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0章 无支祁的西行路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45
  第1170章 无支祁的西行路

    群星万象就在眼前,这里是大荒的最深处,大荒更遥远之处其实仍旧还是晴空万里的模样,阳光温暖地洒落在每一处地方,生灵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寻找着自己的未来和机缘,一片生机勃勃的模样。

    而这里却是不同。

    抬起头,只能够看到一片空洞幽深的黑色,仿佛是没有光的地方,也仿佛,这里是即便是日月都无法照耀之处,大荒的日月本已经是普照着诸天万界,而此地竟似乎比起日月还要更高,玄妙万方,空洞幽深,并不曾有着那种几乎可以将一切众生压倒在地的威严霸道。

    只有空洞幽深。

    而这空洞幽深,却要比起那威严霸道的大日更为境界高深。

    仿佛可以容纳一切,不管是不自量力的挡车螳螂,还是说撼树的蚍蜉,亦或者说是群星大日,是气息强大,威能霸道镇压山海的诸神,在天帝眼中都是一样的,强者不比弱小者高贵,弱小者也不该得到比强者更多的款待。

    不因弱小而鄙陋,不因强者而别开一面。

    天道恒常,以万物为刍狗。

    却并非是并不仁慈,而是真正的仁慈,平等地看待一切众生,也平等地包容一切苍生,这种无情冰冷却又浩瀚慈悲的博大胸襟,容纳万物平视万物的从容,仿佛没有边界感的幽深宇宙,即便是无支祁都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

    或者说这比起当年共工压服无支祁时候那种汹涌磅礴的力量感更强大!

    层次更加地高深广博!

    无支祁握了握拳头,在这种如同坠入宇宙的空洞感当中,甚至于连背上越来越沉重的忽帝都短暂地忽略了——其实他自己是没有注意到的,而忽帝却是知道,自己这一路上,底蕴总是在不断提升的,天知道卫渊那狐狸崽到底做了什么!

    不!

    搞不好天都不知道!

    忽帝哭丧着脸。

    这一路上走来,他只觉得自己的底蕴是越来越沉重,也越来越厚重,到了后头,也不知道卫渊那臭小子究竟是做了什么,为什么还有着浊世的气息浮现出来?我的亲娘啊,你到底搞了些什么啊……

    尤其是方才,忽老爷子体内的底蕴,堪称是一步一暴起,一呼吸一提升。

    都不带停的!

    狐狸崽啊狐狸崽,你到底是做了什么啊?

    你究竟是把万年前都化成灰的强者又挖出来了?

    还是说和浊世的大尊做了拜把子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啊!

    这底蕴到底是咋来的?怎么这么多?!

    忽帝老爷子多少是游戏人间的心性,之前也是不大在意,毕竟实力就在那里摆放着,就算是渊那个狐狸崽搞事情的动作都没有停下来过,就算是自己的底蕴实在是被动叠得太厚重了,大不了老头子我直接睡一觉。

    怎么,底蕴他还消化不了了?

    大不了睡个几千年!

    只要比起老不周山躺的时间短暂,那就算是胜利!

    反正有人在乐子人第一名上挡着呢,无所谓无所谓。

    可是后来这源源不断的底蕴积累和反馈,就连忽帝老爷子都有些被吓住了,这他娘的已经不是睡个几千年能够解决的问题了,这要是一口气睡觉睡过去了,要是那狐狸崽还在搞事情的道路上一骑狂奔,然后狂飙到了连尾气都看不到的级别。

    那搞不好这个睡眠就要一直持续下去了。

    搞不好直接一睡不起。

    因为底蕴太强大直接撑得昏迷过去,永远不再醒来。

    这个简直是要比起老不周山当年的经历还要糟糕啊!

    当然最恐怖的事情就是忽帝担心自己有朝一日醒过来,然后那边的老不周山拿着一个记事本,然后带着满脸的笑容告诉他,忽老爷子已经成功打破了不周山的沉睡时间记录,就此成功进阶了山海大荒有史以来的第一乐子人。

    淦!这比杀了我都难受啊!

    老爷子就在这样和老兄弟们赌气的心态上,又担心无支祁这个当年就野性难驯,桀骜不群的猴子会直接把自己当做累赘,直接把自己扔在地上,然后自己跑去挑战天帝,所以忽老爷子硬生生嘴硬了一路。

    没有,我没有变重!

