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7章 浊世之基的陨落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618
  第1157章 浊世之基的陨落

    卫渊早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

    在经历了无数次的战斗之后,尤其是在七年之后,被浊世大尊这个老银币狠狠地阴了一下,直接陨落,如果不是因为【因果】的特殊性,以及当时的浊世大尊只是破坏斩杀了卫渊的未来身,而未能够击杀卫渊的过去,以至于让卫渊卷土重来的话。

    卫渊甚至于可能直接陨灭,身死道消。

    经过了这样的老银币的毒打。

    卫馆主终于顿悟。

    纯粹的文官,还是不够的!

    开始给自己的行动准备后手和保险。

    这一次哪怕是他陷入了浊世的包围之中,合不周山和帝俊之力,以及烛九阴这不逊于大尊的老银……老谋深算,卫渊都有把握,这三个人可以直接把自己给捞出来,属于绝对可靠的保险。

    当卫渊的神魂之音滚滚掠出之后,早已经准备的三者齐齐出手。

    甚至于可以说,在卫馆主喊出那句动手之前。

    天地之间就已经发生了变化!

    刹那之间,群星猛地亮起,这个时候还是白日,晴空万里,忽而就化作了沧溟,无数的光线似乎都被拉扯吸走,天地之间一片混混晨晨,而后有一颗一颗星辰凸显出来,越显得幽深空洞,让人惊叹,而一尊神色清冷,身着墨色华服,以金色流光将长发系做马尾的青年缓步走出。

    每一步都仿佛携带来自于宇宙群星之中的浩瀚力量。

    双目幽深,如有日月星辰,起伏其中。

    于是空间,因果,以及前方之道路,就不复清楚不复明晰,被直接地封锁起来,所有的浊世强者们,哪怕是来到了清气之世,却也被封锁了前路,除去了应战之外,是不可能逃离这里的,也就不可能渗透进入清世的其余地方,保证了整个清世不被侵害。

    “……天帝!”

    浊世之基下意识开口。

    上天无路。

    即便是再如何被训练地仿佛钢铁一般的强军。

    在面对这个时代天下第一的时候,心中都不可遏制地出现了恐惧。

    有神魔下意识回头看去。

    回头看向故乡的方向,看到那里巨大的闪烁湛蓝流光的盘旋云气仍旧存在,在流转之际,泄露出了丝丝缕缕清浊交界,变化莫测,空间因果转圜之奥妙,有清世和浊世的物体在此交换,巨大地无可比拟,也无法阻挡的力量如暴风般地掠过。

    山石崩塌,湮灭,落叶纷纷地落入了湛蓝色旋涡之中。

    而后消失不见。

    忽而他们看到这飘落的落叶猛地凝滞住,沾染了一层幽深的昏黄色光芒,这一缕光芒无声无息却又迅速地蔓延开来,最终将整个清浊的通道都笼罩起来,仿佛一切事物的发展变化都在这个时候被亿万倍地放慢,最终连时间都凝滞住。

    在如琥珀般凝固的时间当中,身穿灰色长衫,黑发只平淡垂落下来。

    面容苍古,笼罩于一层时间灰雾之中的神灵平静注视着时间河流的前方。

    于是浊世神魔的回路也被封印。

    他们的退路永远在一秒钟之前,在一分钟之前,却绝不在当下。

    于是纵然有着追山逐海如电似光般的速度,也是永远永远都无法企及前方的退路。

    这便是入地无门。

    又有谁追得上岁月?

    “……九幽烛龙?”

    浊世之基的语气中凝重。

    诸天星辰和森罗万象封印了前路,而时间的凝固则是断绝了退路,浊世的神魔和浊世之基就像是被硬生生卡在了中间,是所谓渡河未半,就连刚刚喊出一嗓子的卫渊都有些怔住,没有想到帝俊和烛九阴的配合居然如此地完美。

    完美地让卫渊都觉得这两个家伙以前是不是就已经联手过。

    比如说,联手殴打渣蛇,渣蛇,还是渣蛇什么的。

    而这个时候,按照兵法,就是渡河未半,击其中流。

    也就是说……

    卫渊已经下意识提起剑,打算亲自上的时候,忽而一阵无比的狂风炸开,这几乎已经不能够算是狂风,而是极沉重之物以常理所无法想象,肉眼所无法观测之急速撕裂天穹超速前行时候,导致了的巨大风压!

