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2章 一眼千年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08
  第1152章 一眼千年

    夫子一言,乃是古代儒家之道理的核心,而其气机磅礴,哪怕是浊世的浊气都来者不拒。

    都是天地元气,又有什么清浊之分?

    可入我怀!

    浊世之基转眸看了一眼那边的天魔众领地,察觉到了隐隐的元始天尊气息。

    这一瞬间浊世之基都陷入一种迟疑和犹豫当中——他用出了自己的根基,用出了自己的全力,用出了除去道果之外的全部手段,之所以不用到过,也是因为追杀着元始天尊,追杀着浑天之躯,本来是想要偷偷靠近,而后直接暴起突袭,故而在出手之前,是绝对不肯暴露出自己的气机的。

    道果正是道果境强者标志性的手段和杀招。

    但是,以道果境之根基。

    竟然压不住眼前的老夫子。

    纯粹之境界,竟然也能抵达如此的程度吗?眼前的老者必然不是道果境界,但是在不用道果的情况下,自己竟然奈何不得他,纵然不会当真被他击败杀死,但是却也无法将其击败,想要杀死一个已经逝去的老人,竟然要以道果境强杀?!

    这太过于恐怖了。

    道果乃是纯粹修行之物,也就是说,眼前这位老者本身的境界,乃是无有道果之道果境,除去没有道果之外,对于元气的掌控都已经抵达了这个层次,现在摆放在浊世之基眼前的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困境——

    是不顾一切,强行动用道果。

    而后强杀眼前麒麟和夫子,而后再全速去堵住元始天尊两人。

    还是说不动用道果,就只是用现在的状态和眼前夫子决出个胜负来。

    一个是可能会被对方察觉,需要速战速决。

    另外一个则是有可能因为拖延的时间实在是太过于漫长,也会让敌人走脱。

    浊世之基几乎是立刻就做出了判断,两害相权,取其轻,刹那之间整个浊世都仿佛凝固住,所有浊世之灵都感觉到了脚下的大地,甚至于并不只是大地,而是以【大地】为代表,但是实际上是支撑着整个浊世的基石在晃动,在复苏,在怒吼。

    浊世之基平和看着眼前的夫子,而后躬身一礼,嗓音平缓:

    “今日以道果杀你,胜之不武。”

    “是我败了。”

    “但是你必死于此。”

    五指握合,整个位格最高,足以和山海大荒相媲美的浊世根基开始剧烈晃动,并且从原本的缄默稳定状态,进入到了暴动的状态,就仿佛整个天地,整个世界都要攻击你,像是这个世界存在的【基石】,在这里反对了你的存在正当性。

    这是直接在概念上的抹杀。

    夫子身周的虚空出现了阵阵撕裂般的纹路。

    就好像是整个世界化作了一张薄薄的纸,而这一张纸此刻正在两股不同的力量压迫撕扯着,一个是作为这世界存在的根基在剧烈地晃动,而另一者则是定天下之气来维持住,但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发现到,来自于道果的力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几乎是摧枯拉朽般地令这世界湮灭的灾劫靠拢夫子。

    夫子的神色却是从容不迫,麒麟心中懊恼,懊恼于自己不该因为发现了可以让夫子重新归来的机会,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冲到这浊世当中,也懊悔于自己的卜算之术,自己死便也罢了,竟然连累老师。

    哪怕是以夫子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支撑不住多少时间。

    但是亲自将浊世之基逼迫到动用道果才能赢过自己的夫子却神色平淡。

    儒家可不会惧怕死亡。

    况且——

    他温和笑道:“虽然你的卜算之术,学了那么久,也只是比起阿渊和子路要厉害,但是你这一次,倒也算是没有算错啊。”

    乾卦。

    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

    片刻之前——

    天魔的领地当中,卫渊好不容易才靠着操控着不周山镇压住了元始灵宝,开始劫灭的巨大冲突,得以苏醒,而手中的昆仑镜也落于手边,通天道人神色微变,心中有诸多怒气忽然升腾而起,想要指着这道人喝骂一顿,最后也只是面无表情,语气平淡道:

    “醒了?”

