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1章 夫子在时,礼仪春秋;夫子去后,战国争霸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34
  第1151章 夫子在时,礼仪春秋;夫子去后,战国争霸

    磅礴的力量。

    这是天的力量!

    亦或者说,是天的重量,再以浊世之基的力量狠狠得拉扯,而后当头砸落下来产生的巨大冲击,无论清浊两界,只要没有抵达道果境界,或者说道果境界当中,不擅长力量的,在这一招之下,都要受到巨大的冲击。

    而麒麟。

    空有天资,根基深厚,但是境界却极为空,如空中楼阁,他哪怕是有堪比十大巅峰道果境下最强的根基,但是境界却只可以调动其中十之一二,其余的都阻塞于经脉之中,反倒是让自身发挥出来的境界远不如常态化的自己。

    这样的敌人,浊世之基看过不知道多少。

    但是就当他准备离去的时候,却看到那空有境界的麒麟,单手支撑住了苍穹!

    而后,一点一点将这天给撑住!

    浊世之基瞳孔微微收缩,看到了那麒麟周身,原本他几乎无法彻底容纳吸收的气机,竟然以恐怖的速度开始回流,其速度之快,甚至于在周围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旋涡,这是境界之高,不单单彻底收纳了麒麟本身积累的庞大根基,甚至于还将周围的元气再度吸入体内。

    浊世之基缓声道:“是谁?!”

    他手中多出了兵器,毫无疑问已经彻底警惕起来,和先前面对麒麟的时候截然不同。

    面容本来是年轻人的麒麟抬起的手掌微微向上,这本就已经气势已经尽了的天猛地溃散开来,而那面容清俊的青年儒生,稍微活动了一下身躯,嘴角复现出一丝微笑,双目明亮,气质苍古,隐隐然给人一种极为苍老沉稳的味道。

    “鲁国,丘。”

    浊世之基微微垂眸:“人间的夫子?”

    麒麟的声音在虚空中震荡着响起,道:“既然知道老师的威名,还不赶快退下去!”

    “知道我老师是谁吗?”

    麒麟就像是遇到了欺负自己的大人,然后跑回来藏在老师后面大喊的孩子:

    “夫子在时,神州还是礼仪春秋。”

    “夫子逝去,列国才胆敢开始争霸。”

    “你知不知道?!”

    浊世之基无视了那边的麒麟本尊意识,只是淡淡道:“我知道你。”

    本在浊世的强者,竟然对眼前人间界数千年前的强者也有印象,道:“人间界虽然元气浓度稀少,但是却容易出现境界奇高的人物,我听说过你的传说,有昆仑的神将曾经打算挑战你,却被你压服,成为了你的弟子,心服口服。”

    “那是西王母的护卫之一,看来你的实力,哪怕是在生前,就能够击溃道果境下第二阶,如此倒也不算是离谱,春秋战国时代,也算是神代层次,而你当时也已经是人间界最强的强者。”

    ‘麒麟’,亦或者夫子道:“你见过我的弟子?”

    浊世之基道:“昆仑曾和我等为敌,敌人的情报我总会知道的。”

    “纵然嘴硬不肯开口,但是神魂总不会说谎。”

    “祂的神魂里面,对你极为推崇和尊敬。”

    夫子的神色微顿,脸上浮现出一丝悲怆之色,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弟子性格刚硬,当年会因为珏被他吓哭了而直接翻脸动手,这才有了一番师徒的缘分,这样的性格,怎么可能将昆仑和清世的情报都说出去呢?怎么可能呢?

    只有一种可能了啊。

    当年的那个弟子,已经死在了浊世,死在了眼前之人手中。

    浊世之基察觉到了气机的变化,本来主动说出这样的话,不过是为了让眼前夫子的心境陷入波澜,出现裂隙,浊世之基漫长岁月带给他的战斗经验提醒他,纵然说眼前的夫子所用的是麒麟的功体,但是也不能小觑,一不小心,自己恐怕也是要吃些亏的。

    但是他几乎是立刻察觉到了。

    眼前夫子心中复现出了悲怆,是毫无疑问发自内心的哀伤。

    但是周身的气息却丝毫没有半点的软弱或者崩溃,没有出现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破绽缝隙,反倒是越发地浩荡磅礴,如同天命,流转变化,没有丝毫的破绽,哪怕是浊世之基都看不出来,反倒是彼此的气机交错,仿佛没有尽头一般。

