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8章 原始天魔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35
  第1148章 原始天魔

    通天道人脚步踏在虚空。

    他其实并没有关于浑天的修行之法,亦或者说,浑天乃是象征着世界的原初,浑沌之时,阴阳未判,天地未开,体合大道,他根本不需要什么所谓的修行之法,他的呼吸便是修行,举手投足便是大道。

    所谓的修行之法,不过是一切后天众生,观天地之道,摩挲着前行的。

    而通天道人,却是浑天去后,方才诞生。

    自然也不知道什么修行之术,连一开始的功体,都是浊世大尊所赋予,此刻狂奔地时间长了,自身盈满的清气和浊世气息每一次碰撞,就如同阴阳之轮转,水火之交错,迸射出一股强劲之力,而后就借助这一股气机前掠。

    天地清气浊气流转不定,清气少去,浊气升腾,一口气息本就不是用来消耗的。

    领悟出这个道理之后,通天道人一口气机封锁,只在自身内部运转变化。

    反而是靠着清浊两股气机的交错之变化而步步向前。

    速度越来越快,直如利剑出鞘一般。

    而神态却越发从容不迫。

    一只手虚握空间,带着白发道人,一只手背负身后,却是长袖飘摇,洒脱从容。

    背后的浊世神魔明明死死追赶,却只是察觉到,自己和前面浑天之躯的距离越来越大,下意识地加快速度,不再如先前那样,因为恐惧青萍剑的剑气流光而收敛,只是自身遁术神通已经施展到了极限,竟然还是无法靠近。

    反倒还被把距离拉得更远!

    “!!!”

    “这个家伙,速度越来越快了!”

    诸多神魔心中惊动骇然,一个个不再藏私不再收敛,都用出来了压箱底的遁术,但是纵然他们一个个都拼尽全力,但是却只能够看着通天道人和卫渊的身躯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小,就这样在眼前消失不见。

    通天道人感应了下后面被拉开距离的浊世神魔。

    察觉到对方已经被甩开到了极遥远之后,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当然从神色上是半点都看不出异色的,仍旧只是平淡无波。

    而后看向旁边的白发道人。

    手臂微微向上,却又仿佛是不堪重负一般地缓慢,袖袍被高速移动时候的狂风拉得笔直,手臂犹如被拉着绷紧的战弓弓弦,隐隐然似乎还能够听得到骨骼发出的干涩声音——

    重!

    好重!

    他的脑海当中只剩下这一个想法。

    哪怕是以浑天的肉神力量,再加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洞真经巅峰,两者相加,竟然隐隐有拿不住这道人的趋势,仿佛自己所携带着的,并非是一名白发的道士,而是如天,如地,如若大道般的存在!

    祂瞥了一眼。

    自己忙着带着他在浊世追杀当中脱身。

    这家伙却是闭目合眼,呼吸悠长,似乎是陷入了异常安宁的梦境之中。

    隐隐然有着载营抱魄,怀元执一之气韵。

    但是看上去轻飘飘的,却并不妨碍通天道人感觉到此人越发沉重起来,若非是因为身躯的本能,以及背后浊世之强者追击的凶猛,通天道人早已经将这家伙扔下来,只是此刻却也只好安心定神,迅速前行。

    他来浊世也已经有过很久的时间。

    但是在南海之战之前的漫长岁月当中,都是没有自我的意志的,只如一件兵器那样,被浊世大尊所淬炼和操控,这也代表着他对于浊世的各大传说,以及诸多险地的方位,了解的并不多,毕竟只不过是一件兵器,既是兵器,那只需要听从主人的命令即可,需要什么知识?

    或者说哪怕平日里是知道的,但是换做现在这样被追杀赶路还要带着个累赘的情况下。

    这些本就很轻飘飘的信息就被轻而易举地抛到了脑后。

    通天道人刹那间掠过了看去平平无奇的方位。

    而诸多浊世神魔也紧随其后,而几乎是通天道人越过此地的时候,他就敏锐地感觉到了此地的元气和浊世常规性的浊世气机极为不同,纵然同样是和清气不相容,但是却又多出了奇诡莫测之变化,而还不等通天道人从自己扔到了角落里的记忆里面找到这些变化代表的意义。

    已经有巨大的变化发生。

    一道凌厉莫测也森然非凡的剑气几乎是瞬间爆发。

    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奇诡莫测。

    通天道人抬手运气,以戒备这一道颇为不错的剑气。

    但是不知为何,这一道剑气却是直接掠过了通天道人,而后以肉眼难以测度的恐怖剑势,转眼之间就朝着背后诸多浊世神魔斩去,而下一刻,一名遮掩住面容的少年剑客也从前方黝黑无光的道路当中冲出,手持长剑掠去。

    “这里是,天魔?!”

    “该死!”

    “这里是天魔众在的位置,这两个家伙把我们引到这里来了?!”

    “可恶,他们不怕天魔连他们也杀了吗?!”

