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1章 脱胎换骨!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50
  第1161章 脱胎换骨!

    磅礴的气息,以及那仿佛是脱胎换骨一般的凌厉。

    就像是一柄曾经参与过无数战斗,曾经展露出无比锋芒的神剑,经历了漫长岁月的尘封,就连剑刃之上都已经出现了大片大片的锈迹,已经不像是按当年那样的锋芒毕露,却又重新磨砺了剑刃,刃口上流转着凌厉的寒芒。

    浊世大尊!

    他的背后追溯着足够多的浊世神魔,肃杀惨烈,隐隐然已经有了那么两分哀兵之感。

    浊世大尊没有如过去那样直接突然地暴起施展计策和手段,只是眸子锋芒毕露,扫过卫渊,而后缓声道:“来战吧,元始!”

    “今日,有东西要向你讨要回来!”

    浊世之中,无风无波,白发道人站在了八百里无叶血色花海当中,呼吸之中,体内万物之始,诸法寂灭两股气机瞬间流转,交错,而后一刹之间惊雷般变化,整个八百里花海都朝着卫渊的放下倒下来,像是有某种猛兽浮现,像是猛兽张开獠牙,迈步就要吞灭天地,咬碎日月。

    天地之间突然暗淡下来。

    一道青光掠过了天地之间,而后几乎是立刻就已经出现在了浊世大尊的心口之前。

    浊世大尊这一次不再退避了。

    巨大的震荡声音,像是千百的雷神齐齐的发出了怒吼,直让整个天地都齐齐震荡起来,让河流倒转,山川都崩塌,卫渊手中的青萍剑已经刺入了浊世大尊的胸口,但是这一柄由天帝亲自淬炼铸造的神剑,竟然没有能洞穿浊世大尊的心口。

    浊世大尊的左臂空荡荡的。

    他的右手却死死地抓住了锋芒毕露足以撕裂世界根基的青萍剑!

    青萍剑微微鸣啸,震颤不已。

    那一口神剑的剑刃,哪怕是浊世大尊的防御都无法抵御,他的掌心被撕裂出了明显的巨大痕迹,属于神的鲜血流逝下来,顺着青萍剑往下滴落,这来自于浊世最强者的鲜血很快地让脚下出现了一条条河流,化作了湖泊,而祂抓着青萍剑,却不再后退,不再躲避了。

    他抬起头。

    看到眼前白发的道人飞掠而来。

    仿佛又看到了那数万年前不败的身影。

    两个人的身影高度融合在一起,而浊世大尊承受着剧烈的痛苦,眼瞳瞪大,忽然放声大笑起来,而后不退不避,就这样用掌心握着青萍剑,猛然往外面一拔,浊世无比强大之力爆发,青萍剑竟然硬生生被他拔出。

    然后猛地朝着卫渊的方向一抛!

    撕裂长空,猛然一拳朝着卫渊砸下来。

    心中怒吼。

    卫渊猛地伸出手,抓住了青萍剑,巨大的,几乎是和过去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一个量级般的力量震动,让他的掌心虎口都隐隐有些许被撕裂发麻的感觉,而踏出这一步,不避不退的大尊,却也给卫渊一种,截然不同之感。

    仿佛是神剑之上终于褪去了全部的锈迹。

    终于如同当年一般,可称得一句锋芒毕露,撕天裂地。

    卫渊眉心的金色剑痕亮起来,功来自于不周山的力量猛地复现,两道神剑出现,以阴阳流转之剑阵抵御住了浊世大尊的这一击,阴阳流转,生生不息,也自然有锋芒无比之剑气腾起,朝着四面八方变化,在浊世大尊的手掌,身躯上都留下了一道道狰狞可怖的伤口。

    这是来自于青萍剑和道果之剑的力量。

    即便是浊世大尊也不能够彻底将其无视。

    鲜血横流,发髻都有些散乱。

    一股清气冲天而起的力量,另一股则是幽深如世上最为黑暗精纯之力。

    两股恐怖的力量直接开始了最为直接最为危险,也是最没有花里胡哨的比拼,青色的长空和幽深吞噬一切的力量猛地阔散,直到最后,整个浊世似乎都可以看到此地冲天而起的光芒,而在清气之世,也看到了如同海市蜃楼一般存在的幻象。

