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3章 太上道德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99
  第1153章 太上道德

    卫渊的声音让那边倒着骑乘毛驴的老者都吓了一哆嗦,手里的酒都差一点被撒出来,茫然抬起头来,左右看了看,最终把视线落在了卫渊身上,仍旧还是满脸疑惑,抚须问道:“这,这位道友,和贫道过去相识吗?”

    相识,怎么能不相识呢?

    熟!

    那可是熟得很了!

    卫渊嘴角抽了抽,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眼前的老者,八仙之中的张果老,如果说单纯看容貌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卫馆主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位老先生的,但是如果说从真灵面貌上来看的话,简直是太过于熟悉了。

    熟悉地卫渊都觉得被吓到了。

    吓得心脏都在狂跳了。

    我元始天尊,贫道,多少年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了。

    只是张果老却是不知道眼前这个有些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道人究竟是谁,只是不知道为何,只觉得自己的心口忽然没来由地蹭一下地加速跳动,好悬直接从嗓子眼里面蹦跶出来,手掌一抖,险些把酒给撒出来。

    卫渊收回视线,万万没有想到,当时随口一句,竟然猜对。

    张若素的一缕魂灵,真的变成了张果老。

    这样却是大机缘了啊。

    卫渊收敛自己的念头,倒是也没有点破眼前这老者的记忆真灵,道:“贫道是泉州博物宫的散修,只是来此见一见故人。”

    张果老抚须道:“博物宫?倒是没有听过。”

    “不过名山大川,多有潜藏清修之辈散居其中,老头子不知道,倒也是理所当然,若有机会的话,倒也无妨前去一看道友清修的地方。”

    卫渊注视着眼前的老者,微笑道:“会有机会的。”

    嗓音温和,得到真修一般的气质。

    老张当然经常去博物馆了,毕竟尝尝要办身份证什么的,不得要来这里看看?

    张果老心中不知为何又是一悸。

    总觉得自己似乎是说了某种不该说的话,结下了某种不该结的缘,可是再看眼前的道人,看上去虽然白发,但是却又样貌年轻,有种说不出多少岁数的感觉,一时间惊疑不定,却又按下心神,道:“不过,不知道阁下说的找一个故人,是谁?”

    白发道人笑道:“不知道吕纯阳道友可在?”

    “就说,当年他年幼之时曾见过的人,今日来了。”

    张果老怔住,讶异。

    他和吕洞宾几乎是同一时代的人,而且严格意义上来说,他的岁数比起吕洞宾还要更长一些,在人间也约莫过去了五百年寿数,对于眼前之人,就也当做是如他们一般,机缘巧合之下,得以长生于人间的修者,只是神色复杂,叹息一声:“道友是来找纯阳真人的吗?”

    “倒是不讨巧了啊。”

    卫渊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自己来这里是寻求破开目前局面的手段。

    想要恢复功体和实力,把现在吃撑的状态给解决掉,但是万万却没有能想到,竟然似乎又有不对,果不其然,张果老叹息道:“因为吕纯阳道友,恰好在三日之前,渡化了曹道友之后,就已经兵解离去了。”

    卫渊的神色微微凝固:“……”

    兵解。

    死了?!

    ……

    浊世——

    卫渊闭目盘坐,白发垂落下来,神色安详宁静,膝盖之上放着有古朴纹路的青铜镜,看上去亦是心神平和,颇有几份道韵,通天道人立于旁边,觉得自己有点像是人间界的那个大冤种,不单单要带着这个家伙一路遁逃,还要在这里守护。

    而那边有着泪痣的天魔众则是注视着白发道人,视线一直不曾离开过。

    这让通天道人有些警惕,他的右手笼在了袖袍之下,语气平淡道:“你之前,似乎曾经见过他?似乎对他也太过于上心了些。”

    老妇人笑着道:“呵……毕竟是我天魔众的恩人和尊上。”

    “老婆子我当年当然是曾经见过他的啊,只是没有想到,再一次见到他,竟然已经是这一六千多年之后了,人世间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又说白驹过隙般地快,还是很有几分道理的,所以我也想要在这个时候,多看看尊上。”

