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4章 渊见夫子,竹归南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66
  第1154章 渊见夫子,竹归南山

    李凝阳,又叫做李玄,道门的金丹又有说法,金为大日澄澈之意,丹则是赤诚之心,也就是要以一颗赤诚之心去观想靠近大日纯粹,而无论是凝阳还是李玄这两个和道家真意暗合的名号,都是后来起的。

    他的原名约莫也就比起涂山水沟子稍微好点。

    叫做李洪水。

    而后来为人所知的又叫做铁拐李。

    乃是八仙之一,被老子亲自点化的弟子。

    卫渊不曾见过他,但是他却是知道眼前的卫渊,相见之时也是一番的心怀激荡,甚至于有种看到现世传说般的激动,彼此相互谈论,其余八仙的几位也都出来见礼,因为这里其实是过去锚点,对于卫渊来说,他在这里耗费再多的时间,神魂回去也不会花费多少时辰。

    此刻毕恭毕敬地道:“老先生点化我之后,又有一次神游而来,告知于我,说他的修为虽然不如你,但是因果落在身上的时候,却也有所感应,觉得此物或许会对你有着帮助,故而让我始终将这个东西带着。”

    “因果之道,既如种植树木一般,有种有收,一饮一啄。”

    “那么此物也是时候该物归原主了。”

    铁拐李双手捧着一物出来,那是一枚匣子,整体的质地是白玉,触手温润,上面用极细腻的笔触雕刻有古朴文字,卫渊打开匣子之后,怔住,看到了里面的东西,白玉匣中,是一枚枯黄的绿叶。

    而这叶片,正是当时卫渊刚刚踏足到了十大巅峰道果境界,而后以这绿叶作为因果的载体,让客人能够来不周山,其中老子是主动离开的,这一枚绿叶,竟然还在他的手中吗?而后又点化了铁拐李,将这一枚落叶放在这里,让他转交给卫渊。

    一饮一啄,一因一果。

    卫渊道:“……有劳你了。”

    铁拐李感慨道:“我的修为,也根本不可能一直活到现在,之所以还能够站在这里,也是因为这件宝物的原因,老师说这一枚落叶当中有因果之力,可以维持住我的真灵不灭,只是我的修为不够,哪怕是有这样的因果之力存在,也只是活到了五百年前。”

    “当时自觉要死的时候,遇到了吕洞宾道友和汉钟离道友,他们将一门八人同修的道法传授给我,那时恰逢大雪隆冬,路边有冻死的瘸腿乞丐,我就附身在他的身上,以他的面貌行走人间,到现在,也已经有几百年的时间了啊。”

    谈及过去之事,铁拐李也黯然神伤。

    他们也不曾想到过,当年一个一个将他们找出来,而后传道于他们的纯阳剑仙吕洞宾,竟然就在这个时候离去了,眼看着大道即将成就,八仙的最后一个也已经出现,数百年来的最大功臣,却也兵解辞世。

    虽然,他们也不知道为何吕纯阳会对凑齐八仙如此执念。

    铁拐李收拾了心情,恭恭敬敬道:“不过,无论如何,今日总算是能够物归原主。”

    卫渊看着匣子里面的那一枚落叶。

    因果仿佛在这里自成一体循环,但是并非是道,只是他却也隐隐明悟了老者想要告诉他的东西,太上之道,并非是具体的功体,而是运用万物法则的观念,非要以功体去分开元始之开始和灵宝之劫灭,本来就是一种执着和执念。

    在卫渊触碰到这一枚落叶的时候,落叶整个地散开来,化作烟尘。

    事实上这一枚寄托了卫渊因果之力的落叶,在将老子送回这个时代之后就该要碎裂了,老人可以以自己的手段维系此物这么长的时间不坏掉,已经是极为厉害了,只是铁拐李却难得的浮现出了慌乱自责之意:“这,都是我保存不当,竟然让它碎了。”

