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5章 再杀一次!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6100
  第1165章 再杀一次!

    执掌苍生轨迹!

    一言定下了万物的命运,然后让天下的苍生,帝王将相,诸天神佛,都在我的掌心之中运转,他们的爱恨情仇,悲伤命运,都只是我心念一动而产生的诸多巧合,这是何等的玄妙,俯瞰众生,又是何等的高高在上。

    这是来自于曾经需要清气最强者们联手诛杀的强者的邀请。

    纵然是失败者,但是从围杀祂的阵容之豪华,也可以管中窥豹,一见眼前这青衫文士巅峰时候的底蕴之深厚,究竟是抵达了多么深厚的层次,而退一万步来说,卫渊已经儒道合一,踏足太上,一身功体开始从清浊而转向先天一炁而去。

    而到了这个境界的卫渊,却也因为对方的后手而来到了这里。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

    如此强者,纵然死去,也会残留有各种后手各种手段,会在不同的时间和岁月里面残存有自我意志和自己的痕迹,几乎无法真正地被杀死,无法被除去,只要稍微有机会,就会自这无数的岁月当中重新归来。

    当然,在卫渊的眼里面,这个的形容大概是——

    破船都有两斤钉子。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若是任何一位非道果境界的强者,恐怕都难以忽略和拒绝这样的邀请;而纵然是道果层次的强者,也就未必能够抵御得住曾经天下之敌的传承,比如说,如果说是卫渊曾经的敌人山君在这里,那么他当然会答应下来。

    然后想办法把命运吃干抹净。

    先不必说他能不能够做到,他必然会是这样想的,也是会这样做的。

    而归墟之主则大概是尽管是能够看得出这一桩交易背后的危险,最终也会在不断的挣扎之后,选择走出这一条道路,毕竟是曾经引来诸多强者围剿的道路,其强大不言而喻,对于归墟之主这种踏足道果就是求着一个一步登天的性格来说,几乎是无法抵御的诱惑。

    卫渊看着眼前嘴角笑意玩味的命运,道:

    “你不会以为,你这说句话,就可以蛊惑我放弃我自己的道路,然后走你的路子吧?”

    命运长笑,道:“当然不会,这只是一个善缘,一个提议,并非是强迫。”

    “我也知道,无论你是以什么样的方法走到现在的,既然已经抵达了这个境界,那么你就必然是心坚如铁,无论是意志还是心性都无法动摇的那种,无比地自信,相信自己可以克服一切的困难,只有拥有这样的心性,才有可能从无数的厮杀和险境当中活下来。”

    “你们这样的人,是最相信自己的人,也是最不可能动摇的。”

    “即便是夫子之辩都无法改变你的秉性,这还是有抚养你长大这样的恩情在,我再如何,也不可能比得上夫子对你的恩情。”

    “他都做不到的事情,我自然更是不可能做到的。”

    卫渊挑了挑眉,他总觉得这个家伙这句话,好像是在赞叹自己的心性。

    但是这句话怎么听着就那么像是在骂人?

    命运微笑着道:“所以,我已经说了,今日这一次的会面,也只是个善缘,只是个机会,你也不必着急着否定,我也没有说,你走我的道路,就要放弃你的过去不是吗?剑道是属于你自己的,不会说你拥有了其余的道果,就会将剑道挤开。”

    “一证永证,一得永得,再不复失。”

    “这样的境界,可不会那般脆弱。”

    “所以,剑术配合因果,已然是如此地强大,而若是剑术配合命运,那又该如何地恐怖呢?你要不要想想看?只要你拥有了命运的道果,你可以做到什么?不要一提起命运,就要如我这般地在幕后操控万物。”

    “你们人间界不是也有这样一句话,力量是没有所谓的正义和不正当的。”

    “它们究竟会造成什么结果,会被用来杀戮还是拯救,还是要看使用者,用者正则正,用者邪则邪,你执掌命运的话,不就可以改变之前发生的许多悲剧吗?你可以改变夫子的命运,让他的学说可以为众人所接受。”

    “你可以改变始皇帝的命运,让他不在自己春秋鼎盛的岁月死去。”

    “让他年富力强,活到百岁,剑指天下,就像是他所期待的那样,以长城为补给站,下并百越之地,上取匈奴,而后在他活着的时候,将整个神州打造铁桶一片,然后再将神州交给性格温和的复苏,休养生息,最终真正的得到了练气之力,大秦化作先秦。”

