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9章 老师和弟子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16
  第1169章 老师和弟子

    夫子之选择,在卫渊的预料之外,但是仔细想来,却也是极为地恰当,虽然说夫子的境界和老子相比起来,也是丝毫不落入下风的,但是他们两位的选择却是彼此不同,甚至于是相互背离了的,老子选择了逍遥无为,太上之德,而夫子却在一生都在列国行走。

    老子不会选择活下来。

    是为了苍生有序,一世命,自该一世死。

    夫子却会选择留下来。

    是因为苍生苦楚,见其生,不忍见其死。

    两位的出发点全部都是为了天下的苍生,却又因为各自的道路,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选择,却也可以知道,这两位都是发自内心,丝毫都没有为了自己,出世和入世,又哪里有什么高下之分呢?

    老迈夫子从书卷上收回视线,笑着道:“不必劳烦那位了。”

    “想来他若是看到我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怕是要被吓得不轻,换成我若是看到周公旦在我面前的话,也是要吓一跳的。”

    “在这个时代,需要我到时候,我会帮忙,而寻常,也就愿意做一个寻常教导孩子们的老师,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老迈的,却又高大的夫子伸出手抚摸着旁边的书卷,叹息道:“儒生误国啊。”

    “也没有想到,后世儒会成为那般模样。”

    他已曾经看过了人间界的历史和典籍,知道在他之后的所谓读书人们究竟是什么模样,究竟做出了什么样子的事情,麒麟就算是再如何宅,那也是归墟的五大镇守之一,就算是再怎么样弱,那也是相对于清浊两界的道果境强者来说的。

    和道果境界打架做不到。

    但是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搜集一些人间界的历史典籍还是很简单的。

    就算是这个举动被归墟之主察觉到,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就说,又开始怀念起当年年幼时候在人间界生活的那一段时间,虽然说老师已经去世,当年的故人也都已经消失不见,但是多少还是对那一片土地有些许的顾念之情。

    故而闲来无事,搜集些典籍,看看故土之上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对吧?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归墟之主那个老银币察觉到了什么,以麒麟这么多年对他的了解,他也会时时记住,时时提醒自己,隐忍,隐忍!

    此人的性格,见小利而忘义,做大事而惜身,极为谨慎,谨慎地要死。

    听说是因为曾经狂傲的时候遇到个疯子。

    硬生生一招换一招把狂傲无比的归墟霸主打得一伤一死,而最后导致了的结果就是归墟霸主虽然活着,但是当年那个霸主气息就硬生生给打散了,现在他就算是发现麒麟可能有问题,也会暂且忍住,要一直等到了自己成功进阶,成功地踏足十大巅峰道果境才会动手。

    但是归墟之主有可能成功进阶吗?

    当然是有可能的。

    至于那可能性有多高呢?

    麒麟也只能够呵呵一声。

    现在苍龙和貔貅毫无疑问是内鬼。

    白虎那家伙一看就是头生反骨。

    朱雀又在外面镇守。

    自己?

    自己当然是看老师和渊师兄的意思了。

    要是他们希望自己帮助归墟之主的话,自己也不是不可以帮个忙。

    不过自己的实力,大概率也只能在归墟之主的棺材上添一铲子土了。

    而麒麟搜集了大量的典籍,夫子在真灵被唤醒之后,就开始阅读,手不释卷地看了足足一月有余,最后又让麒麟搜集史料,看完史料之后,夫子的神色悲怆而苦涩,又让麒麟帮忙,搜集在他死后的儒家典籍。

    这一次搜集来的典籍,竟然比起那史书更多,更厚!

    夫子就像是当年检查自己弟子的文章和学业一样地去看,仔细地翻阅之后,麒麟只看到老师的神色浮现出那种极大的悲伤和失望,最后厌倦长叹息,足足数日,而后有一日,麒麟在外面听到了剑鸣的声音,急急忙忙赶回去的时候。

    看到夫子以剑将那一屋子的儒家典籍全部斩碎。

    纷纷扬扬的书卷碎片像是白雪一样落下来,夫子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神色仍旧平静坚毅,就像是当年那样。

    此刻的夫子则是手中握着书卷,看着远处,卫渊摇了摇头道:“后世的那些其实已经不再是儒了,尤其是理学,老师所追求的礼,其实是秩序,但是表面上是礼数,内核其实是仁义礼智信,只是我们大部分都做不到仁义礼智信,所以需要有规则来帮忙。”

    “而后世有些学派则是过分去追求了规矩,忽略了内核。”

