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3章 直面命运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19
  第1163章 直面命运

    巨大的反噬,几乎是刹那之间就吞灭了卫渊,而这带来的,却是极为危险的境况,若是寻常的时候,如不周山,如点化浑天,这是最为纯粹的清气底蕴,可以直接被卫渊自己接受吸纳,这个流程极为地顺畅。

    但是此刻出现的,乃是最为精纯的浊世之力。

    卫渊眼下的经历,是任何人都没有能预料得到的,浊世之基的陨落直接原因是卫渊,也间接地让浊世大尊亲眼去直视了自己的过往,直视了自己的经历,最终完成和实现了在心境之上的蜕变,而基于因果之流转,也直接将这一股力量反馈给了卫渊。

    毕竟那位本来该接受这一股因果的浊世因果之主。

    在一开始就已经死在了卫渊的剑下。

    不,哪怕是那位浊世因果之主还活着,也无法得到这一股反馈。

    因为在这一场事件里面,他根本没有资格也没有那个实力去参与进来。

    这就是因果之道的一种悖论,唯独亲自主导引导了这些大事件,才有可能得到了基于因果之道的反馈;而想要这因果反馈足够明显足够强大,甚至于抵达可以对道果境界产生效果的层次,又毫无疑问需要涉及到同样道果境的强者。

    问题来了,因果之道的持有者,在理论上是没有力量和根基来直接参与如此惨烈的事件的。

    也就是说。

    卫渊此刻的经历,完全就是【理论上可行,但是也仅限于理论】的极小概率事件。

    无边精纯也无比强横的浊世气息反馈,和卫渊自身的纯粹气机,产生了非常巨大的冲击,如同水火交错,卫渊一时间如走火入魔一般,整个气息都在暴动之中,也就是自身已经踏足了太上之境界,才没有在第一时间被反噬冲破功体。

    外面原本夫子在和天帝,和老不周山坐而闲谈。

    忽而感觉到了静室之内的波澜和暴动。

    不周山直接将这静室以自身雄浑无比的气机直接冲破搅碎,而后看到了卫渊,清气之气机和浊世之气机同时在他的身上暴动着,浊世大尊的强大,远远超过了卫渊之前的预料,即便是此刻的反馈,只是基于浊世大尊的大因果,而反馈得来了一小部分。

    就像是老不周山那一次事件也只是得到了些许反馈一样。

    而即便是如此,也已经磅礴精纯到了几乎可以和卫渊原本的功体相比较。

    清气之气如长空,而浊世气机则沉重如大地。

    两股气机,变化交错。

    此刻这水火交错一般,已经到了极危险的程度,一不小心爆发,就是直接相当于一尊道果自爆带来的破坏性,这时候,就连麒麟都说不出【渊师兄,牛逼!】这五个字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要是这时候说出这五个字,背后那个冷着一张脸的通天道人恐怕会直接削死自己。

    天帝却不在乎,眸子扫过去这道人现在的状态,道:

    “无妨。”

    “他自己可以控制住。”

    帝俊冷淡的声音里面难得有一丝赞许。

    还有一丝满意。

    确实,哪怕是遭遇到了来自于浊世大尊的因果反馈,或者说这个层次和级别都可以称得上一句因果反噬,卫渊竟仍旧能够抵御地住,此刻的清气流转和浊世的无法共存,表面上势如水火,极为危险,像是下一个瞬间就要直接爆发一般。

    但是却全部都在掌控之中,都在卫渊的把握里面。

    虽然危险,却又未曾脱离正规。

    而且每一次的流转,就会将其化入体内一丝,让自身的根基稍微得到了一丝丝提升,变得更为厚重沉凝,倒是恰好地弥补了浊世大尊所说的那一句【五千年根基,太薄了】,只是这也需要漫长的时间。

    浊世大尊踏出这一步,已经无比接近超脱。

    反馈而来的力量,太厚重了。

    卫渊这太上功体想要将其化去,几乎需要足足千年的岁月。

    夫子抚须长笑:“没有想到,阿渊已经走到了这一步。”

    “虽然说儒家弟子,师不必贤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但是吾倒是也还有些东西,可以教导给阿渊你,当年所见虽然和现在相仿,但是毕竟不曾有所谓的修行之路,我所领悟的东西,总不能就此失传,今日传给你,也算是有了传承。”