    他还要去继续追查元始天尊和浑天之躯。

    不可以在这里耗费太长的时间。

    速战速决。

    浊世之基猛然出手,纯粹的力量,仿佛不周山那样的招式路数,掌中的兵器亦是极为地沉重,单纯的挥舞,就裹挟激荡出让人惊恐的力量层次,哪怕是神龙都要被一下敲碎天灵,即便是麒麟的鳞甲也无法防御,这一招,是可以直接打破石夷防御层次的力量。

    最为克制石夷的,正是这种一口气倾泻出磅礴力量的招式。

    力量带来了速度,只一刹那就逼近。

    单纯的气机鼓荡,就仿佛天地都沉重无比地压制下来,像是万物寂灭,一切都在纯粹的力量之下颤抖着,这一招让麒麟都神魂凝滞,停止思考,就好像因为这一拳令万物法则被拉伸扭曲,就连时间都随之被干扰了一般。

    轰!!!

    浊世之基是要破去儒家修士一言以为天地法的力量。

    但是他却判断失误,那位夫子并不曾做出类似于儒家典籍当中那般玄通妙法。

    从容后退,避开了这本不可能避开的招式。

    “从心所欲而不逾矩……”

    浊世之基嗓音低沉,说出了这句话:“这是你修行的境界,哪怕是因为人族和人间界的特殊,没有走上法则的道路,但是却也已经看到了天地的规则,你不去干涉规则和法,却也不会被各类法则所干扰。”

    “高明的境界。”

    祂判断出来这恐怖的境界。

    不施展万法,但是也万法不凝滞于身。

    只是这样的境界,其实最擅长的战斗方式是……

    在这一瞬间,浊世之基面色骤变,猛然后退,只是在这短暂距离之下,又是出了一招之后,气机未曾恢复全盛,速度不可遏制慢了那么一瞬,这一瞬的短暂程度,哪怕是寻常道果境下第一阶梯的全力也不过如此,这样短暂的时间,是没有人能够抓住的。

    但是麒麟已经动了。

    亦或者说是掌控着麒麟身躯的夫子,平平无奇的拳脚,却带着极为沉重的力道。

    万法不凝滞于心。

    于是这一拳无视了诸多的神通,狠狠地重砸在了浊世之基的身上,一气呵成,麒麟本身都无法调动运用的磅礴气机几乎是转眼之间就全部倾泻而出,伴随着自身骨骼的轻声响动,这力道甚至于还在不断地提升。

    浊世之基暴退数步。

    在那短暂的时间里,夫子的招式已经勉强摸到了道果境界的门槛。

    但是,明明在之前,麒麟展现出来的实力,即便是在整个道果境下第一阶梯,都算是极为拉胯的吊车尾,竟然能有如此的变化?竟然可以有如此的提升!

    浊世之基放下手掌。

    他刚刚硬结了这一招,但是,以他的力量,以他的防御,竟然隐隐然感觉到手掌发麻。

    “……这是,陆吾的秩序规则。”

    “不,不止,看来我小看你了,陆吾的规则外露苍生,而你的规则只是作用于自己。”

    苍老的声音回答:

    “三人行,必有我师,吾曾经和陆吾坐而谈论,深受裨益。”

    浊世之基看到前面的‘麒麟’挺直身躯,任何法脉的修行者,走到了领悟规则的程度,肉身都不会太差的,移山填海只是等闲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卫渊一句搬山就让不周山都自西北天域自然飞来这件事情令诸神惊叹。

    强大到了这样程度的肉身,只要真灵不灭,断肢重生,滴血再生都只是寻常的事情。

    而肉身之变化也更是随心所欲,比起人间武者们的缩骨功易容术更为强大,因为这几乎是从根源组合上发生了变化,可以化作巨汉,也可以化作孩童般大小,容貌更是可以任由自己去变化。

    只是大凡强者,都会选择和自己真灵最为匹配适合的模样,以求将自身的底蕴发挥得淋漓尽致,到了这样的境界,外貌美丑对于他们自己来说,是毫无价值的东西,无论美丽还是丑陋,都已经是一方豪主,自有气度。

    浊世之基看到那本来清俊的麒麟身躯猛地变化,原本只是一米七几的青年儒生。

    只是瞬间就朝着上面狠狠地窜了一大截子。

    《史记·夫子世家》:夫子长九尺有六寸。

    而若是以史记成书时候的标尺来说,那是身高两米二二的恐怖男人。

    与此同时,原本清瘦的臂膀,腰背全部都有筋骨肌肉凸显出来,化作了身高九尺,臂膀之力能扛城门之关的身材,神色平和庄重,让人一眼看过去的时候,根本不会在意这令人畏惧的身材气魄,只会感觉到那种庄重之感。

