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6章 千载之约,所谓至宝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74
  第1156章 千载之约,所谓至宝

    破空的呼啸之声几乎汇聚成了连绵不绝的浪潮,而浊气的变化和逼迫,周围这一方天地的浊世气机的浓度,也在转眼之间变得极高,若单纯的数量上的提升,对于卫渊几人来说,并不算是什么。

    但是几乎是立刻,卫渊等人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察觉到了异变的发生。

    浊世之基抬起手。

    一股股无形的波动就已经扩散开来。

    现在出现的这一批浊世神魔,和寻常时候不同,卫渊之前曾见过的浊世神魔都是极端的自私唯我,将自己的利益看得比什么都重,属于是散兵游勇一般,而眼前所出现的浊世神魔,都身穿着统一制式的墨色铠甲,神色冰冷而肃然,一只手斜持兵器。

    无论是前行,动作,还是说气机都高度的统一。

    如果说不去注意的话,几乎觉得出现在前面缓缓掠来的,并非是一个个实力不算弱的个体神魔,而是一头庞大的,仿佛从远古岁月当中复苏的恐怖巨兽,这一只巨兽缓缓摇晃首级,然后缓缓走出。

    浊世之基的气机开始出现了极为明显的提升!

    这是——

    “战阵?!”

    曾经作为具备有三千统帅率的将领,卫渊几乎是立刻看出了眼前发生的一幕究竟代表着什么,眼前这气机的流动和汇聚,以及浊世之基的气息那种不符合常理的提升,毫无疑问,正是代表着兵家战阵的手段。

    但是,这种绝不应该出现在浊世神魔手中的技巧和力量,此刻正确切无疑地发生在卫渊眼前,浊世之基抬起手中的兵器,于是这些密密麻麻,数都数不清楚的浊世神魔齐齐止步,手中的兵器出鞘,整齐如一声。

    肃杀,凌冽,浊世磅礴。

    浊世之基忽然毫无预兆地挥斩出了手中的兵器。

    不知道多少神魔的力量一起爆发!

    “攻!攻!攻!”

    恢弘地仿佛连整个世界都在颤抖,而这磅礴无比的力量,却又完美地被浊世之基所操控着,让祂原本轻描淡写的一招转眼就威势暴涨,卫渊面色微变,因果流转,剑气化盾,将这一招承接下来。

    只是这力量的强大,甚至于比起卫渊预料的还要巨大!

    让他的面色都微微变化——

    “这是……”

    他刚刚几乎觉得自己是在和整个浊世角力一般。

    浊世之基本就代表着这个世界的基础,自然可以承载着来自于这个世界的一切力量,只要麾下的强者是来自于浊世的,那么久代表着,浊世之基可以完美地,且不带有丝毫损耗地去运用这些力量,换句话说,这是浊世天生的,最顶尖的战将!

    而他的属下,几乎涉及到了浊世的每一个种族!

    肃杀凌冽!

    这是为浊世而战的部曲。

    浊世之基手中的兵器收回,嗓音平和道:“很好奇这战阵的来历吗?”

    “你们将这样的技巧想象地太过高了些,我浊世既然曾经和你们交手,那么自然也会从对手,从你们的身上学习到更多的东西,你们的优势,你们的长处,我也会一一地去考核,去学习,去应用,如此我浊世才有可能抵达真正的强大。”

    “今日以此来杀你……请了。”

    他动作一变,手中的兵器挥舞,而背后万军冲阵,气势磅礴。

    隐隐然竟然有了些许赴死般的惨烈肃杀。

    卫渊几乎都有些不明白眼前这个浊世之基的目的了,素来忠诚于浊世大尊的他,这一次竟然会为了杀死自己而违背了浊世大尊的命令,而另外一方面,对方难道就不担心浊世大尊突然返回,突然不愿意和清世为敌,其下有没有什么隐情和理由吗?

    不是说浊世之尊和老伯性格不同,尤其沉稳么?

    既然沉稳,那么就不应该如此啊。

    卫渊心中出现了一个一个疑惑,而后和浊世之基率领的军阵为敌,纵然是卫渊已经领悟到了太上之理,又有着极强的剑术,但是面对着至少是同阶位,擅长防御和力量的浊世之基,也难以保持有优势。

    尤其,对方极其地谨慎。

    至少在这里是极为谨慎的——

    当发现卫渊的实力层次之后,没有拘泥于所谓的单打独斗,直接一大票人结阵齐上。

    卫渊纵然知道后世自己如何杀死眼前浊世之基的,但是那一招乃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搏命之招,也不可能轻易使用,而很快的,卫渊就发现了,浊世之基在发现对自己出招没有多大的效果之后,招式锋芒凌厉,路数却是一变。

    浊世之基直接开始对麒麟和夫子的魂魄出招!

