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0章 天尊对大尊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40
  第1160章 天尊对大尊

    “首领就在前面,请您独自过去吧。”

    “她说,希望能够和您单独见面。”

    将卫渊带到天魔一脉核心之处的青年脚步停下来,即便是脸上还戴着面具,也可以清晰地看得出那种悲怆遗憾之感,毕竟是曾经守护了天魔一脉六千七百余年,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的父辈,他们的祖先都是由这个老人来抚养教导的。

    一代代天魔死去,而这位首领始终不曾离开这里,真的就如同是守护神一般。

    对于他们来说,这位大人的存在,就和那长空万里,和浊世的气机一般,本该是永恒不灭的,但是现在,就连浊世整个世界的根基都已经崩塌,守护了一族六千七百余年的传说也迎来了落幕之时。

    卫渊颔首,而后独自走到了浊世之中的天魔核心区域。

    先前那位强大无比的天魔首领,此刻就呆在那里,并没有像是先前卫渊所见到的那样,只是眼角有着泪痣的老妇人,此刻她仍旧还是穿着一身浊世天魔众的服饰,只是坐在了椅子上,摘去了天魔战斗时候遮掩自己脸庞的面甲。

    不再是那苍老皱纹满面的模样。

    而是黑发扎起来,面容苍白而柔软,皮肤苍白的几乎有几份透明感,眸子大而黑,气质干净温柔的女子,黑色的头发柔顺地落下来,眼角的泪痣让这原本书卷气的柔软气质里面,多出了些许的柔媚和俏皮。

    此刻正在抱着一幅卷轴,怔怔地出神,正对着前面的浊世风景。

    卫渊走过来的时候,她也没有回答。

    卫渊抬起头,看着浊世天魔众的领地,这里其实不是那种开阔的地方,之所以如此漫长的岁月里面,都没有谁敢于放出狠话,说要把浊世天魔领地一口气给拔除掉,就是因为这个地方极为狭长险峻,哪怕是浊世强者们进来,也会陷入一打多,孤立无援的境地。

    再加上天魔众本来就是极为擅长蛊惑神魂,扭转认知的风格。

    这才能让这六千七百余年之间,天魔众虽然是多有变化,也曾经狠辣之手段杀死了不少浊世的强者和归墟一脉的归墟行走,却都还能够一直留存下来的原因,但是所处之地极为狭长,也就代表了,这里的环境必然极为逼仄。

    浊世整体的环境和氛围本身就比较偏向于压抑和深沉,风景自然不会太好。

    在这个角度上往外面望出去,只能够看得到千年不变的山脉和压抑的风景,因为天色暗沉,看得时间长了,心中总是会觉得压抑的,当然,这只是卫渊自己的想法,之所以会存在有这样的想法,根源或许也是因为,卫渊是来自于清世的生灵。

    习惯了清世的一切,蓝天白云,星河万里的。

    再看这浊世的风光,自然会觉得不习惯和不喜欢。

    “您回来了。”

    恢复了年轻时候模样的天魔首领轻声开口,真灵稳固,毫无疑问这并非是所谓的变化容貌或者幻化之术,而是她真正的模样,只是卫渊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使用了某种激发潜力和血脉的禁忌之术,导致了短暂地恢复年轻。

    还是说现在这样才是她真正的容貌。

    之前那样白发弯腰的老妇人形象只不过是某种伪装。

    或者说是为了延缓精气神的流逝,以让寿命更长才采取的秘术,卫渊就有些拿不准了。

    此刻心中念头电转,神色平和点了点头,神魂扫过了眼前这位天魔首领的身躯,感知到其气机的衰败和神魂的凋亡,眼底也浮现出了复杂之色——毫无疑问,这位天魔首领,已经走到了自己生命的终点。

    而直接原因,恐怕是动用了那柄强大到了可以直接斩灭真灵,破坏神魂的神兵导致。

    但凡神兵剑器,总是凶煞,想要驾驭强大无比的力量,那么也就要做好被这样强大力量反噬反伤的准备,尤其是神剑,如果能够被神剑认主,剑器通灵,自然具备有警醒和护体之效果,但是如果说是没有被认主,而是用其余的手段秘法,操控此剑器杀敌,那就要做好被那股磅礴剑气反噬的准备了。