    单纯这风压,就足以撕裂山海,湮灭星辰。

    而具备如此可怖之力的,毫无疑问只有一位,已经有身穿粗布长袍,白发张狂的老者出现,双拳紧握放声大笑道:“哈哈哈,浊世之基小子,听说你也号称在浊世之中,力量可以与老头子我媲美,今日我来试试看你的成色!”

    放声大笑之中,一拳砸落,犹如星辰湮灭一般。

    巨大的能量爆发出了光芒,反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阵阵的昏暗!

    恐怖的一拳砸落。

    巨大的声音紧随其后,轰鸣不止。

    而后是猛然朝着四周滚动翻卷而来的狂风云气,直接纵横三万里绵延不绝。

    若非是天帝以群星万象镇压之此地,恐怕这拳劲还要蔓延到更为遥远的方位,会直接对周围的地理环境造成不可逆转的毁灭性的破坏和改变,但是此刻却只是拳劲逸散如云似浪一般,卫渊掌中之剑劈斩,直接将拳劲撕裂。

    云气散去之后,看到了在这被群星和岁月分割出来的战场之上。

    不周山老伯从天而降,握拳重重砸落。

    而浊世之基双手交叠,朝着上面托举起来。

    双膝微微弯曲,身躯颤抖。

    竟然是靠着这剩下一半的战阵加持之力和自身的力量,硬生生地挡住了这一拳,任由这当世无敌的磅礴拳劲不断地挤压冲击下来,却也是丝毫都不动摇,只是从其颤抖着的身躯来看,毫无疑问这一招,他接得并不容易。

    大部分的拳劲气机都被浊世之基承担住。

    而剩下的部分则是由无数的浊世神魔之阵引导泄开来。

    浊世之基神色坚毅,哪怕是面对着足足四位位格道果层次的对手,都没有丝毫的动容之色,暴呵一声,气焰再起,战阵之中的诸多浊世神魔齐齐暴呵,气机鼓荡,于是面对着不周山神的攻势,浊世之基竟然主动反击!

    掌中魔兵化作长枪,猛烈贯穿而去。

    拳和枪交锋,那种仿佛要横扫一切的狂暴气机再度出现,浩瀚磅礴。

    麒麟神色震撼呆滞,看着前方,代表着清世和浊世力之极限的两尊绝世强者,此刻正在以最直接最干脆利落,也是半点都不花里胡哨的方式疯狂的对攻,每一次都是代表着力之极的冲击,每一次都代表着最狂暴力量的直接碰撞。

    拳拳到肉,不退不避,招招疯狂!

    也只有这样强大的防御能力,可以选择如此狂暴的对攻方式!

    也只有这样强大到无与伦比的力量,才胆敢如此直接的对攻!

    拳风席卷狂暴的飓风,破空的声音蔓延翻滚化作了奔走照亮空间的雷霆,还没有彻底地宣泄出那般恐怖的劲气,就已经被新的拳锋和拳劲打碎撕裂,而后又被汇聚入接下来的拳劲当中,层层叠叠,浩瀚磅礴,竟似是有气吞日月,席卷山河之气势。

    卫渊护着麒麟和夫子真灵一退再退。

    麒麟早已经被如此的交锋震撼。

    他本身的根基和境界,即便是在道果境下的第一阶梯都算不得最强。

    何况是这道果境界的决死厮杀?!

    更何况是号称道果境界第一阶梯,而且双方都是力之极限的强者?

    此刻之战的波涛汹涌,之惊心动魄,即便是将其中任何一人替换都绝不可能再现,这是之前没有,往后也不可能再有的绝世之战,麒麟忍不住感慨道:“如此强大,不周山真的是不负传说中的威名啊,看来之前清世当中流传的不周山故事,都只是虚假编撰的而已。”

    他忍不住感慨,摇头叹息的时候,竟然有几份儒家气息。

    正当做卫渊觉得麒麟是在感慨流言可怖的时候,他忽而又是正色,双目明亮赞叹道:

    “但是能够认识这样的人!”