    纵然卫渊每次都可以以自身之剑术和身法将之拦截阻击,但是久而久之,也觉得隐隐有些被牵制住,有些投鼠忌器之感,再来这里本身就是浊世,浊世之基在这里有着极大的加持,原本的实力可以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甚至于翻倍。

    相对应的卫渊就会收到些许的干扰。

    复又以一剑将浊世之基的杀招破开之后,卫渊做出了决断。

    ‘不能再继续在这里和他纠缠下去了。’

    ‘浊世大尊虽然是因为之前【定锚命运】而被吓住。’

    ‘但是刚刚被自己的属下那样怒吼辱骂,即便是浊世大尊也未必能够忍得住,如果说反倒是被激起来了心中的傲气,带人杀过来可不好。’

    卫渊心中一动,正要出手。

    旁边的浊世之基已经出招,已经看到了卫渊可能的选择,故而尝试将卫渊直接拦截下来,整个世界都仿佛剧烈震颤,发生了暴动,而后天,地,万物的概念和规则朝着一个奇点压制收拢过来,似乎要将一切都抱住,都压制在一处。

    忽而又有一股清气冲天而起。

    以极为蛮横而又精妙的法门直接冲破了这浊世气机的封锁!

    正是通天道人。

    通天道人神色漠然,注意到了众人的视线。

    心中迟疑,要不要解释一下,这是因为当年浑天曾经不止一次地殴打过浊世的强者,因为浑天有着极为丰富的对浊世作战经验,所以自己才能够在关键时刻打断浊世之基的攻击。

    可是这样会不会让这个白毛觉得我是可以和浊世之基打的?

    会不会让他产生误判,然后觉得我们两个联手可以莽穿浊世这样。

    最终通天道人只是面无表情,娴熟地拎起来麒麟,言简意赅冷淡道:

    “走!”

    而后朝着天魔众原本的领地而去,卫渊瞬间会意,仗剑拦截在后,靠着单人独剑,硬生生短暂逼退拖延住了数目庞大浊世神魔所结成的大阵,以及在这样层次加持之下的浊世之基,这让前面回头去看的通天道人眼角微跳。

    这家伙……

    似乎更强了。

    尤其是一呼一吸之间,即便是在浊世之中,卫渊自身的气机竟然没有丝毫的衰弱。

    哪怕是出剑浩瀚磅礴,也竟似是没有丝毫的气机上的损失。

    他一时间甚至于怀疑,如果不是说这里呆得时间太长有可能会引来浊世大尊出手。

    如果不是因为还要顾及到麒麟和夫子。

    眼前这白发道人搞不好可以单人独剑最终将这么多的神魔军阵全部都拔除掉,然后最后以消耗战的方式硬生生地把浊世之基杀死在这里,当然,做到这一点的前提是浊世之基铁了心地要和卫渊死磕。

    否则在浊世之中,道果得到浊世加持的浊世之基真的想要全身而退。

    并不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但是,好离谱……

    明明身躯记忆里面,没有这么强大。

    在浑天的感应里面,甚至于可以算是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家伙。

    怎么转眼就变成了这样?

    浑天之躯的记忆,和眼前所见的画面,在通天道人的脑海当中形成了无比巨大的冲击,就像是印象里一只软绵绵的白猫,转眼就化作了张口吞日月,按爪撕山海的巨兽,冲击力太大,让通天道人只能够维持住那张冷冰冰的面无表情的脸。

    卫渊注意到他们进入了天魔领地。

    一剑长安,衔接故里。

    气机磅礴百万里,一剑近乎于撕裂了五分之一的浊世地面,在地上留下了一道极宽阔雄壮,又隐隐孕育有无数刺骨剑气般的沟壑,有不知多少的神魔飞跃不成,反倒是被剑气刺痛,直接气机不稳,摔坠而下。

    这剑气沟壑烟尘飞扬,气机森森,不肯落下平复。

    转眼之间少说有五分之一的战阵神魔落下,脱离了原本的战阵。

    浊世之基不得不皱眉,而后以自身的道果境界将这剑术沟壑硬生生地掩埋起来,如此方才防止其余的浊世神魔掉队,即便如此,先前被剑气所激的,也已经是气机混乱,战阵最重要的便是气机的高度统一协调,如此自然不能够重入战阵。

    ……

    而卫渊斩出一剑,而后飞速后退来到了天魔领地之后,恰好看到了通天道人将麒麟放下。

    后者面色有些白。

    卫渊道:“这里有离开的方法?”