    是你变得虚了吧!

    本来只是一个强撑着的理由,忽帝本来是想着能够拖一段时间算是一段时间,能够瞒一会儿是一会儿,祂当然是没有想到说自己要一直把无支祁瞒下去,但是接下来发展的事情,就已经超过了忽帝的预料。

    一开始的时候,无支祁就已经在如此的重量下摇摇晃晃几乎要倒下去。

    但是他撑住了。

    而后几乎每走过一步的时间里,忽帝的底蕴就会有一个比较明显的提升,其重量也就会变得更加沉重,但是无支祁似乎永远都是那样摇摇欲坠的样子,但是他却死死咬着牙关,一步一步都不肯放下忽帝,竟然硬生生地支撑着走过了大荒!

    如此的意志,以及,在背负忽帝沉重底蕴前行的道路上被压榨出的自身潜力,都让忽帝心中惊叹,甚至于是震动震撼,感慨于这是什么资质?这又他娘的是什么离谱的潜力?他甚至于不敢再告诉无支祁其实自己一路上的底蕴沉重程度,连他自己都不敢确定提升了多少倍。

    他担心自己如果说破这一点,无支祁反倒会心境被说破,就再也支撑不住。

    忽帝自己虽然说不着调。

    但是其实既然能够作为浑天的至交好友,眼界和判断力自然是天下第一流的。

    自然是看得出来,眼前的无支祁乃是走到了极为关键的一步上。

    南海是显明之方,故以倏为有;北海是幽暗之域,故以忽为无,忽帝本来无一物,故而可以炼假还真,其沉重的并不是忽帝,而是底蕴,这便是【有生于无】,无形有象之物,那便是混混沌沌物本天成一底蕴。

    无支祁背得动多重的忽帝。

    便是承担得了多少的底蕴!

    就是未来能够有多么强大的上限!

    无有便是阴阳,阴阳即是水火。

    无支祁乃是天地造化之祸君,又背负着水火之底蕴,隐隐然符合了道门降服水火坎离的要诀,背负着忽帝每多走一步,都会是莫大的机缘,其实他能够一直走到这里,也多亏了饕餮和那眉清目秀的小和尚的帮忙。

    那饕餮似乎也是不服气的。

    至少一开始是不服气的,自己在妖精森林里面有吃有喝的,还有人唱歌跳舞。

    别提有多舒服了。

    凭什么要来这里?还有那卫渊,明明一开始都是说了有的吃才来的。

    这算是个什么【净坛使者】?

    玩儿呢?

    饕餮原本气得转头就要走,但是奈何他遇到了的是无支祁,最终无支祁背着老爷子,单手把饕餮揍了一顿,然后饕餮不服气,无支祁也让饕餮尝试背了背忽老爷子,饕餮也算是脾气不小,竟然也硬生生地背起来了老爷子。

    一路狂奔走了好一段路,但是终究还是力竭了,摇摇晃晃险些直接把老爷子砸下去。

    无支祁便即伸出手,一只手拎起饕餮扔在旁边,然后重新背负起来越发沉重的忽帝。

    于是饕餮就服气了。

    一路上帮着无支祁清扫前路。

    主要是吃掉挡路的东西。

    如果遇到了山,就把山举起来,当做是饼干一样咔嚓咔嚓地吃掉,如果是河流,就猛地深吸一口气,趴在河边,便当做是生鲜鱼汤大口吞干,然后让河流出现短暂的干涸,等到了无支祁走过去,方才起身,让河流汹涌澎湃地继续流淌下来。

    一路那是逢山开山,遇水开水。

    见什么就吃什么。

    硬生生给凿出了一条直通着天帝久居之处的直线路程。

    只是这些东西自然不是什么美味之物,于是饕餮就和无支祁,忽帝老爷子,说起来他之前反向进行了恶魔召唤仪式,然后在西方地狱里面开新鲜火辣的鲜切现烫的牛肉火锅是有多鲜美,说起后来那些食材,啊不是,魔神都学乖了。

    他只好自由泳跨越了东海跑去澳洲再度召唤一次烫火锅。

    并且表示这事儿结束之后,咱们一块儿过去。

    那帮孙子把门给死死关住了,我不擅长这类的法术。

    猴哥儿你在的话,一棍子直接把门干爆。

    咱们一块儿进去,吃鱼脍!烫火锅!