    “最终三十万秦军铁骑,逆伐大荒。”

    “你可以让张角真正活下去,不会被天命所吞噬,让他可以真正地去完成自己的梦想。”

    “只是治病,救人。”

    “而不是最后病死,被开棺戮尸,传首洛阳这样的结局。”

    “你甚至于可以改变玄奘的结局,改变大唐的命运,让你的家乡神州不再有那些被入侵的耻辱历史,让无数的人可以避免死于战乱,死于饥荒,让他们拥有更好的命运,让世界和平,让神州一统,让炎黄虎踞中原,剑指天下。”

    “拥有了天命之力,这些悲伤这些遗憾,这些已经作古的故事,都可以改变!”

    “只需要你点头。”

    “只需要你首肯。”

    “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情,如何?!”

    “一剑洞穿命运,上下无可匹敌。”

    “更可以一点真灵游览大千,诸多昆仑隐秘,玄奇大道,都隐藏在命运的长河之中,而你就是可以发掘出这诸多玄妙收获的那唯一一人,只要给你时间,你必然可以凌驾于浑天和天帝之上,直指最强,哼,若非是他们忌惮我的实力,也不会那样不要脸皮地一拥而上。”

    命运将自己道路全部阐述一遍,而且神色极为从容,语言诚恳真挚。

    就仿佛他是真的想要将自己的大道交给卫渊一样。

    而说实话,他口中描述的这命运大道之玄奇,哪怕是卫渊的心神和见识,都感觉到了一阵阵的惊叹,无他,实在是这【天命】大道,太过于玄妙了,简直是堪称无敌之道,无所不能一般,即便是卫渊都有所动心似的,道:

    “……我只是很好奇,你为什么愿意将这个大道交给我?”

    【命运】微笑道:“只是善缘。”

    “我已经在这里这么久了,我一旦出去,就会迎来帝俊的攻击。”

    “而我毕竟已经受伤太久了,以现在的底蕴和根基,并不是他的对手,这一点我是要承认的,毕竟是天帝,以负伤之躯,输给他,不算是丢人。”

    “但是你不同,你年轻,你底蕴也足够,竟然五千年就触碰到了先天一炁。”

    “重要的是,帝俊对你几乎没有太大的防备心,即便是猜测到你得到了什么机缘,也是不会追问到底的,天帝寂寞太久了,他需要你这样的变数,也需要你这样的对手,只要你不危害清世,无论你以什么样的方式变强,帝俊都只是会乐见其成的。”

    “而我需要你做的事情,也只有两个而已。”

    【命运】神色似有一丝复杂,摇了摇头,悠然道:“第一是我当年过于年少轻狂,锋芒毕露,尚且不曾天下无敌,就引来了清世诸多的强敌围杀,神功尚未达成,睥睨天下,便即陨落,苟延残喘至此,在此地的多年,每次想起来,就深恨之。”

    “你的剑术既已经天下无敌,那么和我命运联手,究竟能不能做到剑压群星,横推不周,放眼域内,所向无敌的姿态,我也很想要看看。”

    “第二,则是要你救我出去。”

    “在此地太久了,我也想要再去外面,看看长空万里。”

    命运说的话非常诚恳,理由也很恰当,有着不甘心失败的傲气,也有着被封印了太过漫长时间的憋闷和想要从这里脱困的希望,好不容易看到除去了伏羲这个渣滓之外的另一个人抵达了如此境界,看到了脱困的希望,自然不肯放过。

    至于伏羲?

    伏羲如果说来到这里,恐怕就不走了。

    非得要把命运狠狠得揍一顿,哪怕杀不死,也要揍得自己心里舒坦了再走。

    往后日常就是吃饭睡觉打命运。

    好叫你知道什么叫做,请神容易送神难的道理。

    命运说完,看向眼前的卫渊,微笑道:“如何,我讲述的应该很清楚了。”

    “命运之道,玄奇莫测,而你也不需要付出什么,至于要等你天下无敌之后将我带出去就可以了,呵……毕竟你前面还有天帝的压迫,还有浊世大尊,以及那大劫这些困境,时间短暂,你也需要力量来保护你珍视看重的人不是吗?”