    眼前之女子,原本虽然也已经到了寿命的极限。

    但是也不会如现在这样转瞬就凋亡。

    如此巨大之变化,自然也是因为动用了这剑,而动用这剑的原因,也就是因为追逐着卫渊等人前来的浊世之基以及其麾下的浊世神魔精锐战阵。

    重新恢复了年轻的少女嗓音轻柔,她似乎是知道卫渊心中的愧疚,微笑道:

    “不必自责。”

    “其实我本来就要死了,多活一两天,少活一两天,也没有什么要紧的。”

    “而浊世之基则更不是你们的错了,他训练这些战阵,本来就是打算要对我们出手的,这样说来我倒是应该感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出现的话,我们需要面对的,就不只是这剩下的一部分战阵,而是整个浊世道果境强者的浊世之基,还有他率领的浊世战阵了。”

    “所以啊,我还是占了你们的便宜呢。”

    “况且,如果不是今日这样的情况,我应该也没有办法下定决心去那这柄剑吧?”

    天魔首领叹息。

    卫渊缓声道:“……那柄剑?”

    他之前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看到了战场之上的模样,一剑似乎只是斩杀了魂魄和真灵,却是没有对肉身造成多少的创伤,也因此,无论是那些浊世神魔的肉身已经修行到了何等强大的程度,即便是已经能够搬山,分海,只要精神和神魂不够格,仍旧还是会被一剑诛杀。

    诛之无赦。

    极为霸道非常。

    眼角有着泪痣的少女微笑起来,道:“我早就知道您会这样问。”

    “其实我的内心也想要将这一柄剑的来历告诉你。”

    “也想要把这剑交给你,毕竟当今之世,也只有你有资格握着这柄剑了。”

    “但是很遗憾,也很抱歉,出于某个原因,我现在还不能够将这柄剑交给你。”

    她看着卫渊,然后笑了:“这也是,尊主的命令。”

    “尽管我很尊重您,但是命令终究还是命令,是不可以违背的。”

    卫渊不是那种会因为喜好之物而强取豪夺的东西,假如说在这里的是伏羲,那可不管你什么约定什么命令什么的,我的自然是我的,而你的,只要是我看上了的,那也就是我的,而且伏羲绝对不会有丝毫的心理愧疚,不会觉得丝毫对不起你。

    退一万步,他就算不当场夺取。

    等你死了我就拿走东西。

    你的规矩是你的规矩,你的约定是你的约定。

    干我道德大天尊什么事情?!!

    而卫渊自然不会如伏羲一般,或者说,只有在面对伏羲的时候,卫渊会表现出深藏心底的的渣,面对恶人就要比恶人更为凶恶,而面对伏羲,你只有比伏羲还要渣才能不被坑得扑街,走伏羲的路,让伏羲无路可走!

    卫渊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就不问了。”

    天魔众的首领笑了下,道:“感谢您的理解。”

    “不过,虽然说没有办法告诉您这把剑在哪里,甚至于连这把剑是什么样子都还不能够让您知道,我这里也还是有个礼物要送给您的。”她抚摸了下手里的卷轴,而后将这一副保存得非常好的卷轴递给卫渊,纸背上还有着细密和美好的纹路,而后示意卫渊展开来。

    卫渊缓缓展开,看到这一副卷轴上,以极为细密的笔触画着了一副地图。

    只是上面的名字,地势,卫渊都不熟悉,看了半晌,也没能够确认这些奇怪的地名是在哪里,而后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少女,道:“这地图是?”