    “能够让如此强大的不周山神和天帝帝俊一起前来帮忙。”

    清俊青年的脸上隐隐狂热之色,大声道:“岂不是我师兄比起不周山神更厉害?!”

    麒麟震声道:“渊师兄,牛逼!”

    “渊师兄,最牛逼!!!”

    “渊师兄,牛……”

    卫渊反手直接把麒麟的声音给屏蔽了,嘴角抽了抽。

    这家伙,怎么几千年都没有变?!

    轰!!!!

    不周山神再度一拳砸落,时空在其拳锋周围隐隐纠缠,出现了坍塌之变化,而浊世之基同样以战阵战将的身份位格,牵引无数神魔之力,猛地持枪横扫抽击,如世界之坍塌,万物之湮灭,那柄沉重无比也坚硬无比的神兵都出现了肉眼可见触目惊心的弧度。

    而后在剧烈的震动当中,空间出现撕裂痕迹。

    而后那柄魔兵,竟然直接被两股纯粹的蛮力,在最中间的位置扭曲,撕裂!

    浊世之基双手终于承受不住,虎口迸裂,鲜血横流,而浊世神魔之中也有不少的当场气绝,魂飞魄散,如此狂暴的战斗,如此直接的力量之争雄,是绝对的正面对抗,没有半点的花里胡哨和侥幸。

    而不周山则是毫发无损,亦或者说——

    气血太过于浑厚了。

    虽然说也收到了同等级别的反噬和伤害。

    但是和其本身那几乎可以支撑柱天地的狂暴气血力量来比。

    比例完全被控制在了轻伤的这个范畴,再加上其特殊性,只是呼吸之时,这伤势就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飞快的恢复,也就是说,尽管在力量和防御之上,浊世之基似乎不逊色于不周山,但是不周山的血条实在是太厚了,厚得让人难以理解。

    万界不坏,伤势恢复的速度也极为地离谱。

    整体而言,浊世之基终究不是不周山的对手,不周山复又重重一拳砸下,将浊世之基抬起阻拦的断枪再度打碎,浊世之基终于忍受不住,张口喷出鲜血,像是个破坏掉的垃圾一般被抛飞出去,翻滚在地,鲜血不止,此刻不周山身上,方才显露出了层层的星光变化。

    “……这是,天帝之力。”

    半跪在地上,支撑着自己的浊世之基看到了不周山身上的星光,终于明白自己和对方的战斗之中,天帝也已经给予了浊世的加持,清世的天帝虽然是个好战如狂的性格,但是却又极为地明白什么时候该寻找战斗的愉快,而什么时候该选择放弃自己的喜好。

    浊世之基呼出一口气,强行维持住自己的境界。

    弯下腰,从一名已经无声无息被震死的浊世神魔手中接过兵器。

    浊世魔兵抬起。

    仍旧指向前方的天帝和不周山,咽下血,挺直腰背,朗声道:

    “浊世,请指教!”

    ……

    “你说什么?他竟然敢不接受命令?!”

    “他怎么敢!”

    浊世大尊从几名回来的浊世神魔口中得知了浊世之基的选择,陷入了震怒,来来回回踱步,最后怒而拂袖:“愚蠢之辈,愚蠢之辈,既要找死的话,那么就去死吧,就去死,本座可不去管他!”

    “且让他死!”

    “让祂死!”

    而在清浊交界之处。

    巨大的星光砸落,而后是不周山的拳锋紧随其后。

    浊世之基勉勉强强以手中的兵器拨开了天帝的星光,而后又被不周山的拳劲撕扯,被狠狠地抛飞出去,重重砸落下来,而浊世之中的神魔战阵,竟然只剩下了十分之一,浊世之基翻滚在地,剧烈喘息,几乎是靠着兵器支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喘息急促,浑身鲜血将战甲都染湿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击溃被击倒了。

    原本交锋的时候,彼此的气机处于圆满之姿态,但是一旦有一方被击破了,气机就会迎来一个极大的崩塌衰落。

    天帝垂眸,看着那在清世当中挺直了身躯的浊世强者,难得颔首,淡淡道:

    “……不差。”

    浊世之基声音沙哑,却大笑道:“得到天帝的赞誉,也算是难得的经历。”

    “今日却也要感谢诸位。”

    他忽然动手,掌中之枪却没有朝着前面不周山,而是猛地逆转。

    枪锋化作一道幽影。

    猛地在旁边撕裂开了一道空间裂隙,而裂隙的另一侧则是浊世。

    “休想逃跑,小子,给我站下!”

