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 浊世之基的劫难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100
  第1147章 浊世之基的劫难

    磅礴之气,因果变化,浑天之躯才刚刚看到眼前的白发道人语气平淡地说出了那样豪情万丈的话语,还没有来得及回应,后者就面色骤变,身躯踉跄了下,朝着前面倒下去,若不是以手中之剑支撑住了自己的身躯,恐怕会直接摔倒在地。

    但是即便如此,也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得出这白发道人的状态并不好。

    面色隐隐浮现煞白,而周身气机,竟然是以飞快的速度开始降低。

    若非是浑天之躯没有察觉到散功的趋势。

    祂几乎要以为眼前的道人遭人暗算,当场散去了一身的道行,要直接兵解了似的。

    “你怎么了?”

    浑天之躯伸出手想要摇晃一下眼前的道人。

    但是才刚刚触碰到他的肩膀。

    就感觉到了一股绵绵若无,却又坚韧无比的气劲猛地炸开,哪怕是外具浑天之躯,内有大洞真经的通天道人,都只一瞬觉得手掌刺痛发麻,竟然被直接弹开,眼前这道人给他的感觉,更是有如一座压抑着无边烈焰的可怖火山,内里气机,变化交错,又极爆裂。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彻底地炸开。

    浑天之躯神色凝重,回眸看了一眼,因为刚刚卫渊手中昆仑镜长鸣不已,已经引来了诸多浊世强者,他只是刚刚修成了道门上清宗的大洞真经,若说是神通,都还只是记忆当中的身体本能,一个人的时候倒是不惧,但是此刻还有个不知为何陷入异常状态的卫渊。

    总不能带着这个家伙去冒险。

    通天道人身躯残留的本能让他伸出手。

    似乎这个身躯的本能就不能够对眼前这个家伙置之不理。

    既然没有办法直接触碰到其肉身,那么就只好连带着周围的空间一起‘抓起来’。

    而后运转道门之法,迅速朝着远离那边追兵的方向冲去。

    背后的浊世强者迅速地追击过来,以极为精纯的浊气汇聚,化作了各类神通,具备有劈山断海一般的磅礴力量,而通天道人则只是靠着一身精纯到无与伦比的道门气机和气相制衡,而似乎是察觉到自己此刻处于安全之地,卫渊双目索性闭上,倒是让通天道人心中一阵憋屈。

    你倒是舒服!

    先前的豪言壮语,放得比谁都厉害!

    现在倒是闭着眼睛,一声不吭!

    背后恶风暴起,而早在这恶风之前,就已经有极精纯雄浑之气撕裂过来,通天道人神色不变,硬接了这一招,道门冲虚变化之理运转,非但是没有受伤,更是借助了这一股外力,朝着前方掠去。

    与此同时,卫渊神魂灵台之中,变化之大称得上一句翻天覆地!

    该死的!

    竟然忽略了这一点!

    卫渊咬牙切齿。

    虽然说是通天道人,这个因果本身就已经很大了,再加上这个名字还是卫渊玩笑之时亲自起的,因果就又加重了一层,但是最重要的却不是这一点——

    最重要的是,通天道人的前身。

    乃是浑天!

    曾经清浊两界,当之无愧的绝世强者,最强!

    更是曾经超脱。

    这一下因果反馈之强大,哪怕是卫渊自己都觉得有些可怖,此刻这磅礴之力不断反馈而来,顺着因果业力,化作了青衫剑客模样的道人,此刻中央为玉虚元始天尊,右侧为青衫打扮的上清灵宝天尊,此刻仍旧有磅礴反馈不断出现,如同烟气,令上清灵宝天尊之面容越发清晰。

    灵台之中,玉虚元始天尊像端庄威严,而一侧的灵宝天尊则是洒脱凌厉。

    这分明就是一气化三清,三清归一气的法门。

    这并非是来自于什么传说,只是道门早已有之。

    大罗生玄元始三气,化为三清。

    用则分三,本则常一。

    但是现在偏偏只演化出了两类,中间缺少了三清对坐最为关键的太上存世之基,这就相当于一个奇特的建筑,上面如此地喧嚣盛景,美丽玄妙地无法用语言形容,却缺少了基石,那么这会带来的下场,也不过是这美好的建筑坍塌,彻底地化作废墟。

    此刻代表着诸果之因,一切之始的元始。

    和代表着诸果劫灭,一切终结的灵宝天尊彼此之间产生了直接的联系。

    卫渊自己注视着这一切发生,他自己既凌驾于其上,却又仿佛沉浸于其中,仿佛本身就是元始天尊亦或者灵宝天尊之一,只是虽然能够感应到,却又沉浸于如此的状态当中,无法动作,像是之前没有修为的时候曾经做过的清醒之梦。

    这个时候卫渊甚至于能够感知到外面朝着自己和通天道人扑杀来的浊世强者。

    通天道人似乎抵抗不及。

    卫渊心念一动。

    被他肉身虚拖着在手中的青萍剑忽而长鸣出声,而后化作了一道道锋锐无比的剑光,只在周身盘旋鸣啸,那些许靠近过来的浊世强者几乎是眨眼之间,就被切割地魂飞魄散,半点真灵都不曾留下来,通天道人一惊,下意识转过头看去。

