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6章 疯狂的命运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361
  第1166章 疯狂的命运

    “渊师兄这是怎么了?”

    而此刻在外界,在诸天万界,苍生的命运长河之外,卫渊的身躯停止动作,这一次,麒麟反倒是显得极为没心没肺的,也可以说是经过了之前的事情,他对于卫渊有着绝对的自信,看到卫渊又一次地气机变化,也只是打了个哈欠,想着——

    或许又是某种机缘,也或许又是某个尝试。

    总归不会有什么糟糕的结果。

    但是这一次他几乎立刻就发现,那位面容清冷柔美但是嘴巴特别毒的男子?或者说神灵面色一下就黑了下来,臭得离谱,其周身有着灿若星辉的时间之力变化流转,那正是时间岁月的力量,而那位不周山也瞬间变色,刹那之间伸出手,按在了卫渊肩膀上。

    磅礴厚重,堪称根基浑厚清浊两界第一人的不周山之力流转变化。

    但是却也无法撼动卫渊的身躯,无法让他的真灵回来。

    无他,这般玄妙法则的运用,实在不是不周山的力量。

    让祂挟泰山而超北海,朝游北海暮苍梧,可也。

    让祂做这种绣花针似的精巧活儿,也实在是太难为他了。

    这两位实力和地位都强大地让麒麟想都不敢想的强者都露出了这样沉重凝重的表情,哪怕麒麟是再如何迟钝的性格,都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面色一下子就呆滞下来,道:“这,渊师兄他怎么了?!”

    烛九阴神色沉静,缓声道:“道果之中,有后手。”

    “看起来,是当年那一战,命运被击碎之后,天机被夺走,因果则是化作齑粉,重新回归到了天地大道之中,而在这个过程里面,命运可能在因果之道里面增加了某些特殊的法则和知识,一旦又有人重新修成了因果道果,这些法则和知识就会化作命运的后手。”

    修改法则,操控命运!

    继而从无到有地去干涉影响道果?

    这样的手段,麒麟这个在归墟之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呆了少说有个几千年的死宅根本就无法想象无法测度,哪怕是此刻烛九阴已经将这样的神通告诉了他,他都有些难以在脑海当中构筑出,这般直接操控知识本身,继而干涉到了知识组成的法则,最后甚至于埋藏于道果之中的手段究竟是该如何实现的——

    哪怕是道果境界的强者都无法甄别出这个后手。

    因为这后手本身就只是单纯的知识。

    就是道果所代表的大道规则本身!

    但是即便是麒麟无法理解这样的手段是怎样完成的,也不妨碍他意识到卫渊现在陷入到了巨大的麻烦当中,神色隐隐慌乱,却又看向了老师,他也知道自己的眼力和判断力其实是无法辨别出师兄处于的麻烦和状态。

    但是自然还有可以辨别出这些的人。

    懂得依靠比自己强大的人也是一种运用力量的方式。

    夫子神色凝重。

    这些东西,对于夫子来说,是极为陌生的知识和力量。

    帝俊看了两眼,收回目光,淡淡道:“不必担心。”

    “他没有被控制,本身功体也都还很顺畅,哪怕是命运,想要操控现在的他,也不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麒麟松了口气,而后终于意识到了帝俊口中所说的到底是什么,神色又缓缓凝固:

    “命运?”

    “上古那位在天帝,浑天,不周山之下陨落的绝世强者?”

    “找到了渊师兄……还不能够奈何得了他……”

    “???”