    不周山大喝,出招,而烛九阴同样出手,硬生生封锁住了浊世之基,但是浊世之基竟然一反常态,根本没有趁着机会离开,而是猛地朝着前面冲出,自身道果全部祭出,以道果境第一阶梯的强大实力,强行拉扯住了不周山和烛九阴。

    怒道:“立刻走!”

    浊世神魔们身躯不动。

    浊世之基怒吼道:“立刻走!”

    这些已经参与过了和清世顶尖强者战斗的浊世精锐们一咬牙,猛地转身朝着通道掠去,星光打落,而剑气蔓延,浊世之基猛地长啸,自身道果毫不犹豫地展开,以世界之基的资格强行短暂托举星辰,抵御了剑气。

    神人托天。

    以身拦住剑气,鲜血瞬间爆出。

    只是刹那,浊世神魔们离开了这里。

    而浊世之基也已经收到重创,踉踉跄跄后退,面色煞白,道果被星辰之力和剑气重创。

    一身气机几乎是如山河流水一般地倾泻降低。

    烛九阴缓缓收回视线,淡淡道:“拼尽全力,却只是让自身的属下离开。”

    “不智。”

    浊世之基不再说话,他只像是个被打破玩坏的木偶一般地坐在那里,胸口被撕裂,道果都浮现出裂痕,面色苍白,发髻散乱,只是微笑着呢喃道:

    “经历过和你们的战斗,他们将会真正成长起来,然后他们每一个都可以作为校尉,作为战阵的基石,他们将会拉起比今日更多十倍百倍的军队。”

    烛九阴垂眸:“但是你看不到了。”

    浊世之基大笑。

    他看着卫渊,道:“我知道大尊为什么不敢于杀你!”

    “必然是他知道了杀你会连累到他!”

    “是因为莫测,是因为他不知道你之力量特性!”

    浊世之基的声音逐渐微弱,微笑道:“但是他不让我对你动手,这不符合他的性格,这或许代表着,我的死会让你变得更强吧……”

    “但是,这绝不可能!”

    “绝不可能!”

    “我是浊世之基,是整个世界的根基,我绝不可能死后受到你的折辱!”

    浊世之基的气机忽然暴动。

    哪怕是不周山的速度都来不及去阻拦一位同样是十大巅峰道果最强境的对手自尽!

    恐怖的劲气一瞬间就倾泻破坏掉了浊世之基的根基和功体!

    可以和不周山死战的强者瞬间就到了油尽灯枯的境界,而功体更是层层破碎。

    浊世之强者,乃是来自于无比精纯的浊世气机和天地大道烙印而出现的,而当浊世强者死去之后,来自于浊世的大道烙印就会产生相对应的变化和痕迹,而既然承担了元始天尊的剑气,那么这就代表着,元始天尊的杀招和此刻的特殊功体,将会记录在浊世之基的尸体上。

    也记录在了浊世的大道烙印上。

    元始天尊的功体特性,天帝帝俊的功体特性,已然在这个时候落入了浊世手中。

    若是寻常的时候,他们也会施展手段,抹去这样记录的信息,但是此刻浊世之基的选择却是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这位力之极限的强者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气机衰微到了极致,最后低吟。

    “我的故乡在浊世,不可面人间而亡啊。”

    他所忠诚的,从来都不是大尊,而是浊世。

    浊世之基踉踉跄跄转身,而后面对着三尺之外的浊世通道,一步步走去。

    踉跄一步,直接跪倒在地,双目失去神光。

    沾满鲜血的头颅垂落,浑身染血狼藉不堪,鲜血和泥土混在一起,像是个死在这里的乞儿一般,黑发被风吹拂,双眼再也看不到故乡的风采。

    浊世道果境第一阶梯——

    力之极限,浊世之基战死。

    魂飞魄散。

    功体自毁。

    因果的锚点被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