    看到被他带着前行的白发道人仍旧闭着双眼。

    呼吸悠长,载营抱魄。

    实乃是最为深奥之中的道门吐纳状态。

    非神魂放松至了极限是不可能做到这个程度的。

    而剑气凌厉非凡,盘旋四周,哪怕是浊世的神魔也难以挡住一剑两剑的,却又是凝聚到了极致,卫渊的声音直接传递到了通天道人耳中:“速退。”

    通天道人微微颔首,本来就是极为冷淡的性格,刹那之间就加速朝着前面飞去。

    而青萍剑盘旋四周。

    任何胆敢靠近的浊世神魔,都被如此凌厉的剑气斩断。

    见到了这样的惨状,哪怕是那些浊世神魔们都知道厉害,不敢靠得太近,却又不甘心于就这样远去,于是只是隔了一段距离,远远地吊着,另有一部分神魔咬牙道:“如果就这么让这浑天之躯兵器逃离的话,大尊必然震怒,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恐怕也是生不如死。”

    “速速前去,禀告大尊和大统领。”

    “我们在这里追着。”

    只刹那之间,浊世神魔就化作了两批,其中一部分瞬间离开,分光化影,朝着极为遥远之处,却是寻找浊世的强者,而另一部分则是远远吊在了通天道人和卫渊身后,不肯远去,不敢上前。

    而卫渊感知到这帮浊世神魔似乎是不敢凑过来。

    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心中微动,在身周盘旋呼啸的神兵青萍剑猛地止住,就这么悬浮于虚空。

    卫渊现在心中隐隐有些懊恼,他的神魂自然流动,也能够感知到皮肤之下的力量变化流转,远比先前的之更为磅礴汹涌,但是却硬生生是没有办法动一下身躯,就像是一口气吃撑了的胖子一样,就连动一下手指都难。

    卫渊终于明白了忽帝的感受!

    因为他现在也是这样的。

    他‘吃撑了’!

    甚至于,若非是元始天尊之躯,体合妙法,卫渊又有了老不周山的因果反馈,自身的肉体力量相较于之前来说,有了极为长足的提升,恐怕也要当场像是忽帝老爷子那样,直接吹气球似地涨起来,当场给通天道人表演一下什么叫做一口气吃成胖子。

    但是就只是这样也不行啊。

    卫渊内观自我,看到灵台之中,玉虚元始天尊和上清灵宝天尊相对而坐。

    象征着一切的开始和一切的终结。

    而卫渊自己突然暴涨的气机就在这开始和终结之中不断地吞吐变化,每经历一次,就越发精纯一丝,速度越来越快,几乎如同奔涌咆哮着的雷霆亦或者大江大河,而这样迅速的气机变化,也让卫渊的身躯一时间陷入了极为深沉的修行之中。

    “再这样下去,倒是真的麻了,不知道要将功力纯化多少次才能稳定下来。”

    卫渊头痛不已。

    这若是再纯化个七八年,不也就相当于【元始天尊陷落于浊世之中七年】

    和原本的命运虽然轨迹不同,但是大致结局是一样的。

    卫渊吐气凝神,振奋精神,而后注视着自己灵台发生的变化,慢慢的有所领悟,既然此刻两尊天尊法相正在飞快地流转气机,那么想办法压制住这两大天尊之相之间的气机变化,不也可以制止住气机的交换流转,稳定住此刻的功体状态吗?

    卫渊心念一动。

    灵台之上,玉虚元始天尊相动作瞬间变化。

    左手虚拈,右手虚捧。

    因果之道悬其掌心之上。

    天地未形,混沌未开,万物未生。

    而另外一侧的上清灵宝天尊也同样发生了相应的变化。

    本来盘旋在外的青萍剑,忽而化作了一道流光,直入卫渊眉心,而后那青衫道人模样的灵宝天尊法相神态也变,腰间悬挂着青萍剑,以手叩其上,气质潇洒凌厉,有大破灭之气息,自身之道果镇压于法相之上,刹那之间,卫渊只觉得灵台之中传来阵阵轰鸣,而后有黄色祥云自然生出。

    从代表着开始的元始天尊,到代表着劫灭的灵宝天尊之间的气机交换纯化速度变慢。

    卫渊的身躯手指动了动。

    但是还不够。

    只是这样的话,卫渊还没有办法让自身身体彻底回到掌控。

    也就是说,还缺乏一尊能够作为太上存世之基的法相来维持两者的平衡。

    基石,基石么……

    卫渊冥冥中隐隐有所感觉,但是却又抓不住,而起真身则是气息越发悠长,神色平和至极。

    ……

    与此同时,在浊世深处。

    从看守着浑天之躯处奔来寻找援军的神魔本来打算要前往浊世大尊的行宫,却又被层层叠叠的阵法所阻拦,这代表着的,是大尊正在修行当中,值此之时,不管是谁,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可以打扰大尊。

    正当那位浊世神魔心中焦躁的时候。

    阵法之上泛起了层层涟漪,而后有一道身影大步走出,神色沉默,身材高大。

    正是浊世之基。

    “发生什么事,为何如此匆忙?!”