    作为死宅的麒麟似乎终于意识到了这两句话里面的分量,忍不住脸颊都抖了抖。

    那就像是原本只存在于古老典籍最深处的角色和故事,忽然有一天,拂去了落在岁月当中的灰尘和历史,就这样真实不虚地出现在了你的面前,还和自己最亲近的人之一发生了因果关系,那是一种故事传说和真实现世之间的碰撞和错位感。

    即便是其中做出了这样事情的是他的师兄。

    他还是觉得这几乎如同玩笑一般,几乎是下意识脱口而出地否认:“这不可能,不可能啊,你是不是看错了?那可是【命运】。”

    “不会错。”

    一身常服的天帝平淡回答:

    “当年,我杀得他。”

    麒麟神色瞬间呆滞。

    而这个时候,卫渊眸子里面,神光重新开始流转,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命运之河已经开始了坍塌。

    在浊世大尊出现的时候,这一道命运神魂的下场就已经是注定了的,更何况是这位曾经无比自负且傲慢的大尊一改往日作风,甚至于说出了以因果馈赠为酬劳,邀卫渊出手,短暂联手,击杀命运这样的话。

    这句话说出来。

    哪怕是曾经的命运本体都要想办法逃离。

    甚至于能不能够全身而退,都还是需要商量一下的事情。

    更何况不过只是一道残魂,或者说诸多命运长河之中倒影叠加的状态。

    浊世大尊收回左手,这一条手臂原本是被卫渊所斩断,此刻乃是直接以浊世昆仑墟铸造而成,在运转气机的时候,磅礴浊气升腾流转,散发出一种极端冰冷森然的感觉,那丝丝缕缕的黑色寒气,似乎是要直入魂魄的深处,将一切都冻结一般。

    大尊抖手一震。

    命运的身躯就被无数的寒气冻结。

    昆仑和昆仑墟本就具备有万界唯一的特性。

    而此刻正好可以冻结无数的命运,将命运束缚住,最终被道人掌中的青萍剑所化的一点青色流光从眉心洞穿过去,杀了个干脆利落,最后那被黑色玄冰冻结的命运只是喟叹一声,看着那白发变黑之后,气机之强盛,剑气之霸道甚至于比起元始天尊状态更强的道人。

    只是安然坐在了原本的位置上,双手重新落在膝盖上,带着微笑道:

    “看来,这一次的交流没能够取得满意的结局。”

    “但是我之前和你说的话,却并非是虚假。”

    “而我的承诺,也永远有效。”

    “这是善意,也是善缘。”

    “最后,我倒是还有一句话要说。”

    命运最后收敛了笑意,带着意味莫测的神色道:“小心大尊。”

    然后,凌厉到了极限的上清灵宝剑气爆发,将被短暂限制住的命运直接诛杀,那无数命运长河汇聚为一点叠加状态的【命运】消亡,而且其碎裂之后形成的碎片,更是一片都没有能够逃离出去。

    黑发青衫,眉心一点血色竖纹的道人左手背负身后。

    右手捻起剑指,道一声且去。

    虚空之中,命运长河残留的那些意蕴都化作了利剑,上清之气,灵宝天尊,也号称为太上大道君,此刻在诸法劫灭的特性之下,剑气几乎抵达了锋芒最盛的状态,而这些凌厉无比的剑气竟然却又在此刻展现出了柔和的一面,丝丝缕缕,纠缠变化,如一朵剑气莲花。

    这剑气莲花怒放,而后缓缓旋转,收敛。

    将所有的命运碎片都笼罩其中。

    而这莲花每一次转动,都要缩小一分,而每缩小一分,就要让那本来就无比精纯的剑气变得越发纯粹,最后几如一池流水一般,而黑发垂落的道人伸出手,这一朵剑气青莲就落在了掌心当中,缓缓旋转,命运残留之物被剑气淬炼,最后化作了一枚黑色的莲花子。

    剑气散去,卫渊握着这莲花。

    他能够感觉得到,因果之道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消失了。

    整个因果之道变得精简了许多。

    似乎在言出法随,和各种事情顺着心思发展的特性上逐渐削弱,但是却也越发精纯起来,至于那些失去的权能,则是都化作了这一枚莲花子,已经不需要别人在告诉他,卫渊自己就能够感觉得到,此物便是命运的部分能力。