    通天道人不置可否。

    他本身不是擅长交流也或者说擅长争辩的人,对于话术自然也就是全部的外行,想了想自己认识的人会怎么做,若是浑天的话,大概率会只是一笑置之,并不在意,因为无论眼前的天魔众是否有问题,他都可以反手镇压之。

    而若是自己所熟悉的人,比方说吕凤仙的话,那么大概率会先拿下来再说。

    通天道人很遗憾地发现,自己,包括自己的前身,似乎都认识了一些很具备有人族文官性质的家伙,这让他多少有些惆怅感,沉默无言地站在那里,视线环顾周围,心中若有所思——

    我现在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要不然的话似乎有些尴尬。

    嗯,这天魔众似乎是这个白毛儿的属下,而且等了几千年的时间,我是不是应该对她的态度好一些?但是态度突然变化的话,会不会被她怀疑是备有用心,打算要出手?嗯,那么要不要夸赞一番她们天魔众的忠诚之心?

    但是我和这白毛儿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夸奖他的属下?

    可是不说话的话是不是会有些尴尬。

    冷淡的新生意识通天道人神色冷峻,背负双手。

    眼角有泪痣的天魔众首领看了一眼,只觉如一柄利剑般地凌厉森然,生人勿进却又高傲冷淡,心中感慨一声,不愧是尊主的朋友,缥缈冷冽,不苟言笑而又威严。

    就在这个时候,忽而通天道人抬眸,眸光凌厉看向了外面。

    而天魔众首领一直到这个时候才恍然警觉一般,也下意识转过身去,看到了那边的天地忽而变得幽深,而后猛地朝着下面压制下来,甚至于可以说是进入了【世界基石】坍塌的状态当中,这是最为直接的毁灭,这是最为霸道的力量。

    天魔众老妇的面色刹那之间微变。

    “道果!”

    通天道人踏前半步:“这是……浊世之基?”

    他之前曾经听闻,出于某些原因,浊世大尊已经放弃了之前对于元始天尊的围杀计划,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素来对于大尊极为忠诚的浊世之基,竟然自己来了?!这几乎是直接反叛了大尊的命令啊,和往日的忠诚形象,似乎是有所不同。

    通天道人旋即抬眸,看到了道果层次的力量出现,但是却没能够摧枯拉朽地战胜敌人。

    而是缓慢而沉重地压制。

    虽然仍旧是占据了巨大的优势,但是也可以看得出来,目前是陷入了相对而言比较胶着制衡的状态,也就是说,浊世之基是在和某些敌人交手?通天道人做出了判断,而后思考之后,想到了自己一位好友曾经说过的兵法,缓声道:“你在这里,看守着他。”

    “我去御敌。”

    天魔众首领讶异,道:“您自己吗?”

    “需要我们帮忙吗?”

    通天道人神色平淡。

    虽然说,以我现在的实力,不是浊世之基的对手,但是他不是克制我的类型,也绝对做不到速胜,足以拖延住时间,卫渊,你最好早些醒来,要不然的话,你恐怕要第二次给你的朋友收尸了。

    至于你的安全,既然因果都没有什么反馈的话,那么应该是没有事。

    要不然你现在就该突然醒过来了。

    不过因果,可真是好用啊。

    这女子对你的感情似乎有些复杂,你该不会在过去又留情了吧?看不出来竟然还是个花心的家伙,浑天如果知道的话,会不会拉着你好好教训一番?然后让后土和你这个家伙保持距离什么的……

    通天道人心中经历过一番头脑风暴。

    然后面无表情,神色冷淡,言简意赅:“不必。”

    动作一变,也已经消失不见,虽然没有道果,但是却又有浑天这个最强者的肉身和道门极高的境界,此刻发挥出来的实力,无法战胜浊世之基,但是浊世之基想要击败浑天的身躯,也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而按照最简单的方法。

    当敌强我弱之时,切入战场最佳的方式是……

    虽然并不是通天道人心中的想法。

    但是毫无疑问,他的脑海中同时间浮现出了两个人的面庞,一个是之前那个气质清俊的白毛道人,满脸豪迈爽朗的笑容,重重劈斩手掌,道:“莽上去!”而另外一个是身穿甲胄,身材高达两米的,杀气磅礴的吕凤仙,满脸爽朗:

    “屏气凝神,绕敌于后。”

    “人噤声,马衔枚,靠近到三十步之后,全力冲锋!”