    那神魔心中一凛,连忙将刚刚发生的事情都说出来。

    “??!浑天之躯叛逃?”

    “手中还带着一名白发道人?!”

    “你确定没有看错?!”

    浊世之基的神色微有变化。

    而那神魔则是道:“属下绝对没有看错,那周围还有一把剑,剑光呈现青色,如同长空在上,非常凌厉,哪怕是我们的统领,也只是挡住了第一剑,然后就被第二剑斩成了两截。”在提起这个画面的时候,哪怕是浊世的神魔,眼底也浮现出了惊恐之色。

    浊世之基面色沉郁,缓声道:“青萍剑!”

    他看了一眼眼前负伤的神魔,道:“没能拦下他,这并非是你们的过错。”

    “能够活着回来,你已然尽力。”

    “现在可以去休息一下,等我回来之后,会亲自为你表功,大尊正在修行,不必打扰他,那元始天尊恐怕贼心不死,竟然敢前来营救浑天之躯,不过现在看来,是遭受了某种重伤,我将会亲自将他擒拿回来。”

    那神魔心中一松。

    浊世之基,乃是整个浊世最擅长力量和防御的绝对强者。

    道果境的第一阶梯。

    而且和清世的不周山性格相反,极为可靠。

    有他出马,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

    神魔应诺,然后道:“既然您要离开,大尊闭关,也还需要护卫。”

    “要不要通知吕凤仙将军?”

    “先让祂回来,庇护大尊?”

    浊世之基眸子抬起,凌冽如刀,道:“吕凤仙?不必,你且记住,绝对不可以相信此人,大尊本是英武之主,浊世短暂被其迷惑,也总有一日会看清楚,而在这之前,就需要你我来保护大尊。”

    “是!”

    浊世之基为这位神魔将领疗伤,而后哪怕是浊世大尊未曾知道,也朝着大尊的方向行了一礼,神色恭敬忠诚道:“大尊,属下得知元始天尊之行踪,其来我浊世,掠走了浑天之躯,故而属下前去擒拿,不能恪守护卫之责,还请大尊恕罪。”

    谨再拜之后,方才转身离去。

    追杀元始和浑天之躯。

    ……

    归墟乃是东海之大壑,是和星空,中央之海并列的,清世浊世之通道。

    这种交换两个世界气息和根基的天然通道,本就容易被浊世神魔或者清气强者踏足入侵。

    更有无数的归墟行走,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慎坠入浊世,他们在不同的世界当中修行和探索,或多或少地接触了浊世的存在,其中所产出的力量便被唤作魔兵,而浊世之中的强者,被归墟行走们称呼为域外天魔。

    坠入浊世,会被域外天魔群起而攻之,吞噬其根基血肉,魂飞魄散。

    这是归墟当中的戒律和警告。

    而今日,这裂隙之中,也出现了归墟行走。

    而后引来了浊世神魔卫队。

    只是这些神魔还没有靠近,就被一道凌冽的剑光斩过。

    有清朗的读书声音传来:“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剑术虽然不在我儒门六艺之中,但是君子不可不配剑,我辈读书人念头刚正,哪怕是鬼神都不能侵入神魂,何况是尔等这些孱弱之辈?”

    那是一名头戴儒冠的俊雅男子。

    将手中的剑归于腰间剑鞘。

    眸子温润如玉,眉心却是有一枚鳞片,如异兽一般,四下扫了一遍,手中之物正乃是一卷书卷,口中道:“清浊交错,有类于阴阳,生死,变化轮转,极为玄妙。”

    “夫子,夫子。”

    “在此地,定然能够让你生死逆转,重新归来。”

    这读书人模样的男子,正是归墟四大镇守之中的麒麟!

    耳畔似乎传来了夫子无可奈何的声音:

    “你啊你,将老夫唤醒所为何事……再说,你就不担心那归墟之主察觉么?”

    麒麟自信满满道:“放心吧夫子,归墟之主现在想着的都是如何进阶十大巅峰。”

    “但是其他几个镇守似乎打算谋反。”

    “现在整个归墟都乱成一锅粥了,根本没有兴趣来找我们。”

    麒麟又道:“但是我已经把这些家伙谋反的事情压下去了,所以归墟之主并不知道。”

    耳畔苍老夫子笑问道:“为人臣子,忠人之事,何如?”

    麒麟斩钉截铁答道:“君有大过则谏之,谏之则不改,则易之!”

    夫子哑然失笑。

    却也无法阻止自己的这个弟子。

    “真是,若是渊师兄和子路师兄在的话,早就掀桌子反了。”

    麒麟口中嘀咕,迅速朝着浊世深处而去。

    浊世气机变化,似乎越发地浑浊压抑。

    如风雨欲来之征兆。