    一般来说,身躯肉身的变化会导致短暂的气机变化。

    这是巨大的破绽。

    但是浊世之基却没有在眼前的老者身上察觉到半点的破绽。

    心境之高,简直是匪夷所思。

    而后夫子伸出手,握住了一柄巨大的剑。

    因为他的身材,所以他掌中所握着的剑相较于寻常的人来说,几乎算是巨剑一般,裹挟磅礴之力朝着眼前的浊世之基斩下,浊世之基瞳孔收缩,两人几乎转眼之间招式交错变化,而老者的剑术霸道直接,隐隐然有军阵之风。

    很多人都忽略了一点,夫子乃是将门世家出身。

    而鲁国往上追溯的话,是周公一脉。

    招式连绵而霸道,浊世之基却也都可以防御下来,眼前的夫子并没有后世儒家们所希望的那种,一言以为天地法的轻描淡写,而是直来直去的道理和力量,浊世之基和夫子交手数招,剑术之上,夫子不占据多少的优势。

    但是夫子却也几乎没有破绽。

    而他的剑路也没有丝毫的迟疑和犹豫。

    三十而立于天下。

    四十而不惑。

    五十而耳顺。

    六十已知道【天命】,七十而从心所欲而不逾矩。

    浊世之基一个不防备,手中的兵器被夫子掌中之剑逼开,而后夫子招式一变,五指握合,麒麟的珍藏自然变化出来,那竟然是一柄巨大而狰狞的青铜战戈,朝着浊世之基穿刺过去,铮铮然的鸣啸声中,浊世之基掌中兵器虽能防御住,但是身躯却被抵着朝着后面飞退。

    夫子脚下出现了法宝状的青铜战车。

    他站在战车之上,一只手驾驭着这力量和速度足以比拟风雷般的战车,而右手挥舞着巨大的战戈,靠着来回的飞快速度,朝着浊世之基狠狠地斩杀下去,轰然巨大的声响,浊世之基抛弃了兵器,却以双手交错,挡住了这霸道至极的冲杀。

    “不愧是人间的夫子……”

    “毕竟,人族自娲皇创造开始到现在万年的岁月,有你这样境界的,或许只有两个。”

    “你就是异数啊,也或者说,伏羲才是异数。”

    “娲皇创造人族的时候,他扭曲了人族的身躯,让人族不再具备有天生神圣的那种天赋,却又赋予了人族远远超过其余种族的天赋和根骨,其实也正常,当年的娲皇可能不清楚,但是伏羲却是很聪明的,如果说娲皇创造出了新的天生神圣,那么我浊世自然会以全力将这一族扑灭。”

    “但是他却故意破坏了天生神圣的可能性,反倒是留下了未来更高的上限。”

    “所有人都被他骗过去了啊。”

    “所有人。”

    浊世之基叹息,言谈之中,毫无疑问当年娲皇创造人族,清浊之世,甚至于清气之世的各大势力也有角逐和不可言说的勾心斗角,当年他们也曾觉得伏羲简直是愚蠢至极,可是现在才知道,那家伙真的是聪明过头了。

    浊世之基气焰腾起,放弃了在境界上压制敌人,而打算直接以浊世道果境的力量,以力横推,道:“夫子是有本事的人,我会将你的尸体送回清世好生安葬的。”道果之境,力量之极,无可匹敌,但是浊世之基竟然发现,自己没能撼动眼前的老者。

    麒麟的底蕴快速被消耗,但是夫子长呼吸,浊气滚滚浩荡而来,清浊共同收入体内。

    浩然之气!

    磅礴浊气本来就应该是清气生灵最恐怖最畏惧的剧毒,此刻竟然完美地被夫子容纳吸收!

    浊世之基面色惊愕。

    夫子朗声道:

    “儒家善养气,气却不应该是这一人之气。”

    “不该是养吾之气。”

    “而是充塞天地清明之气,何必清浊之分,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樱,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是气也,寓于寻常之中,而塞乎天地之间。

    明道理,正名分,立秩序,恩怨分明,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浊世之基缓声道:“道家的法理?”

    夫子摇头道:“道理其实大多相同,我们都可以看到,区别不过只是选择而已。”

    都看到了这天下的规则,万物的道理,但是却各自选择了截然不同的道路,相会之后,彼此相对而去。

    老迈夫子道:“明晓道理,正万物之名,也重复仇。”

    “不可以不伸张。”

    “于私你杀害我弟子,于公你与我家国为敌。”

    “以直报怨,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