天帝已经垂眸,嗓音平淡地开口,而已经被这一战而震动住的诸神听到了天帝冷淡苍茫的声音:“自此之后,认可无支祁之力,封其为【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而非淮水祸君!

    诸神神色齐齐骤变。

    【齐天】?!

    这是何等的殊荣。

    大圣?!

    这,这,纵观大荒山海,还从没有谁有过这样的称呼,而就在他们已经被这殊荣般的待遇而震慑住的时候,无支祁已经仰天长啸起来,气机奔走不止,一身本就经历了死战而变得越发霸道的气焰竟然像是没有极限一般地再度膨胀起来,一涨再涨。

    最后甚至于是要突破长久以来的,十大巅峰道果之下和十大巅峰之间的那个鸿沟一般。

    而忽老爷子也是惊呼一声,几乎要喜极而泣了似的,却见到他原本都已经被那巨大的底蕴反馈给逼迫地无比巨大无比沉重的身躯,竟然开始了飞速地消耗,老爷子就算是没有一口气瘦下来,没能一口气直接瘦到自己最瘦的时候,那也是恢复了正常的,可以行走的模样。

    连少年释迦都给愣了一下,然后欢喜道:“啊,老爷子,你变回来了?”

    “哈哈哈哈,变回来了,变回来了!”

    忽老爷子喜不自胜,直接一下抱起了少年释迦,然后一下往高处抛飞起来。

    忽老爷子几乎就已经要喜极而泣了。

    麻了,终于结束了,终于成功了。

    终于又一次地从被卫渊那个小子给坑得变胖了的状态恢复过来了,实在是太好了。

    嗯?我为什么要说又?

    忽帝怔了下,然后很随意地把这个问题直接抛到了大脑后面,这个问题不重要,重点是事情已经解决了,现在就回去给倏那老小子表现一下,嘿,老头子我可是瘦下来了,你呢,不还是那干瘦干瘦的,没能恢复过来?

    还有那老不周山。

    瞅瞅,瞅瞅,什么叫做苗条你知道吗?

    不知道是吧?

    忽老爷子满心里面都是回去和自己那帮老兄弟们表现一番,给那帮乐子人瞅瞅。

    而无支祁也终于走出了那一步,以基于自己而诞生的传说为锚点,再从锚点走出神话这一步,而走到这一步,就只剩下拥有一枚道果,就可以理所当然地踏足到道果境界,无支祁的性格,当年就不是那种领悟御水之术再进阶淮水水神的路数。

    而是直接靠着能打。

    只要我一口气压服了全部的水神,那我就是水君。

    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

    虽然说之后那些水中的神灵们,往往也都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当着你的面叫你水君,表面上是客客气气地,但是暗地里总是以粗鄙之徒,水猴子,祸君来称呼无支祁,但是无支祁又何曾在乎过?

    他的性格,实在是随心而动,随性而为。

    哪里还会去管旁人聒噪些什么?

    此刻心中畅快至极,再没有什么遗憾,心念通达,只想着找一处地方,炼化之前的那一枚浊世水神道果,然后借助此契机,直接踏足道果境界,于是就可以抡起棍棒,狠狠地往卫渊的脑壳儿上敲去!

    此刻心中畅快至极,大笑数声,直接席卷起了饕餮,忽帝,还有释迦。

    就朝着远处去了。

    而卫渊看着无支祁远去的方向,苦笑了两声。

    这猴子这么毛毛躁躁的,就像是游戏里面得到了某个顶级装备,打算找个地方直接换上装备试试手似的,至于试手之后会做些什么,那还用说?毫无疑问就是来找卫渊的麻烦,找卫渊的刺头。

    这算不算是给自己找个大麻烦?

    卫渊无可奈何,心中自嘲。

    然后朝着帝俊拱了拱手,一点灵性就已经转移离开——

    他还需要解决那偌大一处天魔族该怎么处理的事情。

    以及夫子落脚之处。

    以及归墟之事。

    无支祁之事安稳下来,也可以放下心来,至于道贺……呵,现在还是让这家伙自己开心一下吧,道人心里想着,旋即袖袍一扫,青萍剑化作了一点流光直接飞入了袖袍当中,而其庞大无比,直接能够笼罩住整个战场范畴的意识也旋即收起来。

    就如他所猜测的那样。

    无支祁此刻,实乃是有着无与伦比的狂喜,甚至于比起之间在共工麾下,作为水神最强的战神之一,呼啸一方,还要来得痛快,还要来得酣畅淋漓,至于为什么,他终于靠着自己和天帝,和这个心中最大的心魔之一堂堂正正地战斗过了!