    “这地图,就是埋藏我们天魔一脉最宝贵宝藏的地方。”

    少女微笑着看着卫渊,道:“这个礼物交给你,等到【未来】,我是说,等到往后有机会……不,你一定会‘去’这个地方,看到这些地名的事情,请你一定要前往这个位置上去找一找,或许会是很棒的经历,应该是会大有收获的。”

    “一定会让你不虚此行的。”

    毕竟,这是你曾经说过的。

    她说完,然后双手按在了椅子的扶手上站起来。

    像是细柳扶风一般,透出了一种虚弱之感,但是却站着很稳,她双手背负着,脚步轻快地朝着前面走了两步,像是舞蹈一般的步伐,最后站在了这里山崖的边缘,远眺着浊世千百年都不会发生多少变化的风景,道:“您觉得,这里风景怎么样?”

    卫渊想了想,还是选择说出了心里面的感受,道:“是有些缺乏生气了。”

    “是啊,一点都不好看。”

    “可是啊,我在这里也已经看了足足六千七百年了呢。”

    天魔首领轻声道。

    她的脚步轻轻晃动,站在光秃秃灰沉沉的岩壁上,莫名像是一朵花,这位拔剑阻拦了超过一半浊世战阵的天魔众首领转过身来,看着那边青衫白发的道人笑靥如花,道:“不过说起来,这里太无聊了,我也曾经观摩着风的流动和云彩的变化,自己想象出了一种舞蹈。”

    “原本是希望能够等到尊主回来的时候给他跳一下的。”

    “但是,我可能是等不到他了……”

    “只是想着,我既然创造了这样的舞蹈,但是这舞蹈永远没有人看到的话,是不是太过于遗憾可惜了,虽然是有些冒昧的,但是天尊冕下可以看一看吗?”

    卫渊点了点头,白发的道人,看到了在这灰扑扑的压抑的浊世天穹之下。

    在突兀嶙峋的岩壁之上,黑发的少女翩然起舞,她的面容苍白地几乎有些透明,舞步都很简单,但是却又有着如花儿一般生长着的热情。

    白发道人右手持剑,左手叩击青萍剑,引以为节。

    一曲舞蹈落下,卫渊告辞,而天魔首领也闭着眼睛,安静地站在原地。

    卫渊走出数步之后,脚步微顿,背对着浊世天魔首领,终于询问道:

    “我们曾经见过面吗?”背后有着脚步声音,黑发垂落,面容苍白气质书卷气,眼角有着泪痣的少女朝着卫渊的背影跑过来,展开双臂,卫渊转过身的时候,她似乎打算拥抱一下,然后手掌手臂触碰到白发道人的时候,忽而就碎裂,化作了淡淡的光尘。

    然后终究还是拥抱着道人落下。

    “您还记得我吗?”

    “您不记得了啊……”

    “您既然不记得我。”

    黑发柔软,气质书卷气的少女轻轻笑着回应:

    “那么,我们大概就是没有见过的吧。”

    她最后落寞地笑了笑,而后面容,身躯,还有真灵都化作了光尘消失不见,落在了这光秃秃的岩壁上,落在了白发青衫的道人身边,而后仿佛是有长风流过,这里竟然玄妙地生长出了大片大片没有叶子的血红色花朵,而后朝着外面蔓延开去,让这没有生机的浊世天魔之地也有了变化。

    白发青衫的道人腰间佩戴者青萍剑,站在这蔓延了八百里的无叶血色花海之中。

    却仍旧记不得半点和这少女相关的故事。

    如同这花海之中,并无半点叶片。

    ……

    哪怕是卫渊,心中都不知为何不可遏制浮现出了些许的落寞之感。

    忽然,这无数血红色的花海朝着下面压下,这是风压,是气机磅礴急速掠来之灵气压制,而后,卫渊腰间的青萍剑忽然自己跳跃出来,发出了阵阵清越悠长的鸣啸,旋即一股磅礴凌厉,霸道非常的气机直接锁定了卫渊。

    “元始天尊!!!”

    “且来一战!”

    卫渊抬手按住了腰间鸣啸不已的青萍剑,看到了遥远长空熟悉而陌生的身影。

    断去了一臂。

    却是心境圆满,再无破绽,反而气势更烈的浊世大尊!

    气机纠缠,锋芒毕露!

    元始天尊,对浊世大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