    被浊世大尊硬生生冻结。

    又被【上清灵宝天尊】的诸法劫灭之力不断地淬炼。

    最终竟化作此刻这般,如同是道果碎片一般的东西。

    卫渊五指握合,手掌翻过,这一枚莲花子就已经被收起来,而他看向前面的浊世大尊,刚刚两人联手诛杀命运时候的相同阵营,在此刻命运被击溃之后,也就再度地回到了原本的模样,回到了清浊两界,生死之敌。

    青萍剑就悬浮在卫渊身边,微微鸣啸,散发出锐利之气。

    大尊和卫渊之间的气机压抑沉重到了极致。

    仿佛下一刻,两人就会在这不属于清世也不属于浊世的命运之地开始厮杀,针锋相对的锋芒最后终究还是收敛,浊世大尊的视线扫过了周围的风景,看到这原本弥散着大片大片白色雾气的命运长河,已经开始逐渐地变得透明化,就仿佛阳光下的薄冰,下一刻就会彻底融化。

    浊世大尊左臂那种连命运都可以冻结的冰冷寒意消散了。

    重新恢复到了原本正常手臂的模样。

    杀气和煞气也飞快地消失了,他索性直接坐在了命运在长河中流修建的那亭台之中,然后伸出手提起了命运留下的美酒,也不顾及不担心这美酒当中会不会有什么了不得的剧毒,倒了两杯,其中一杯扔给卫渊,滴酒不露,另一杯则是自己饮下。

    浊世大尊语气平淡下来:“今日来的只是一道神魂不是本体。”

    “杀不死你。”

    “就不费功夫了。”

    卫渊看着浊世大尊的这一道神魂,右手按了按剑,索性也让青萍剑自行飞入了剑鞘之中,只空留了一道清音,连绵不绝许久,他也没有把握杀死现在的大尊,纵然是他自己已经是彻底儒道合一,再也不分清浊,只剩下了先天一炁功体。

    可是浊世大尊给他的感觉却反倒是越发地深沉厚重,已经隐隐有了几份不可测度的感觉。

    毕竟靠着因果反馈而来的气机都已经如此的雄浑,那么浊世大尊本身得到的益处和进步之巨大,自然是可想而知的,浊世大尊看了看命运长河逐渐消散,看到周围的画面变得透明,看到‘外面’的群星万象,淡淡道:“他日有机会,杀你不饶。”

    “小心了。”

    声音落下的时候,浊世大尊喝完了最后的酒,这一缕神念缓缓消失不见,而在他消失之后,那层层叠叠的星光就已经照破了命运,而后陡然大放光明,普照左右,这一条命运长河残留的轨迹,就像是暴露在了大日之下的雨露一样,几乎是立刻就被蒸腾地干了。

    卫渊真灵回到肉身,气机绵延不绝,并没有出现什么波澜,而眼前只看到了天帝。

    其余人似乎在外面。

    天帝看了一眼卫渊身后,皱了皱眉,道:“命运呢?”

    卫渊摇了摇头,道:“斩了一次,但是没能彻底把他杀死。”

    “命运这种道果类型,实在是太难杀了,所以到最后,我也只是拿到了这个东西而已……”他伸出手,掌心之中悬浮一物,刹那之间仿佛是有无数的流光蜂拥而来,而后全部都被这一物吞噬进去,越显得幽深可怖,不可测度。

    “命运道果的碎片……”

    天帝几乎是立刻就已经辨认出来这东西,道:

    “看来你遇到的之能够算是命运的一部分。”

    “却还算不上是真正的他,但是命运本身就极为诡异,能够这么快就将他解决,看起来你应该是有帮手。”卫渊颔首,然后将浊世大尊出手的事情简略提及一遍,帝俊脸上神色没有什么波澜:“他早该如此了。”

    “足足几千年的时间,终于还是醒了。”

