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2章 预料之外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59
  第1162章 预料之外

    而浊世最为核心之处,剑气和霸道至极的交锋几乎不曾有停歇下来的时候,始终都在以一种几乎是常人都无法观测到,哪怕是那些难得一见的强者都无法看到这招式的交错和变化,唯独越发汹涌滂湃的元气交锋,方才可以彰显出这是何等程度的交锋。

    浊世大尊放弃了曾经那种,千般巧思,百般变化。

    放弃了那种一定要令自我占据到了绝对优势之后,才肯出手的念头。

    而是将自身投放于这近距离的惨烈厮杀当中,拳拳到肉,招招疯狂,搏命之战,每一拳每一脚,每一招每一式,都越发地纯粹,每出一招,都会比起上一招更为地心神安宁,这几乎像是一场朝圣之旅。

    每一拳都将自己的一部分打碎,恐惧的,担忧的,放纵的,狂傲的。

    他一拳一拳将这些自我击碎,于是越发地澄澈明净,越发地所向披靡,最后的一拳几乎已经堪称至纯,猛然砸下,即便是卫渊,掌中的青萍剑这样的材质,都被这平平无奇的一拳打得朝着内侧弯曲下去,打得出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恐怖弧度。

    但是他接住了。

    哪怕是浊世大尊都在这个时候产生了一丝讶异。

    这绝对称得上是浊世最强的一拳,眼前这个元始天尊竟然成功地接住,甚至于没有因为如此磅礴的力量而被击伤,出现内伤,卫渊的神色沉静,来自于浊世大尊的拳锋之上,有着一道道磅礴的力量,这样力量的强大程度,和过去脱胎换骨。

    褪去浮华,真正有了如同浑天一般的浩大气象。

    但是力量流转下来。

    卫渊体内的元始天尊法相和灵宝天尊法相齐齐地出现了。

    而后流转变化。

    我为【太上】。

    于是无边之力一部分归于【诸果之因】,另一部分化作了【万法劫灭】。

    卫渊真正感觉到了自己顿悟出的太上功体有什么作用,是该要如何地去运用,而不仅仅是将这太上境界去当做调和元始天尊功体和灵宝天尊功体这两股相斥力量的基础,这两种功体,单独拿出一种就已经称得上可以独步天下。

    两者联手更是让卫渊此刻的功体境界稳稳踏足到了十大巅峰第一阶梯的门槛上。

    更不必说另外的太上功体。

    唯独足够的强者,才可有让卫渊感觉到压力。

    而只有足够巨大堪称绝望般的压迫性,才有可能让卫渊本能地调动出全部力量,代表着开始和终结的两股力量同时暴起,彼此压迫,令太上之功体流转变化,继而得到磨砺和淬炼——太上无为,和光同尘。

    若是不去在这个时候淬炼这境界,将其潜藏的可能性激发出来。

    【太上功体】或许最终就真的只是被卫渊拿来做调和之用。

    就如同太极阴阳,流转变化,阴极阳生,阳极阴生,当清世之强者证道的时候,会在浊世留下大道烙印,而此刻,浊世大尊的明悟,也反向作用于卫渊,令这玄妙不可言的【太上境界】,多出了新的变化。

    浊世大尊的力量几乎是瞬间就如泥牛入海一般化去。

    而诸果之因逆转让卫渊的气机再度膨胀。

    而万法劫灭则是流转变化,汇聚入了青萍剑之上,只是听得一声清越剑鸣,白发道人右手握剑,左手并指拂过剑脊,被压出了触目惊心巨大弧度的青萍剑刹那之间笔直起来,一股锋芒猛地炸开,而后几乎是顺势而递出,以绝无仅有的妙招杀向大尊。

    只是大尊的境界此刻近乎于完满。

    硬生生靠着周身凝视厚重到了离谱的根基挡住了卫渊的剑。

    青萍剑化作弧度。

    而浊世大尊也感知到了卫渊方才体内的玄妙变化,他注视着卫渊,道:

    “五千年的根基和道行啊。”

    大尊淡淡道:“太薄了。”

    而后五指握合,硬生生地将青萍剑意打碎,而后这青萍剑剑气剑意化作的碎片,竟然硬生生地被他糅合到了那种沉凝的气焰里面,然后抬手一招,天地之间像是出现了一层层新的规则化作的巨大壁垒,就这么带着沉浑,厚重之感朝着前面平平推来。

    像是天倾倒,地崩塌一般。

    白发道人神色平淡。

    感应到了这巨大的压迫性,体内的太上境界正在越来越快地运转。

    太上水德,放在杯子里就是杯子的形象,放在碗里面就是碗的形象,而如果是在大地之上,奔腾入海,却就像是另一番气象,这是可以跟着外在经历之变而变化的玄奇功体,此刻几乎已经抵达了极限。

    卫渊看着大尊那几乎是证道一招,心中却安定平和。

    能够挡得住。

    这不是豪言壮语。

    而是一种近乎于直觉般的肯定。

    淬炼并非是单向的。

    他挺直腰背,长剑褪去了锋芒毕露的锐气,隐隐有了几份古朴平实之感,像是顺着青石板修出来小路,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山上,推开那爬满了爬山虎,有着清幽苔藓的门,门外也只是寻常的人间,质朴而从容。

    正当卫渊要出剑的时候。

    忽而天穹一下暗淡下来,一颗一颗星辰浮现出来,幽深空洞,身着黑色华服的青年已经出现在这浊世的上空,霸道到了,哪怕这里是浊世,这里是不属于他的世界,当他出现的时候,仍旧让星光流泻出来,让来自于清世的群星一颗一颗地出现。

    星光,清冷,安静。

    却又霸道,强势,开辟侵占浊世,就仿佛,我所立足之地,便是长空万里,群星万象。

    星光落下,缥缈地像是梦幻般的雾气。

    而后,雾气忽而就被驱散了!