    而在闲聊起来这些的时候,就连忽帝都觉得颇为好奇,毕竟饕餮的形容实在是太过于诱人了,哪怕是再难吃的东西,饕鬄讲述起来都仿佛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美食,就会让人怀疑,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饕餮都不喜欢吃的东西吗?

    无支祁随口问过这个问题。

    饕餮脸上的表情极端复杂,像是被人一棍子打在胃上似的。

    只有那个少年僧人,没有什么在意地坐在了忽帝老爷子的肚子上,翻看着由炼假还真变化出来的《西游记》,看得饶有兴趣,还伸出手,非常好奇似地抬起又落下,似乎是学习着某种招式似的,被饕餮嗤笑起来的时候,也不在意,只是伸出手掌,宝相庄严。

    然后手腕翻转,啪一下地按压下去。

    当然是发不出什么声音的,连【啪】这个声音都是嘴巴配音的。

    袖袍的风吹动了一片落叶,少年释迦玩得乐此不疲。

    他也曾躺得疲乏了,就下地来走,拍了拍无支祁,道:

    “水君水君,齐天大圣的故事是按照你来写的吗?”

    无支祁只是觉得背上的忽帝老爷子一天比一天沉重,一个呼吸都比一个呼吸沉重,被压得心肝脾肺肾都似乎挤在了一起,挤成了一团,不耐烦地回答道:“是,但是只是在前面,大闹天宫的时候是我,后面的就不是我了。”

    “欸?!!”

    少年释迦的脸上明显得露出了失落的神色。

    然后又道:“可是,可是斗战胜佛其实不也很帅气吗?!”

    “这个名号多棒啊,你喜欢嘛?喜欢的话我送给你哦!”

    “不喜欢!”

    无支祁干脆利落地回答。

    “巨他娘讨厌。”

    “我等生而自由,成什么佛做什么祖,不喜欢不喜欢。”

    无支祁连连摇头。

    “啊,水君你不喜欢佛啊。”

    少年释迦脸上有些失落,挠了挠头,很快就又重新恢复了原本的模样,笑起来没心没肺。

    又拿出了一叠CD,道:

    “不喜欢佛的话,没关系,那你喜欢紫霞仙子嘛?”

    “你要是不喜欢的话也没关系,紫霞仙子和青霞仙子是佛前油灯的灯芯,不喜欢这个的话,我回去以后在我的灯那边多做几个灯芯。”

    “齐天大圣有几个老婆啊。”

    “你喜欢的是白晶晶还是说紫霞仙子?”

    他说的都是人间界的一些经典故事。

    至于从何而来,只能够说,炼假还真的权能,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一路上喋喋不休地几乎要让无支祁耳畔响起幻音了,吵吵吵,吵吵吵的,苍蝇都没有他能吵,更离谱的是,这个家伙在吵闹的时候,还会双目温和地注视着你,满脸真诚,就连发火都不好发火。

    无支祁只好大吼几声,扛着忽帝老爷子就朝前面跑去。

    连忽帝的重量都一时间给抛到了脑后面。

    背后隐隐约约还能够听得到少年释迦的大喊声音,是在模仿着那部剧情故事的台词。

    “所以说,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

    “人妖和妖人是……”

    无支祁怒吼一声,脚步硬生生就提高了一筹。

    便是这样打打闹闹的一行路。

    而最后,无支祁直接背负着忽帝走到了天帝群星万象的前面。

    而后站定了脚步,肩膀一震,浑身上上下下都似乎猛地发力,然后将已经是无比沉重的忽帝给稳稳地放了下来,而放下忽帝的无支祁只是觉得不知为何,一路压制一路积蓄的气势,就像是找到了决堤之口一般,猛烈的爆发出来,冲天而起,直让这群星万象都似乎失了颜色。

    狂暴气机甚至于在虚空之中形成了一尊头顶着天,脚踏着地的伟岸身躯。

    无支祁放声大笑:“天帝!!!”

    “我来了!”

    “来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