    老者口中道;“所谓浩然之气,阳刚正大。”

    “是气也,寓于寻常之中,而塞乎天地之间。卒然遇之,则王公失其贵,晋、楚失其富,良、平失其智,贲、育失其勇,仪、秦失其辩。”

    “不依形而立,不恃力而行,不待生而存,不随死而亡。”

    “故在天为星辰,在地为河岳,幽则为鬼神,而明则复为人。”

    老者口中之言语平静缓和,一字一句地烙印到了卫渊的心底。

    他说这些自己对于【气】的感悟的时候,没有避开其他人,这里除去了天帝三者,还有麒麟,有通天道人,还有浊世的天魔一脉,但是夫子从不曾遮掩自己的领悟,他将自己领悟的总纲说出来,算是还给这浊世天魔一族一场机缘。

    天魔一脉心神皆震,仿佛看到了无边玄妙的大道在面前展开,听得如痴如醉。

    夫子讲述大道一个时辰。

    接下来声音变得平和,却又语调一变,依靠着对卫渊性格的了解。

    以最契合卫渊性情的方式将自己的感悟说出来,因材而施教,来自于夫子的传授,毫无保留地告知了卫渊,慢慢的,卫渊对于浊世气息的抵抗越来越少,越来越弱,清气逐渐变少,而浊世气机加强。

    麒麟一时间有些着急,道:“这,这是怎么了?”

    “渊师兄的气机怎么一下就开始变弱了?”

    “这,这,难道说是那个浊世大尊的后手?”

    “怎么办啊?”

    他伸出手按住通天道人的肩膀,剧烈摇晃着。

    毕竟他的实力只能够说是,靠着当年夫子的教导,靠着作为麒麟的天资,以及归墟之主不计成本的培养,硬生生地做到了道果境界之下的第一阶梯,几乎是躺赢,天底下天生地养,同一个时代只会存在一只的麒麟神兽。

    和某只人间拼死拼活,最后还必须要氪命才能摸到十大巅峰之下第一阶梯门外的老虎截然不同。

    而且这些年除了跑去执行归墟的任务之外,就是宅在家里研究复生之术的死宅。

    他的眼力和判断力都不是那些久经厮杀的强者的对手。

    完全不能比。

    再加上此刻出问题的是卫渊,是所谓的关心则乱。

    通天道人被摇晃地厉害,眸子微垂,心中发动了头脑风暴。

    他这么关心卫渊,可能是真的很担心他,按照常理来说,这算是人之常情,我应该要理解,嗯,确实是如此,但是理解之后,我是不是还应该安慰一下他?安慰?安慰要怎么安慰,我应该做什么事情?还是说什么话?

    告诉他不用担心,还是说解释一下?

    放着不安慰不去管也不好。

    安慰的话,要安慰什么话比较合适?

    不能够太热情,也不能太糟糕。

    最后通天道人沉默,然后面无表情,冷冽道:

    “死不了。”

    “滚。”

    麒麟面色僵硬。

    “啊,这,我……”

    通天道人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

    这一次竟然在除了面对卫渊和吕凤仙的时候,成功说出了两句话!四个字!

    而且在表达了自己对于卫渊情况的判断,安慰了对方之后。

    还表示出了自己希望对付远离的意思。

    难道说,浑天留下的身躯其实很擅长语言交流的吗?难道是外交的天才?!

    烛九阴淡淡道:“他没有事,仔细去看,清气散去,是因为他不再对抗浊世气息,但是却也没有被浊世的气息攻击侵蚀,反倒是开始以自身的根基开始吸收吞噬这些浊世气息,并且令其可以为自己所用。”

    烛九阴紧紧盯着卫渊,先前夫子曾经在抵御浊世之基的功体手段,乃是儒家一切为我所用的气息,清气浊气都是天地自然之气,而以我统筹之,乃是一等一的玄妙法门,而此刻,卫渊竟然也开始走上了一条道路。

    如此的功体,哪怕只是雏形,也毫无疑问是那种最顶尖的。

    那代表着,一开始就是直接清浊合一的功体!