    “比如珏,比如始皇帝,比如你的弟子。”

    “合则两利,你没有拒绝的道理。”

    卫渊颔首,道:“确实如此。”

    “但是,我拒绝。”

    命运的神色凝固,祂脸上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神色消散了,似乎有些没有想到自己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对方竟然还是选择拒绝,手中的折扇合起,仍旧还能够维持住自己脸上的笑意和雍容,就像是之前说的‘并非是强迫,也不是陷阱,只是提议,只是善缘’。

    既是善缘和提议,自然不应该生气动怒。

    否则便是在打自己的脸。

    命运笑着问道:“我可以问一下理由吗?是怕我陷害你?还是说担心我有后手?”

    “若是如此的话,我可以对天发誓。”

    “只是未曾想到,堂堂天尊,竟然如此胆怯,倒是让我好生失望。”

    毫无疑问的激将之法。

    质疑智者的谋略,鄙夷勇者的豪情,这和轻蔑美人的容貌是一样简单直接却又会激起心中怒意的语言。

    白发道人摇了摇头,淡淡道:“天道,还不能够约束你我。”

    “我拒绝的理由,只有一个。”

    “你,败了!”

    “而且,一直被囚禁困到现在!”

    白发道人的语言平和,但是却直接刺破了【命运】心中最隐秘的痛楚角落,让祂原本还能够维持住的雍容气度一瞬间变色,握着白玉折扇的右手只是瞬间就握紧,在这一个颇为华贵奢美的物件上留下了一个个刺目的裂痕,而白发道人语气从容起身,冷淡道:“一个被囚禁了千万年的失败者而已!”

    “竟也敢称无敌,竟也敢说不败?”

    “有胆说所向无敌。”

    “那你敢出来,接我一剑不死,就认了你的无敌,应了你的不败!”

    “你,敢吗?”

    白发道人声音平淡,却又仿佛孕育无比之力,沉重恢弘,雷霆滚滚般地掠过这命运长河积蓄之处,让众生之生老病死汇聚而成的命运之河泛起了惊雷般的波涛,眸子扫视着眼前的命运,看到对方的脸上神色似乎不愉至极。

    但是在这万千命运交叠之地,对方纵然是能够避免被卫渊一剑斩首,却也同样无法对卫渊出手。

    喝问质问的声音滚滚而去,似乎永远不会消散永远不会停歇。

    命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但是却也没有出手反击,也没有回应。

    卫渊回答道:“看来你不敢。”

    “连我的一剑都不敢接,又怎么有胆量来让我走你的路?”

    【命运】看着眼前的白发道人。

    祂又不傻,自己要是真的出现,那么眼前这已经可称之为天下有数的道人毫无疑问就会直接一剑劈下来,而且是直接奔着要命去的,你说接一剑就认可不败之名,那要是接不住呢?接不住那不就是死了?既然已经死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无耻之尤,甚至于已经比对伏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是所谓渣出于蛇而胜于蛇。

    “看起来,你真的是没有什么诚意了。”

    命运遗憾喟叹道:

    “真是遗憾啊,我还以为,你我都是对于现在的命运所不满的人,或许会有很多共鸣的。”

    卫渊淡淡道:“你如果出来的话,我们或许还可以谈一谈。”

    “躲躲藏藏,装神弄鬼,我和这样的人从来都没有什么好谈的。”

    卫渊掌中的青萍剑微微鸣啸,剑气已经满溢,而命运虽然神色有些不愉,却也没有展现出多少的惊恐畏惧之感,甚至于眼底还有几份遗憾之色,这遗憾不是在于自己的合作未能成功,不是在于自己的提议被否决,而是在眼前打算出剑的卫渊身上。

    “我本来以为你会是聪明人的。”

    “天尊应该要知道你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你抵达了先天一炁的境界,而之所以抵达此境界,除去了夫子的传授和你自己本身的功体之外,也是因为来自于【因果】的反馈,我既能够让因果为你所用,自然也可以让因果反噬你自身的功体。”

    “你连道果都是从我原本的功体之中而来,你又要拿什么和我斗?”

    平淡的语气当中,不再打算和卫渊多谈的命运屈指叩击了一下桌面,于是这命运长河之中登时炸开了一层一层涟漪,浩瀚磅礴,无数的水流逆着升腾而起,四下散开,化作了一滴一滴的水滴,就这样平静地悬浮在周围,每一滴水都倒影山河万象,每一滴水都折射出人的生老病死。

    其璀璨繁多,不逊星辰宇宙!