    虽是幻象,却也给予人极端真实极端危险的感觉。

    像是有一口剑直接抵着眉心,锋锐无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直接朝着前面穿刺一般。

    远远观之,已经是如此了,更不必说是此刻就在面前,就正在亲自感受这一股庞大无比力量的两人了,浊世大尊身上出现了一道道伤口,垂眸,原本伸出的五指猛地握合,气息猛地朝着内部收缩,而后——

    继续踏前一步!

    他几乎是不顾一切直接撞进了诛仙剑阵当中!

    而后顶着卫渊周身那撕裂一切斩杀一切的锋芒。

    强行出手!

    剑阵瞬间破碎。

    青萍剑和道果所化之剑鸣啸几声,暗哑嘶鸣,被远远抛飞。

    卫渊只觉得眼前的天地万物猛地朝着下面压制下来,看到了这天却又仿佛无比之高,大地无比之厚,而浊世大尊比天更高,比起大地更为厚重,比起狂风更为肆虐,双目即是日月,呼吸便是飓风。

    我即是诸法。

    我即是一切。

    五指抬起,仿佛生死万物都围绕着这手掌缓缓游动,化作了一座流光溢彩的光轮,而后手腕翻转,五指垂落,朝着元始天尊猛地砸落!

    天翻,地覆!

    ……

    清世和浊世的狭缝之间,不周山遗憾感慨于浊世之基的死亡,觉得浊世之中,竟然也如此性格的存在,却也懊恼于自己刚刚下手的时候为什么不狠辣一点,为什么不再重一点,直接把这个家伙打死,也就没有后面的事情了。

    但是浊世之基的根基同样属于是道果最强的层次。

    而且在力量和防御这个层次上,同样也已经抵达了极限。

    这样的角色,本来应该是长生不死,万劫不坏的,谁能想到对方来到这里的时候,就会抱有死志了呢?如此境界的强者想要自尽,要是想要阻止的话,比起将其生擒的难度还要更高不知道多少倍。

    哪怕是天帝帝俊。

    他应该可以做到以绝对优势去碾压杀死浊世之基。

    但是做不到生擒。

    而阻止其自尽,比起生擒还要更难。

    这个时候,麒麟正在以无比的热情,开始向烛九阴,天帝,以及不周山打听着自己渊师兄的光荣事迹,原本麒麟想着,我师兄啊,元始天尊啊!能够搬山填海,恢复不周山的强者啊!

    直接摇人能够摇出三尊顶尖强者啊!

    瞅瞅,瞅瞅,这个可是何等隆盛的声望啊!

    而面对着麒麟满脸狂热满眼期待,几乎已经把‘只要你吹渊师兄,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这几行字都写在脸上的表情,三尊无论清浊两世,都可以算是当世第一流的绝对强者,却都是整齐划一地陷入了古怪的缄默。

    天帝帝俊莫名回忆起来那个连他都无法容忍,连堂堂曾经的天下最差厨子禹王都要晕厥的菜,想到了这个家伙直接绑架过祂的妃子常曦,神色沉默。

    不周山原本抚须和夫子相谈甚欢。

    嘴角抽了抽,忽然想到这个家伙曾经在北帝俞强想要强娶娲皇的时候。

    这臭小子直接盯着不周山的名号去强势抢婚。

    当时自己还在外面看着乐子吃着面,然后莫名其妙自己就成乐子了。

    重点还不是乐子——

    重点是【不周山抢婚娲皇】这件事情传出去。

    伏羲那渣蛇怕不是分分钟打上门来。

    这一点才是最关键的,老爷子当时候差一点被吓得心肌梗塞。

    而烛九阴下意识抬起手,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眼角,想到了怀中的大婚请帖,以及此刻镇守在了生死轮回之台的青衫龙女献,面无表情道:“是个人渣。”

    麒麟脸上的神色凝固。

    “???”