    不算大的骚乱在诸多神魔的心中炸开,实在是天魔一脉在整个浊世当中积威甚重,杀伐狠辣,胆敢踏足于这里的,无不被这些天魔一脉诛杀,而又因为这些天魔们从不曾离开这里,不曾前往浊世的其余方位,浊世大尊也就没有对此地动手。

    先除去清世之威胁,再回过头来慢慢收拾浊世的大势。

    为首浊世神魔手中的魔兵抬起,连续的突刺和格挡,将那少年剑客缥缈凌厉,莫测高深的剑术全部都给拦了下来,而后手掌兵器之上,气机勃发,衍化出种种神通,强行将其压制住,正当松了口气的时候,忽而感觉到心神一冷。

    旋即就再也没有察觉,仿佛看到了掌中之剑洞穿过去,直接将眼前的少年天魔钉杀于地面之上,鲜血炸开,让那少年天魔本来俊秀美好的面容变得一片狰狞,而后更是挥舞手中之兵器,将周围的天魔全部都诛杀,立下大功。

    得到了浊世之基大人的赞誉,得到了浊世大尊的奖赏。

    从此之后,诸多神功典籍,万般妙法神通,全部都应有尽有。

    又仿佛看到了无数姿容绝美的美人,只身披着薄纱,围绕在自己身边,软玉温香,莺声燕语,或者亲昵无比,蹭着脖颈,或者就只身着如此的轻纱,团坐在自己的怀中,又或者起舞曼妙如神话,薄纱之下的肌肤若隐若现,让人神魂沉迷其中。

    忽而又变,周围之美人又眨眼间化作了枯骨,先前还美丽无比的面容,全部腐烂。

    而后一块一块地摔落下来,露出了泛着枯黄的颜色。

    最后就连这骷髅之上都浮现出了一道一道的裂隙。

    美人转眼就变化做了白骨,破碎当场。

    甚至于还能看得到一只一只虫子从其黝黑的眼眶中落下来,落入了自己的身上,无边惊惧恐怖之心控制不住地浮现出来,刹那之间,那神魔惊惧难言地后退,却忽而被一只一只曼妙袖长的手臂死死抓住,仿佛要坠入无间地狱。

    这并非是虚幻,而是已经化作了真实!

    下一刻,这位神魔将军仰天便倒,一道无形剑气直接洞穿了他的心口。

    鲜血直接炸开来。

    而最后的余光,看到了一道又一道,无数的天魔出现,化作了如梦似幻般的剑雨,更有扭曲神魂,干涉认知的玄奇手段,令神魔们自身的防御完全失去了效果,出招的时候,尽数打偏,不单单没能将敌人击败阻拦,反倒是将自身的破绽都尽数暴露了出来。

    更是神魂颠倒,如坠入梦幻泡影,神通虽足,自身却是毫无防备。

    就算是有再如何强大的修为,再如何恐怖的身体,以如此的状态,和自己找死也没有区别了。

    这就是天魔?

    这就是天魔!

    直接干涉了神魂认知。

    辅助以奇诡之剑术。

    神魔将军窥见了浊世漫长岁月里面第一险恶之地的真容,打开了这个秘密,但是也在触碰到这隐秘的时候,魂飞魄散,所以这个秘密仍旧被保存在这里,仍旧还是圆满地,不为外人所知道的。

    通天道人瞳孔微微收缩。

    这般手段,最是克制他这刚刚诞生不久,甚至于还曾经困在心魔之中的意识。

    他看了一眼天魔界和浊世的界限。

    天魔有戒律,从不踏出此地半步,也不让旁人活着离开。

    但是通天道人自身有着原本浑天的肉身力量,本就是极端强大,再加上道门大洞真经最高境界,以及方才所顿悟的遁术,三者结合,再舍去了旁边那越发沉重的白发道人累赘,未必无法全身而退,迅速离开此地。

    只是他看了一眼那陷入更深层次睡眠的白发道人,却是没有办法移开脚步。

    叹了口气。

    明明知道,记忆中和你们谈笑的,根本不是我……

    可我为何……

    通天道人沉默无言,最后踏前半步,抬手,袖袍垂落,掩住了背后的白发道人。

    平淡地注视着眼前的诸多天魔,淡淡道:“尔等其上吧。”

    不知道多少的,戴着面具,气机奇诡的天魔众无声无息起身,手中的剑极为狭长,从一位位浊世神魔的身上拔出,携带者黑红色的鲜血,而后整齐划一却又毫无半点声音地振臂,挥剑,将黑红色的浊世神魔之血洒落在旁,形成触目惊心的弧形痕迹。

    冰冷漠然,奇诡森森。

    浊世之中的第一险地!

    从不曾有人生还的诡异之处!

    通天道人抬手运气。

    忽而——

    已经将他们两人彻底包围的天魔众,整齐划一地将手中之剑归鞘,他们整齐划一踏前半步,异于寻常地发出了肃然声音,而后刷地一声,整齐划一半跪在地上,竟也做出了千军万马齐齐拔刀出鞘般的气势,抬手抚胸,垂首齐齐肃然道:

    “谨遵敕令。”

    “六千七百载寒暑,无有生人出入。”

    “吾等,见过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