    “就像是吃东西需要有碗筷,但是他们最后却把碗筷做的越来越精致越来越华美,有着各种各样的规矩,错一步都不可以,如此就可以好好吃饭,但是却忽略了,这本来就只是盛放食物的器皿罢了,规则是为了让人更加接触到仁义礼智信,而不是舍本逐末。”

    更何况,后世的儒家已经从一个自由的学派。

    变成了天子掌控人心的工具。

    到了最后,甚至于只是约束驯化人的东西罢了,所谓的满堂青紫贵人,也不过尽数都是些没有骨头的犬儒罢了,不值得一提,如果是夫子看到他们的话,恐怕会手持长剑将其打得屁滚尿流才是,其实在卫渊看来,这些几乎已经不能够算是他所学习的儒家了。

    纵观后世,各家各派的所谓的儒家大德需要做的事情必然有一件——

    注解论语!

    他们用自己的语言,用自己的思维去解构夫子原本的想法。

    那是东拼西凑,把自己的意思去戴上了夫子的话,去曲解利用他的名号。

    然后做了夫子最为不屑的事情。

    虽然说卫渊对于佛家的感官寻常,但是终究是曾经陪伴玄奘,走过了他的一世,知道佛门有说法,说是末法之世,那些魔物反倒是会占据佛陀的庙宇,会穿着佛陀的僧袍,注解歪曲佛门的道理,然后再祸乱天下,去破坏佛陀的努力。

    可若是将佛陀换做了夫子,这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

    而且历史上已经出现了。

    儒家犬儒,何其之多!

    夫子站起身来,迈步朝着前面走去,看着阳光明媚,而风景很好,老者就像是当年站在水边看着江河流淌感慨岁月流逝一样,嗓音温和道:“这千百年来,儒家落上了许多的灰尘,也给人间和神州落上了许多的灰尘啊,可以说是荼毒无穷。”

    “哈哈哈哈,放心吧,阿渊,我不会觉得心中痛苦,也不会因为这些就心中挫败地连日子都过不来,懊恼于其中。”

    老者看到了弟子眼底的担忧,笑了笑,然后道:

    “不过只是从头再来而已。”

    “不是第一次了啊,不是第一次。”

    老者微笑着,收敛了笑意,看着人间的方向。

    没有那种少年激昂壮阔的感觉,只是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是该扫一扫儒家这屋子里面的灰了。”

    “把儒家打扫干净了,然后再把儒家落在神州身上的灰尘扫清了,子不教父之过,那些弟子们留下来的东西,是该我这个最初的人来解决的,后辈出了问题,也就应该是长辈出来将他们带到正路上啊。”

    “他们都拜过我。”

    “这也正是老师的职责。”

    一扫儒家之风,继而扫平儒家对人间界的巨大影响。

    古代之儒,留给炎黄的记忆是什么,是几乎烙印在了血脉里面的家国天下,是几乎烙印在了血脉里面的舍生取义的荣辱观,是仁义礼智信的骄傲,也是复仇可也的豪情壮志,这就是夫子尚且还活着的时候的儒家,而之后数千年,留下的是三从四德,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是理学大家留在人脖子上的枷锁。

    麒麟都感觉到了,这是何等困难的事情,忍不住道:“这可真的很不简单啊。”

    夫子朗笑起来。

    他伸出手揉了揉这个自己最小弟子的头发,温和道:

    “可是,在我之前。”

    “并没有儒家啊。”

    麒麟怔住。

    而夫子已经迈开脚步走远。

    麒麟下意识转过头,看到夫子的背影亦如当年,像是千百年的岁月也只是能够让老人变得苍老,却无法在他的精神上留下什么痕迹,千年风霜依旧,人也依旧,麒麟怔怔失神,不知为何,竟然鼻子发酸。

    后辈弟子不肖,竟然还要让老师再做这样的事情。

    春秋战国本来就是一个时代,是因为夫子而有了划分。

    ……

    卫渊忽而想到了一个问题,脚步一顿,道:“老师,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有一个天资横溢却性格桀骜的家伙。”

    “您若是有闲心的话,可以去教导他吗?我想,若是世上有境界足够又可以让他潜力发挥出来的人,也只有您了。”

    夫子讶异。

    此刻,大荒——

    “重啊,重死了!!!”

    “卧槽你怎么比之前更重了!”

    “臭老头子,你只吃不拉的吗!!!”

    扛着忽帝,只是感觉到忽帝越来越重越来越沉的无支祁,终于忍受不住,破口大骂!

    而前方,已经是群星万象,天帝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