    被强大的力量,以无比之急速而穿破空间,在那蒙蒙的星光之雾之中,仿佛有巨大无比的身影出现,而后瞬间撞破了雾气,化作了两只巨大无比的手掌,手掌仿佛是天底下最为坚硬的岩石所化,给人一种沉重之感。

    十指握合。

    只是瞬间将卫渊合拢保护在掌心里面。

    浊世大尊的招式和这一招相互冲击,让这一双仿佛是天下最为巨大的手掌发生了巨大的震动,但是却也没有造成更多的伤害了,因为一道身影已经从天而降,轻描淡写地踏在了这一股磅礴的拳劲上面。

    然后将浊世大尊这一招直接踏碎,让其重重砸在地上。

    大地开裂,烟尘弥漫。

    而后被袖袍随意一扫掀起的暴风压下。

    天帝震袖,左手背负身后,站在了这巨大的手掌之上,双眸淡漠而俯瞰着大尊。

    虚空之中有一道道琥珀色的时间之线流转交错,仿佛是将岁月和一切法则的具现一般,一切生灵和物体都逃不过时间,而此刻时间化作了真实的巨大网络,编织苍生的终局,笼罩在一切将会湮灭之物之上。

    浊世大尊没有说因为此刻的敌人出现,就必须要维持住不败之势。

    独臂而立,站在那里,左臂袖袍空空荡荡的,身上还有着来自于卫渊剑气剑意留下的巨大伤痕,但是却要比起之前他们对敌的时候,比起那个看上去雍容而强大,始终维持着自身位格的大尊更为让人难以忽略,更为从容沉静。

    而面对着天帝的出现,面对着不周山和烛九阴的出招。

    浊世大尊深深地看着卫渊和天帝。

    最后只是微笑着单手一礼,转身。

    袖袍流转,左臂仍旧还是空空荡荡的,一步步直接离开了。

    就这样将自己的后背全部地暴露出来,也不会畏惧,一步一步,沉着震动。

    但是就仿佛背负着一整个世界那样的从容和沉重,他是在那里走着,却又仿佛并不是在卫渊他们的下方,而是彼此平等对视一般,不周山的手掌展开,卫渊看到了浊世大尊的背影,方才的一战,卫渊得到了淬炼之后的太上境界,而浊世大尊,则是真的拂去了心中尘埃。

    ……

    大尊这一次的回归没有像是之前那样的声势浩大,祂几乎可以说是安静地独自地回来了。

    而后独自回到了自己的御座之上,他翻看着浊世之基留下的谏言,其中有收服天魔领地的建议,也有培训浊世战将的计划,其中也提起了吕凤仙的处置方式,最后浊世大尊安静地看完了最后的文字,将这玉简收好。

    他独自在这宫殿,在这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漫长岁月的宫殿里面行走着。

    只有那些在浊世已经活了很长岁月的神魔们,才知道这宫殿的来历的,而浊世神魔的特性又决定了他们会为了利益而不断地厮杀,会不断地挑起争端地战斗,飞快地变强,而后更快地陨落了。

    所以这宫殿的来历在浊世其实已经是个缥缈的传说,其实这里原本并不是宫殿。

    而是浊世的大尊和浑天战斗时候的地方,而最终战败的浊世大尊将自己的记忆,将过去的战败,还有一切的一切都留在这里,以这一座奢侈威严,彰显出浊世大尊气度的宫殿镇压在上面。

    浊世大尊五指握合,虚空中出现了一幅画卷。

    这画卷极为地细腻玄妙,透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气息,这不是用笔来写出来的,而是用神魂,用留在这里天地之间的烙印,画卷主体大片空白,唯独中间一人,那是身穿灰色长袍,气质平和质朴的中年男子,朴素平凡的模样,浊世大尊看着这一幅卷轴上的烙印痕迹,看了许久。

    然后手掌一抖,单纯的对立的劲气,直接把这卷轴从中间撕碎了。

    他把这个画像扔在地上,然后焚烧成为了灰烬。

    他手里面端着酒,烈酒洒落在火焰里面。

    喟叹着:

    “浑天啊……”

    “我不怕你了。”

    这一日开始,浊世大尊将自己封锁在宫殿中三天三日。

    出关的时候,浊世大尊以无边之伟力,搬动了整座昆仑墟,以昆仑墟化作自己左臂。

    自此身心皆圆满。

    ……

    而休养之后的卫渊,本来正在闭关琢磨【太上境界】的玄妙之处,听到了外面老师说的话,起身要往出走,可是才走了两步,忽然就身躯一僵,双眼刹那之间变得空洞而幽深,几乎如浊世千万年不灭不化的元气旋涡——

    一股巨大的因果反馈之力。

    卫渊眼前看到了因果呈现出的虚幻之相。

    那是彼此之间毫无保留的战斗,那是你我之间不肯退让的厮杀!

    那是以我身磨砺出了浊世大尊的一切画面。

    而卫渊最后的想法是:

    浊世因果,也在我身上。

    也就是说——

    【逼死浊世之基,而后以自身剑术逼迫浊世大尊直面自我,重新心境完满】

    因果,缔结。

    下一刻,庞大地完全不比点化通天道人逊色的巨大因果洪流出现。

    猛然逆而席卷,直接吞没了卫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