    卫渊定定看着那落叶所化的飞尘散去,许久,摇头道:“不必这样。”

    白发道人嗓音温和:“老先生想要和我说的话,我们已经谈论过了。”

    铁拐李愣住,而后不解地看着卫渊,卫渊松开手,袖袍轻轻拂扫过去,玉匣子重新落在了石桌之上,道人却似乎终于明悟,终于看得清楚,朗声大笑,口中道:“上士无争,下士好争;上德不德,下德执德。”

    “执著之者,不名道德。”

    “不名道德,不为太上。”

    执着之心一起,就不能称呼为道和德。

    太上道德天尊。

    太上为最高,道者众妙之门,而德为性情。

    太上道德便是明悟了这天地大道规则秩序的境界。

    卫渊心神动处,自己功体之中,不周山幻象突然轰隆隆地剧烈震颤起来,而后这镇压灵台的不周山一下消失不见,而后元始天尊功体所代表着的诸果之因,万物之始;以及灵宝天尊所代表着的诸法劫灭齐齐开始流转起来。

    白发道人口中长笑:“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

    双手结一法印。

    “降本流末,而生万物。”

    刹那之间,本体功体之中的两大功体竟然开始转动变化,彼此之间,开始和劫灭就仿佛是太极阴阳一般旋转不休,只要碰到就会产生剧烈的冲击,但是此刻却维持住了极为微妙的平衡,这样的平衡,最大程度上的纯化了卫渊的气机,也让两股截然不同的破坏性力量可以长久地共存。

    原来如此,因果是元始,剑道为劫灭。

    而【我】为【太上】。

    吾为太上尊。

    并非是具体的天尊,而是一种境界。

    那边的铁拐李似有所感,似乎察觉到了因果或者说天机的变化,心中震动莫名,下意识踏前一步,行礼道:“晚辈僭越,还不知道前辈的名号要如何称呼?”他看守了这匣子千多年,几乎已经变成了他的执念一般。

    卫渊却没有开口,只是笑问道:“……东汉之时,有人以庄周的名义传授了道法给一名姓张的道人,你可知道吗?”

    李凝阳道:“庄周修的是逍遥,他没有我这样的机缘,所以并没能活到那个时代。”

    “我要比起他年长许多,他去世之前,曾经委托我将他的道藏传承给下去,有一日我见那张角上山采摘药材,是难得的修道根骨,所以就代庄周收下他作弟子。”

    他复杂道:“那个孩子的天赋,要比我更强,他同时把道法和方术都修行到了极为高的境界,我本来希望他能够作为我的继承者,代替我为老师看守着这一件宝物,以他的悟性和资质,应该不会像是我一样,在大唐时代有这样的劫难,需要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只是后来他还是下山了。”

    “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卫渊听着听着,忽而有一种玄妙的感觉。

    正是因为自己师从张角老师,而后走上了道门的修行道路,最终证了元始天尊的果位,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后来将老子唤回不周山,而也只有这样,老子才会将当年那一枚落叶留下,让李凝阳活到后世,才会将道门庄周的传承交给了老师张角。

    而当年拒绝了守护这一枚落叶的少年道士下了山。

    救了一个患病的少年孩童。

    环环相扣却又自成一体。

    竟然仿佛无法拆解,却又有一种妙不可言的玄妙感。

    卫渊只是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道可道,非常道。”

    “道可道,非常道啊……”

    大道其实是可以说出来的啊,但是被我们用言语说出来的,已经不是那个恒常存在的大道了啊,妙不可言,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卫渊最终长身而起,微笑着回答了铁拐李的问题,他微微拱手,不再压抑自身的气机,冲天而起,霞光万丈,庆云翻腾。

    道人笑道:“贫道,元始。”

    ……

    轰!!!