    卫渊环顾周围,见到远处浊世强者的尸骸,知道自己处于安全的地方,真的点头回应道:

    “醒了。”

    本来打算模仿记忆里面烛九阴阴阳怪气一番的通天道人哽住。

    卫渊道:“一路上倒是多谢你了。”

    通天道人沉默了会儿,淡淡道:“不必。”

    就在这说几句话的功夫里面,卫渊已经靠着调整自身之气机,让自己的身躯一点一点地恢复,一点一点地重新纳入了自己的掌控之中,右手微微抬起,散发光明的昆仑镜,就这样自然而然地落入了卫渊的手掌当中。

    而其流光也开始一点一点收敛,最终浮现出了一整座古色古香的城池。

    亭台水榭,烟雨楼阁,都是人世间的盛景,正是大宋年代的神州,清晰无比,卫渊也可以清楚地感应到其中所携带着的因果机缘之气,而这个时候,卫渊听到了旁边声音,那位眼角有着泪痣的老妇人送来了一盒点心,还有一点米粥。

    嗓音温和诚挚:“先生似乎身体还抱恙,不如先吃点点心?”

    “这也是我们这里一直流传下来的,里面的用料,也有不少的灵材,对于调养气机很有好处。”

    通天道人没有开口阻止。

    一方面是他感应到对面并没有什么敌意,另外一方面则是他对于卫渊因果特性的信任。

    如果说这东西对他有敌意恶意的话,那么单纯凭借着这因果权能,就足以让他做出本能地选择,这甚至于比起天机演算还要来得直接和有效果,也可以称之为是直觉,而当他看到卫渊只是端起来粥喝了口,而后吃了几块点心,没有做出其他的反应,才将微微抬起的手按下。

    而后背负身后,神色平淡。

    仿佛本来就什么都没有打算要做。

    卫渊看着昆仑镜——如果他所料不差的话,八仙齐聚只剩下最后一位曹国舅,那么也就代表着,只要他前去将曹国舅点化,就可以凑齐八仙,而后逆转后天先天,可以再现伏羲的标志性手段,再靠着这一番因果创造出【存世之基】。

    至少能够将此刻的功体彻底稳定住,让他可以将这吃撑了的状态解决掉。

    虽然说,真让伏羲那渣蛇坐实了太上道德天尊存世之基的位格。

    卫馆主就觉得好像吃了渣蛇亲手做的菜一样,从神魂到肉身,哪儿哪儿都不自在似的。

    但是现在这样,事出突然,也实在是没有更好的选择。

    当即和通天道人微微颔首,传音让其帮忙护法,而后盘坐于青石之上,将手中的昆仑至宝昆仑镜放在膝上,双手结下一法印,而后一缕神魂就已经飞入其中,古朴的镜面之上泛起了层层涟漪,而后归于安静沉寂之中。

    刹那之间炼假还真,借助昆仑镜,踏入了时间的长河之中。

    周围无数的画面浮现出来。

    而后在卫渊的身周飞速充足,最终仿佛踏入了清明上河图当中,这周围古色古香的画卷般的风景只是眨眼之间就恢复了正常,变得真实,来往行人的交谈声音,左右商贩沿街叫卖的声音。

    大宋时代并没有宵禁,每夜都有玩乐的地方一直可以玩耍到凌晨的三四点。

    而到了五六点钟,也已经有早市的商贩和行人们外出,可谓是在文化和生活商业上繁华到了极致的地方,卫渊扫了扫袖袍,身上衣着已经化作了符合这个时代的标志性打扮,一路打听,其实也只是运用了神通法门,轻而易举地就知道了现在的时间线——

    当今官家,也就是皇帝宋仁宗的皇后曹氏有两个兄弟。

    其中一个看上了秀才家的女子,最终是为色起意,打算杀人,后被报官。

    满朝文武不敢接这个案子,况且大宋与士大夫共天下,又不是那边疆的贼配军,皇亲国戚,当今皇后的弟弟,谁敢动手?最终也就是包黑子亲自接下来,硬生生把两个国舅爷砍了一个,只剩下了一个国舅爷。

    而剩下的那个,去了何处,当卫渊如此问的时候。

    就连路边小贩都忍不住叹息道:“嫌弃丢人还是怎么的,失心疯了。”

    “放着王公贵族不做,跑去山林里面修道去咯。”

    “哎你别乱说,这个搞不定是这位曹国舅不想要再给姐姐添麻烦了,才做了这样的事情,也是给官家一个台阶下来嘛。”

    路边小贩们闲言碎语。

    卫渊颔首,看来,这是曹国舅已经被吕洞宾点化了?

    甚好,甚好。

    卫渊心中畅快,而后直循着因果去寻找,他的因果之力轻而易举就找到了曹国舅清修的地方,只是卫渊来的时候,却看到了在这清修的山洞之外,竟然还有一位老者,须发皆纯白,倒着坐在了一头青驴的背上,正在自斟自饮,好不痛快。

    卫渊境界道果,元始天尊,认人不认脸,认的却是真灵和因果。

    只是扫了一眼,脸上神色刹那呆滞。

    “哦,张果老也在这……嗯?等一下,张果老?嗯??这是……”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