    然后立刻用力摇头,满脸你在开什么玩笑的笑容道:“啊,不可能不可能。”

    “那可是渊师兄啊,是那个渊师兄啊。”

    烛九阴面无表情,摸出了一本装订非常精致美好的书卷,扔给了麒麟:“我将他的罪行,记录在这里,你可以自己看。”

    麒麟惊疑不定,胆战心惊地打开了书卷。

    然后看到这书卷里面,明明就是干干净净,那是一个字迹都没有。

    麒麟松了口气,微笑道:“啊,您是想要告诉我说,渊师兄就像是这白纸一般,纤尘不染,品行高洁,言念君子,温润如玉,刚而不锋,柔而有……”

    话还没有说完,心胸宽广,从来不会记仇的烛九阴面无表情指了指书卷,言简意赅道:

    “用神识去看。”

    ???

    麒麟神色一愣。

    然后下意识听从了烛九阴的建议,用神识去看,典籍里面说,【佛观一钵水,四万八千虫】,麒麟乃是四灵之一,虽然说在道果之下第一阶梯里面不算是多强,但是神识却也远比这典籍描述还要离谱,只是一扫,就看到了这上面用非常小的笔触记录着密密麻麻的文字。

    真的是密密麻麻,人族可能只有用最先进的显微镜仪器才能够勉勉强强看到痕迹。

    因为太小太密,几乎肉眼反而是看不出来了。

    而这上的字。

    貌似是——

    【正】?

    以一统万,以正驱邪?

    麒麟面色抽了抽。

    茫然道:“渊师兄,渊师兄做这样的事情了吗?”

    烛九阴收回了自己的书卷,面无表情道:“他其实不算是渣。”

    “说到底。”

    “他也只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像是他的舅舅而已。”

    麒麟松了口气。

    烛九阴淡淡道:“他的舅舅叫做伏羲。”

    麒麟脸色一滞。

    这两个字比起这一本书都来得有分量。

    麒麟像是遭遇到了重拳砸在脑壳儿上,连连地左右不断踱步,口里面还不断絮絮叨叨着什么君子,什么小人,什么需要远离小人,不可为其所影响,说着君子云云……

    不知道是来回走了多少次,口里面念叨着絮絮叨叨絮絮叨叨几乎有了些腐儒味道。

    等等,这什么情况?

    难道说渊师兄得罪人了吗?

    难道说渊师兄也变了吗?

    连不周山都觉得耳朵听得长茧子了。

    麒麟脚步一顿,右手握拳,重重砸在了左手掌心之上。

    放弃了思考。

    震声道:“不管了。”

    “能够和伏羲比渣。”

    “渊师兄,牛逼!!!”

    正在这个时候,清浊之际忽而有磅礴之气机浮现出来,而后几乎是以潜龙出渊的霸道之势冲天而起,哪怕是在这个世界里面,都没有办法将其忽略,连麒麟这个层次的修士,都能够清晰无比地感觉到这两股庞大无比之力量对撞时产生的恐怖波动。

    能够感觉得到,这战斗双方的力量层次之高,境界之强大,要远远超过他。

    而其中之一,正是卫渊!

    渊师兄?!

    渊师兄和浊世强者对上了?

    是了,渊师兄他们杀死了浊世之基,现在又回到浊世当中,肯定会被浊世大尊针对的。

    可是渊师兄他之前就已经战斗过了,本身底蕴就还没有恢复到全盛。

    对手还是浊世最强。

    彼强我弱,还是在对方的主场作战。

    麒麟心中一寒,心中担忧不已,下意识想要转过头去,恳求背后这三个似乎是因为人情才出手,对于渊师兄都颇有些意见的强者,心里面想着,事关渊师兄的安危,哪怕是要他下跪他卖命他都在所不惜,只要这三位能够帮忙。

    “小生有不情之请,希望三位……”

    还没有说完,就只是感觉到气机暴起。

    而后眼前刷一下,先前那都说渊师兄是人渣的强者就消失,已经越过他,直奔浊世。

    而其中——

    那个容貌柔美清冷嘴巴狠毒,写了慢慢一整本【正】字的家伙冲得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