    巨大的冲击,通天道人瞬息后退,道门的功法以气机悠长阴阳流转而为所长,此刻大洞真经运转不知道多少次,才将浊世之基的攻击给化去,即便如此,其袖袍的袖口也已经被撕裂,吕凤仙所送的护臂也已经撕裂了,铠甲上浮现出了一道道的裂痕。

    浊世之基的强大,哪怕是他和夫子的联手,也完全处于下风。

    如果不是夫子本身的境界和麒麟那个积攒了几千年的底蕴。

    如果不是浑天本身留下的身躯都已经抵达了某种极限的程度。

    如果不是两人的联手都极为精妙,可能现在已经被落败了,此刻麒麟身躯已经发出了不敢重负的声音,哪怕是夫子操控,都隐隐有一部分化作了麒麟的异相,而通天道人也是感觉到了气机的不足。

    浊世之基却是神色冷淡平常。

    “可以结束了。”

    他一反常态,从原本的稳扎稳打化作了迅猛的爆发招式。

    而后直接以一种极端玄妙的法门,绕开了主动迎上来的通天道人。

    直接替换空间基础!

    通天道人的招式落空,瞳孔收缩,意识到了浊世之基的真正目标,其实不是自己,而是那位因为麒麟本身的根基开始消耗过大,而实力开始下滑的夫子,浊世之基的神色平静默然,而动手却极为狠辣。

    麒麟直接强行操控了自己的肉身。

    他将自己老师的一点真灵直接送出,然后大声道:“走,走啊老师!”

    “这里交给我!”

    但是浊世之基脚下空间基石再度变化,直接将有死志,打算自爆神魂血肉,阻拦住浊世之基的麒麟避开,手中兵器的锋芒直接逼迫前面的虚幻魂魄。

    “夫子的境界太高。”

    “虽然说你这样的境界,往往不会选择归来,归来反倒是会让你的境界出现漏洞。”

    “但是我不能够去赌这个可能性。”

    他伸出手,打算要直接给敌人致命一击,纯粹的抹去此方世界的存世基础,而后,存在于这个世界基础之上的万物和一切,甚至于是其余的规则和秩序都会在一瞬间坍塌,就像是一座非常富丽堂皇的建筑,直接将地基砸碎裂,那么其余东西自然会垮塌和崩溃掉。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浊世之基忽而动作一顿。

    他遵循本能,放弃了绝杀前方两人的打算!

    转身,出拳!

    巨大的浊世道果调转方向,因为有一道无可匹敌的寂灭剑意猛然爆发,伴随着一声怒喝。

    “你敢?!!!”

    “滚!”

    剑鸣森然,远比起先前的青萍剑更甚!

    直接从天魔众的领域内飞出,而后穿刺而过。

    浊世之基以攻为防,这不知为何具备了大破灭劫灭之气的青萍剑却是以一种无可匹敌的气焰直接打破了浊世之基的防御,让他不得不主动退避,主动让开,双拳之上鲜血淋漓,白骨森森,神色骤变,不复冷静。

    而后一名白发道人几乎是瞬间掠过了遥远距离。

    掠过了那一招之下就已经隐隐负伤的浊世之基,竟然是看都没有看了一眼。

    本来都觉得心丧若死的麒麟怔住,看着那边的白发道人,这样的峰回路转让祂都反应不过来,茫然道:“这,这就是那位元始天尊吗?”通天道人松了口气,心中道了几句可算回来了,神色冷峻道:“不错。”

    “不周山玉虚元始天尊。”

    老迈夫子的一缕真灵本来要道谢,可是却又迟疑,有些熟悉的感觉,看着那白发道人。

    而方才一剑寂灭就已经逼退了浊世道果境难得强者的白发道人却是后退了两步。

    神色浮现出了明显的怔然,似乎是还带着些不敢相信,而后带着阔别了几千年的怀念,微微躬身,他的右手搭在左手手背之上,双手和视线齐平,躬身,就像是当年那个浑身破旧的小乞儿一般,轻声道:

    “弟子渊,见过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