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9章 镜中机缘,破局八仙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23
  第1149章 镜中机缘,破局八仙

    刹那之间,神魔丧命,天魔行礼,变化超过预料和判断,哪怕是通天道人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是不是如同是之前那些浊世神魔的追兵一般,陷入了干扰神魂,扭曲认知的幻象之中而不可知,实在是眼前所见,和他所认知的东西,相差太大。

    天魔……

    通天道人下意识看向了自己提着的白发道人。

    回忆起来,这家伙在浊世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就是自称原始天魔。

    是这家伙?

    通天道人心中情绪翻涌滚动,神色却仍旧冷淡寻常,不露出半点异样之处,旁的不说,当年浑天的扑克脸,他几乎全部都继承下来,而后忽又传来一声鸣笛声,诸多天魔众忽而朝着两侧散开,一位面貌苍老,眼角有着泪痣的老婆婆缓步走出。

    身上散发出极为古老的气韵。

    世间万物者,不入道果境,不证得某些特殊的神话概念,或许可以不死,但是谁也没有办法保证自己可以不老去,当这位老婆婆出现的时候,其余天魔众都沉默着退去了,对其态度极为恭敬,显而易见,这位老婆婆就是整个天魔众的首领。

    通天道人护持住了背后这沉睡的白发道人,周身清气鼓荡。

    可恶,为什么明明是这个白毛儿惹出来的麻烦。

    我还得护着他?!

    通天道人心中暗怒,却又维持着神色冷淡不变,眼前的天魔众首领注视着那沉睡着的白发道人,看了许久,方才抬起头,叹了口气,通天道人神色漠然,平淡道:“怎么,你认得他,他就是你们所说的天魔?”

    天魔众首领摇头,嗓音苍老道:“呵……或许您不会相信。”

    “但是确实是他。”

    “不过,尽管如此,也请您不要将今日发生之事情,告知于他。”

    “我们本不该在此时相遇的,我们这一脉躲避在这里,除去了避灾躲难,保全宗族,也是为了一定程度上避开因果和天机,当年尊主离去之时,曾以无上法力神通,剑气在天地间画了一个圈,我等一脉在这圈内生存,就可以避灾躲劫。”

    做老妇人打扮的天魔首领示意通天道人跟着她往更深处去。

    但是通天道人却不曾行动,只是平淡道:“就在此地。”

    他也担心更深处有更危险的东西。

    天魔一众直接破人道心,坏人修行,甚至于和本身的境界之高低截然不同,哪怕是已经具备了移山填海之力,但是这种天魔直接引动道心心魔,若是度不过去的话,纵然是有再如何强大的修为,也会神魂崩溃而死,就算不死,至少也会道心破损,而后修为大跌。

    而且,如果这天魔一脉没有说谎的话。

    这些家伙是由元始天尊直接降服并且传承下来的。

    天下修道之士,根本不可能以力量强抗衡!

    只能凭借自身的心境和道心,强行抗衡这心魔劫难。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白发道人,几乎是立刻已经意识到这种手段的可怖,这必然会令修道之士的修行速度变慢,但是这也代表着,只要能修行到某个境界,那么必然将会拥有对应的心境,恶人难以入道,而入道者皆可称一位真修正功。

    度过此劫,全部都是那种具备有没有破绽心境,又清心寡欲,意志坚韧之辈!

    全部都是BOSS级别模板!

    这家伙……

    通天道人看着旁边白发道人,一时间有点看不透此人,只是很快收摄心神,看着那边听了他要求也停下脚步来的老妇人,淡淡道:“我曾听说,你们是尊奉了天魔的名号,在这里看守着某个宝物和某个秘密,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件事?”

    老妇人笑答:“看您的模样,应该也是尊主的好友,这件事本来不应该瞒您的。”

    “但是这事情却偏偏又有着极大的因果。”

    “按照尊主当时的命令,我们是真的不能再说了,再说下去,因果随行,我被这天机反噬倒也不算是什么事情,但是要是因为这个破坏了尊主六千多年的安排,那就真的是罪过太大了,到时我们一脉就算是当场自尽,也是没有办法赎罪的,还请您多加包含了。”

    这老妇人说话的时候,语气温和又诚挚。

    将自己的理由和原因徐徐道来,通天道人一时间也没有再强行询问。

    他看了一眼前面的天魔众首领,道:“你寿数似乎不长了。”

    老婆婆回答:“阁下的眼力很强,我们这一脉本来就是极为短寿的,哪怕是撑天的重黎二位大神,到现在也就只是活了六千多年,当然他们还可以继续活个几千年,但是只要没有抵达留下锚点的境界,也是没有办法长生久视的。”

    “呵……也不对,他们的实力,坐看人间万年的风起云涌,无论如何也是长生久视的。”

    “只是做不到那最高境界的与天地同寿,日月同光罢了。”

    “神而明之,也终有一日,会陨落,但是陨落却也不代表着消亡,只不过是重新回到了这天地轮转,无穷无尽之规则罢了,我这一脉,能如我这样活了这么久,已经是贪天之功了……”

    通天道人没有反驳。

    除非是走到自身涉及规则,亦或者说是留下锚点。

    否则的话,寿数再长,终有尽头。

    和天地同寿,日月同光,绝非是那么简单。

    否则的话,这么漫长的岁月,大地之上应该到处都是长生不死的神灵血脉了,又怎么会像是现在这样,辽阔无边的大荒,多的是世间百族,神灵血脉持有者,也只是比起常人活得更久些罢了,修行也更快……

    通天道人的思绪凝滞。

    看了看那边睡得好香的白毛。

    面无表情收回视线。

    如果说这家伙真的打算把天魔一脉放出来,然后魔考天下众生的话,那么考量的就是心性,或者是执念唯一,或者是逍遥自在,或者是悟性超绝,或者坚韧不拔,那么血脉传承在修行上的重要性还要再度被削弱。