    “从后方直接冲过去!”

    通天道人选择了第二种。

    ……

    “夫子,夫子啊,该怎么办?”

    “我连累你了啊,这里直接交给我,夫子你实力足够强,你赶快走啊!”

    看着浊世之基直接压制下来的磅礴力量,只是几个呼吸就已经抵达了无可匹敌的程度,哪怕是夫子,只靠着麒麟本身的根基,也难以抵御如此磅礴强大之力量,麒麟已经是陷入了绝对的懊悔当中,陷入绝对的自责,最后又觉得自己该上。

    一咬牙,然后打算自爆神魂,给夫子以存续的机会。

    浊世之基道:“可以结束了……嗯?!!”

    他全力对战,但是却没有注意到背后!

    浑天之躯,本就没有道果,而道门真经,大洞混同,更是擅长敛息。

    在浊世之基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以恐怖的速度逼近。

    而后,一柄剑直接洞穿了浊世之基的胸口,从其前面刺穿过来,通天道人皱眉,发现自己的剑气其实没有给浊世之基造成多大的伤势,充其量只是将其的攻击打断,心中感慨一声,不愧是防御无双的强者。

    只是属于浑天的身躯记忆却又告诉他,曾经和这样同类型强者交锋的手段。

    于是掌中剑术一变,硬生生震碎了浊世之基的防御,而后在气机流转之时,飘然后退。

    浊世之基气机暴起,折断了剑,道:“浑天?”

    道人飘然落在了夫子之前,淡淡道:“错了。”

    “贫道,通天!”

    浊世之基冷然道:“不管你是通天,还是浑天,都没有什么区别,你既然出来了,看起来,元始天尊果然是陷入了重伤对么?否则的话,他不可能让初生的你独自出来迎敌。”

    通天道人头脑风暴之后。

    淡淡道:“或许,他正在暗处看着你的破绽,也未可知。”

    浊世之基断然道:“不可能!”

    “他并非是会做出这样事情的人。”

    通天道人无言以对,而背后夫子嗓音温和道:“飞龙在天,利见大人,多谢这位先生。”

    道人摇了摇头:“不必,我也不是他的对手,你我联手的话。”

    “撑到那元始出来,就可以。”

    夫子微笑颔首道:“元始?我曾经听闻过人间后来的道藏,元始似乎也是道门的修士,应该是老子先生一脉的,此次有劳两位了,之后吾自当道谢,感激援手之情,也很是希望可以和元始道友见面详谈。”

    通天道人颔首。

    ……

    吕洞宾,没了?!

    就这么没了?!

    卫渊几乎要怔住,而张果老感慨道:“是啊,他走的是斩妖魔积外功之路,一口纯阳飞剑,之后却又和白牡丹纠缠不休,总是历劫红尘,多有受伤,道心蒙尘,故而兵解了,但是其真灵纯阳,当是还有在乱世之中转世的机会。”

    卫渊颔首,心中却是风起云涌。

    吕纯阳一去,他原本的打算和计划就直接消失了。

    难道说,这八仙机缘还没有到时候么?

    卫渊心中若有所思,默默把握因果,而就在这个时候。

    不远处又有两人前来,其中一名是拄着铁拐的头陀形象,另一位则是手摇蒲扇的大汉,正是铁拐李和汉钟离,那大汉看到卫渊的时候,先是一怔,却是大喜,而后正要开口,却听得旁边重重一声,却是铁拐李手中的拐杖砸在地上。

    汉钟离下意识转头,却看到旁边老友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卫渊,失声道:

    “是你?!!”

    八仙辈分最大,老子亲自点化的铁拐李看着卫渊,视线却往上,看到了恐怖如狼烟般的气机巨柱,呢喃道:

    “竟然,是真的?”

    “当真有人,当真有人可以靠着自己的气机,从春秋列国,一直活到现在么?”

    他恭恭敬敬道:“弟子李凝阳,奉太上道祖,老子之口令。”

    “在此地,等候前辈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