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5章 大尊岂可如此软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88
  第1155章 大尊岂可如此软弱!

    语气平缓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却仿佛比起惊雷的嘶吼都还要来地巨大,还要来得更为震撼人心,至少本来已经怀抱死志的麒麟就是如此,他的脸色一下呆滞,就好像是被人抡起棍棒狠狠地在后脑勺上面抽击了一下似的,晕晕乎乎地懵逼,眨了眨眼睛,不敢置信道:“渊,渊师兄?”

    与此同时,脑海中也有无数的问题一下就涌现出来。

    不是说元始吗?

    怎么会是渊师兄的?嗯?元,渊?

    哎哎哎?也就是说,最近风头正胜,剑道无双,又能搬山填海恢复不周的道门玉虚元始天尊,就是渊师兄?!

    这自然是最为难以想象的,放在寻常人的认知里面,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脑袋里面自然会出现一大堆的问号和疑惑。

    但是麒麟没有。

    既然是渊师兄,那肯定就没有问题!

    要论什么的话,当年儒门六艺,师兄可是骑射无双!

    据说剑术不在君子六艺里面就是因为当时候的小师弟渊太能打,大家必须好几个人一起上才能够让渊师兄落败,当时候儒家弟子入各诸侯国中,或者为门客,或者为先生,总是要得到重用的,可要是那时候,忽然听说一位儒家七艺里面,占据三道魁首的家伙,然后各家诸侯满心欢喜的把他邀请回去,然后坐而相谈,那不是把儒家的名头都给丢掉了?毕竟在以易为首的各科里面稳居倒二,礼数则是随着性子学了个中等。

    这自然是师兄们玩笑的说法,但是最初的儒家弟子都佩剑还特别能打,也和当年的少年有关系。

    毕竟厨艺好,吃的东西有营养,再加上老师能打,小师弟也能打,那帮儒生只好逼迫自己更能打。

    麒麟和子路,渊最是亲近,是因为子路和渊对于夫子最为亲近。

    他们都是追随了夫子时间最长的弟子。

    而渊又比起子路,在夫子身边呆着的时间更为漫长。

    厨艺又好。

    麒麟对他很信任,信任程度几乎只是在夫子之下了。

    怎么我儒家师兄,厉害一点也没什么嘛!

    麒麟对于卫渊的信任,就决定了他往往是在老天师会被吓得吃救心药的时候,在旁边狂喜着高呼牛逼的存在。

    师兄,牛逼!

    旁边的通天道人沉默。

    这是什么情况?

    他不是道门的吗?

    什么时候变成儒家了的?

    我这算是说错话了?

    他们不会觉得我是故意的吧?

    要不要解释一下?还是说道一声歉,说一句我也不知道?

    沉默许久,通天道人面无表情,冷峻注视着那边负伤了的浊世之基。

    本座通天,从不道歉!

    唯独夫子只是心中欣喜不尽,看着当年初见的时候那瘦弱的孩子,此刻却已经长开,也已经长大,气机雄浑,已经可以算是一方强者,甚至于比起自己更强。

    作为老师,心中只有开心。

    儒家之道,师不必贤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

    身为老师,可以见到弟子一步步成长,最终成长地超过自己,曾经需要自己保护的孩子,最终已经能够仗剑站在自己的身前!

    世上还有比这更为快意的事情吗!

    世上还有比这更为欣慰的事情吗?

    老者看着眼前的弟子,连连道了三声好,也只是伸手放在道人拱起的手上,放声大笑。

    虽然说卫渊有很多的话想要和眼前这个对他影响巨大的老人说,但是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显而易见并不是一个适合闲谈的地方,卫渊压下了自己的情绪,事实上在他向夫子见礼的时候,青萍剑就已经在一阵阵的清越剑鸣声中飞跃而起,似有灵性一般在周围盘旋呼啸,卫渊领悟到了大道太上的境界之后,元始天尊代表的因果万物之始和灵宝天尊孕育的剑道万物劫灭得以共存,此刻以因果维系青萍剑,化作只要气机触碰就会遭遇到神兵因果,自然反击的剑阵,又因为灵宝劫灭,大大提升了剑道的威能。

    而浊世之基并没有趁着这个机会动手。

    祂在以自身的力量快速恢复伤势,本来就是【浊世之基】,在浊世之中具备有极大的优势和加持。

    在卫渊转身注视他的时候,浊世之基自身的伤势竟然已经彻底恢复,气息幽深绵长,就仿佛之前从没有受伤一般,而既然已经被察觉到,那么也就不再为了收敛气息而压抑住自己的力量。

    轰隆隆的可怖气息凝聚如龙,就在他的身周盘旋呼啸。

    天地万物的色彩都收敛暗淡下去。

    就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在簇拥着他,也仿佛这个神色平静坚毅的男子才是整个浊世一切万物众生的基石。

    卫渊心神微动,一声清越无比的剑鸣猛然炸开,而在这剑鸣落下之前,无可匹敌的锋芒就已经劈斩下来。

    在这一剑之前,世界万物森罗万象,都环绕着那整个世界的基石,而这一剑之下,万物分开,森罗万象,各归原本秩序。

    因果·必中!