    人之一生波澜壮阔,本就不比日月星辰逊色。

    卫渊只觉得自身功体只一瞬间就被克制,心中却是没有半点的涟漪,只是明悟。

    果然——

    浊世大尊恢复巅峰心境之时带来的反馈,也是来自于命运。

    是命运强化过了【因果道果】,才令卫渊都可以接收到浊世大尊的因果反馈。

    这也就代表着,【因果】道果其中,必然是有后手的。

    嗯……命运说过,当年是天帝,浑天,不周山老伯三个围杀了命运。

    将原本的命运核心打成了三份,是所谓天机,因果,天命。

    其中天机被伏羲截胡,而天命则是溃散化作了命运最后的依仗,死而不僵。

    看来,【因果】道果本来就是落在了浑天手中,即便是最终【命运】不甘心,在最后将因果道果都直接引爆,使得其碎裂,但是作为先天混沌境界的浑天既然已经接触过【因果】道果,那么自然对其有所感悟,知道要怎么样才有一定可能顿悟这一条大道,于是便将卫渊送到了这样的道路上。

    而卫渊也不负其所望,成功走出了因果之道,令因果权能,重现人间。

    过去发生的某些历史,终于在卫渊的心中逐渐清晰起来。

    而相对应的一些问题,也终于得到了解答。

    此刻功体被束缚,卫渊能够感觉得到,体内的【元始天尊法相】忽而暗淡下来,旋即散去,而太上境界本是调和之用,此刻元始天尊法相功体被束缚住,自然也就失去了原本在体内流转之效果,于是卫渊体内,代表着劫灭的灵宝天尊之气,猛烈地开始运转。

    玉簪碎裂,白发转黑,黑发柔顺滑落。

    眉宇之间平添了几份森然肃杀之感。

    上清灵宝天尊!

    而后下一刻,无匹剑气已经余孕育,卫渊双目注视着眼前出招的命运,此刻的剑气锋芒之霸烈,远比先前的元始天尊状态,或者说太上境界更为极端,要是论及玄妙或许不如,论及剑道杀伐,乃是卫渊一路至此的巅峰。

    而就在这一剑即将劈斩出来的时候,虚空之中,再度生变!

    浑厚精纯到了极致的浊气流转变化。

    直接将那些折射出苍生命运的水滴全部都笼罩其中,令其不复原本清澈,而是变得浑浊,沉重,旋即更是无法在悬浮于命运长河之上,一滴一滴滴落在大地,而在这一场黑色的雨水之中,身着黑色华服,左臂透露森然冰冷气机的男子伫立,仿佛天地最为幽深的一点。

    正是浊世大尊。

    卫渊面色微变,连蓄势的灵宝天尊剑气都微微一压,没有酣畅淋漓地爆发出来。

    虽然没有爆发,却也因为这一下,变得越发暴烈,周围气机都猛地暴起层层涟漪波涛。

    命运更是惊愕。

    浊世大尊淡淡道:“……果然,有谁在借助本座突破的契机顺势突破,果然是你。”

    !!!

    【命运】神色骤变,第一次出现了极端不敢相信的神色:“你察觉到了?!”

    “非但察觉到了,还故意任由你施为。”

    “否则你以为,谁都能够触碰侵占我的大道么?”

    身穿黑袍的浊世大尊淡淡道:“我也想要看看,到底是谁,竟然敢于设计我。”

    “否则的话,因果如何可以计算得到此时的我?”

    “不过只是顺势而为罢了”

    他眸子平淡看了一言剑气暴戾的卫渊,此刻命运,浊世大尊,卫渊,三者隐隐然呈现出一种彼此针锋相对的局势,气息之间,不断交错,命运似乎意动,有了挑拨此两人之间的宿仇,然后借此来脱身的念头。

    挑拨离间本来就可以让好友反目。

    更何况眼前的两者之间本来就有浓郁地几乎化不开的仇怨!

    “呵,大尊,你可不要误会……”

    你的根基和底蕴是被反馈到了元始天尊身上。

    这一句话还没有说出来,浊世大尊移开视线,漠然道:“这里是命运主场。”

    “元始天尊,你我一同出手,将他彻底湮灭!”

    “至于那些许因果反馈。”

    “就当做是本座,邀你出手的酬劳!”

    浊世大尊的声音霸道沉静,令命运面色骤变:

    “以此为酬,再杀天命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