    从一开始就是堂皇正大到了不能再堂皇正大的路数!

    而此刻,卫渊竟然在段段时间就领悟了这一种极端玄妙功体的变化,这速度之快,甚至于让烛九阴在内心中出现了一丝丝的波澜和涟漪——难道说卫渊对于这种功法神通的悟性很强不成?

    他不是莽夫吗?

    怎么可能这么快地顿悟?

    难道说是我之前教的不好?

    而在这个时候,卫渊身躯周围的清气终于彻底地消失,浊世气息在他的身躯当中流转穿梭,但是这却并非是被侵蚀,不是被吞噬,而是另一个层次的变化,而是浊世气息为我所用,以清气天尊之功体,调动浊世之至纯。

    卫渊缓缓睁开双眼。

    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进入了深沉如无底之渊的汪洋之中,但是却仍旧可以呼吸,感觉到了难以言喻的自在和畅快,不再是功体清浊合一,而是清浊之气对我已经没有了区别,夫子的声音仍旧还在卫渊耳畔回荡着,卫渊踏足在这个境界。

    起身的时候,袖袍扫过,左手抬起,右手顺势划过弧度下压。

    清浊二气流转变化,口中低吟:

    “塞其兑,闭其门;挫其锐,解其纷。”

    清浊二气分开,而后又汇聚为一团浑沌,道人手掌合起,那一团混沌纳入体内,袖袍扬起落下,口中道:“和其光,同其尘。”

    “如此大道,是谓玄同。”

    卫渊体内清浊再不分什么所谓的清浊功体,而是化作了一团先天混沌之气。

    此刻的感觉让他感觉很玄妙,是之前曾经踏足的浮黎玉虚元始天尊吗?

    不,不是。

    比起那还要差不少,但是却又隐隐能够感觉到无穷无尽的潜力,竟然给卫渊一种,他日或可不借助不周山的力量,也踏足浮黎玉虚元始天尊的层次,甚至于,有可能要比当年所抵达的浮黎玉虚元始天尊更强一筹,也未可知。

    浮黎玉虚元始天尊,那是不周山神代表着的山神极限。

    却未必是我的极限。

    卫渊的体内,太上为基,而代表着因果的元始天尊和代表着寂灭的灵宝天尊一次轮转。

    就将清浊二气化作了精纯的混沌之气!

    卫渊本身的根基底蕴大幅度降低,但是那种精纯却远非曾经所能比拟的,这一股气息的精纯程度,甚至于已经有了超脱之前那个级别的浑天的气象。

    道门最高境界,儒家最高境界,儒道双修,终于抵达浑沌圆融之境。

    而就在卫渊体内诞生了混沌先天之气的时候,周围的万物忽而凝固了,或者说,不是周围的物理世界凝固了,而是卫渊自己的神魂,是道果之中某个存在发生了作用,让那一刹那的时间被无限地拉长了,而后周围的一切忽而就散去。

    卫渊最后只看到了天帝眼底泛起的波澜。

    还有烛九阴猛地踏前,然后朝着他伸出的手掌。

    而后,周围的万物散开,耳畔似乎听到了波涛汹涌的滔滔洪流之感,如同一条江河流淌下来,清幽之感沁人心脾,而后是时间流动的真实感,每一滴水,都仿佛映照众生,而无数时间的流动,无数众生的生死汇聚成为了江河滔滔,卫渊的双脚踏在了河流里面。

    江面之上,满是白茫茫的雾气。

    前面看不到彼岸,往后也看不到来路,卫渊就站在中流。

    道袍的衣摆都已经被这水流给沾湿了。

    站在此地,看到河流映照出的众生爱恨情仇,生死衰老之变化,顿生千古无人后无来者之空旷感,而在这命运和时间长流的中央,竟然还有着一座亭台,那里面有一名潇洒文士,举杯自斟自饮,似是知道卫渊的来到,喝了杯酒,做举杯邀请状。

    命运……

    卫渊心中自语念出这两个字。

    却已经没有迷惘,也不畏惧,抖了抖衣摆,而后青衫白发,仗着剑走过了这命运的长河。

    坐在了亭台之上,命运的对面。

    “好久不见啊。”

    青年文士悠然道:

    “天尊可还记得,当年【善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