    ……

    麒麟早已经一口气掠到了夫子身前,而后取出了养魂木将夫子的神魂庇护住。

    虽然说夫子他本身的念头和意志都刚正浩大,是绝对不可能被阴邪之气干扰的,但是作为弟子,这些事情做了千百年,早都已经熟悉成本能,然后踏前半步,气机腾起化作防御,和老师一起盯着前面那一场浩瀚壮阔的战斗。

    不是他们不愿意插手帮忙,而实在是做不到了。

    十大巅峰道果境界的强者,在运用道果的厮杀,这已经不再是他们可以参与进去的战斗了啊。

    通天道人也站在旁边。

    战斗被压制在了短暂的空间当中。

    白发道人剑气挥洒,神色从容,但是每一道都极为雄浑可怖,仿佛可以撕裂山川,破坏大地,彰显出万法寂灭之意境;而浊世之基周身仿佛环绕着整个世界,庄严厚重,哪怕是剑气可以斩断山海,但是却也无法破坏和大荒山海同等规格的世界。

    浊世之基将自身的权能和道果最大程度地运用起来,双脚站在浊世,神色庄重肃穆,透露出一种,仿佛只要他还在浊世,就绝对不会失败的沉静感,剑气恢弘,劈斩而下,后又被世界的基石给直接地撞碎。

    连绵不绝的攻击,简直美妙梦幻地如同一幅画卷一般。

    而后剑气崩碎,化作了一点一点的尘埃碎屑,落在两侧,都会发出无比剧烈的嘶鸣。

    其中蕴含的力量,让麒麟都下意识握紧了双手,身躯微微颤抖。

    竟然如此强大!

    如此恐怖!

    麒麟的手掌战斗,最后长呼出口气。

    不愧是你啊!渊师兄!

    你好牛逼啊!

    被现实教坏了的麒麟如是说。

    又是一道试探性更重的剑气砸下,浊世之基不再防御,而是踏前半步,右手并成了掌,像是挥舞一柄战刀一样地横斩下来,让整个剑气都如梦幻泡影一般地寸寸崩碎,消散无形,浊世之基的神色沉静,这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表现极为敦厚的男子,此刻就仿佛山岩一般地坚毅。

    卫渊有办法破去他的防御。

    但是,那是以命换命的手段。

    浊世之基在浊世当中有极大的加持,此刻缓声道:“不愧是元始天尊,你的剑气比起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更有提升,难以想象,你只经过了五千多年的修行,我也不知道,如果说再给你一个五千年,再给你两个五千年,你会走到怎样的高度。”

    “只是想象,那也应该是高渺地让人叹息的境界啊。”

    “可惜,为了浊世,我必然要让你留在这里。”

    浊世之基似乎做出了某个决定,神色越发坚硬,就在这个时候,忽而有一道气息从极遥远的方向飞速前来,口中高呼:“尊者,尊者!”浊世之基抬眸,自身气息朝着后面的方位蔓延,将那个朝着此处飞速赶来的浊世强者庇护住,以防止卫渊的剑气。

    一直到那神魔靠近过来,方才道:“有何事?”

    浊世神魔呢喃道:“大尊,大尊有命令。”

    浊世之基皱眉。

    浊世大尊先前还在闭关当中,他的命令,竟然这么早这么快地就赶到,看起来,这是因为刚刚自己爆发道果和元始天尊的交锋导致了大尊察觉到了吗?浊世之基道:“是大尊要来帮忙吗?很好……且将此地方位告知大尊,我将会将他们拦截拖延。”

    那浊世神魔的眼底都浮现出了一种不忍的神色。

    躬身行礼,道:“大尊令,尊者你立刻回去。”

    “要你立刻放弃对元始天尊的出手!”

    “立刻回去!”

    浊世之基的神色凝固。

    而后不敢相信,道:“你说什么?!!”

    神魔垂着头不敢看着这位公认是最为忠诚的强者,道:“大尊让您回去。”

    “十年之内,不准对元始天尊出手。”

    浊世之基似乎是艰难地消化了这个命令,许久后才徐徐吐出一口气来,道:“你先回去,禀报大尊,就说我领命,但是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回去。”

    那浊世神魔如蒙大赦,行礼之后就飞速离开。

    只是他离开之后,几乎是立刻,就有另外一尊神魔赶到,高呼道:

    “浊世之基,传大尊之令,不准对元始天尊出手!”

    “让其离去!”

    “十年之内,不与其交恶争锋!”

    天边一道道的流光飞来,以一己之力面对着浊世真正敌人的浊世之基耳畔,传来了那位大尊的一道道敕令,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那位浊世大尊发出这些敕令的时候,是如何地焦躁如何焦急,却又是如何地气急败坏。

    最后直接有浊世大尊的怒声——

    “还不速速回来受罚!!!”

    “速速回来!”

    声声叱喝,浊世之基张了张口,最后忽然动手。

    手中握着战戈狠狠地一扫,那气急败坏的声音直接被搅碎了,而周围那些前来传讯的浊世神魔都一一地后退,在所有人的眼中都忠诚无比的浊世之基转过头看着前面的元始天尊,一字一顿道:“我,拒绝领命。”

    “既然是敌人,那么就绝对没有和其谈判或者和谈的可能。”

    “这样的命令,恕我不能够接受。”

    浊世之基抬起手中的兵器,神色决然。

    “今日已经是最好的机会了!机不可待,失不再来。”

    他握着兵器回身看着遥远的方向,第一次怒目扬眉,大声咆哮:

    “敌人已经犯我边境,大尊岂可如此软弱?!”

    “岂可如此软弱!!!”

    刷的一声,其手中的兵器指着卫渊,决然道:

    “卫渊,今日你我只有一人可活!”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有一声炸雷暴起。

    伴随着阵阵呼啸,天穹之后,一道道神魔之光爆发,而后撕裂苍穹一般,奔涌来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