    痛快!

    何其痛快!

    无支祁摘下酒壶往嘴里灌酒,时而大笑狂呼,时而迈步狂奔,撞入了碧波河流当中。

    直搅动得水波滔天也似的。

    饕餮在后面的石头上蹲着,嘴里咬着一根黄色枯草,双手托着下巴,满脸无奈地看着前面,脸上的愁苦就像是劳作了一整年之后,结果庄稼地里颗粒无收,老鼠进去了,都得含着两大包眼泪出来,而饕餮就更不用说了。

    至于为什么——

    原本,饕餮是打算吃过来,再吃回去的。

    只是可惜他来的这一路,那是逢山吃山,遇水吃水,连岩浆都当做西红柿稠汤给吨吨吨了,可以说是吃出个通天大道宽又阔,结果等他一走,那看着自己家给吃了一小半的山神水神们本来都要直接一口气去找天帝告状的。

    结果天帝反而给那个水猴子封了个齐天大圣。

    好嘛,这怎么玩儿?

    于是只好大家各自都呼朋唤友,搬家的搬家,搬山的搬山,等到饕餮回过头来。

    好家伙,是半点东西没剩下。

    比起当年饕餮年轻时候,在人族边缘‘坚壁清野’时候都来得清洁溜溜。

    怀里抱着一本《西游记》的少年释迦拍了拍他的肩膀,以表示安慰,然后想了想,说出了一句人间游戏里的经典台词,道:“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

    “缙云大哥,不要伤心。”

    “饭碗会掉。”

    “不要难过,筷子会笑。”

    饕餮都忍不住翻个白眼,道:“筷子可不会笑!”

    他把自己乱糟糟的黑发都给揉的一片一片的,看着前面什么都没有的天地,忍不住道:

    “净坛使者,净坛使者。”

    “天地山河为大坛,吃光天地山河为净坛。”

    “原来这就是净坛使者啊。”

    那边的无支祁已经发泄了一番,就连遇到的搬家慢了一步的猴子都来个拥抱,然后在提溜着桃子的猴子们茫然呆滞的注视下又回来了,忽老爷子恢复了梦寐以求的正常身材,笑呵呵地抚须道:“怎么样,那个水神道果呢?”

    无支祁满不在意地大喇喇道:“吃了啊。”

    就连忽老爷子都忍不住被惊了下,眼角挑了挑。

    “吃了?”

    “不吃等什么?”

    “等那卫渊把这道果给烹饪了一下再说吗?哼,不必了。”

    无支祁得意洋洋:“这一次,我可没有让他帮忙。”

    “是我自己走到了这一步了的。”

    “这最后一步,自然也是用不着他帮忙的,等到我自己化去了这一股气机,我再去找他,好叫他见识见识我的本领。”

    少年释迦满脸好奇,忍不住凑过来道:“水君水君,你刚刚是和那位天帝打架了吗?”

    “我看到他直接把天上的星星都拉下来打人了,好厉害啊!”

    “你能和这样的强者打,真的好厉害!”

    无支祁得意洋洋,觉得眼前这个看上去纯良无害的小和尚,终于算是说了一个让人开心的话,然后就听到了少年释迦又好奇地询问道:“所以水君水君,你赢了吗?”

    无支祁的脸色一滞。

    好吧我收回前言。

    光头都让人讨厌!这个还没有被剃光头的小家伙也让人讨厌!

    他直接伸出手把少年释迦的发髻都给揉地乱糟糟的,暴躁不耐烦地道:“肯定输了啊,我要是现在就能打赢他,我还在这里做什么?肯定就回去了,然后按着卫渊那个家伙一顿暴揍,然后让他叫爸爸了。”

    “不过,虽然说眼下还不是这家伙的对手,可是这一次多少逼他用出了全力。”

    “等到了他日,我踏足道果之境,定然实力突飞猛进,或许一开始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时日一场,他这个天帝,却也未必是当世无敌,未必不可以企及!”无支祁说得兴致浓烈,放声大笑,手中之神兵抬起直指苍穹。

    “天帝,终有一日,我要堂堂正正地击败你!!!”