    “无论如何,解决道果的后患便好,而此物……此物玄奇诡异,但是命运之道果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命运】,至于这东西,你若是想要用的话,大可以去用。”

    “不管是铸造成兵器还是说炼化为一道神通,都算是不错。”

    “具有干涉命运,扭转一部分敌人轨迹的作用,但是有其上限,上限的高度则是受限于此物本身的水准和你自己的实力,当然,你若是觉得这东西太过于鸡肋的话,也可以直接将其粉碎,然后借助命运本身来改变自己的某些命格。”

    “比方说财运。”

    天帝锐评元始天尊。

    卫渊嘴角抽了抽,道:“不必了,不过这东西我倒是有点用。”

    天帝若有所思:“你打算淬炼成法宝?”

    卫渊点了点头:“之前伏羲不就是为了娲皇而准备夺取天机吗?既然此物已经足够干净了,那么我想要把这东西彻底打碎,然后利用残留的命运轨迹编织一个可以用来镇压命数的防身之宝。”

    天帝道:“你打算怎么炼?”

    卫渊想了想:“就用我最擅长的法门之一,袖里乾坤,壶中日月。”

    “先把这个命运打碎,然后将命运丝线编织成一幅卷轴,内里则是运用袖里乾坤之术,足以囊括一整个世界,然后再以这一整个小世界为基础,来推动命运轨迹,最好里面还要用到神话概念炎黄,这最适合娲皇自身了。”

    “对了,里面还要留下一池子的剑气。”

    “遇到敌人的话,既可以把这卷轴世界里面的山水剑气泼洒出去对敌。”

    “命运气数,则是可以用炎黄概念压制。”

    “又能够把敌人收入这卷轴里面,既然是以命运编织的法宝,敌人进去了,就休想要再轻易地出来,这样既有攻击之术,也有禁制的手段,还可以镇压住气数,就算是平常,都可以当做随身的口袋,往里面多放些东西。”

    卫渊说着自己想要淬炼完成的法宝该是什么样子。

    最后道:“名字的话,就叫做袖里乾坤3.0便携版本·卷轴款。”

    天帝沉默,淡淡道:“既然是帮娲皇淬炼护身之物。”

    “材料我可以帮忙。”

    卫渊哽住:“我没钱。”

    天帝揉了揉眉心。

    他发现自己如果和这家伙呆着太久,总是忍不住沾染了太多红尘气。

    语气仍旧冷淡,道:

    “不用你还。”

    “但是名字要我来取。”

    卫渊自然答应下来,天帝否定了卫渊袖里乾坤3.0便携版本这样简单的名字,淡淡道:“既然是以壶中日月之术,容纳一方世界,又有炎黄气脉镇压其中,便唤做【山河社稷图】,过不得多久便是娲皇生辰,你自送去给她。”

    山河社稷图……

    卫渊自语,而后道谢,把玩着手中的命运道果碎片之一,还是忍不住道:

    “【命运】,当年究竟做了什么事情。”

    “为何竟然能够让你们都联手,最后连浊世大尊都要灭掉他。”

    “只是单纯的命运道果,似乎还不够……”

    天帝脚步微顿,道:“你想要知道?”

    他似乎是思考,最后道:

    “以你的实力,也有资格知道这些隐秘了,卫渊,你觉得命运是怎么样的性格?”

    卫渊想了想,道:“和伏羲很像,却又不那么像,现在似乎打算重新归来,在布局。”

    “和伏羲很像吗?这一次,我或许要替伏羲说一句话了。”

    天帝语气冷淡:“虽然很不想要为伏羲说话。”

    “但是命运还是比他糟糕更多。”

    “那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却也是个理智的疯子。”

    “他口里的话,一句都不能够听,一句都不能相信。”

    卫渊口中呢喃:“疯子……”

    “他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

    天帝平淡回答道:

    “祂想要彻底地消灭大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