    通天道人面无表情,指了指旁边的天魔众首领,冷淡道:“天魔众的手段层出不穷,刚刚是她传讯给我,让我将你们带来,至于为什么不传给你们,道果境界交手,寻常手段都无法触及你们,反倒还会被反噬。”

    卫渊看向那眼角有着泪痣的老妇人,道:“这,阁下有方法?”

    老妇人笑着道:“确实是这样啊,我们所在的这里,曾经也是和清气之世相连的小通道之一,只是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被暂且封印了而已,不过我们也确实是有秘法,可以短暂打开通道,让你们离开。”

    卫渊颔首。

    这样会让浊世神魔和浊世之基进入清气之世,如果说放在平时的话,则绝对是巨大的灾难,是极力需要避免的事情,但是这个时候却不同,卫渊来之前,已经向帝俊,不周山老伯,还有烛九阴打过招呼。

    他们现在恐怕就在清气之世,枕戈以待了。

    于是道:“那么,就有劳你了。”

    老妇人笑着道:“您实在是太客气了啊。”

    “那么我现在就去准备了。”

    她朝着其他方向走去,脚步又顿了顿,转过身来看着那边的白发道人,眼睛微微弯起来,道:“对了,客人觉得我们这里的点心,味道怎么样啊?”

    卫渊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于是只是点了点头,道:“很好吃。”

    “呵……客人喜欢就好。”

    “喜欢就好啊。”

    眼角有着泪痣的老婆婆笑着摇头转身离开,而浊世之基率领的神魔战阵很快地抵达,仍旧还是通天道人护持住麒麟和夫子,卫渊持剑和其缠斗,而双方斗到正酣的时候,忽而天地色变,在这浊世的天穹之上,隐隐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盘旋着的漏斗般的奇异天象。

    整体呈现出如坠宇宙苍穹般的冰冷湛蓝色。

    空间变化之气机在其中流转。

    浊世之基面色骤然变化,想要离开的时候,卫渊掌中青萍剑却是一震,剑身化光散去,化作了千百条森森的剑丝,而后直接将浊世之基气机纠缠住,后者一个不察,竟然是直接被卫渊拉着踏入了这清浊两界的通道。

    对面,就是清世!

    而浊世之基已离开,浊世神魔也有些克制不住因果的牵引,另外一部分则是因为长时间的训练,让他们下意识死死地追随浊世之基这位主将的步伐,汹涌澎湃地冲进去,只是此刻,则沟通清浊两界的奇异天象,忽而停滞!

    一半的浊世神魔,没能够跨越通道,前往清气之世。

    也就是说,浊世之基的战阵加持之力,刹那之间就被削减了大半!

    这些神魔岂不知道战阵分离的害处,都面色齐齐变化,而后焦躁化作了愤怒和杀意,直接指向了天魔众,这些神魔和先前那些游兵散勇可不同,天魔一脉出手,竟然无法蛊惑他们的神魂认知,很快地落入了下风。

    面对着结成了战阵的神魔,只是苦苦支撑。

    而这个时候,那位天魔众首领则是出现在了天魔的祖地里面。

    她的神色温和,喃喃自语道:“没有想到啊,真的没有能够想到,我居然在寿命之前,还能够看到您,只是,我本来以为,不必借用您的力量了……但是现在想想,或许一切都是在您的预料之中吧。”

    “所以您才留下了这样一件宝物。”

    她无比恭敬地行礼,而后取出了被天机,因果,命数三者层层封印起来的宝物。

    那是一个匣子。

    打开匣子——森森然的寒气流泻而出,可即便是已经打开了匣子,匣子里面的宝物,却仍旧被封锁在了极重的因果之中,不和外界接触,仿佛独立存在于一个时空。

    那是一柄剑,一柄拥有着层层谜团的剑,也是一柄本来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剑!

    剑名——长安!

    ……

    与此同时,卫渊已经回到了清气之世。

    独属于清气的特殊感觉让卫渊忍不住长呼了口气,而后自身气机同样得到了补益,快速地提升,就像是一个人双脚站在了地面上,必然比起双脚悬空更为地安心一般,而后神色凛然,注意到了被自己以因果牵制拉出来的浊世之基。

    磅礴神魂扫过三千世界。

    寻找到了自己的助手援军。

    帝俊,不周山,烛九阴。

    而后持剑出声:

    “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