    “哼,可笑。”

    忽而有一声冷淡至极的嗤笑传来,无支祁的笑声微顿,而后抬眸,看到了天穹之上的大日忽然停滞了下来,而后大日流光垂落,隐隐约约仿佛可以看到一座巨大无比奢侈无比的宫殿,其中碧玉雕饰,玄奇法宝,应有尽有,而一名身穿华服的年轻人神色冷淡。

    却是大日金乌,本来大战结束之后,还需要继续履行大日巡游八荒的职责。

    虽然对于父亲和无支祁的战斗之中,为什么要放水。

    但是作为大日之神,巡游八荒的职责大过一切,无数的生灵都等待着大日从上空巡游而去,让草木众生知道时日之变更,是大日金乌的责任,也是对于曾经罪孽的,永远都没有结束的赎罪。

    和这些比起来,区区的好奇心,根本就不算是什么。

    但是偏偏他巡游到这里的时候,恰好就听到了无支祁的话语,作为天帝之子,也是最为憧憬着那庇护清世众生的背影的人,大日金乌知道天帝所做的一切,也知道天帝的强大,作为对于父亲的维护之心,让祂忍不住出声。

    “我说是谁,原来是大日金乌,你现在不该是在做你的赎罪吗?”

    无支祁抬眸看着那清冷的年轻人,双方之间的气机交锋,隐隐然有种谁都看不过谁的感觉,但是无支祁此刻心境开阔,完全没有和天帝之子打一架的意思,懒洋洋地握着手中的如意金箍棒,道:“所以,你不在上空巡视八方,来找我做什么?”

    “至于是不是可笑。”

    “你该去见天帝。”

    大日金乌神色清冷,但是涉及到了帝俊,却仍旧忍不住开口,冷淡道:“难道说,无支祁你当真以为,你是祂的对手?”

    无支祁道:“众生见证,难道有假?”

    大日金乌淡笑一声,道:“原来只是禁地之蛙,父亲……天帝他镇守清浊边界,若是连压服一个你都要耗费如此巨大的力量,那么那般漫长岁月的苦修又算是什么?又要如何单人独力,就彻底击溃和压服了整个浊世?”

    “我这里有着天帝和敌交锋全盛之姿态的气息,你有胆量看吗?”

    无支祁的性格同样是是桀骜不驯。

    当即冷笑道:“有何不敢?!”

    大日金乌伸出手按在自己的眉心,从自己的记忆当中剥离了一小份记忆的流光,而后握在了掌心当中,也就是顺手一甩,就已经将那一点流光朝着无支祁抛飞过去,无支祁伸出手抓住了这一点光芒,也没有怎么在意,就直接按在了自己的眉心。

    而后无支祁身躯刹那之间僵硬。

    那是仿佛见到了绝不可能的事情的反应,饕餮微微皱眉,戒备地看着那边的大日金乌,而忽帝正要劝说大日金乌,不要伤了和气,就看到那边的无支祁忽然大吼一声,然后猛地后退,忽帝看到无支祁的身躯甚至于在微微颤抖着。

    他神色一滞,而后看向大日金乌,道:“你给他看了什么?!”

    大日金乌深深看着身躯颤抖着的无支祁。

    知道这是恐惧,这是被震撼。

    他的眼底没有嘲讽,只是有一种平淡的怜悯,这怜悯对无支祁,也是对他自己。

    因为哪怕是身为天帝的儿子,亲眼看到那一幕的时候,还是被恐惧击溃了。

    从那之后,他几乎再没有称呼过帝俊阿父。

    大日金乌缓缓闭上眼睛,平淡道:“是天帝当年击杀浊世大帝君时候的画面。”

    “是宇宙尘埃的来历。”

    忽面色骤变!

    大日金乌平淡道:“无支祁,我对你并没有敌意,但是你要知道,天帝庇护苍生。”

    “我希望你至少明白自己和他的差距。”

    “明白吗?”

    “至于恐惧,不必难以接受,我当年也……”

    忽然听到了无支祁的一声怒吼,大日金乌的声音一滞,所有人都听到了无支祁声音中的悲愤,他伸出手,重重地砸在了自己的胸膛上,剧痛让血脉都贲起,他愤怒着,愤恨着的,是自己竟然会恐惧,竟然会手抖。

    忽然,无支祁直接推开了释迦。

    然后握住了手中的兵器,转身,迈步!