    财法地侣,重要性都会被削减。

    大道在我,大道唯我,只在自己心中取,却不必再向外力求。

    某种意义上更为的众生平等,只看自我,一剑削去天地门阀,斩却鬼神庇佑,令这大道之上,人人平等,只要有心,皆可以踏上道途。

    虽然自己和他没有多少的交情。

    但是从这个身体还记得的那些往事来说,这般胡闹,确实是他会做出来的事情。

    面容老迈的天魔众首领笑道:“不过,两位来此倒也是颇花费了一些时间,我去取些饮食和灵药,先在这里暂且休养一段时间再说。”通天道人略做沉吟,微微颔首,以示认可同意,而那老妇转身离去。

    就在这个时候,沉睡当中的白发道人腰间,一点流光浮现出来。

    昆仑镜忽而跃出,一面青铜古朴模样,另外一面则是泛起了层层水波。

    通天道人神色惊愕。

    而此刻——

    卫渊真灵当中。

    卫渊头痛不已地‘看着’周围的情况,本来啊,他还可以以自身强大坚韧的神魂去扫视外界,将外面发生了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可是自从他把因果分化入了玉虚元始天尊之身,而又以青萍剑寄托剑道,落入了上清灵宝天尊之身的时候。

    事情就坏了。

    两尊法相的位格全部都变得沉重。

    气机的交错和纯化的速度,的确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变得缓慢起来。

    但是境况却没有变好,而是有比气机之位格更高的气韵流转起来,这两尊法相就仿佛具备灵性,真的‘活’了过来一般,二者交错,作为开始和劫灭的冲击更为直接且强烈,卫渊不得不尝试构筑基石。

    再这样下去,怕不是得要维持住吃撑昏迷的状态足足几百年甚至于上千年!

    那这事情要是被忽老爷子知道。

    岂不是要被他大笑一辈子?

    卫渊也不想要自己被困在这里,元始天尊之相和灵宝天尊之相在他的真灵当中越发高大,越发恢弘,也越发真实,仿佛顶天立地了一般,有诸多异相变化,就在他体内发生,有雷火交错,有因果盘旋,其中诸多玄妙法,甚至于不知道外面的时间流逝速度。

    若是来一次烂柯棋局的事情,可受不了。

    卫渊五指握合。

    强行撬动了因果之力,而后自然有雄浑磅礴的力量滚滚而来,令他的肉身越发强大,肌肉贲起,血脉流动,仿佛是拥有了撑天拄地之无穷伟力,正是之前因果反馈之下得来的,部分不周山功体!

    不周山撑天拄地,周游六虚,奠定了天地之间最初的秩序。

    存世之基暂且不存的话。

    那么就直接以不周山的位格,强行把这【万物之始】和【万法劫灭】给推开!

    强行地制止住这两条大道之间的气机交错!

    至少可以令身躯恢复控制。

    卫渊毫不犹豫,此刻元始天尊位居于他真灵中央,而灵宝天尊则是在右侧,左侧太上存世之基并不存在,此刻却忽然有无数的气血雄浑之力爆发,就在此地,化作了一座拔地而起的恐怖巨山,这一座巨山如此之恢弘,硬生生将元始天尊法相和灵宝天尊法相分开来。

    万物皆起于阴阳,发于二气。

    道人心念一动。

    这不周山幻象直接化作了一座障壁,将两股属性相互对立的力量分开来。

    于是万物之始和万法劫灭的特性被暂且隔绝。

    卫渊这才松了口气。

    总算是压制住了,虽然说只是短时间的权宜之计,时间一长,怕也是阻碍不住卫渊自身的两股相斥气机,但是好歹是能够自由活动了。

    而下一刻,不再彼此冲突,彼此相互交错的两股力量开始恢复正常运转,磅礴气机刹那之间充斥于道人身躯神魂,竟是比起之前还要浩大许多,他尝试着操控自己的身躯,只是在此刻,因为自身道韵提升,根基暴涨,卫渊忽而有种冥冥中的感悟——

    先前在昆仑山的时候,在昆仑镜中感觉的机缘。

    原本是因为和自身有大因果,反倒是导致卫渊自己看不真切,如同身在此山中一般。

    但是此刻,自身的根基变化,在因果之外硬生生靠着浑天的反馈,得到了另一股磅礴根基,又以剑道镇住,不再是纯粹的因果功体,受到这一桩机缘和自己之间因果的干扰反倒是变弱了许多。

    卫渊自身因果流转,借助因果这种方便权能去衍化天机。

    眼前仿佛看到了层层叠叠的幻象。

    看到自己如同坠入了一处汪洋海底,周围尽数一片浑沌,无上无下,空间和时间都是混乱的,天机,因果,乃至于命数都被遮掩和扭曲,在此地甚至于比起先前伏羲在万法终末之地都要难以离开。

    就在此刻,被淹没在【海域】中的卫渊忽而察觉到前方有一行人前来。

    其中有男有女,有儒有道,不一而足,一共八人。

    天机衍化出的画面忽然顿住,而后层层破碎。

    似乎是涉及到了极为重要的命运和未来,卫渊也不是伏羲,无法看得更清楚了,甚至于如果这里不是他的灵台识海之中,就连这些画面都不要想如此轻易地卜算出来,但是卫渊也解读出了这天机衍化画面的意思。

    自己在未来会遇到某个麻烦,而这个麻烦甚至于让自己都无法脱身。

    而破解这一困境的机缘和方法,就和那一行人有关。

    卫渊垂眸回忆那些人的面容,缓声道:

    “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