    带着燃烧着的战意和颤抖的身躯,朝着天帝的方向奔过去。

    愤怒的暴喝如惊雷一般:“帝俊!!!”

    “你侮辱我!!!”

    “和我倾力一战!!!”

    大日金乌的神色怔住了,他看着那无支祁朝着天帝的方向奔跑回去,他看到了后者的身躯颤抖,却是仍旧带着燃烧般的战意,蓦然回忆起来年少的时候,当看着自己的父亲征袍染血,朝着自己伸出手掌的时候,自己却是满脸害怕跑开。

    “你,为什么……”

    “你明明知道了父亲和你有多大的差距,你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最后的话,大日金乌几乎说不出来——

    你怎么可能。

    还会有拔刀而战的勇气?

    怎么可能!

    怎么可……

    “哎呀,你个臭小子,你你你。”

    忽帝气得跳脚,看着怔住的大日金乌,还是不忍苛责,叹息道:“你不知道吗?”

    “这家伙,是一开始就看着最强者的方向啊。”

    “对于最强者会有战斗之心的人,和恐惧之心的人,哪怕他们的实力相同。”

    “他们的选择都是截然不同的啊。”

    “而无支祁,那是拥有绝对斗战之心的……”

    忽帝也迅速追赶着无支祁,他实在是担心震怒之下的无支祁和天帝再战,然后被杀死在那里,第一次是切磋,但是去而复返——

    这是堂堂正正的挑战!

    大日金乌茫然怔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感觉到有人拉了拉自己的袖口,低下头,看到了那发髻都散乱了的少年释迦,后者露出纯良笑容,道:“这位大哥哥,可以带着我去吗?我有点担心无支祁大哥。”

    大日金乌道:“我是大日,你不害怕我吗?”

    少年释迦摇了摇头,笑着道:

    “这样,你带我一程的话,我不就是大日如来组合了吗?”

    大日金乌摇了摇头,他伸出手,直接拉着了少年释迦,然后施展出了金乌化虹之术,直接追击而去,他的遁速本来是极为快的,但是在现在心乱如麻,又因为带着个凡人而不得不降低速度,所以还是慢了一筹。

    去的时候,看到了诸神惊愕不已,以及原来如此的表情。

    看到了无支祁已经抬起手中的棍棒,朝着天帝怒吼的模样,而后群星万象轰然砸落下来,天帝语气平淡,道:“你很有勇气,既然要感受一下全力,那么,试试看。”

    “这就是天的重量。”

    无支祁身躯剧烈晃动,磅礴无比的力量,几乎要将他压倒下去,身上露出鲜血。

    大日金乌将释迦扔给轰地,而后化身虹光出现在无支祁身旁,行礼道:“帝君,水君来这里,也有我的罪,请网开一面。”天帝抬眸,还没有说话,大日金乌就听到了闷声的声音:“你让开!”

    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然后直接把他推开来。

    无支祁嘴里都带着血沫,道:“你能告诉我,我其实是被骗了,我很感谢你。”

    “但是这一次,我要亲自领教一下,所谓的天帝!”

    他一点一点地挺直了身躯,鲜血流淌,而后嗤笑起来:“天的重量吗?”

    “不过如此!”

    他在诸神安静的注释之下抬手。

    唯一一位对着全盛天帝,主动邀战之辈!

    无支祁歪了下头,嘴角的笑容桀骜。

    “来啊!”

    下一刻,本来就已经战斗到了极限的无支祁化作流光,直接朝着天帝冲去。

    悍不畏死地战斗之心!

    这一场大战几乎可以说是惨烈的,一位还没有抵达道果层次的强者,对着哪怕是对其余的道果境界强者,都有着巨大压制力的天帝出手,哪怕是恶神们,都已经无言以对,只能看到那无支祁像是自残一般地发动攻击,鲜血淋漓地洒落大地!

    虚空之中,一种悲怆感和惨烈感盈满。

    哪怕是大荒的诸神都忍不住希望,或许,或许无支祁可以赢呢?

    但是并没有传说,战斗结束的时候,无支祁就像是被摔碎的垃圾一般被抛下来,浑身鲜血淋漓,重重砸在地面上,需要靠用手中的如意金箍棒拄着地面,才能够勉勉强强地维持住自己的身躯不倒下来。

    天帝垂眸,仍旧是一身黑袍,一丝丝褶皱都没有,强大无比的压迫感几乎让人窒息。

    他看着无支祁半跪在地上,还要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足够了。”

    天帝缓声道:“以非道果之身和我战斗到现在,我认可你的力量。”

    “等到你踏足道果的时候,和我一战。”

    无支祁垂着头,呢喃着:“够了?哈哈哈,够了?”

    “不够!”

    “还不够啊!”

    猛烈的气血爆发,连身躯的神血都洒落出来,无支祁却猛地站起来,而下一刻,无支祁昂首长啸,其被吞入体内的浊世水神道果,竟然浮现出来,而后,这一枚道果之上,竟然出现了无数的裂痕,而后在众人不敢相信的目光下,直接破碎!

    狂暴无比的力量直接充斥在无支祁的体内。

    不是运用道果,而是直接破碎道果,换来最强的短暂性战力!

    无支祁的怒吼声中包含了痛苦和战意,身躯不受控制地膨胀起来,越来越大,但是他之前就已经战斗到了极限,用出这样的招式,和死没有区别,他摇摇晃晃地几乎又要倒下来,可是连天帝都被这样精纯的战意所惊动。

    忽老爷子这时候才匆匆忙忙地赶到,见到这一幕,几乎要头皮发麻:

    “啊,这!这!”

    “猴子你不要命了!”

    忽几乎要变成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哭丧着脸:“要死要死要死,你本来就身躯伤势这么多,两次和帝俊开打,一次还是来真的,啊,又直接破碎了道果,这样力量就会直接从你的伤口里穿出来,你怕是要被穿成筛子。”

    “对,对了!”

    “紧箍咒,紧箍咒,没有观音的话,释迦,你是如来,你给这家伙用紧箍咒,或者五指山也好,封住他的战意,让祂的体内重新汇聚为一团,省得直接炸了功体,现在只有你能做到了,快点,这样对他好!”

    忽突然想起来了旁边那个少年,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

    而少年释迦看着那无支祁,看着巨大化的无支祁半跪在那里,竭尽全力地压制住体内暴走的力量,却不是为了活下来,而是为了酣畅淋漓的战斗,少年释迦抬起手,看着那无支祁血红色的双眸,忽然笑起来,道:“好!”

    他承接了忽帝庞大【连假成真】的力量。

    而后被这一股力量送到了无支祁的额头前,他看着那不甘心的无支祁,伸出手,忽而笑起来了,少年释迦眸子清亮,道:“水君,你不喜欢佛是吗?”这是他们在一路而来的时候,无支祁说的话,释迦身上背负着忽帝最后的力量。

    双手合十,少年嗓音温暖:“既然这样的话,那么这佛就留给我吧。”

    “贫僧释迦摩尼,愿意重新回到岁月长河,而留下一门开悟的法门。”

    “传闻如来佛祖于菩提树下开悟有三愿,我为如来,愿意重归命运,以此三愿祝愿。”

    如来佛祖的坐化寂灭之前的三个愿望,炼假还真的底蕴被飞速抽调。

    他深深吸了口气,忽帝突然意识到什么面色骤变。

    少年笑容灿烂,站在这群星落下,诸神围观,天地之间就他站在那猴子面前,大声道:“第一愿,淮水祸君,你要对一切充斥战斗之心!”

    “无支祁啊,请去随着你的心愿战斗!”

    “齐天大圣。”

    少年的眸子明亮:

    “请一定要获得胜利!”

    少年怀里的西游记化作两半,其中一半四下碎裂,像是从来都没有存在过,最后少年跌坐在虚空中,然后双手合十:“佛陀归我。”

    “愿你斗战胜。”

    “遇一切敌,皆斗!战!而胜之!”

    少年的发髻散去化作了僧人模样。

    佛陀低垂眉目。

    在他的背后,放声的咆哮炸开。

    一道高大无比的身影猛地站起来,气焰如虹,一路厮杀不曾畏惧,本就已经抵达了临界点的气息终于彻底爆发,而后化作了一个更为凝聚的存在,玄妙万方,且有诸多传说,已经能够抵御住了来自于苍穹之上的磅礴压力。

    道果——【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